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籍珍藏

中國第一通史:史記(8)

司馬遷;圖:正見網
font print 人氣: 7
【字號】    
   標籤: tags: ,

黑水西河惟雍州:①弱水既西,②涇屬渭汭。③漆﹑沮既從,④灃⑤水所同。⑥荊﹑岐已旅,⑦終南﹑敦物至于鳥鼠。⑧原隰厎績,至于都野。⑨三危既度,⑩三苗大序。⑾其土黃壤。田上上,賦中下。[一二]貢璆﹑琳﹑琅玕。⒀浮于積石,至于龍門西河,⒁會于渭汭。[一五]織皮昆侖﹑析支﹑渠搜,西戎即序。⒃

  注①集解孔安國曰:“西距黑水,東據河。龍門之河在冀州西。”索隱地理志益州滇池有黑水祠。鄭玄引地說云“三危山,黑水出其南”。山海經“黑水出昆侖墟西北隅”也。

  注②集解孔安國曰:“導之西流,至于合黎。”鄭玄曰:“觽水皆東,此獨西流也。”索隱按:水經云“弱水出張掖删丹縣西北,至酒泉會水縣入合黎山腹”。

  山海經云“弱水出昆侖墟西南隅”也。

  注③集解孔安國曰:“屬,逮也。水北曰汭。言治涇水入于渭也。”鄭玄曰:

  “地理志涇水出安定涇陽。”索隱渭水出首陽縣鳥鼠同穴山。說文云:“水相入曰汭。”正義括地志云:“涇水源出原州百泉縣西南鮼頭山涇穀。渭水源出渭州渭原縣西七十六里鳥鼠山,今名青雀山。渭有三源,幷出鳥鼠山,東流入河。”

  按:言理涇水及至渭水,又理漆﹑沮亦從渭流,複理灃水,亦同入渭者也。

  注④正義括地志云:“漆水源出岐州普潤縣東南岐*(漆)*山漆溪,東入渭。沮水一名石川水,源出雍州富平縣,東入櫟陽縣南。漢高帝于櫟陽置萬年縣。十三州*(地理)*志云‘萬年縣南有涇﹑渭,北有小河,即沮水也’。詩云古公去邠度漆﹑沮,即此二水。”

  注⑤集解音豐。

  注⑥集解孔安國曰:“漆﹑沮之水已從入渭。灃水所同,同于渭也。”索隱漆﹑沮二水,漆水出右扶風漆縣西,沮水地理志無文,而水經以獇水出北地直路縣,東過馮翊祋祤縣入洛。說文亦以漆﹑沮各是一水名。孔安國獨以爲一,又云是洛水。灃水出右扶風鄠縣東南,北過上林苑。正義括地志云:“雍州鄠縣終南山,灃水出焉。”

  注⑦集解孔安國曰:“荊在岐東,非荊州之荊也。”正義括地志云:“荊山在雍州富平縣,今名掘陵原。岐山在岐州岐山縣東北十里。”尚書正義云:“洪水時祭祀禮廢。已旅祭,言理水功畢也。”按:雍州荊山即黃帝及禹鑄鼎地也。

  襄州荊山縣西荊山即卞和得玉璞者。

  注⑧集解孔安國曰:“三山名,言相望也。”鄭玄曰:“地理志終南﹑敦物皆在右扶風武功也。”索隱按:左傳中南山,杜預以爲終南山。地理志云“太一山古文以爲終南,*(華)**[垂]*山古文以爲敦物”,皆在扶風武功縣東。正義括地志云:“終南山一名中南山,一名太一山,一名南山,一名橘山,一名楚山,一名*(泰)**[秦]*山,一名周南山,一名地肺山,在雍州萬年縣南五十里。”

  注⑨集解鄭玄曰:“地理志都野在武威,名曰休屠澤。”正義原隰,幽州地也。

  按:原,高平地也。隰,低下地也。言從渭州致功,西北至凉州都野﹑沙州三危山也。括地志云:“都野澤在凉州姑臧縣東北二百八十里。”

  注⑩索隱鄭玄引河圖及地說云“三危山在鳥鼠西南,與岐山相連”。度,劉伯莊音田各反,尚書作“宅”。

  注⑾集解孔安國曰:“西裔之山己可居,三苗之族大有次序,禹之功也。”

  注⑿集解孔安國曰:“田第一,賦第六,人功少。”

  注⒀集解孔安國曰:“璆,琳,皆玉名。琅玕,石而似珠者。”

  注⒁集解孔安國曰:“積石山在金城西南,河所經也。龍門山在河東之西界。”

  索隱積石在金城河關縣西南。龍門山在左馮翊夏陽縣西北。正義括地志云:“積石山今名小積石,在河州枹罕縣西七里。河州在京西一千四百七十二里。龍門山在同州韓城縣北五十里。李奇云‘禹鑿通河水處,廣八十步’。三秦記云‘龍門水懸船而行,兩旁有山,水陸不通,龜魚集龍門下數千,不得上,上則爲龍,故云暴鰓點額龍門下’。”按:河在冀州西,故云西河也。禹發源河水小積石山,浮河東北下,曆靈﹑勝北而南行,至于龍門,皆雍州地也。

  注⒂正義水經云“河水又南至潼關,渭水從西注之”也。

  注⒃集解孔安國曰:“織皮,毛布。此四國在荒服之外,流沙之內。羌﹑髳之屬皆就次序,美禹之功及戎狄也。”索隱鄭玄以爲衣皮之人居昆侖﹑析支﹑渠搜,三山皆在西戎。王肅曰“昆侖在臨羌西,析支在河關西,西戎在西域”。

  王肅以爲地名,而不言渠搜。今按:地理志金城臨羌縣有昆侖祠,敦煌廣至縣有昆侖障,朔方有渠搜縣。

  道九山:①汧及岐至于荊山,②逾于河;壺口﹑雷首③至于太岳;④砥柱﹑析城至于王屋;⑤太行﹑常山至于碣石,入于海;⑥西傾﹑朱圉﹑鳥鼠⑦至于太華;⑧熊耳﹑外方﹑桐柏至于負尾;⑨道嶓頉,至于荊山;

  ⑩內方至于大別;⑾汶山之陽至衡山,⑿過九江,至于敷淺原。[一三]

  注①索隱汧﹑壺口﹑砥柱﹑太行﹑西傾﹑熊耳﹑嶓頉﹑內方﹑獈是九山也。

  古分爲三條,故地理志有北條之荊山。馬融以汧爲北條,西傾爲中條,嶓頉爲南條。鄭玄分四列,汧爲陰列,西傾次陰列,嶓頉爲陽列,獈山次陽列。

  注②集解鄭玄曰:“地理志汧在右扶風也。”索隱汧,一作“岍”。按:有汧水,故其字或從“山”或從“水”,猶獈山然也。地理志云吳山在汧縣西,古文以爲汧山。岐山在右扶風美陽縣西北;荊山在左馮翊懷德縣南也。正義括地志云:“汧山在隴州汧源縣西六十里。其山東鄰岐﹑岫,西接隴岡,汧水出焉。岐山在岐州。”

  注③索隱雷首山在河東蒲阪縣東南。

  注④集解孔安國曰:“三山在冀州;太岳在上黨西也。”索隱即霍泰山也。已見上。正義括地志云:“壺口在慈州吉昌縣西南。雷首山在蒲州河東縣。太岳,霍山也,在沁州沁源縣。”

  注⑤集解孔安國曰:“此三山在冀州*(之)*南河之北。”索隱析城山在河東濩澤縣西南。王屋山在河東垣縣東北。水經云砥柱山在河東大陽縣南河水中也。

  正義括地志云:“厎柱山,俗名三門山,在陝州硤石縣東北五十里黃河之中。孔安國云‘厎柱,山名。河水分流,包山而過,山見水中,若柱然也’。”括地志云:“析城山在澤州陽城縣西南七十里。注水經云‘析城山甚高峻,上平坦,有二泉,東濁西清,左右不生草木’。”括地志云:“王屋山在懷州王屋縣北十里。

  古今地名云‘山方七百里,山高萬仞,本冀州之河陽山也’。”

  注⑥集解孔安國曰:“此二山連延,東北接碣石,而入于滄海。”索隱太行山在河內山陽縣西北。常山,恒山是也,在常山郡上曲陽縣西北。正義括地志云:

  “太行山在懷州河內縣北二十五里,有羊腸阪。恒山在定州恒陽縣西北百四十里。道書福地記云‘恒山高三千三百丈,上方二十里,有太玄之泉,神草十九種,可度俗’。”

  注⑦集解鄭玄曰:“地理志曰朱圉在漢陽南。”孔安國曰:“鳥鼠山,渭水所山,在隴西之西。”

  注⑧集解鄭玄曰:“地理志太華山在弘農華陰南。”索隱圉,一作“圄”。朱圉山在天水冀縣南。鳥鼠山在隴西首陽縣西南。太華即敦物山。

  注⑨集解鄭玄曰:“地理志熊耳在盧氏東。外方在潁川。嵩高山﹑桐柏山在南陽平氏東南。陪尾在江夏安陸東北,若橫尾者。”索隱熊耳山在弘農盧氏縣東,伊水所出。外方山即潁川嵩高縣嵩高山,古文尚書亦以爲外方山。桐柏山一名大複山,在南陽平氏縣東南。陪尾山在江夏安陸縣東北,地理志謂之橫尾山。

  負音陪也。正義括地志云:“華山在華州華陰縣南八里。熊耳山在虢州盧氏縣南五十里。嵩高山亦名太室山,亦名外方山,在洛州陽城縣北二十三里也。桐柏山在唐州桐柏縣東南五十里,淮水出焉。橫尾山,古陪尾山也,在安州安陸縣北六十里。”

  注⑩集解鄭玄曰:“地理志荊山在南郡臨沮。”索隱此東條荊山,在南郡臨沮縣東北隅也。正義括地志云:“嶓頉山在梁州。荊山在襄州荊山縣西八十里也。”

  又云:“荊山縣本漢臨沮縣地也。沮水即漢水也。”按:孫叔敖激沮水爲云夢澤是也。

  注⑾集解鄭玄曰:“地理志內方在竟陵,名立章山。大別在廬江安豐縣。”

  索隱內方山在竟陵縣東北。大別山在六安國安豐縣,今土人謂之甑山。正義括地志云:“章山在荊州長林縣東北六十里。今漢水附章山之東,與經史符會。”

  按:大別山,今沙洲在山上,漢江經其左,今俗猶云甑山。注云“在安豐”,非漢所經也。

  注⑿索隱在長沙湘南縣東南。廣雅云:“岣嶁謂之衡山。”正義括地志云:

  “岷山在茂州汶川縣。衡山在衡州湘潭縣西四十一里。”

  注⒀集解徐廣曰:“淺,一作‘滅’。”駰案:孔安國曰“敷淺原一名傅陽山,在豫章”。索隱豫章曆陵縣南有傅陽山,一名敷淺原也。(待續)

轉載 正見網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早在荷據時期,臺灣就已開始製糖事業。臺灣糖業可以說是在這時候奠下基礎。鄭氏治台時期的臺灣,因注重軍糧,反而使臺灣糖產量減少。
  • 日治時代,政府規定住在名間至集集道路附近的每戶人家,在路邊種植一至三棵不等的樟樹,並且嚴格規定保證存活,如果枯死或其他因素死亡,必須補植,而樹苗是由官方提供,正因為日本官方的強迫性規定,使得這些民國29年種的樟樹苗得以順利存活下來,歷經60餘年,充滿夏日消暑綠意,十分好看,成為南投有名的「綠色隧道」觀光景點。
  • 古人講的大與小,並不是從範圍的寬廣而論,因為範圍是無法用符號去表示的。比喻說大,怎樣是大?從宏觀上看,宇宙的大是無法用筆劃出來的。而小呢?從微觀上看,也是無法用筆劃出來的。因為現代科學認為,宏觀、微觀都是無止境的。那麼古人是依照什麼來論大小的呢?
  • 鄧小平為什麼要殺學生?是為無產階級嗎?是為了保搞官倒兒子。江澤民為什麼要鎮壓法輪功?是為勞苦大眾嗎?他是一個小人的妒忌,他不容許任何一個人的威信超過他自己。
  • 我們尊重自己的祖宗,相信我們的祖宗,相信他們不是吃飽了撐的,研究出那麼多學問來。但是我們也不是排外者,外國的好的東西我們決不排斥。但是,對於馬克思以及主義,中共在我們民族已經實踐了一百多年了,我們飽嘗了其邪說給我們帶來的苦果,認識到其超級騙子的高超騙人伎倆,已經看透了他的本質。
  • 大家都看到了,一是鬥,二是騙,這是邪惡的特徵。不管共黨如何像變色龍一樣的千變萬化,概括的說也就是這兩個特徵。
  • 周文王好奇,上前詢問:「先生您很喜歡釣魚嗎?」
    太公回答說:「我聽說君子真正高興是在於他心中懷著遠大的志向,而一般人高興則是在於把目前的事情做好。我釣魚,與這個道理很類似,我並不是真正喜歡釣這個魚啊。」
  • 文王問太公說:「天下大局熙攘紛亂,有的時候強盛,有的時候衰弱,有的時候穩定,有的時候又很混亂,之所以會如此,到底是什麼緣故?是因為在上位者賢能或不肖所致呢?還是因為有天命難違、大自然變化的必然因素在其中呢?」
  • 文王問太公:「我想了解治國的基本道理,我想知道如何才能使君王受到尊重,百姓得到安居?」太公答:「只要學會愛護百姓就足矣了。」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