歷史故事:奸臣蔡京餓極而死

大陸學員
font print 人氣: 51
【字號】    
   標籤: tags:

北宋後期有位奸臣名叫蔡京,他雖有一些才華,卻不用在正道上。他投宋徽宗之所好:大興土木,搜羅江南奇石進獻,名為「花石綱」;建萬歲山,又名艮岳,征民工四十餘萬,耗資不可勝計。他又設「西城括田所」,大肆搜括民田;為彌補財政虧空,他又盡改鹽法和茶法,鑄「當十大錢」,弄的幣制混亂。

蔡京自己還趁此機會大肆中飽私囊,聚斂財富,將鯨吞的錢財用來購置田產、修建豪宅,僅江南永豐圩田就有四十萬畝。其豪華宅第在開封東,周圍數十里,號稱「東園」。蔡京生日,各地官府送巨額禮品,時稱「生辰綱」。 蔡京的貪婪導致民怨沸騰,當時人稱他為「六賊之首」。

後來金兵南侵,宋徽宗讓位於太子趙桓,是為欽宗。太學生陳東等人上書欽宗,要求處決蔡京等「六賊」,欽宗迫於壓力,將蔡京的倆個兒子,以及一批奸臣斬首處死,並將蔡京貶到儋州。蔡京在流放途中,只要人們聽到蔡京來了,都紛紛唾罵。雖然蔡京在臨行之前,他的金銀珠寶裝了滿滿一大船,但很多商販寧可不賺錢也堅決不賣給他食物,就連水也不給他喝。從開封到長沙,三千里路上,蔡京很難買到一口飯、一盤菜、一杯茶。所過州縣,官吏們也紛紛驅逐,不准他行走大道,使他經受了許多顛簸流離之苦。

當到了長沙境內時,所有旅館都不收留他,他只好住在城南東明寺內。此時蔡京病困交加,飢寒交迫,至此,他才真正自省:「京失人心,何至於此」,並口佔了一首《西江月》詞曰:「八十一年往世,四千里外無家。如今流落向天涯,夢到瑤池闕下。玉殿五回命相,彤庭幾度宣麻。只因貪戀此榮華,便有如今事也!」

過了沒幾天,蔡京就因「腹與背貼」,餓極而死了。死後連口棺材也沒得到,人們用青布將其屍體裹上草草的埋進專門收葬貧病無家者的漏澤園中。

縱觀蔡京一生可謂是:萬千錢財今何在,千古留下惟罵名。古代如此,當今也是如此。現在共產邪黨及其大小頭子們,收刮民財時無所不用其極,對人民的禍害之大史無前例。邪黨早已弄的民怨沸騰,不僅現在幾乎無人不罵它,就是將來也注定了要在歷史上遺臭萬年。古人云:千夫所指,無疾而終;而共產邪黨早已是全國人民,全世界人民所指責的對象,它也必將在不久的未來解體滅亡。聰明的人一定會認清邪黨之滅亡實乃大勢所趨,從而退出黨、團、隊。

(資料來源:《宋史》、《揮塵後錄》)

(本文轉載自正見網)(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唐寅 失明 刺史 隱士
    唐朝壽州刺史張士平夫婦,中年以後都患了眼疾,不久便看不見東西。到處求醫問藥,並且請術士施行法術,都毫無結果。張士平夫婦只好隱居到別墅,閉門思過,專心致志的繼續修行,向上蒼禱告,祈求神靈保佑。過了許多年,家業日漸凋敝,但他們的修行求道之心,精誠不減。
  • 唐德宗貞元進士李翱,去世後謚號為「文」。因此後人尊稱他為李文公。李翱生前由於得罪了宰相李逢吉,從中央的尚書省,被貶到邊遠的廬州當刺史。李翔生性偏激而耿直,從來不相信鬼神之事。當時有一個外地人李處士,住在廬州郡,他自稱懂得神仙的語言,能與神鬼溝通,所以,很多事都被他的預言說中了,全郡的人對他無不尊敬,就如同事奉神明一般。
  • 壽春縣有個人,姓苟名泰,有個三歲的兒子,在遇到強盜時丟失了,過了幾年,也不知道孩子的下落。後來發現孩子在同縣人趙奉伯的家裡,苟泰便報告了官府。在公堂上,雙方都申言那孩子是自己的兒子,並且都有鄰居作證。郡、縣兩級官吏,查訪了很長時間,都沒辦法定案。
  • 齊桓公稱霸以後,又過了六年,賢相管仲生了重病,眼看不治。齊桓公很著急,親自去看望他。桓公問他:「大臣中誰可以繼承您的位置呢?」管仲說:「君主應該比任何人都了解自己的臣子,您應該知道得很清楚。」
  • 沈起鳳有個叔叔名叫沈鳴皋,字楚鶴,任直錄保定府太守。他管理下屬,治理民眾都很嚴歷,總是堅決貫徹上級的旨意,因此在當時的官場上便有了「能吏」之名。
  • 這戶人家的主人的本意,只不過是用此地有妖怪占據的話語嚇唬孩子們,可他有求的這句話,卻成了妖怪堂而皇之的霸佔此地禍害人的把柄。
  • 他就試著將肉乾嚼碎,朝水面唾去,藉以取樂。魚兒紛紛爭著搶食。然而一邊爭食,一邊又游開了,一直覓食而不走的,只不過三四條魚而已。林生便再嚼食唾下,碎肉沉入水底,粘結在茭白根上,魚也不再去食它了。
  • 江西信州玉山的陳生,準備到下巖寺去。當時,陳生才十三四歲,是去縣裡買東西回來,走到半路的小橋上休息,見到前面有一個道人,早就坐在橋上。道人雖然氣概不凡,身上卻長滿了瘡垢。陳生雖然是個小孩子,然而一見道人,心裡就認為他不同尋常,於是就加倍禮貌。
  • 有一位老人,長嘯走來,對桑維翰說:「你一定會位至宰相。然而你狡猾,狡猾就會不得善終。」他又指著宋齊丘說:「你也能位至宰相,然而你心狠,心狠也會不得善終。」
  • 張詠喜好讀書,總是讀書「以自律」,他的官俸幾乎都用來購買各種書籍經典,當時人稱他「不事產業聚典籍」。張詠在四川當官時公務繁忙,為了能照顧他的日常生活,便選了一個年輕女子作她的女僕,為他洗衣縫補。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