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俠五義(125)

第九十二回 小俠揮金貪杯大醉 老葛搶雉惹禍著傷(下)
石玉崑
  人氣: 1
【字號】    
   標籤: tags: ,

  眾人見嘍囉去了,嘈嘈雜雜,議論不休。史雲便合張立商議,莫若將這客官喚醒,叫他早些去吧,省得連累了他。張立聽了,急急將艾虎喚醒,說明原由。艾虎不聽則可,聽了時一聲怪叫道:「哎喲喲!好山賊野寇。俺艾虎正要尋他,他反來捋虎鬚。待他來時,俺自對付他。」張立著急,只好苦功。

  忽聽得人喊馬嘶,早有漁戶跑的張口結舌道:「不……不好了!葛頭領帶領人馬入莊了。」張立聽了,只嚇得渾身亂抖,艾虎道:「老丈不要害怕,有俺在此。」說罷,將包袱遞與張立,回頭叫道:「史大哥,隨俺來。」剛然出了柴扉,只見有二三十名嘍囉簇擁著一個老頭騎在馬上,聲聲叫道:「張老兒,聞得你有個如花似玉的女兒,正好與俺匹配。俺如今特來求親。」艾虎聽了一聲叱咤道:「你這廝叫什麼?快些說來!」馬上的道:「誰不曉得俺葛瑤明,綽號蛤蜊蚌子嗎?你是何人,竟敢前來多事?」艾虎道:「我只當是藍驍那廝,原來是個無名的小輩。俺艾虎爺爺在此,你敢怎麼?」葛瑤明聽了,喝道:「好小廝,滿口胡說!」吩咐嘍囉將他綁了。唿的上來了四五個。艾虎不慌不忙,兩隻臂膀往左右一分,先打倒了兩個,一轉身抬腿又踢倒了一個。眾唆羅見小爺勇猛,又上來了十數個,心想以多為勝。那知小俠指東打西,竄南躍北,猶如虎蕩羊群,不大的工夫,打了個落花流水。

  史雲在旁,見小爺英勇非常,不由喝采,自己早托定五股魚叉,猛然喊了一聲,一個健步,竟奔葛瑤明而來。原來這些嘍囉以為漁戶好欺負,並未防備,皆是赤手而來,獨葛瑤明腰間繫著一把順刀,見眾嘍囉不是艾虎對手,剛然拔刀,要上前相助,史雲魚叉已到,連忙用刀一迎。史雲把叉往回裡一抽。誰知叉上有倒鬚鉤兒,早把順刀攏住。史雲力猛,葛瑤明在馬上一晃,手不吃動,噹啷啷順刀落地,說聲「不好!」將馬一帶,哧留的往莊外就跑。眾嘍囉見頭領已跑,大家也抱頭鼠竄而去。

  艾虎打的高興,那裡肯放,上前將葛瑤明的刀撿起就追,史雲也便大喊「趕呀!」手內托定五股魚叉,也追下去了。艾虎追出莊外,見賊人前面亂跑,他便撒腳緊緊追趕。俗云:「歸師勿掩,窮寇莫追。」如今小俠真是初生的犢兒不怕虎,又仗著自己的本領,那把這一眾山賊放在眼裡,又搭著史雲也是一勇之夫,隨後緊趕。看看來到山環之內,只見艾虎平空的栽倒在地,兩邊跑出多少嘍囉,將艾虎按住,捆綁起來。史雲見了,說聲「不好!」急轉身往回裡就跑,給莊中送信去了。

  你道艾虎如何栽倒?只因葛賊騎馬跑的快,先進了山環,便有把守的嘍兵,他就吩咐暗暗埋伏絆腳繩。小俠那裡理會。他是跑開了,冷不防,焉有不栽倒之理呢。眾嘍囉拿了艾虎。葛瑤明業已看見,忙將嘍兵分為兩路,著十五人押著艾虎同自己上山,著十五人回轉莊中到張老兒家搶親。葛賊洋洋得意,將馬馱了艾虎,忙忙的入山。

  正走之間,只見一隻野雞打空中落下。葛瑤明上前撿起一看,見雞胸流血,知是有人打的。復往前面一看,早見有人嚷道:「快些將山雞放下!那是我們打的。」葛賊仔細一看,原來是一個極醜的女子,約有十五六歲。葛瑤明道:「這雞是你的麼?」醜女子道:「是我的。」葛賊道:「你休要哄我。既是你的,你手無寸鐵,如何會打下野雞來?」醜女子道:「原是我姐姐打的。不信,你看那樹下站的不是?」葛賊轉臉一看,見一女子生的美貌非常,果然手握彈弓,在那裡站著。葛賊暗暗歡喜道:「我老葛真是紅鸞星照命。張老兒那裡有了一個,如今又遇見一個,這才是雙喜臨門呢。」想罷,對醜女子道:「你說你姐姐打的,我不信。叫你姐姐跟了我去,我們山後頭有雞,叫他打一個我看看。」說罷,兩隻賊眼直勾勾的瞅著那邊女子。醜女子大怒:「你若不還,只怕你姑娘不容你過去。」說畢,拉開架式,就要動手。只聽葛瑤明哎喲一聲,仰面栽倒在地,掙扎著爬起來,早見兩眉攢中流下血來。醜女子已知是姐姐用鐵丸打的,不容他站穩,嗖的一聲,照後心嘡的就是一腳。葛瑤明他倒聽教訓,噗哧的一聲,嘴吃屎又躺下了。眾嘍囉一擁齊上。醜女子微微冷笑,抬了抬手,一個個東倒西歪;動了動腳,一個個毗牙咧嘴。此時葛賊知道女子利害,不敢抵敵,爬起來就跑。眾人見頭領跑了,誰還敢怠慢,也就唧溜咕嚕的一齊跑了。醜女子正在趕打嘍卒,忽聽有人高聲喝采叫好。

  不知後文如何,下回分解。(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藍驍佔據了此山,知道綠鴨灘有十三家漁戶,定了規矩,每日著一人值日。所有山上用的魚蝦,皆出在值日的身上。這日正是張立值日。他只顧賀喜,就把此事忘了。
  • 有一人姓史名雲,會些武藝,且膽量過人,是個見義敢為的男子,因此這些漁人們皆器重他。凡遇大小事兒或是他出頭,或是與他相商。他若定了主意,這些漁戶們沒有不依的。
  • 假小姐聞聽邵公此問,便將身體多病、奉父母之命、前往唐縣就醫養病的話,說了一遍。邵老爺道:「這就是令尊的不是了。你一個閨中弱質,如何就叫奶公奶母帶領去赴唐縣呢?」
  • 可惜施生忙中有錯,來時原是孤然一身,所有書籍曲章全是借用這裡的。他只顧生氣,卻忘了扇兒,放在書籍之內。彼時若是想起,由扇子追問扇墜,錦箋如何隱瞞?
  • 金輝聽了巧娘的言語,明是開脫小姐,暗裡卻是葬送佳蕙。佳蕙既有污行,小姐焉能清白呢?真是「君子可欺以其方」。那知後來金公見了玉釵,便把佳蕙拋開,竟自追問小姐
  • 佳蕙自與錦箋說明之後,處處留神,時刻在念。不料事有湊巧,牡丹小姐叫他收拾鏡妝,他見有精巧玉釵一對,暗暗袖了一枝,悄悄遞與錦箋。
  • 看此光景,這手帕必不是我們相公的。若是我們相公的,焉有不找不問之理呢?但只一件,既不是我們相公的,這手帕從何而來呢?倒要留神查看。
  • 年少後生見眾人散去,再看時,見他用袖子遮了面,仍然躺著不肯起來,向前將袖子一拉。艾虎此時臊的滿面通紅,無可搭訕,噗哧的一聲,大笑不止。
  • 艾虎此時千端萬緒,縈繞於心,竟自忘饑,因此過了宿頭。看看天色已晚,方覺饑餓,欲覓飯食,無處可求。忽見燈光一閃,急忙奔到臨近一看,原來是個窩鋪
  • 忙迫之中也不顧自己衣服,將鞋脫在船頭,跳在水內,踏水面而行。忽見一人忽上忽下,從西北順流漂來。蔣爺奔到跟前讓他過去,從後將髮揪住往上一提。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