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俠五義(119)

第八十九回 憨錦箋暗藏白玉釵 癡佳蕙遺失紫金墜(下)
石玉崑
  人氣: 3
【字號】    
   標籤: tags: ,

  且說佳蕙自與錦箋說明之後,處處留神,時刻在念。不料事有湊巧,牡丹小姐叫他收拾鏡妝,他見有精巧玉釵一對,暗暗袖了一枝,悄悄遞與錦箋。錦箋回轉書房,得便開了書箱,瞧瞧無物可拿,見有一把扇子拴的個紫金魚的扇墜,連忙解下來,就勢兒將玉釵放在箱內。卻把前次的芙蓉手帕打開,剛要包上紫金魚,見帕上字跡分明。他又賣弄起才學來,急忙提筆寫上「窈窕淑女,君子好逑」二句,然後將扇墜包裹。得意洋洋,來見佳蕙道:「我說事成在我,姐姐不信。你看如何?」說罷,打開給佳蕙看了。佳蕙等的工夫大了,已然著急,見有個回禮,急急忙忙接了過來:「兄弟,改日聽信吧。」回手向衣襟一掖,轉身就去了。

  剛走了不多時,只見巧娘的杏花兒年方十二歲,極其聰明,見了佳蕙,問道:「姐姐那裡去了?」佳蕙道:「我到花園掐花兒去來。」杏花幾道:「掐的花在那裡?給我幾朵兒。」佳蕙道:「花尚未開,因此空手而回。」杏花兒道:「我不信。可巧一朵兒沒有嗎?我要搜搜。」說罷,拉住佳蕙不放。佳蕙藏藏躲躲道:「你這丫頭,豈有此理!慢說沒花兒,就是有花兒,也犯不上給你。難道你怕走大了腳,不會自己掐去麼?拉拉扯扯什麼意思!」說罷,將衣服一頓,揚長去了。杏花兒覺得不好意思,紅漲了臉,發話道:「這有什麼呢!明兒我們也掐去,單希罕你的咧。」說著話,往地下一看,見有一個包兒,連忙撿起,恰正是芙蓉手帕包著紫金魚兒,急忙忙籠在抽內,氣忿忿回轉姨娘房內而來。巧娘問道:「你往那裡去來?又合誰嘔了氣了?因為什麼撅著嘴?」杏花兒道:「可惡佳蕙,他掐了花來,我向他要一兩朵,饒不給,還摔打我。姨娘自想想,可氣不可氣?偏偏的他掉了一個包兒,我是再也不給他的了。」巧娘聽了,忙問道:「你撿了什麼了?拿來我看。」杏花兒將包兒遞將過來。不想巧娘一看,便生出許多是非來了。

  你道為何?只因金輝自從遭貶之後,將宦途看淡了,每日間以詩酒自娛。但凡有可以消遣處,不是十天,就是半月,樂而忘返。家中多虧了何氏夫人調度的井井有條。惟有巧娘水性揚花,終朝盡盼老爺回來。誰知金公是放浪形骸之外,又不在婦人身上用工夫的。他便急的猶如熱地螞蟻一般,如何忍耐得住,未免有些饑不擇食,悄地裡就與幕賓先生刮拉上了。俗語說:「色膽大來,難保機關不泄。」一日,正與幕賓在花園廳上,剛然入港,恰值小姐與佳蕙上花園燒香,將好事沖散。偏這幕賓是個膽小的,惟恐事要發覺,第二日收拾收拾,竟自逃走了。巧娘失了心上之人,他既不思己過,反把小姐與佳蕙恨入骨髓,每每要將他二人陷害,又是無隙可乘。

  如今見了手帕,又有紫金魚,正中心懷,便哄杏花兒:「這個包兒既是撿的,你給我吧。我不白要你的,我給你作件衫子如何?」杏花兒道:「罷喲!姨娘前次叫我給先生送禮送信,來回跑了多少次,應許給我作衫子,到如今何嘗作了呢。還提衫子呢,沒的盡叫我擔個名兒罷了。」巧娘道:「往事休提。此次一定要與你作衫子的,並且兩次合起來,我給你作件夾衫子如何?」杏花道:「果真那樣,敢則是好。我這裡先謝謝姨娘。」巧娘道:「不要謝。我還告訴你,此事也不可對別人說,只等老爺回來,你千萬不要在跟前。我往後還要另眼看待於你。」杏花兒聽了歡喜,滿口應承。

  一日,金公因與人會酒,回來過晚,何氏夫人業已安歇,老爺憐念夫人為家計操勞,不忍驚動,便來到巧娘屋內。巧娘迎接就座,慇懃獻茶畢,他便雙膝跪倒,道:「賤妾有一事稟老爺得知。」金公道:「你有何事?只管說來。」巧娘道:「只因賤妾撿了一宗東西,事關重大。雖然老爺知道,必須訪查明白,切不可聲張。」說著話,便把手帕拿出,雙手呈上。金公接過來一看,見裡麵包著紫金魚扇墜兒;又見手帕上字跡分明,寫著詩經四句,筆跡卻不相同,前二句寫的輕巧娬媚,後二句寫的雄健草率。金輝看畢,心中一動,便問:「此物從何處拾來?」巧娘道:「賤妾不敢說。」金輝道:「你只管說來,我自有道理。」巧娘道:「老爺千萬不要生氣。只因妾給太太請安回來,路過小姐那裡,拾得此物。」金輝聽了,登時蒼顏改變,無名火起,暗道:「好賤人!竟敢作出這樣事來。這還了得!」即將手帕金魚包好,攏在抽內。巧娘又加言道:「老爺,此事與門楣有關,千萬不要聲張,必須訪查明白。據妾看來,小姐決無此事,或者是佳蕙那丫頭也未可知。」老爺聽了,點了點頭,一語不發,便向書安安歇去了。

  不知後來金公如何辦理,且聽下回分解。(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看此光景,這手帕必不是我們相公的。若是我們相公的,焉有不找不問之理呢?但只一件,既不是我們相公的,這手帕從何而來呢?倒要留神查看。
  • 年少後生見眾人散去,再看時,見他用袖子遮了面,仍然躺著不肯起來,向前將袖子一拉。艾虎此時臊的滿面通紅,無可搭訕,噗哧的一聲,大笑不止。
  • 艾虎此時千端萬緒,縈繞於心,竟自忘饑,因此過了宿頭。看看天色已晚,方覺饑餓,欲覓飯食,無處可求。忽見燈光一閃,急忙奔到臨近一看,原來是個窩鋪
  • 忙迫之中也不顧自己衣服,將鞋脫在船頭,跳在水內,踏水面而行。忽見一人忽上忽下,從西北順流漂來。蔣爺奔到跟前讓他過去,從後將髮揪住往上一提。
  • 襄陽王已知朝廷有些知覺,惟恐派兵征剿,他那裡預為防備。左有黑狼山安排下金面神藍驍把守旱路,右有軍山安排下飛叉太保鍾雄把守水路。
  • 艾虎此時已醒,聽是蔣爺,連忙起身。蔣爺抬身叫艾虎按住了二人。此時店小二聽見有人嚷賊,連忙打著燈籠前來。蔣爺就叫他將燈點上一照,一個是店東,一個是店東朋友。
  • 襄陽王此時已然暗裡防備,左有黑狼山金面神藍驍督率旱路,右有飛叉太保鍾雄督率水寨,與襄陽成了鼎足之勢,以為羽翼,嚴密守汛。
  • 再說蔣爺在水內,欲奔螺螄莊,連換了幾口氣,正行之間,覺得水面上刷的一聲,連忙挺身一望。見一人站在筏子上,撒網捕魚。那人只顧留神在網上面,反把那人嚇了一跳。
  • 白玉堂到了巡按衙門,請見大人。顏大人自西虛山回來,甚是耽心,一夜未能好生安寢,如今聽說白五爺回來,心中大喜,連忙請進相見。
  • 顏大人問了問水勢的光景,忽聽行外百姓喧嘩,原來是赤堤墩的百姓控告水怪。顏大人吩咐把難民中有年紀的喚幾個來問話。不多時帶進四名鄉老,但見他等形容憔悴,衣衫襤褸,苦不可言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