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俠五義(105)

第八十二回 試御刑小俠經初審 遵欽命內宦會五堂(下)
石玉崑
  人氣: 1
【字號】    
   標籤: tags: ,

  果然,次日包公將此事遞了奏折。仁宗看了,將折留中,細細揣度,偶然想起:「兵部尚書金輝曾具折二次,說朕的皇叔有謀反之意,是朕一時之怒,將他謫貶。如何今日包卿折內又有此說呢?事有可疑。」即宣都堂陳林密旨派往稽查四值庫。老伴伴領旨,帶領手下人等,傳了馬朝賢,宣了聖旨。馬朝賢不知為著何事,見是都堂奉欽命而來,敢不懍遵,只得隨往一同上庫,驗了封,開了庫門。就從朱格天字一號查起,揭開封皮,開了鎖,拉開朱門一看。罷咧!卻是空的。陳公公問道:「這九龍珍珠冠那裡去了?」誰知馬朝賢見沒了此冠,已然嚇的面目焦黃。如今見都堂一問,那裡還答應的上來。張著嘴,瞪著眼,半晌說了一句:「不……不……不知道。」陳公公見他神色驚慌,便道:「本堂奉旨查庫者,就是為查此冠。如今此冠既不見,本堂只好回奏,且聽旨意便了。」回頭吩咐道:「孩兒們把馬總管好好看起來。」陳公公即時復奏。聖上大怒,即將總管馬朝賢拿問,就派都堂審訊。陳公公奏道:「現有馬朝賢之姪馬強在大理寺審訊。馬朝賢既然監守自盜,他姪兒馬強必然知情,理應歸大理寺質對。」天子准奏,將原折並馬朝賢俱交大理寺。天子傳旨之後,恐其中另有情弊,又特派刑部尚書杜文輝、都察院總憲范仲禹、樞密院掌院顏查散,會同大理寺文彥博隔別嚴加審訊。

  此旨一下,各部院堂官俱赴大理寺。誰有樞密院顏查散顏大人剛要上轎,只見虞候手內拿一字柬,回道:「白五老爺派人送來,請大人即升。」顏查散接過拆閱,原來是白玉堂托付照應艾虎。顏大人道:「是了。我知道了,叫來人回去吧。」虞候傳出話去。顏大人暗暗想道:「此係奉旨交審的案件,難以詢情,只好臨期看機會便了。」上轎來到大理寺。

  眾位堂官會了齊,大家俱看了原折,方知馬朝賢監守自盜,其中有襄陽王謀為不軌的話頭,個個駭目驚心,彼此計議。范仲禹道:「少時都堂到來,固然先問這小孩子,真偽莫辨。莫若如此如此,先試探他一番如何?」大家深以為然。又都向文大人問了問馬強一案,審的如何。文大人道:「這馬強強梁霸道,俱已招承。惟獨一隻咬定倪太守結連大盜,搶掠他的家私一節,已將北俠歐陽春拿到。原來是個俠客義士,倪太守多虧他救出。至於搶掠之事,概不知情,堅不承認。下官問過幾堂,見他為人正直,言語豪爽,決非劫掠大盜。下官已派人暗暗訪查去了。如今既有艾虎,他是馬強家奴,他家被劫,他自然知道的。此事也可以問他。」大家稱「是」。

  忽見稟道:「都堂到了。」眾大人迎至丹墀。只見陳公公下轎,搶行幾步,與眾位大人見了,說道:「眾位大人早到了,恕咱家來遲。只因聖上為此震怒,懶進飲食,還是我宛轉進諫,聖上方才進膳。咱家伺候膳畢,急急趕到,所以來遲。」彼此到了公堂之上,見設著五堂公位,大家挨次而坐。陳公公道:「眾位大人還沒有問問麼?」眾人道:「等都堂大人。我等已計議了一番。」便將方才商酌的話說了。陳公公道:「眾位大人高見不差。很好。就是如此吧。」吩咐先帶艾虎。左右一聲喊,接連不斷:「帶艾虎!帶艾虎!」

  小爺在開封府經過那樣風波,如今到了大理寺,雖則是五堂會審,他卻毫不介意,上得堂來,雙膝跪倒,兩隻眼睛,滴溜嘟嚕東瞧西看。陳公公先就說道:「哎喲!咱家只道什麼艾虎呢,原來是個小孩子。看他渾渾實實,卻倒伶伶俐俐的。--你今年多大了?」艾虎道:「小人十五歲了。」陳公公道:「你小小年紀有甚冤屈,竟敢告狀呢?大著點聲兒,說給眾位大人聽。」艾虎將昨日在開封府的口供說了一遍。又說道:「包相爺要將小人四肢鍘去,小人實在是畏罪之故,並不敢陷害主人,因此蒙相爺施恩,方准了小人的狀子。」說罷,向上叩頭。

  陳公公聽了,對著眾人說道:「眾位大人俱備聽明了。有什麼問的只管問。咱家雖是奉旨欽派,然而咱家只知進御當差,這案子上頭甚不明白。」只聽杜大人問道:「艾虎,你在馬強家幾年了?」艾虎道:「小人自幼就在那裡。」杜大人道:「三年前你家太老爺交給你主人的九龍冠,是你親眼見的麼?」艾虎道:「親眼見的。小人的太老爺先給小人的主人,小人的主人就叫小人捧著,一同到了佛樓,放在中間龕的左邊格扇後面。」杜大人道:「既是三年前之事,你為何今日才來出首?講!」陳公公道:「是呀,三年前馬總管告假,咱家還依稀記得,大約是為修理墓瑩,告了三個月的假。我們這裡還有底帳可考。既是那時候的事情,為何這時候才說出來呢?你說。」艾虎道:「小人三年前方交十二歲,天日不懂,人事不知。小人今年十五歲,到底明白點了。又因小人主人目下道了官事,惟恐說出這件事情來,小人如何擔的起知情不舉、隱匿不報的罪名呢。」范大人道:「這也罷了。我且問你,當初你太老爺交付你主人九龍冠時,說些什麼?」艾虎道:「小人就聽見我太老爺說:『此冠好好收藏,等著襄陽王舉事時,就把此冠獻上,必得大大的爵位。』小人也不知舉什麼事。」范大人道:「如此說來,你家太老爺你自然是認得的了。」一句話,問的艾虎張口結舌。

  未知如何,下回分解。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不多時,李才打起簾子,口中說道:「相爺請白義士。」只一句弄得白玉堂欲前不前,要退難退,心中反倒不得主意。
  • 且說張老見韓爺給了一錠銀子,連忙道:「軍官爺,太多心了。就是小相公每日所費無幾,何用許多銀兩呢。
  • 出了屋門,越過牆頭,竟奔太歲莊而來。一二里路,少刻就到。看了看牆垣極高,也不用軟梯,便飛身躍上牆頭。
  • 只見廳上一時寂靜。見眾姬妾從簾下一個一個爬出來,方嚷道:「了不得了!千歲爺的頭被妖精取了去了!」一時間,鼎沸起來。
  • 二員外韓彰,自離了湯圓鋪,竟奔杭州而來。沿路行去,聞的往來行人盡皆笑說,以「花蝶設誓」當做罵話。韓二爺聽不明白,又不知花蝶為誰。
  • 他在這裡說,韓爺在外面已聽明白,頓時怒氣填胸,立起身來,走到那人跟前,抬腿將木盤一踢,連雞帶盤全合在那人臉上。
  • 韓二爺揣了四封銀子回歸舊路,遠遠聽見江西小車,吱吱扭扭的奔了松林而來。韓爺急中生智,揀了一株大樹,爬將上去,隱住身形。
  • 蔣平也就出了大夫居,逢村遇店,細細訪查,毫無下落。看看天晚,日色西斜,來到一座廟宇前,匾上寫著「鐵嶺觀」三字,知是道士廟宇,便上前。
  • 蔣爺聽罷,暗想道:「據他說來,這細條身子的倒像我二哥。只是因何又越牆走了呢?走了又往何處去呢?」
  • 朱絳貞見門兒倒鎖,連忙將燈一照,認了鎖門,向腰間掏出許多鑰匙,揀了個恰恰投簧,鎖已開落。倪太守正與倪忠毫無主意,看見開門,以為惡奴前來陷害,不由的驚慌失色。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