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籍珍藏

一部智慧的兵書 《六韜》(6)

姜太公 呂望
font print 人氣: 24
【字號】    
   標籤: tags: ,

六守第六

周文王問姜太公:「統理國家、治理百姓的一國之君,其所以失去國家和百姓的原因是什麼?」

姜太公說:「那是因為用人不慎啊。一國之君應該做到『六守』、『三寶』。」

周文王問:「那什麼是『六守』呢?」

姜太公說:「『六守』就是:仁、義、忠、信、勇、謀。」

周文王問:「那要怎樣審慎選擇才能選出符合『六守』的人呢?」

姜太公說:「使他富有起來,然後看他在富裕之中是否逾越禮法;使他地位尊貴起來,然後看他是否在尊貴之中驕傲自大;給他擔當重任,然後看他是否徹底認真完成使命;叫他去處理問題,然後看他是否有所隱瞞;讓他身處險境,然後看他是否臨危不亂;叫他去處理一些變故,然後看他是否應付自如。如果他能做到在富裕中而不逾禮法,那就是仁者;如果他能做到在尊貴中而不驕傲自大,那就是義者;如果他能做到擔當重任而能徹底完成,那就是忠者;如果他能做到處理問題而不有所隱瞞,那就是信者;如果他能做到身處險境卻臨危不亂,那就是勇者;如果他能做到面對變故卻能應付自如,那就是謀者。一國之君啊,千萬不要把『三寶』給了他人,如果給了他人,就會喪失自己的權威。」

周文王問:「可以請教何謂『三寶』嗎?」

姜太公答:「三寶就是:大農、大工、大商這三類人。把農民聚集定居在一起,糧食就會充足;把工匠聚集定居在一起,器物就會充足;把商人聚集定居在一起,財貨就會充足。讓這三類人各自安居樂業,百姓就不會想要動亂。不要打亂他們的組織架構,也不要打亂他們的家族組織。臣子不能比君主更富裕,城邑也不能比國都更強大。重用六守之人,則君主的治國大業就能強盛起來;完善三寶的發展,則國家才會長治久安。」

【原文】

文王問太公曰:「君國主民者,其所以失之者何也?」

太公曰:「不慎所與也。人君有六守、三寶。」

文王曰:「六守者何也?」

太公曰:「一曰仁,二曰義,三曰忠,四曰信,五曰勇,六曰謀,是謂六守。」

文王曰:「慎擇六守者何?」

太公曰:「富之而觀其無犯,貴之而觀其無驕,付之而觀其無轉,使之而觀其無隱,危之而觀其無恐,事之而觀其無窮。富之而不犯者仁也,貴之而不驕者義也,付之而不轉者忠也,使之而不隱者信也,危之而不恐者勇也,事之而不窮者謀也。人君無以三寶借人,借人則君失其威。」

文王曰:「敢問三寶?」

太公曰:「大農、大工、大商,謂之三寶。農一其鄉,則穀足;工一其鄉,則器足;商一其鄉,則貨足。三寶各安其處,民乃不慮。無亂其鄉,無亂其族,臣無富於君,都無大於國。六守長,則君昌;三寶完,則國安。」@*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早在荷據時期,臺灣就已開始製糖事業。臺灣糖業可以說是在這時候奠下基礎。鄭氏治台時期的臺灣,因注重軍糧,反而使臺灣糖產量減少。
  • 日治時代,政府規定住在名間至集集道路附近的每戶人家,在路邊種植一至三棵不等的樟樹,並且嚴格規定保證存活,如果枯死或其他因素死亡,必須補植,而樹苗是由官方提供,正因為日本官方的強迫性規定,使得這些民國29年種的樟樹苗得以順利存活下來,歷經60餘年,充滿夏日消暑綠意,十分好看,成為南投有名的「綠色隧道」觀光景點。
  • 古人講的大與小,並不是從範圍的寬廣而論,因為範圍是無法用符號去表示的。比喻說大,怎樣是大?從宏觀上看,宇宙的大是無法用筆劃出來的。而小呢?從微觀上看,也是無法用筆劃出來的。因為現代科學認為,宏觀、微觀都是無止境的。那麼古人是依照什麼來論大小的呢?
  • 鄧小平為什麼要殺學生?是為無產階級嗎?是為了保搞官倒兒子。江澤民為什麼要鎮壓法輪功?是為勞苦大眾嗎?他是一個小人的妒忌,他不容許任何一個人的威信超過他自己。
  • 我們尊重自己的祖宗,相信我們的祖宗,相信他們不是吃飽了撐的,研究出那麼多學問來。但是我們也不是排外者,外國的好的東西我們決不排斥。但是,對於馬克思以及主義,中共在我們民族已經實踐了一百多年了,我們飽嘗了其邪說給我們帶來的苦果,認識到其超級騙子的高超騙人伎倆,已經看透了他的本質。
  • 大家都看到了,一是鬥,二是騙,這是邪惡的特徵。不管共黨如何像變色龍一樣的千變萬化,概括的說也就是這兩個特徵。
  • 周文王好奇,上前詢問:「先生您很喜歡釣魚嗎?」
    太公回答說:「我聽說君子真正高興是在於他心中懷著遠大的志向,而一般人高興則是在於把目前的事情做好。我釣魚,與這個道理很類似,我並不是真正喜歡釣這個魚啊。」
  • 文王問太公說:「天下大局熙攘紛亂,有的時候強盛,有的時候衰弱,有的時候穩定,有的時候又很混亂,之所以會如此,到底是什麼緣故?是因為在上位者賢能或不肖所致呢?還是因為有天命難違、大自然變化的必然因素在其中呢?」
  • 文王問太公:「我想了解治國的基本道理,我想知道如何才能使君王受到尊重,百姓得到安居?」太公答:「只要學會愛護百姓就足矣了。」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