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江夏因為受黨文化中毒太深,而提前去另一個世界報到了。在這個陰暗的空間裡,除了太多的恐懼之外,江夏還有說不出的委屈。一日,忽見判官路過,江夏急忙追過去,想把自己的冤情和判官說一下。追上後,江夏忙跪下申訴:「大人,我太冤枉,我這一輩子沒有幹過什麼壞事,只是不幸生在大陸,所以自小自然受黨的教育,這不是我有意作惡呀。可僅僅因為這一點,就橫遭禍事,與家人陰陽相隔,希望大人明鑒,給我一個從新做人的機會。」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