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歷代方士(方技)傳略

得道成仙的甄棲真和服食練氣的丁少

椲楢 整理
  人氣: 4
【字號】    
   標籤: tags:

甄棲真

甄棲真,字道淵,單州單父人。廣涉經傳,擅長詩賦。第一次應進士考試,沒有考中,歎息說:「勞神傷精,追求虛名,沒有好處。」於是放棄學業,讀道家書以自樂。最初向牢山華蓋先生請教道術,很久之後出山遊歷京城,因而進建隆觀為道士。他遊歷四方,用醫術助人,不取報酬。大中祥符年間,寄居晉州,性情清靜沒有好惡,晉人敬愛他,讓他作紫極宮主。

七十五歲時,遇到一人,有人說他是許元陽,對他說:「你風度神采秀異,就像李筌。雖然已經老了,還是可以成仙的。」因而傳授他煉形養元的要訣,並說:「得道易如反掌,只是修行艱難,你好好努力。」甄棲真修行了二三年,漸漸返老還童,攀高登險,體輕像飛起來一樣。乾興元年秋,對他的徒弟說: 「這一年的歲末,我就會仙逝。」於是挨著紫極宮西北角自己用磚蓋了一間殯室。修成後,一個月不吃東西,與平時知交敘別,在十二月二日穿著紙衣躺在磚榻上去世。人們不覺得奇怪。日長月久,他還是形貌如生,眾人才開始驚異,傳說認為他已經遺其形骸而仙去。

甄棲真自號神光子,與叫海蟾子的隱士作詩交往。曾論養生秘術,著書《還金篇》,共兩卷。

丁少微

丁少微,亳州真源人。做過道士,吃齋守戒,奉行道教儀式尤為精到。曾隱居在華山潼谷,跟陳摶住所很近,與陳摶齊名。丁少微志向崇尚純潔高雅,陳摶嗜酒任性,他們的道不同,不曾互相往來。丁少微善於服食練氣,吃許多補藥,一百多歲時,身體健康沒有疾病。起初,在山上尋找住處,建壇場淨室,整夜朝拜行禮,五十多年未曾有絲毫懈怠。太平興國三年,奉召趕往朝廷,把金丹、巨勝、南芝、玄芝作為獻禮。留住幾個月,遣送回山。七年冬天去世。
(出《宋史》)

轉載 正見網(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大業末期,隋煬帝將光臨江都,令言的兒子曾經隨從,在門外彈胡琵琶,創作翻調《安公子曲》。令言當時躺在房中,聽到這種樂聲非常吃驚,急忙起來說:「變,變!」
  • 萬寶常,不知是什麼地方的人。父親萬大通,隨從梁將王琳投向齊。後來又打算回到江南,事情洩露,被殺。因此寶常被配作樂戶。因而精通音律,普遍通曉八音。製造玉磬來獻給齊。又曾經同人正在吃飯,談到聲調。當時沒有樂器,寶常就拿取面前的食器及雜物,用筷子敲它,品評協調它的高低,各種音調都具備,跟樂器聲一樣和諧,很被當時的人所讚賞。但是經歷周代到隋代,都不能升職。
  • 許智藏,是高陽人。祖父許道幼,曾經因為母親患病,就閱讀醫書,因而深入研究,世上稱他為名醫。他告誡眾兒子說:「作為人的兒子,替父母先嘗飯菜察看湯藥,如果不知道醫術,難道能說是孝嗎?」因此世代遞相傳授。出仕梁,官做到員外散騎侍郎。父親許景,任武陵王咨議參軍。
  • 韋鼎,字超盛,是京兆杜陵人.高祖韋玄,隱居在商山,因而投歸南朝宋,祖父韋叡,任梁開府儀同三司,父親韋正,任黃門侍郎。 韋鼎小時候放達不拘小節,廣泛涉獵經史,通曉陰陽能預測福禍,尤其擅長相學。 出仕梁代,從家中徵召出來,任湘東王法曹參軍。為父親守喪,五天水米未沾,悲傷得損壞身體超過了通常禮節,幾乎要毀滅生命。
  • 蔣升天性恬靜,從小喜好天文天象之學。太祖很信任他,常侍於左右,以備咨詢。大統三年,東魏將領竇泰入侵,從風陵渡河,駐紮在潼關。太祖率兵從馬牧澤出發。當時西南方有黃紫氣環抱太陽,從未時至酉時。
  • 世宗從穎川領軍回朝,顯祖跟在後面。皇甫玉站在路邊仔細觀察,對別人說:「大將軍做不了皇帝,應該是路北那位還流著鼻涕的人。」顯祖即位後,試驗他的相術,故意先用絲巾蒙住他的眼,讓他輪流摸每一個人。
  • 綦母懷文,不知道是何郡人。以道術追隨高祖。武定初,齊軍與周文在邙山大戰。當時齊軍旗幟都是紅色,周軍是黑色。他對高祖說:「紅是火的顏色,黑是水的顏色,水能克火,不應該用紅色對黑色,土能勝水,應該改成黃色。」高祖就把旗幟換成赭黃色,就是所說的河陽幡。
  • 吳遵世,字季緒,渤海人。少年時學習《周易》,進恆山和隱居的道士住在一起。過了幾年,忽然看到一個老翁對他說:「給你開心符。」他跪著接過來吞了下去,於是通曉占卜之術。
  • 高祖在晉陽去世,已經埋葬了幾天,世宗寫信讓顯祖親自到鄴西北漳水以北的原野上選風水寶地。顯祖和吳遵世去選地方,多次占卜都不吉利,又到了一個地方,命遵世卜算,遇到了《革》卦,遵世等幾十人都說不能用。
  • 魏寧,巨鹿人。因為善於推算別人的官運被徵召為門客。武成帝親自試他,都能說中。就把自己的生辰八字偽裝別人的來問他,他說:「富貴之極,今年就該死了。」武成帝大驚,說:「這是我的生辰年月。」魏寧馬上又改口說:「如果是帝王的,自會有辦法。」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