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籍珍藏

一部智慧的兵書 《六韜》(2)

姜太公 呂望
font print 人氣: 31
【字號】    
   標籤: tags: ,

盈虛第二

文王問太公說:「天下大局熙攘紛亂,有的時候強盛,有的時候衰弱,有的時候穩定,有的時候又很混亂,之所以會如此,到底是什麼緣故?是因為在上位者賢能或不肖所致呢?還是因為有天命難違、大自然變化的必然因素在其中呢?」

太公回答說:「在上位者如果不賢能,那麼,百姓當然會紛亂而國家當然就危險;在上位者如果賢能,那麼,百姓生活安定而國家也就穩固。所以,周王室的禍福主要在於君主的賢與不賢,而不在於天命的變遷。」

文王又問:「古時候那些賢能君王的故事,可以說給我聽聽嗎?」

太公回答說:「從前帝堯統治天下,人們都稱讚他為賢君。」

文王問:「那麼他是怎樣治理國家的?」

太公回答:「當時帝堯統治天下,沒有用金銀珠寶作為飾品,也從不穿豪華奢侈的衣服,不賞玩那些稀世珍寶,不看重古玩寶物,不去聽靡靡之音,不粉飾宮廷牆垣,不喜愛雕樑畫棟,不刻意修剪院中雜草。只用鹿裘當作禦寒衣物,只用粗布衣服來平時穿著,只吃粗鄙飯食,只喝野蔬菜湯。帝堯他從沒有因為徵召勞役而把百姓的耕織工作給耽誤到了。他節制自己的欲望,控制自己的貪念,用清靜無為的方式來治理國家。官吏中有忠良守法的就給他升官,官吏中有廉潔愛民的就給他加薪。百姓中有孝敬長輩、慈愛晚輩的,就給予敬重;有認真種田的,就給予鼓勵。把善惡好壞都區別出來,表彰善良,提倡公正廉潔,端正品德操守,用法律來阻止邪惡行為。即使是帝堯自己所厭惡的人,如果他能建立功勳,也同樣會給予獎勵;對帝堯自己所喜歡的人,如果他有犯罪行為,也一定給予懲罰。贍養鰥寡孤獨,救濟遭受災禍之家。而帝堯自己的生活,則是十分儉樸,只徵收些微的賦稅。因此,百姓都過著富足安居的生活而不受饑寒威迫,人民敬仰他如日月一般,親近他如父母一般啊。」
文王說:「是啊,這真是偉大的人啊!帝堯的確有賢君的德行啊!」

【原文】
文王問太公曰:「天下熙熙,一盈一虛,一治一亂,所以然者,何也?其君賢不肖不等乎?其天時變化自然乎?」

太公曰:「君不肖,則國危而民亂;君賢聖,則國安而民治。禍福在君,不在天時。」

文王曰:「古之賢君可得聞乎?」

太公曰:「昔者帝堯之王天下,上世所謂賢君也。」

文王曰:「其治如何?」

太公曰:「帝堯王天下之時,金銀珠玉不飾,錦繡文綺不衣,奇怪珍異不視,玩好之器不寶,淫佚之樂不聽,宮垣屋室不堊,甍桷椽楹不斫,茅茨偏庭不剪。鹿裘禦寒,布衣掩形,糲粱之飯,藜藿之羹,不以役作之故,害民耕績之時。削心約志,從事乎無為。吏忠正奉法者尊其位,廉潔愛人者厚其祿,民有孝慈者愛敬之,盡力農桑者慰勉之,旌別淑慝,表其門閭,平心正節,以法度禁邪偽。所憎者,有功必賞;所愛者,有罪必罰。存養天下鰥寡孤獨,振贍禍亡之家。其自奏也甚薄,其賦役也甚寡。故萬民富樂而無饑寒之色,百姓戴其君如日月,親其君如父母。」

文王曰:「大哉!賢君之德也。」@*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我們都知道耶穌(Jesus)為了世人得救,被釘死在十字架上。然而又有多少人知道判耶穌死刑的人是誰,他最後又得到什麼樣的報應呢?那麼我今天就給大家講一講那人的故事。
  • 早在荷據時期,臺灣就已開始製糖事業。臺灣糖業可以說是在這時候奠下基礎。鄭氏治台時期的臺灣,因注重軍糧,反而使臺灣糖產量減少。
  • 日治時代,政府規定住在名間至集集道路附近的每戶人家,在路邊種植一至三棵不等的樟樹,並且嚴格規定保證存活,如果枯死或其他因素死亡,必須補植,而樹苗是由官方提供,正因為日本官方的強迫性規定,使得這些民國29年種的樟樹苗得以順利存活下來,歷經60餘年,充滿夏日消暑綠意,十分好看,成為南投有名的「綠色隧道」觀光景點。
  • 周文王好奇,上前詢問:「先生您很喜歡釣魚嗎?」
    太公回答說:「我聽說君子真正高興是在於他心中懷著遠大的志向,而一般人高興則是在於把目前的事情做好。我釣魚,與這個道理很類似,我並不是真正喜歡釣這個魚啊。」
  • 周文王問姜太公說:“文伐的方法有哪些?”姜太公說:“文伐的方法有十二種:一是,按照敵人的喜好,順從他的志願。這樣,他就會滋長傲慢情緒,而去做邪惡的事情。如果我再因勢利導,就一定能把他除掉。
  • 百姓民心的向背就像流水一樣,堵塞它就停止,放開它就流動,清靜它就變清澈。唉!真是神奇啊!只有聖人才能看到它的發端,並進而推斷出它的結果。
  • 鷙鳥將要起飛攻擊時,必定先收起翅膀低空飛行;猛獸將要搏鬥時,必定先貼著耳朵伏在地上;聖賢將要行動時,必定先向人表示自己愚蠢和遲鈍。現在的商朝,謠言四起,社會動亂不已,而商紂王卻依然荒淫度日,這是商朝覆亡的徵兆。
  • 凡戰之道:「用寡固,用眾治。寡利煩,眾利正。用眾進止,用寡進退。眾以合寡,則遠裹而闕之。若分而迭擊,寡以待眾。若眾疑之,則自用之。擅利,則釋旗, 迎而反之。敵若眾則相聚而受裹。敵若寡,若畏,則避之開之。」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