方士傳略:陸法和

椲楢 整理
  人氣: 13
【字號】    
   標籤: tags:

陸法和,不知是什麼地方人。隱居在江陵百里洲,衣食居處的習慣,一切都和戒行的和尚相同。村裡老人從小看他,容貌神色始終平靜,別人都猜不出他的心思。有人說他出自嵩高,到處遊歷。到了荊州汶陽郡高安縣的紫石山以後,又無故離開所居之山,不久就有蠻人文道期作亂,當時人認為陸法和有先見之明。

到侯景投降梁朝,陸法和對南郡朱元英說:「我與施主你一起打侯景去。」朱元英說:「侯景剛為國效勞,法師為何說要去打他?」陸法和說:「自然應該這樣。」到侯景渡過長江,陸法和當時在青溪山,朱元英到那裡問他:「侯景如今正在圍城,這事情怎麼辦?」陸法和說:「一般人摘果子,要等到它熟了才行。」一再問他,說:「既能打敗,又不能打敗。」

侯景派部將任約到江陵攻打梁朝湘東王,陸法和就到湘東王處請求攻打任約,召集諸蠻弟子八百人在長江渡口,第二天就出發了。湘東王派遣胡僧佑率領一千多人與他同行。陸法和上船後,大笑著說:「兵馬太多了。」江陵有很多神仙祠廟,那裡人常常拜神祈禱,自從陸法和帶兵出發後,再也不靈驗了,大家都認為神仙都跟著他去了。到赤沙湖,與任約相對,陸法和坐了一條小船,不穿甲冑,順流而下,離任約軍營只有一里的時候就返回。他對將士說:「我看到他們軍隊像一條昏睡的龍一動不動,我軍這一條龍,則十分活躍,應該馬上進攻。如果等到明天,也會不減損客主一人而擊破賊軍,但有不好的地方。」於是下令放開火船,但因逆風行船不便,陸法和拿著白羽扇揮了揮,風就轉向了。

任約的軍隊看到梁兵從水上殺過來,於是大潰敗,皆投入水中。任約也不知逃到哪裡去了,陸法和說:「明天中午就會抓到他。」到時候還沒有抓住,大家問他為什麼,陸法和說:「以前水干時我在這個地方建了一個剎柱,告訴施主說:這雖然是剎柱,但實際上是賊標。如今你們為什麼不到標下水中找一找呢?」照他的話去做,果然在水中看到任約抱著剎柱,抬著頭露出鼻子吸氣,就把他抓住了。任約說: 「只求您到軍隊士眾前殺死我。」陸法和說:「施主有福相,不會死於兵刃。而且與湘東王有緣,絕對沒有其它的顧慮。湘東王以後還需要你多出力呢。」湘東王果然釋放了他並讓他擔任郡守。到魏軍圍攻江陵,任約率兵救援,竭力奮戰。

陸法和平定了任約,到巴陵去進見王僧辯,說:「我已經除去了侯景的一條手臂,他還能有什麼作為?施主應該馬上起兵進攻。」說完請求返回。陸法和對湘東王說:「侯景自然會被平定,沒有什麼可擔心的。蜀地的賊軍將要到來,我請求守在巫峽等待他們。」就總領各路軍隊前往,親自搬運石頭填入長江之中,三天後,水不流了,又用鐵鎖橫在江上。武陵王蕭紀果然派遣蜀兵前來渡江,但發現峽口地勢侷促不能伸展,進退兩難,王琳和陸法和謀劃乘勢出兵,一戰而消滅了他們。

軍隊駐紮在白帝城時,陸法和對人說:「諸葛亮可以說是名將了,我自有機會見到他的蹤跡。這座城的旁邊有他埋下的一斛弩箭鏃。」陸法和在一個地方插上標誌讓人挖掘,果然挖到了這些東西。又曾經到襄陽城北的一棵大樹下,劃了二尺見方的一塊地,命弟子們挖掘。得到一頭龜,長一尺半,用杖敲著它說:「你想要出來,不能如願,已經幾百年了,若不遇到我,能見天日嗎?」為它傳授《三歸》後,龜才鑽入草叢爬走了。
起初,八疊山那個地方有很多患惡疾的人,陸法和採藥給他們治療,不超過三服藥,都好了,這些人請求拜陸法和為師。山裡多毒蟲猛獸,陸法和教他們防範禁戒的方法,人們不再被吞噬和毒螫。陸法和乘船在江湖,都把船停泊在山峰旁並樹立標記,說是這裡放生,打漁的人什麼也抓不到。有的稍微捕到一些,就出現颶風驚雷,船家害怕而把魚放回去,風雨才停止。後來即使率領軍隊,仍禁止各軍捕魚,有偷偷違抗的,晚上猛獸一定要來吞噬他,有時連船隻纜繩也丟了。有個小弟子不經意間砍了一個蛇頭,來見陸法和。陸法和說:「你為什麼要殺它?」並指著要他看,弟子就看到蛇頭咬著他的褲襠不掉下來。陸法和讓他懺悔,給蛇作功德。又有人用牛來試刀快不快,一刀下去把牛頭割下來了,來見陸法和。陸法和說:「有一斷了頭的牛,正急著向你討命,如果不給它作功德,一個月內報應就到了。」這個人不相信,沒有多久果然就死了。陸法和又幫人購置房屋謀劃墓地來避禍求福。曾對一個人說:「不要把馬繫在碓上。」這個人經過一戶人家,門旁有碓,就把馬繫在碓柱上。進門後,想起陸法和的告誡,忙出門來解繩子,馬已經死了。

梁元帝任命陸法和為都督、郢州刺史,封為江乘縣公。陸法和不稱臣,他的奏疏印章署名都稱居士,後來又改稱司徒。梁元帝對他的僕射王褒說:「我還沒有打算任命陸法和為三公,而他現在自稱為司徒,這是什麼意思?」王褒說:「他既然以道術自許,大概是先知吧。」梁元帝因為陸法和功勞漸大,就加封他為司徒,都督、刺史仍和過去一樣。

陸法和手下有幾千人,都稱為弟子。他只用道術來教化,不用刑法處罰人。又在鬧市的地方,不設立市丞,牧佐之法,沒有人專門收錢。只是在路上放了一個上了鎖的空籠子,上面開了一個洞用來收錢,商人店家,根據貨物多少,自己估計要交多少錢,把它放進籠子中。負責此事的官員,到晚上打開籠子取出裡面的錢,列出清單,送到府庫。陸法和平常不多說話,一旦有所評論,就很有說服力而無人能反駁,但是他的話帶有南方口音。陸法和還擅長製作攻城的工具。

在江夏,陸法和聚集了大量兵艦,準備襲擊襄陽再殺入武關,梁元帝派人阻止了他。陸法和說:「我是出家人,連釋梵天王的寶座都不希罕,怎麼會貪圖王位?只不過空王佛所與陛下有香火之緣,看到陛下有報應到,所以我才出世幫助陛下。如今既然被懷疑,這個報應是不可改變的了。」於是設供食,準備了麵粉做的薄餅。到西魏興兵南下,陸法和從郢到漢口,將要去江陵,梁元帝派人迎上他說:「敵軍一定會被打敗,軍隊只要守在郢州,不需調動。」陸法和回到郢州,刷白了城門,穿著粗白布衫,布褲子上斜繫著汗巾,用粗繩束腰,坐在葦席上,整整穿了一天才脫掉這套喪服。到聽說梁元帝敗滅,又穿上以前的那套喪服,痛哭哀悼梁元帝。後來梁朝有人到西魏,果然看到麵粉做的薄餅。

陸法和起初在百里洲建造壽王寺,已經架好了佛殿,又要人把樑柱截掉一段,說:「四十幾年後,佛事會有災難,這座寺比較偏僻,可以免於災難。」到西魏平定荊州,宮室都焚燬了,總管想用壽王佛殿的木料,但又嫌它們太短,才沒有拆毀。後來周朝滅佛,壽王寺因遠在陳境內,所以沒有受到災難。

北齊天保六年春天,清河王高岳進軍到達長江,陸法和率領全州軍民投降了北齊。文宣帝任命陸法和為大都督、十州諸軍事、太尉公、西南道大行台,又任命大都督、五州諸軍事、荊州刺史、安湘郡公宋蒞為郢州刺史,官爵和過去一樣。宋蒞的弟弟宋篷為散騎常侍、儀同三司、湘州刺史、義興縣公。梁朝將領侯填率兵進逼江夏,北齊軍隊棄城而退,陸法和與宋蒞兄弟到了北齊都城。文宣帝聽說他有奇異的本領,一心想見他,準備了三公用的儀仗,在城南十二里的地方設帳迎接他。

陸法和遠遠望見鄴城,下馬走禹步。辛術對他說:「您萬里之外前來投誠,陛下虛心相待,為什麼還要作這種方術呢?」陸法和手拿著香爐,步行著隨從路車到達館舍。第二天召見他,給他準備了通幰油絡綱車,隨身衛士就有一百人。到了宮殿拜見文宣帝通報姓名時,不稱官爵,不稱臣,僅自稱荊山居士。文宣帝在昭陽殿宴請陸法和以及他的部屬,賞賜給陸法和錢百萬、帛一萬段、豪宅一座、田一百頃、奴婢二百人,其餘日常用品適量;宋蒞帛一千段;其餘儀同、刺史以下都有不同的賞賜。陸法和把奴婢全都釋放回家,說:「你們各自隨緣去生活。」錢帛都施捨,一天之內就發完了。把所賞賜的豪宅建造為佛寺,自己居住一間房子,與普通人一樣。

三年之中,陸法和又被任為太尉,世人仍稱他為居士。沒有病痛就告訴弟子他自己的死期,到時候,燒香拜佛,坐在繩床上無疾而終。死後弟子們給他洗淨身子準備安葬,屍體縮小到只有三尺左右。文宣帝下令打開棺材一看,只是一具空棺。

陸法和在他所住的房子牆壁上寫字後又塗蓋了,到塗泥掉了以後,上面寫著:「做十年皇帝就可以了,做百日皇帝快得像火燒一樣,做一年的皇帝輪流當。」又寫著:「一母生三個皇帝,兩個皇帝共執政五年。」有人說講的是婁太后生了三個皇帝,自孝昭帝即位至武成帝傳位給後主,前後只有五年時間。

(出《北史》)
轉載 正見文章:http://big5.zhengjian.org/articles/2009/1/7/57037.html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陳後主時,以門客身份隨從東衡州刺史王勇到了嶺南。王勇去世後,耿詢留在了那裡。當時俚人反叛,推舉耿詢為首領,柱國王世積討平叛亂並活捉了耿詢。本應依法處死,耿詢自己說技藝高超,王世積釋放了他,讓他做了家奴。
  • 來和,字弘順,是京兆長安人。年輕時喜歡為人看相,所說大多應驗。
  • 王顯,字世榮,是陽平樂平人。自己說原先是東海郯人,王朗的後代。父親王安上,年輕時與李亮同拜一個師傅學習醫藥,但本領不及李亮。
  • 隋煬帝把他引進內道場,一再命令他拜章設祭。武德初年,追隨秦王在秦府中任職。薛頤曾秘密地對秦王說:「德星在秦地,王應據有天下,希望王自愛。」秦王於是奏請授任太史丞,幾次遷任至太史令。
  • 冀州刺史趙煚推薦他,隋文帝徵召他擔任雲騎尉,直太史,參與商議律歷方面的事務。當時精通這方面的人大多出自他的門下,因此太史令劉暉等人很忌恨他。然而劉暉所言大多不應驗,張冑玄推算天文曆法很精密。皇帝非常驚異,下令楊素和術士數人,設議六十一個問題,都是過去曆法很不好解釋的,命令劉暉與張冑玄等人辯論解析。
  • 煬帝見國內日漸動亂,天象發生錯謬,內心憂懼,曾對乙弗弘禮說:「卿昔日給朕相面,預言已經應驗。而占相道術,朕自己也很知道一些。卿再相朕,看看最終會怎樣?」乙弗弘禮猶豫不敢回答。
  • 隋朝開皇初年,伯丑被徵召入朝,見到公卿也不行禮,不分貴賤都以「汝」相稱,人們猜不出他的心理。文帝召見他談話,他一句也沒有回答。賞賜他衣服,到了朝堂就把它扔了然後離開。於是披頭散髮假裝瘋顛,在街市里巷遊蕩,身體骯髒,從不梳洗。當時有個叫張永樂的人,在京城以占卜為生,楊伯丑常常和他來往。張永樂算卦有疑難之處,楊伯丑就替他分析卦象,往往能說到精微處,張永樂非常佩服,自認為趕不上他。
  • 袁天罡在大業元年到洛陽,當時杜淹、王珪、韋挺到他那裡去相面,袁天罡對杜淹說:「公的蘭台成器,學堂寬闊,一定會得到接近糾察的官職,將以文章而受到知遇。」對王珪說:「公的三亭成器,天地相對。從現在起十年以後,一定會得到五品要職。」
  • 徐謇到青州,慕容白曜平定東陽,抓住了他,把他送到京城。獻文帝想要測試一下他的本領,把病人放在幕後,讓徐謇隔著幕布為病人診脈,深得病形,又知道色候,於是受到皇帝恩寵。任中散,不久調任內行長。文明太后常常問經方,但徐謇不如李脩受信任重用。徐謇製作藥劑治病的方法,比李脩還要精妙。但是徐謇性格隱秘忌諱,承奉不合他意,雖然貴如王公,也不給治療。
  • 太子詹事蔣儼年輕時,曾遇到張憬藏,於是向他詢問自己的官祿命運,張憬藏說:「公從今天起二年後,應當得到東宮掌兵之官,任期未終而被免職。免職之後,被困在三尺土下,再過六年,據此應是死的徵兆。在此之後應當享受富貴,名聲和官位都會大盛,又不該中途夭折,年紀到六十一歲時,任蒲州刺史,十月三十日午時俸祿終止。」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