京劇欣賞

京劇欣賞:獨木關

不明真相的薛禮活在驚恐當中
袁榮易
  人氣: 20
【字號】    
   標籤: tags:

人生中難免遇到各種困境,有時魔難來臨如同將人整個籠罩,即使個人的能力再好,卻因為看不清現實而難以掙脫;甚至情況越來越糟,眼見就要被沒頂了。在這種情況下,有的人消沉沮喪,撐不下去;但也有人從消沉沮喪中神奇的走出。

京劇《獨木關》演的就是這種叫人捏一把冷汗的題材。薛禮(仁貴)受制於他的直屬長官張士貴,不知為什麼,他們之間存在很大的矛盾。一開始張士貴就找他麻煩,薛禮武藝高強又喜讀兵書,最好的出路當然是從軍報國,第一次投軍,張士貴嫌他身穿白袍不吉利,不肯收他。第二次投軍,又說薛禮字仁貴,犯了他張士貴的貴的名諱,硬把他趕走。好在吉人天相,薛禮碰到程咬金千歲給他一隻令箭,這第三次才投成了軍,但被分發到最不可能有軍功的廚房(伙頭軍)裏。

很快,張士貴發現薛禮很能打仗,每次最難的仗就派他去打,然後把軍功記在自己的兒子張志龍與女婿何宗憲的頭上。薛禮既要做伙食又要打仗,其辛苦可知。張士貴怕薛禮不服,編造「應夢反臣」的謊言,告訴薛禮千萬小心,他是皇帝夢中的反臣,抓到準沒命。不懂心機為何物的薛禮,信以為真,還十分感謝張士貴對他的特別關注。

皇帝要找的明明是「應夢賢臣」,可是張士貴卻扭曲成「應夢反臣」,欺騙善良的薛禮。不明真相的薛禮,懼怕被捕,躲在惡人假的保護傘底下,陷入驚恐當中,完全被惡人掌控住。

張士貴使用恐嚇的統治方式謀取自己的利益,與共產邪黨比較,又是小巫見大巫。邪黨用騙術不斷剝削人民,再用某種壓力恐嚇人民(如從群眾中找出反革命、不『愛國』的人),讓生怕犯錯誤的人民與它站在一起,還要求人民全力奉獻(不然你就被扣上反革命、分裂份子等帽子)。幸好現在人們逐漸看穿這種無賴的恐嚇手段、看穿畫皮,數以千萬計的人退出邪黨,重獲得自主的生命。然而尚有些人像薛禮這樣不明真相,誤信它在庇蔭你,誤信它「偉光正」的繁華假象,不理智的維護著這個吸血鬼般的恐怖政權。

高精度圖片
清代天津楊柳青年畫《獨木關》。薛禮強撐病體,與獨木關守將安殿寶(臉旁戴著表示兇猛的黑耳毛子)交戰。

薛禮的本事真大,在一次偶然機會,遇到蓋蘇文正在追殺一位長官,薛禮見義勇為,破了蓋蘇文的飛刀絕技,救下長官(十分有趣,中國最近有薛仁貴的連續劇、韓國則有蓋蘇文的連續劇,像在提醒人趕快了解一下《獨木關》的故事)。薛禮問被救者的名姓,對方回答:「孤王貞觀在此」,嚇的他掉頭就跑,以為自己行藏敗露,命在旦夕。

皇帝親自碰到「應夢賢臣」,可是在茫茫人海的大軍當中,如何能找到他呢?李世民派尉遲恭去找,張士貴立即嚇唬薛禮,叫他藏匿在營房後方的山神廟裏,以免被發現。

薛禮受惡人張士貴壓榨,長期處在魔難之中,洞燭機先的徐茂公明明知道他的困難也不能幫助他;徐茂公知道過早的伸手,反而只會讓薛禮陷入另一個災難。因為薛禮要是不經過自己的理性、自己的正念成熟起來,終於能夠做出正確的選擇,別人再怎麼幫他也無濟於事。查點人馬的尉遲恭貪杯誤事,就在到薛禮的月字營的前一刻,一下子竟然喝得酩酊大醉。

接下來這段戲稱為《薛禮嘆月》,躲在山神廟的薛禮,帶著詩意的感慨,趁著月色反省自己的遭遇,他彷彿就要明白自己的重要任務(他唱著:但不知,何日裏,上達天庭),卻突然被不知從何處突然冒出的尉遲恭一把扯住,他慌忙掙脫逃走,驚恐加劇,開始生病。這段劇情編的非常巧妙,薛禮開始有了微妙的轉變。

當人被正的力量觸及的時候,身上惡的力量搖搖欲墜,表面看來要垮了;但若能要是堅持正念,其實就度過難關,雨過天晴。若不能掌握機會從善而變,仍跟著惡勢力團團轉,最後就沒有希望了。

戲中對比薛禮的節制,編了一段伙頭軍兄弟周青打長官洩恨的情節。薛禮畢竟是理智的,他在情況最不好的時候,也不亂發洩或頹廢失去做為。他抱病出戰獨木關守將安殿寶,獲勝後恍若隔世,恢復了正常。

《獨木關》是光緒年間在上海的著名武生黃月山的代表作,除了武功,他面部由迷到醒的豐富表情,最為人所稱道。@*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昭君出塞》可說是戲曲的活化石,它非常典型,藝人一代一代的傳承,保存下原始的的戲劇結構與表演方式,細細品味可以領略出久遠前的戲曲風貌。人物精簡,卻能藉唱詞、身段譜出關山萬里,壯闊的史詩氣氛。尤其由昭君一人主唱,猶有元雜劇遺韻,在悠久的時空中她獨自吟哦,卻喚起人間千古的共鳴—崎嶇世上路,望不見自己的家園在何處?
  • 兩家的親家母坐在一起吃飯,豈非大事一件,用飯之前依照古禮,首先男方的母親李氏拿起酒杯,在堂前對著天倒酒,這是禮敬天地的意思。儐相接下來對著在一旁發愣的陳氏說「該您了」,陳氏拿起酒杯放在嘴邊就給喝了,儐相告訴她不能喝,要倒在地上。這在愛物惜物的鄉下人心裏,簡直是浪費
  • 這齣戲演他原諒一位偷瓜賊。這位偷瓜賊鄭子明是個魯莽的粗漢,原先對老殘的陶洪心存輕視,但發現自己怎麼也打不過陶洪時,也就心服口服。陶洪看出鄭子明是個純樸老實的孩子,還將女兒陶三春嫁給他。整齣戲沐浴在惺惺相惜的氣氛裏,雖是武打猛烈,卻全無乖戾之氣。
  • 古人解釋一些自然現象,雖是單純的想像,卻有神話的幽微之美。這齣戲中,製造水患的是水裏的豬婆龍(也稱水母),南海觀音大士接受泗州州官的求禱,幫助消除水患,她親自出馬解決。
  • 《斷密澗》這是一齣寓有極度深沉悲哀的戲。李密與王伯黨二人,一個由於不能放下舊有的利益、一個由於不能放下舊有的情,結果雙雙因執著而喪命,明明新世界已經在那裏了,但他二人就是無法進入那個美好的新天地。
  • 《白良關》以兩個花臉演繹生命的突兀,一般而言,生命的進行是查不出異狀的,然而有時它出乎意料,逸出常軌,突然出現一個難以名狀的空間。這齣戲中兩個花臉尉遲恭與尉遲寶林,在異國的白良關前,會面於神秘的柳林,柳暗花明又一村,他倆都吃一驚,從未謀面的父子竟然在此相認。
  • 《八大錘》的藝術高度,懂的人都知道它的珍貴,沒看過的不知道,或者被西方戲劇理論蒙蔽住的人,即使看過也不能知道珍貴在哪裏。這齣戲很奇怪總是讓人想起家鄉,當然它是一齣有關家鄉、有關回憶的故事。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