岸西:我不喜歡廉價的浪漫愛情

人氣 108
標籤:


《親密》劇照


  《甜蜜蜜》、《男人四十》等多部香港經典愛情片的編劇岸西,自執導了自己的第一部影片《親密》。該片劇本曾是杜琪峰委託岸西編寫,但後來她乾脆花錢買回劇本自己來拍。「我當導演,就是要把一個沒有可能拍成電影的題材拍成電影。」岸西說。

  「中國人一直都不浪漫,以前也不會說『我愛你』,這三個字,我都覺得肉麻。」岸西說。

  就是這樣一個自詡乏味的女人,寫出《甜蜜蜜》、《男人四十》等多部香港經典愛情片劇本。岸西還一本正經地告訴記者,她從來不看愛情小說,只看偵探小說。她調侃:「愛情誰不知道?誰沒有過啊?但是殺人放火的事情,我就不知道怎麼做了。」

  作為香港金牌愛情片編劇,岸西近期更是轉型做了導演。她執導的第一部影片《親密》,由鄭伊健和林嘉欣主演,去年參賽東京電影節,還在今年的柏林電影節展映3 場。3月,該片將在內地公映,看過該片的內地記者評價道:「有岸西一貫細膩的風格,清淡、溫馨。」

  岸西出生於澳門,原名何碧雯。曾就讀於元朗名校崇德書院,中學六年級因為家庭經濟問題輟學。18歲時,岸西進入香港佳視做演藝員訓練班主任助理,後轉入無線電視台和譚家明、杜琪峰等一起共事。

  當導演是為了沒人拍的劇本

  岸西當導演的第一部作品,原本應該是《月滿軒尼詩》,由張學友、湯唯這樣的大牌明星搭檔,倒也有賣點、看點。但她卻告訴萬有引力影業的老闆江志強,她想先拍《親密》。因為這個題材夠危險。「危險到一定程度,對我就有吸引力。」岸西說。

  《親密》甚至不能算是一部真正的電影,只有8場戲,拍了16天。岸西想要探討的是:大城市裡,一群人在封閉空間呆久了,有人因為每天見到另外一個人,後來就發生了特別的感情,這是不是愛情?如果下個月她就不在這裡了,這種感情還存在嗎?

  這部電影好像在玩一個遊戲。5年前的一天,杜琪峰對岸西說:「你來幫我寫一個愛情電影吧。」他要的是很便宜的那種電影,最好只有5場戲。但其中一個畫面就是:一個女人每天都去碼頭等一個男人,沒有等到,晚上就回到她住的一個小酒店。所以,這部電影一度片名就叫《加州套房》。

  岸西問:「這個男人是誰,是不是一個逃犯?」因為他是杜琪峰,她會很自然地這樣聯想。杜琪峰回答說:「不!不是!」「那麼他是誰?哪裏人?他們之間怎麼回事?」岸西追問。「我也不知道,你自己去想。」杜琪峰說。

  杜琪峰還說了一個場面:在大風大雨裡,一輛車子走不動了。岸西問:「這場戲和那個在碼頭等男人的女人有什麼關係?」「我也不知道,你去想。」杜琪峰還是那句話。

  岸西想了半年,覺得很痛苦,認為遊戲不好玩。後來,她自己做主,寫了個香港公路電影:5個同事,每天下班都坐同一個人的車子從公司回家,因為他們住得都很偏遠,沒有地鐵。他們是敵人,也是朋友,在狹窄的空間裡,發生了愛情故事。

  杜琪峰一開始要的便是便宜的劇本,因此,劇本費也很便宜,也讓岸西後來才有錢把這個劇本再買回來。岸西說:「我猜測他並不喜歡這個結局,所以一直沒拍。我花了時間想出來的劇本,他不拍,我就不如買回來,養它太辛苦了,我就把它做大。」

  過去,香港大多數導演眼中,岸西是非常強勢的編劇,不會輕易改動自己的劇本,不惜和導演吵架。現在,自己做了導演,岸西面對記者,也會實話實話:「我以前不喜歡人家改劇本,也罵過人。現在我能看到自己拍出來的什麼樣,以後就不會多想了,其實也算知道了,你其實和他們也差不多??」

  農曆大年初五,岸西一個人坐在工作室裡看粗剪的毛片,心裏很難過。她一個勁兒地想:「這怎麼能行啊!」朋友說:「你沒有經驗,其實每個導演看毛片的時候都這樣。」當時,工作室房間裡的窗戶是打開的,她恨不得馬上跳下去。

  岸西說,她從來沒有想過當導演。看電影的時候,很少會研究這個鏡頭怎麼拍是好的,為什麼這麼拍就好,那麼拍不好。「我當導演,最大的滿足感,就是把一個沒有可能拍成電影的題材拍成電影。」岸西說。

  最得意《甜蜜蜜》、《男人四十》

  岸西入行很早,但真正寫電影劇本卻很晚。1976年,她便自己編劇、自己演出了第一部作品《七女性》,只是後來香港電影資料館重放該片,她打死也不願再去看,「我讓他們燒了那片子,太丟人了。」她在電視台的時候,經常寫一些不需要商業性、反映社會問題的劇集,給她很多鍛練機會。而後,她又跳出來,進入公關公司、廣告公司任職多年。「我沒有上過大學,在廣告、公關公司的時候,就是我的社會大學,我拚命讀英文、翻譯東西。」岸西說。

  直到90年代中期,陳可辛找到岸西來改寫劇本《嬤嬤帆帆》,她才正式開始寫電影劇本。而她的第二部電影編劇作品《甜蜜蜜》便一鳴驚人。

  在改寫《嬤嬤帆帆》的過程中,陳可辛便提出《甜蜜蜜》的故事,問岸西有沒有興趣。她當即就說:「好!」差不多同一天,岸西在出租車上聽見廣播說鄧麗君去世了。「我很不能相信。她那麼年輕。後來,我就把她放在電影裡。因為有了鄧麗君,男女主角的個性才真正出來。」岸西告訴記者。她不知道,那天如果她沒聽到鄧麗君去世的消息,她肯定想不到把歌詞放進去,這部電影的名字也不會叫《甜蜜蜜》,「人生就是這麼偶然」。

  香港女編劇並不多,而岸西通常都要和男導演合作。「男導演經常比女人還要保守」,所以經常會遇到互相不能說服的局面。在《甜蜜蜜》之後,岸西有了名氣,導演也會尊敬她。但她明顯覺得和導演的交流有問題,「他們等你把對白寫好了,問題就來,如果你要為自己的劇本辯護,他們就會認為我不想改劇本,就把你的劇本拿去讓別人改。」

  對於編劇的被動性,岸西也必須接受。遇到糟糕的賀歲片,她寫完一稿,就休息了。遇到心情好,這個劇本值得好好去做,她還是會按照導演的想法一再去修改劇本:「我總認為,我自己來改,總比別人來改會更好。」

  岸西也難免有失手的時候。很多影迷甚至不願去相信,《玻璃樽》、《特務迷城》、《玉觀音》、《蝴蝶飛》也是出自她之手,甚至送她「寫文藝片第一流,寫動作片第九流」的稱號。

  岸西並不否認自己的局限。《玉觀音》失手,「說明我再也不能隨便改編別人的東西,還是好好寫廣東話的劇本。」她對《蝴蝶飛》則很難過,也很不解:「這個戲在香港被很多人批評,我和杜琪峰從沒互相指責過對方,但是這部電影真的很忠於我的原劇本,怎麼會這樣?香港爛片這麼多,你們真認為它也是嗎?」

來源:外灘畫報 作者:李俊 選稿:朱恬

相關新聞
林嘉欣鄭伊健《親密》殺入柏林 導演開心請吃飯
許孟哲與江宏傑換新東家 蔡黃汝「師妹變師姐」
陳美鳳為《功夫熊貓4》配音 首次挑戰反派角色
方志友任影展代言人 暢談把關兒童影音教育秘方
紀元商城
每日更新:起源於狂热探險家  Fjallraven Kanken亞馬遜有優惠
Apple AirPods Pro無線耳機 USB-C充電 2倍主動降噪
這種杯子為何如此火爆 加州女子偷65個被捕
這些亞馬遜好物 讓你生活品質大提升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