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俠五義(126)

第九十三回 辭綠鴨漁獵同合伙 歸臥虎姊妹共談心(上)
石玉崑
  人氣: 1
【字號】    
   標籤: tags: ,

  且說醜女子將眾卒打散,單單剩下了捆綁的艾虎在馬上馱著,又高闊,又得瞧。見那醜女子打這些人,猶如捕蝶捉蜂,輕巧至甚。看到痛快處,不由的高聲叫好喝采,扯開嗓子,哈哈大笑道:「打的好!打的妙!」正在快樂,忽聽五女子問道:「你是什麼人?」艾虎方住笑,說道:「俺叫艾虎,是被他們暗算拿住的。」醜女子道:「有個黑妖狐與北俠,你可認得麼?」艾虎道:「智化是我師傅,歐陽春是我義父。」醜女子道:「如此說來,是艾虎哥哥到了。」連忙上前解了繩縛。艾虎下馬,深深一揖,道:「請問姐姐貴姓?」醜女子道:「我名秋葵。沙龍是我義父。」艾虎道:「方才用彈弓打賊人的,那是何人?」秋葵道:「那就是我姐姐鳳仙,乃我義父的親女兒。」說話間,便招手道:「姐姐這裡來。」鳳仙在樹下見秋葵給艾虎解縛,心甚不樂,暗暗怪說:「妹子好不曉事,一個女兒家不當近於男子。這是什麼意思!」後來見秋葵招手,方慢慢過來道:「什麼事?」秋葵道:「艾虎哥哥到了。」鳳仙聽了艾虎二字,不由的將艾虎看了一看,滿心歡喜,連忙向前萬福,艾虎還了一揖。

  忽聽半山中一聲叱咤道:「好兩個無恥的丫頭,如何擅敢與男子見禮!」鳳仙秋葵抬頭一看,見山腰裡有三人,正是鐵面金剛沙龍,與兩個義弟,一名孟傑,一名焦赤。秋葵便高聲喚道:「爹爹與二位叔父這裡來,艾虎哥哥在此。」右邊的焦赤聽了道:「噯呀!艾虎姪兒到了。大哥快快下山呀。」說著話,他就「突、突、突、突」跑下山來,嚷道:「那個是艾虎姪兒?想煞俺也!」

  你道焦赤為何說此言語?只因北俠與智公子丁二官人到了臥虎溝、敘話說到盜冠拿馬朝賢一節,其中多虧了艾虎,如何年少英勇,如何膽量過人,如何開封首告,親身試鍘,五堂會審,救了忠臣義士,從此得了個小俠之名。說得個孟傑焦赤一壁聽著,一壁樂了個手舞足蹈。惟有焦赤性急,恨不得立刻要見艾虎。自那日起,心裡時刻在念。如今聽說到了,他如何等得,立時要會,先跑下出來,亂喊亂叫,說:「想煞俺也。」艾虎聽了也覺納悶,道:「此人是誰呢?我從來未見過,他想我作什麼?」

  及至來到切近,焦赤扔了鋼叉,雙關子抱住艾虎,右瞧左看,左觀右瞧。艾虎不知為何,挺著身軀,紋絲兒不動。只聽焦赤哈哈大笑道:「好呀!果然不錯。這親事做定了。」說著話,沙龍孟傑俱備到了。焦赤便嚷道:「大哥,你看看相貌,好個人品,不要錯了主意。這門親事作定了。」沙龍忙攔道:「賢弟太莽撞了。此事也是亂嚷的麼?」

  原來北俠與智公子聽見沙員外有個女兒名叫鳳仙,一身的武藝,更有絕技是金背彈弓,打出鐵丸百發百中;因此一個為義兒,一個為徒弟,轉托丁二爺,在沙員外跟前求親。沙龍想了一想,既是黑妖狐的徒弟,又是北俠的義兒,大約此子不錯,也就有些願意了。彼時對丁二爺說道:「既承歐陽兄與智賢弟願結秦晉,劣兄無不允從。但我有個心願:秋葵乃劣兄受了托孤重任,認為義女。我疼他比鳳仙尤甚,一來憐念他無父無母,孤苦伶仃,二來愛惜他兩膀有五六百斤的膂力--不過生的醜陋些。須將秋葵之事完結後,方能聘嫁鳳仙。求賢弟與他二人說明方好。」丁二爺就將此事,暗暗告訴了北俠智爺。二人聽了,深為器重沙龍,說:「你我做事,理應如此。」又道:「艾虎年紀尚小,再過幾年,也不為晚。」便滿口應承了。誰知後來孟焦二人聽見有求親之說,他倆便極力攛攝沙龍道:「有這樣好事,為何不早早的應允?」沙龍因他二人粗鹵,不便細說,隨意答道:「愚兄從來沒有見過艾虎,知他品貌如何,兒女大事,也有這樣就應得的麼?」孟焦二人無的可說,也就罷了。故此今日,焦赤見了艾虎,先端詳了品貌,他就嚷「這親事做定了」。他只顧如此說,旁邊把個鳳仙羞的滿面通紅,背轉身去了。

  秋葵方對艾虎道:「這是我爹爹。這是孟叔父與焦叔父。」艾虎一一見了。沙龍見艾虎年少英雄,滿心歡喜,便問道:「賢姪為何來到此處?」艾虎一一說了,又道:「他等又派人仍去搶親,小姪還得回去搭救張老者的女兒。」焦赤聽了,舒出大指,道:「好的!正當如此。待俺同你走走。」從那邊收起鋼叉。沙龍見艾虎赤著雙手,便把自己的齊眉棍遞與小爺。他二人邁開大步,轉身迎來。(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眾人見嘍囉去了,嘈嘈雜雜,議論不休。史雲便合張立商議,莫若將這客官喚醒,叫他早些去吧,省得連累了他。張立聽了,急急將艾虎喚醒,說明原由。
  • 藍驍佔據了此山,知道綠鴨灘有十三家漁戶,定了規矩,每日著一人值日。所有山上用的魚蝦,皆出在值日的身上。這日正是張立值日。他只顧賀喜,就把此事忘了。
  • 有一人姓史名雲,會些武藝,且膽量過人,是個見義敢為的男子,因此這些漁人們皆器重他。凡遇大小事兒或是他出頭,或是與他相商。他若定了主意,這些漁戶們沒有不依的。
  • 假小姐聞聽邵公此問,便將身體多病、奉父母之命、前往唐縣就醫養病的話,說了一遍。邵老爺道:「這就是令尊的不是了。你一個閨中弱質,如何就叫奶公奶母帶領去赴唐縣呢?」
  • 可惜施生忙中有錯,來時原是孤然一身,所有書籍曲章全是借用這裡的。他只顧生氣,卻忘了扇兒,放在書籍之內。彼時若是想起,由扇子追問扇墜,錦箋如何隱瞞?
  • 金輝聽了巧娘的言語,明是開脫小姐,暗裡卻是葬送佳蕙。佳蕙既有污行,小姐焉能清白呢?真是「君子可欺以其方」。那知後來金公見了玉釵,便把佳蕙拋開,竟自追問小姐
  • 佳蕙自與錦箋說明之後,處處留神,時刻在念。不料事有湊巧,牡丹小姐叫他收拾鏡妝,他見有精巧玉釵一對,暗暗袖了一枝,悄悄遞與錦箋。
  • 看此光景,這手帕必不是我們相公的。若是我們相公的,焉有不找不問之理呢?但只一件,既不是我們相公的,這手帕從何而來呢?倒要留神查看。
  • 年少後生見眾人散去,再看時,見他用袖子遮了面,仍然躺著不肯起來,向前將袖子一拉。艾虎此時臊的滿面通紅,無可搭訕,噗哧的一聲,大笑不止。
  • 艾虎此時千端萬緒,縈繞於心,竟自忘饑,因此過了宿頭。看看天色已晚,方覺饑餓,欲覓飯食,無處可求。忽見燈光一閃,急忙奔到臨近一看,原來是個窩鋪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