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俠五義(123)

第九十一回 死裡生千金認張立 苦中樂小俠服史雲(下)
石玉崑
  人氣: 3
【字號】    
   標籤: tags: ,

  其中有一人姓史名雲,會些武藝,且膽量過人,是個見義敢為的男子,因此這些漁人們皆器重他。凡遇大小事兒或是他出頭,或是與他相商。他若定了主意,這些漁戶們沒有不依的。如今要與張老兒賀喜,這三一群,五一伙,陸陸續續俱備找了他去,告訴他張老兒得女兒的情由。

  史雲聽了,拍手大樂道:「張大哥為人誠實,忠厚有餘,如今得了女兒,將來必有好報。這是他老夫妻一片至誠所感。列位到此何事?」眾人道:「因要與他賀喜,故此我等特來計較。」史雲道:「很好。咱們莊中有了喜事,理應作賀。但只一件,你我俱是貧苦之人,家無隔宿之糧,誰是充足的呢。大家這一去,人也不少,豈不叫張大哥為難麼?既要與他賀喜,總要大家真樂方好。依我倒有個主意。咱們原是魚行生理,乃是本地風光。大家以三日為期,全要辛苦辛苦,奮勇捕了魚來,俱備交在我這裡出脫。該留下咱們吃的留下吃,該賣的賣了錢買調和沽酒,全有我呢。」又對一人道:「弟老的,這兩天你要常來。你到底認得幾個字,也拿的起筆來,有可以寫的需要幫著我記記方好。」原來這人姓李,滿口應承道:「我天天早來就是了。」史雲道:「更有一宗要緊的。是日大家去時,務必連桌凳俱要攜了去方好,不然,張大哥那裡,如何有這些凳子傢伙桌子呢?咱們到了那裡,大家動手,索性不用張大哥張羅,叫他夫妻安安穩穩樂一天。只算大家湊在一處,熱熱鬧鬧的吃喝一天就完了。別的送禮送物,皆是虛文,一概不用。眾位以為何如?」眾人聽罷,俱備歡喜道:「好極,好極!就是這樣吧。但只一件,其中有人口多的,有少的,這怎麼樣呢?」史雲道:「全有我呢,包管平允。誰也不能吃虧,誰也不能佔便宜。其實鄉里鄉親何在乎這上頭呢,然而辦事必得要公。大家就辛苦辛苦吧,我到張大哥那裡給他送信去。」眾人散了。

  史雲便到了張立的家中,將此事說明,又見了牡丹果真是如花似玉的女子,快樂非常。張立便要張羅起事來。史雲道:「大哥不用操心,我已俱各辦妥。老兄就張羅下燒柴就是了,別的一概不用。」張立道:「我的賢弟,這個是不容易,如何張羅下燒柴就是了呢?」史雲道:「我都替老兄打算下了,樣樣俱全,就短柴火,別的全有了。我是再不撒謊的。」張立仍是半疑半信的,只得深深謝了。史雲執手回家去了。

  眾漁人果然齊心努力,辦事容易的很。真是爭強賭勝,竟有出去二三十里地捕魚去的,也有帶了老婆孩兒去的,也有帶了弟男子姪去的。剛到了第二天,交到史雲處的魚蝦真就不少。史雲裁奪著,各家平勻了,估量著夠用的,便告訴他等道:「某人某人交的多,明日不必交了。某人某人交的少,明日再找補些來。」他立刻找著行頭,公平交易,換了錢鈔,沽酒買菜,全送到張立家中,張立見了這些東西,又是歡喜,又是著急。歡喜的是得了女兒,如此風光體面,著急的是這些東西,可怎麼措置呢?」史雲笑道:「這有何難。我只問你,燒柴預備下了沒有?」張立道:「預備下了。你看,靠著籬笆那兩垛,可夠了麼?」史雲瞧了瞧道:「夠了,夠了。還用不了呢。燒柴既有,老兄你就不必管了。今夜五鼓咱們鄉親都來這裡,全是自己動手。你不用張羅,盡等著喝喜酒吧。」張立聽了,哈哈大笑道:「全仗賢弟分心,劣兄如何當得!」史雲笑道:「有甚要緊,一來給老兄賀喜,二來大家湊個熱鬧,暢快暢快,也算是咱們漁家樂了。」

  正說間,只見有許多人扛著桌凳的,挑著傢伙的,背著大鍋的,又有倒換挑著調和的,還有合伙挑著菜蔬的,紛紛攘攘送來,老兒接迎不暇,登時放滿一院子。也就是綠鴨灘,若到別處,似這樣行人情的也就少少兒的。全是史雲張羅幫忙。卻好李弟老的也來了,將東西點明記帳,一一收下。張老兒惟恐錯了,還要自己記了暗記兒。來一個史雲囑付一個,道:「鄉親,明日早到,不要遲了。千萬,千萬!」到黃昏時,俱已收齊,史雲方同李弟老的回去了。

  次日四鼓時,史雲與李弟老的就來了。果是五鼓時,眾鄉親俱備來到。張老兒迎著道謝。史雲便分開腳色,誰挖灶燒火,誰做菜蔬,誰調座位,誰抱柴挑水,俱不用張立操一點心,樂的個老頭兒出來進去,這裡瞧瞧,那裡看看,猶如跳圈猴兒一般。一會兒又進屋內問媽媽道:「閨女吃了什麼沒有?」李氏道:「大哥不用你張羅,我與女兒自會調停。」張立猛見李氏,笑道:「哎呀!媽媽今日也高興了,竟自洗了臉,梳了頭。」李氏笑道:「什麼話呢。眾鄉親賀喜,我若黑臉烏嘴的,如何見人呢?你看我這頭還是女兒給我梳的呢。」張立道:「顯見得你有了女兒,就支使我那孩子梳頭。再過幾時,你吃飯還得女兒餵你呢。」李氏聽了,哼道:「呸!沒的瞎說白道的了。」張立笑吟吟的出去了。

  不多時,天已大亮,陸陸續續四婦村姑俱各來了。李氏連忙迎出,彼此拂袖道喜道謝,又見了牡丹,一個個咂嘴吐舌,無不驚訝。牡丹到了此時,也只好接待應酬,略為施展,便哄的這些人歡喜,不知如何是好。

  到了飯得之時,座兒業已調好。屋內是女眷,所有桌凳俱是齊全的,就是傢伙也是挑秀氣的。外面院子內是男客,也有高桌,也有矮座,大盤小碗,一概不拘。這全是史雲的調度,真真也難為他。大家不論親疏,以齒為序。我拿凳子,你拿傢伙,彼此嘻嘻哈哈,團團圍住,真是爽快。霎時杯盤狼藉。雖非佳餚美味,卻是鮮魚活蝦,葷素俱有,左添右換,以多為盛。大家先前慢飲,後來有些酒意,便呼臺喝六豁起拳來。

  恰好史雲與張立豁拳。張立叫了個「七巧」,史雲叫了個「全來」。忽聽外面接聲道:「可巧俺也來了,可不是全來嗎?」史雲便仰面往外側聽。張立道:「聽他則甚?咱們且豁拳。」史雲道:「老兄且慢。你我十三家俱各在此,外面誰敢答言?待我出去看來。」說罷,立起身來,啟柴扉一看,見是個年幼之人,背著包裹,正在那裡張望。史雲咄的一聲,道:「你這後生,窺探怎的?方才答言的,敢則是你麼?」年幼的道:「不敢,就是在下。因見你們飲酒熱鬧,不覺口內流涎,俺也要沽飲幾杯。」史雲道:「此處又非酒肆飯鋪,如何說『沽飲』二字?你妄自答言,俺也不計較於你,快些去吧。」說罷,剛要轉身,只見少年人一伸手將史雲拉住,道:「你說不是酒肆,如何有這些人聚飲?敢是你欺負我外鄉人麼!」史雲聽了,登時喝道:「你這小廝好生無禮!俺饒放你去,你反拉我不放。說欺負你,俺就欺負你,待怎麼!」說著,揚手就是一掌打來。年少之人微微一笑,將掌接住往懷裡一帶,又往外一揉。只聽「咕咚」一聲,史雲仰面栽倒在地,心中暗道:「好大力量!倒要留神。」急忙起來,復又動手。只見張立出來勸道:「不要如此,有話慢說。」問了原由,便對年幼的道:「老弟休要錯會了意。這真不是酒肆飯鋪。這些鄉親俱是給老漢賀喜來的。老弟如要吃酒,何妨請進,待老漢奉敬三杯。」年幼的聽見了酒,便喜笑顏開的道:「請問老丈貴姓。」張立答了姓名,他又問史雲。史雲答道:「俺史雲。你待怎麼?」年幼的道:「史雲大哥恕小弟莽撞,休要見怪。」說罷,一揖到地。

  未知如何,下回分曉。(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假小姐聞聽邵公此問,便將身體多病、奉父母之命、前往唐縣就醫養病的話,說了一遍。邵老爺道:「這就是令尊的不是了。你一個閨中弱質,如何就叫奶公奶母帶領去赴唐縣呢?」
  • 可惜施生忙中有錯,來時原是孤然一身,所有書籍曲章全是借用這裡的。他只顧生氣,卻忘了扇兒,放在書籍之內。彼時若是想起,由扇子追問扇墜,錦箋如何隱瞞?
  • 金輝聽了巧娘的言語,明是開脫小姐,暗裡卻是葬送佳蕙。佳蕙既有污行,小姐焉能清白呢?真是「君子可欺以其方」。那知後來金公見了玉釵,便把佳蕙拋開,竟自追問小姐
  • 佳蕙自與錦箋說明之後,處處留神,時刻在念。不料事有湊巧,牡丹小姐叫他收拾鏡妝,他見有精巧玉釵一對,暗暗袖了一枝,悄悄遞與錦箋。
  • 看此光景,這手帕必不是我們相公的。若是我們相公的,焉有不找不問之理呢?但只一件,既不是我們相公的,這手帕從何而來呢?倒要留神查看。
  • 年少後生見眾人散去,再看時,見他用袖子遮了面,仍然躺著不肯起來,向前將袖子一拉。艾虎此時臊的滿面通紅,無可搭訕,噗哧的一聲,大笑不止。
  • 艾虎此時千端萬緒,縈繞於心,竟自忘饑,因此過了宿頭。看看天色已晚,方覺饑餓,欲覓飯食,無處可求。忽見燈光一閃,急忙奔到臨近一看,原來是個窩鋪
  • 忙迫之中也不顧自己衣服,將鞋脫在船頭,跳在水內,踏水面而行。忽見一人忽上忽下,從西北順流漂來。蔣爺奔到跟前讓他過去,從後將髮揪住往上一提。
  • 襄陽王已知朝廷有些知覺,惟恐派兵征剿,他那裡預為防備。左有黑狼山安排下金面神藍驍把守旱路,右有軍山安排下飛叉太保鍾雄把守水路。
  • 艾虎此時已醒,聽是蔣爺,連忙起身。蔣爺抬身叫艾虎按住了二人。此時店小二聽見有人嚷賊,連忙打著燈籠前來。蔣爺就叫他將燈點上一照,一個是店東,一個是店東朋友。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