侯鉞奇遇記

作者:佚名
侯鉞畫畫的本事突然有了長進,與以前相比,他的畫已達到了形神皆備的境界,尤其在人物肖像方面體現得更為突出。(Fotolia)
font print 人氣: 1117
【字號】    
   標籤: tags: ,

明代山東東阿縣有個叫侯鉞的人,他少年時家境貧寒,全家只靠幾畝薄田維持生計。他雖是貧苦人家的子弟,可生得眉清目秀,體貌端莊,儘管年紀不大,卻通情達理,見識不凡。父母對他也格外鍾愛,從小便讓他讀書識字,吟詩作文。這侯鉞在讀書識字之餘,對畫畫十分感興趣,一有時間便畫畫,父母也從來不加限制。

有一天,侯鉞去一座古廟遊玩,見古廟三面環山,一面臨水,構造恢宏, 環境異常幽靜,一時興起,便拿出紙筆來作畫。正當他忘我作畫之時,忽然身後傳來一陣笑聲,他轉過頭去看,原來是一位長者。只見這長者容貌清瞿,鬚髮盡白,手中拄一根枴杖,正微笑著注視他。長者向前走了幾步,接過侯鉞手中末完的畫,端詳了片刻,然後拉著他的手說:「如果再增加一副骨骼,你將會具有一種特殊的本領,而且將來一定能身居顯貴。」說著,長者便掀開侯鉞的內衣,好像往身體裡放了一塊什麼東西似的,侯鉞感覺微微有些疼痛,好半天這種感覺才消失。侯鉞問長者家居何處,以便日後上門求教,可他笑而不答。侯鉞只好看著這位長者慢慢離去。

從此以後,侯鉞畫畫的本事突然有了長進,與以前相比,他的畫已達到了形神皆備的境地,尤其在人物肖像方面體現的更為突出。更有甚者,讓侯鉞自個也感到驚奇的是,他的記性也比以前強了許多倍。與陌生人隨便見一面後,他就能惟妙惟肖地將他的容貌畫出來,而且即使離開幾十年,那人的容貌都會異常清晰地映在他的頭腦中。

那年,他進京赴考,同考的有三百人,侯鉞跟他們只見過一面。考試結束後,他就將這三百人的像一一畫了下來,裝在一個小箱子裡面。他的朋友看到這些畫時,不禁連連驚歎,只見這些畫中人物形像不同,神情各異,有些畫看了人物的容貌,便可以知道他的心理狀態。過了許多年後,侯鉞一旦見到過去曾與自己一道趕考的舉子,沒有不認識的,而這些舉子卻對侯鉞毫無印象。

侯鉞考取進士後,封官進爵,很受器重。有一年,他告假回家探親訪友,不料在回家的路上被一群強盜作為人質關押了起來。萬般無奈,侯鉞只好讓僕人回去,變賣家產來贖自已,而他卻與強盜坐在石頭上談笑。沒有幾天,強盜漸漸跟他熟悉了,便問他:「您要是當了官,遇到我們這類人怎麼處理?」侯鉞略帶同情地回答說:「這樣的事要是出現在豐年,法律一定嚴懲不貸;但如果是荒年,為飢寒所迫,官吏又不救濟,為了活下去才被迫這樣做,怎麼能只歸罪於你們呢?」強盜們聽了,都默默無語。他們都互相看著嘆息一番,並依次向侯鉞下拜行禮。贖金送到後,侯鉞被放出來了。只見他一點兒也不沮喪,騎著馬哼著小曲回到了家中。沒過兩天,他便把強盜們的衣冠容貌全都畫了下來送給官府。官府馬上按照肖像搜索強盜,很快強盜全被抓獲了,侯鉞也取回了被勒索變賣的家產。

侯鉞由於善治綱紀,頗有政績,後來當上了都御史。果然像那位長者所預言的那樣,他終於擁有了令人羨慕的官位。

其實,人不光有這個空間的肉身,還有另外空間的身體存在,而且另外空間的身體對這個空間的肉身存在著制約影響的作用。記載中侯鉞得到了奇異長者所給的另一副骨骼,從而善於畫畫,而且後來身居顯貴,其實很可能是高人根據機緣與歷史的安排對他在另外空間的身體進行了一定的改變。從而在這個空間中侯鉞變得擅長繪畫。

從記載中可知,侯鉞在另外空間的身體上所發生的改變是好的,正面的,所以他本人在這個空間也發生正面的改變,變得擁有很高的繪畫天賦。其實在另外空間的身體上不僅可能發生良性的改變,同樣也會發生不好的、惡性的改變,那麼不好的改變對那個人而言也會帶來不好的結果。(資料來源:《湧幢小品》)

——轉自正見網(有刪節)

責任編輯:芬芳#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漢朝時,東海郡有一個孝順媳婦,侍奉婆婆恭敬謹慎。婆婆說:「媳婦伺候我很勤苦,我已經老了,何必吝惜殘年,長久地拖累年輕媳婦呢?」於是她懸樑自盡了。她的女兒告到官府說:「這個婦人殺了我母親。」官府拘捕了孝婦,嚴刑拷打,凶狠毒辣。孝婦忍受不住酷刑的苦楚,被迫承認了被誣陷的罪名。當時於公任獄吏,他說:「這個婦人侍奉婆婆十幾年,因為孝順而名揚天下,她不會殺害婆婆。」太守不聽。於公與他爭辨不成,抱著獄詞,痛哭著離開了官府。
  • 李密等盜賊發動暴亂的時候,睦彥通是武牢城的縣宰。武牢城中的壞人要殺了他,來響應李密的暴亂。睦彥通偶然聽到了消息,就跑出城外,投奔他鄉。
  • 從前,秦國有一個叫尊盧沙的人,好說假話、大話、空話,並且處在這種情況下還對自己深信不疑。秦國人嘲笑他,尊盧沙說:「不要嘲笑我,我將要向楚王陳說統治國家的方法。」於是,飄飄然地向南方的楚國走去。
  • 清代被稱為「乾隆三大家」之一的詩人袁枚(西元1716-1797年),曾在他的《新齊諧》一書中,記載過一則關於他的祖母柴太夫人的外祖母楊氏老夫人的故事。
  • 明朝時代,有個人名叫張才,少年時和一位姓鄭的青年友好,一次夢見冥司派遣一名鬼卒拿著牌子,上寫張才以及鄭某的姓名,前來捉拿他們。張才和鄭某二人,到了冥府後,主管官員翻檢他們二人的生死簿說:「張才還有兩年陽壽;鄭某陽壽己盡,關押入獄。」
  • 士兵所送題目,竟然沒有一點差錯!就這樣,華士的考試,全都答對了,考試結果名列前茅...
  • 周擥嘖這個人家境貧困,卻樂守聖賢之道。他夫婦晚上繼續耕地時,累了就睡在地裡休息,夢見天帝經過,天帝可憐他,命令下屬司命神(主管人間貧富貴賤的神)賜給他錢財。
  • 睡蓮
    唐代的沈嘉會,在太宗貞觀年中任校書郎。因為犯事被發配到蘭州,思歸之心十分迫切。每天早晚,常常向東拜祭泰山,希望早日能活著回到那裡。
  • 劉鄩認為晉國的軍隊都在魏州,晉陽一定空虛,打算用奇計襲取晉陽,於是暗中率領軍隊從黃澤西進。晉軍奇怪劉鄩軍隊好幾天都沒出來,寂靜無聲,便派騎兵去偵察,只見城中沒有煙火,但卻不時出現旗幟順著城堞來回走動。
  • 清朝乾隆年間,兩江制府(官職名)黃太保巡查到了鎮江府。船剛在京口靠岸,他脖子上掛的極為珍貴的串珠,便忽然不見了。他大吃一驚,命令地方官員嚴加搜捕,限一個月內將串珠交出來。縣官接受了命令,回去就叫差役四處搜查,但是一點蹤影也沒有。眼看一月限期將到,催逼、鞭打的辦法都用了,也不起作用。縣令苦思冥想,束手無策,便離開縣衙,微服私訪。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