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喚醒國人之229

劉蔚 : 重慶英雄打響了反對中共政權的第一槍(下)

劉蔚

人氣: 2
【字號】    
   標籤: tags:

【大紀元3月30日訊】【《喚醒國人》題記:

我《喚醒國人》系列文章講述中國普遍存在的現象,願喚醒13億中國人認識到來自西方非主流的馬列共產黨自1949年建政以來,沒有也不可能製造一寸土地、一兩礦產、一滴水,但它靠武力霸佔老天給每個人賴以生存的一份土地、礦產、水等自然資源,迫使人民為了生存到它那裏高價購買這些資源,按現在2007年的幣值,僅這一項每個人一輩子就要給共產黨白白掙30萬元人民幣。共產黨同樣靠武力壟斷全國經濟,一手決定人民收入,一手決定人民支出/物價,實際上收人民80%以上的稅。這就是13億人生活困苦的兩個根源。

共產黨為了壓搾人民,不斷挑起人民之間的攀比,爭鬥,毛澤東時代就害死了八千萬人中國人。2000年以來共產黨管區每年的非正常死亡達320萬人,包括200萬自殺的人中死亡的28 萬,污染死亡的75萬等等。今天2007年13億人18歲以上的人平均400元人民幣一個月的收入根本解決不了住房、教育、醫療等基本生活問題。而共產黨的3000名高幹子弟擁有的財富達2萬億元人民幣,平均每人6.7億元。今天共產黨管區0.4%的人佔有那裏70%的財富。同時在共產黨大力破壞環境進行生產的情況下,污染,乾旱,洪水在加劇。幾十年來,共產黨只給了人民一個自由,就是給它掙一輩子錢,歌頌它一輩子,除此之外,它都會來打壓。

西方馬列共產黨使中國歷代幾千年中,人民擁有老天給他們每人的一份土地等自然資源,實際上實行市場經濟的狀況倒退到每人的一份自然資源被武力霸佔,實行武力壟斷經濟,人民被瘋狂壓搾的狀況。這是中國幾千年曆史上出現的唯一的一次重大倒退,來自西方的馬列共產黨也是中國幾千年來唯一的反革命,反動派。13億人每個人都有一部血淚史,就看你願不願意承認了。

現在的中國是壓搾和被壓搾的雙方。一方是佔不到人口千分之一的共產黨的局長們,他們決定人民收入,支出/物價,實際上收人民80%以上的稅,武力霸佔老天給每人賴以生存的一份土地、礦產、水等自然資源,現在他們就是不從單位拿錢,一年的收入都是三百萬元人民幣以上;而另一方就是13億人了,自己的收入,支出被共產黨的局長們決定,實際上繳80%以上的稅,老天給自己賴以生存的一份土地、礦產、水等自然資源被共產黨的局長們武力霸佔,痛苦比歡樂多。再也沒有第三方了。現在我們民眾可以做的主要有給13億人中認識或不認識的人講我們的生活為什麼這麼苦的真相,一輩子至少給一個人講,歡迎各位傳播《喚醒國人》的題記和文章。當哪天13億人中有一半人認識到這些真相,共產黨的統治就持續不了兩年。

在結束共產黨的統治後,年滿18歲的約10億人一人一票表決,贊成票超過反對票後,民主平等的新中國實行以下四項制度:

1.市長、省長、總統由當地年滿18歲的公民一人一票選舉產生,任期四年。

2.公民享有遊行結社,興辦實業的自由。

3.平分共產黨管區的財產,主要是住房,貨幣。在壓搾人民的共產黨幾十年按權分配財富的制度下,幾十年來好人吃虧,壞人得利。新中國將共產黨管區2007年現有的平均每人23平方米的住房,以23平方米為單位編號讓13億人抽籤領取。住房是人民建的,人民不用交房租,這輩子住的問題就解決了。將共產黨管區的現有的學校、企業、貨幣等價值100萬億元人民幣的財富平分給人民,於是與其它政權更替一樣,宣佈人民幣作廢, 13億人每人領取10萬華元,幣值與人民幣相當。

4.自然資源一人一份。樓房地也是土地。每位年滿18歲的人不花一分錢,在政府抽簽領取老天給他的一份住房地、商用地、和耕地三種地,總面積在1,000平方米以上,死後不遺傳,由政府讓後來滿18歲的人抽籤領取。民選政府每年將當年開發的石油、森林、金、銀、銅、鐵等自然資源的產值,扣除人員,設備費用,開13億張支票平分給13億人。

以上是這四項制度。通過實行上述制度,共產黨管區累積了幾十年的冤屈、貧困都可以得到解決,每個人的住房、吃飯等基本生活也可以得到解決。13億人拿回屬於他們自己的財富,本身就是對正義和人權的巨大維護。

凡是基本上贊同本題記的人可以相互稱為覺醒人士,覺醒人士也是民主人士,便於相互交流。我們進行的是一場使13億人擺脫共產黨壓搾,拿回我們被搶去的財富,拿回老天給我們每人賴以生存的包括上千平方米土地等自然資源,建立民主平等新中國的偉大的全民大革命。一樣的痛,一樣的淚,13億中華兒女們,起來,向著人人都有自己家園的新中國前進!

劉蔚 2007年9月4日】

「說得對。中國過渡政府總統伍凡指出,『有什麼樣的民眾就有什麼樣的政府。』這個話很對。你看東歐,俄國共產黨的垮臺,民眾有自己的軍隊嗎?與那裏的共產黨軍隊打過什麼戰役嗎?沒聽說過。民眾退出它的組織,不參與它的活動,走了,或者不給它創造財富了,它就完了。簡單地說,我老百姓我不幹了,多數人這樣,這個政權就完了。就13億人每人的四項基本生活來說,住房,食品,教育三樣,民選政府不需要花一分錢就能解決了。老百姓有土地,建他的住房,一畝地666平方米,一年可產糧食500斤,足夠一個人吃一年了。現在有圖書館,互聯網,百姓獲得知識其實不需要花一分錢。然後誰有多少知識由民眾自己去評判。民選政府會對打人,污染人的事件認真處理,這將減少民眾大部份的傷病,醫療問題也是可以解決的。然後各人有什麼愛好都可以去進行,你喜歡整天看書,打麻將,都沒有問題,只有不害人就行。

我們聽到一個歐美國家的故事,說一個富翁一天躺在吊床上,放鬆地搖晃著,說,『我經歷了多少坎坷,現在終於可以享受生活了。』旁邊一個吊床上,躺著個窮人,說,『我什麼也沒做,早就在享受生活了。』這則故事在中國多數人不大相信那是真的,最多覺得那窮人有他的一套思想,因為在中國不獲得共產黨印刷的鈔票,人是活不下去的,但在民主國家真的是這樣。去過民主國家的人都感到那裏人際關係簡單/真誠,因為活著簡單。一個人不需要領導對他笑才有飯吃,他每個月去縣政府領糧食就行了,受法律保護,是由老天給他生活的一份土地換來的。」王紅說完喝了口白開水。

「所以公平對一個人的生活起決定性作用,民心對一個政權的更替起決定性作用。我們都看到中共為維持它政權能做的都做了,也就是這個樣子。它現在唯一沒做的就是全國軍管了。但面對覺醒了的百姓,全國軍管/戒.嚴到什麼時候?它還能挨家挨戶殺人?當然它要多捉幾個人,誰也攔不住。現在2009年對它否定多於肯定的人已經有10億人了,它要真來做1億人,謹防把它捉垮臺。它來軍管,不讓我出門,我就不出門,它要把我餓死,就餓死,反正生活是痛苦比快樂多。它要不讓我餓死,它就得讓我老百姓領糧食。實際上它約350萬軍隊含武警的兵力,若在960萬平方公里,13億人中間實行軍管也是根本不夠的。由於共產黨按權分配財富的制度,它就是把中國人殺得只剩100人,它還是會面對97人的反對,獲得公平是人的天性。

2008年中國總統伍凡已經下達了第二號總統令,命令全中國人民以各種方式結束共產黨的統治。2008年也下達了第三號總統令,禁止中共軍警對推動中國進步的民眾打殺,如果上級軍官下達殺害民眾的命令,其它軍人有權將其擊斃。這是起義行為,從法律角度講是正當防衛,因為它是防止民眾的身體受傷害而採取的必要行動。這裡我們勸軍警不要有意打壓民眾了,2009年兩萬三千名中共的復員軍官,多數是營團級,投訴總政治部執法違法,政策不合理,發給他們8萬元人民幣的復員費不夠他們生活。這還是營級以上,就是軍隊級別最高那1%的人都是這個樣子。你要是士兵連投訴都無門,服役完把你打發走就完了。1949年以來參與中共的軍人估計達八千萬人了,根本不可能指望一個壓搾人的政權去實在改善這些人的待遇。所以未來你們看見爭取進步的民眾,起義人員,不要去對抗,應參加進步力量,我們不是討好誰,民選政府會讓每個中國人憑居民證領取四項基本生活。」李燕說完喝了口白開水。

「這幾十年來家庭完全成了共產黨轉嫁它壓搾民眾後果的場所。它的法律規定子女有養父母的責任。老天給父母生活的那兩份土地,礦產是子女佔有的嗎?不是,是共產黨佔有的。在歐美民主國家都沒有這樣的法律。每個人只有養自己孩子到18歲的責任,子女養他自己的孩子,這對每個人都是公平的。一個滿18歲的成年人的生活有別人來承擔,還由法律規定,這聽起來很不對。由於共產黨的媒體,學校,法律一直不講公平,只講誰有力就歸誰,很多影視作品已看不到正直,善良的角色了,很多人不清楚作為一個人的責任和權利,而只要拿到就好,不管該不該拿;拿不到就不拿,不管該不該拿。比如這些年大陸流行的學得好不如嫁得好,二奶,2008年上海一富豪招女朋友,40幾個靚女去應聘,還填履歷表,就像找工作一樣。大陸眾多的啃老族,啃小族,一對夫婦,上面養四個老人,下面養一個小孩,被認為他們該那樣。

這些女人不想一想,為什麼她們沒有自己的住房,食品,教育,醫療四項基本生活而必須靠別人解決?一些女士還說,『養家是男人的責任,女人生孩子,男人能做嗎?』那最多就是生孩子那一年的生活由男人承擔,其它時候呢?還是我們說的今天中國一個人要被壓搾一輩子,機會來了,它可以編出各種理由,但這些理由站得住腳嗎?看見一個人難以生活了,一些人常問他能否投親靠友。靠進入中共局長們設立的組織,高考,參軍,股市等角鬥場,靠交朋友,靠啃老,啃小都不是出路,過去兩代人的生活都是痛苦比快樂多,給局長們掙了一輩子,消耗一通糧食就走了。13億人的出路在於獲得公平,你被搶了,你就只有拿回屬於你的財富。當然有可能,因為滿大街都應該是我們的人,真正壓搾我們的局長們是坐在轎車裡,平時看不見的。我就對我父母說我不養他們,他們給我住房我也不要,我滿了18歲也不能接受他們的物資了。他們將來沒有生活了,自己去革命,最好現在就革命,我現在就在革命了。」張軍說完喝了口白開水。

「說得對。今天中國每一位滿18歲的中國人沒有自己住房,食品,教育,醫療的一項或多項的人都是共產黨害的。中國那些自稱愛國的人怎麼不維護中國人的權利呢?怎麼不維護中國的環境呢?哦,原來他們要在共產黨的領導下愛國,它說什麼是愛國才是愛國,就像它說誰是好人,誰是壞人一樣。1999年共產黨與俄國簽訂了《中俄全面勘分邊界條約》,承認了俄國侵佔的中國150萬平方公里的土地。2009年2月俄國軍艦又有意在公海擊沉了中國的商船新星號,導致3名以上中國人死亡,今天中國所謂的無產階級被打壓,被瞧不起,我怎麼沒見那些『愛國者』們,維護社會主義的人來反對呢?看來那些人不是愛國,不是愛社會主義,而是愛黨,也不是愛普通黨員,根本上是愛官。

不要相信國共內戰時民眾真心支持共產黨,那時所謂的根據地的居民不給它造槍造炮,生產糧食,當兵上陣就與今天你不讓它白佔你的土地,礦產自己去發財,不讓它污染你,不給它交各種人為收費一樣。靠強迫,欺騙包括土改,它獲得了比國民黨多得多的兵員,不斷強攻國軍,最後靠拼消耗在大陸拼贏了國民黨。1988年中共民政部的統計有822萬它的人員在期間死亡,都是有名有姓的,而國軍死亡的人員估計就200萬人。」劉蔚說完喝了口白開水。

「中共大力封鎖海外的信息,其實我就是不看,我也完全它是個邪惡的政權。中共的影視大談地雷戰,影片是共.軍在村頭埋地雷。我們知道抗戰八年日軍只佔領了中國東部的大中城市,廣大的農村,它最多一年掃蕩的時候來一次,而村民是每天在村裡走路,那地雷埋在那裏是主要炸日軍還是主要炸村民?就現在知道的,炸的十有九個是村民。還有它作品裡的路條,一個村就約1公里,路條誰批?中共官員批,就是說你不聽他的,他連路都不讓你走,當時真是這樣。你說我們在中國是接觸中共的媒體多還是海外的媒體多,當然是中共的媒體多,但就是它這些媒體告訴我們它是個邪惡的政權,我們還有對生活的感受。所以它封鎖海外媒體對於維護其統治難起多大作用。

共產黨所謂的穩定,造謠與它所謂的愛國一樣,都毫無民意基礎。對於民眾來說,今天2009年我們沒有老天給我們生活的一寸土地,沒有住房,醫療等任何基本生活的福利,還面臨各種人為的收費,已經是亂得不能再亂了。造謠是明知不是那樣有意說是那樣,比如共產黨明明知道八年抗戰23場戰役中22場是國軍打的,還說它是抗戰的主力軍;它明明知道今天中國民眾的生活狀況,還說民眾過上了好日子,都是它在造謠。而一個人發表的言論有估計錯誤等不是造謠。一場考試都不可能得100分,你不能說有錯誤就是造謠。我們的意思是說13億人盡可以發表自己的觀點。可以說給中國帶來混亂的,賣國的,造謠的都是共產黨。

共產黨常說它把對手駁得啞口無言了。我們看到2007年9月到2009年3月我們《喚醒國人》文章在中國著名論壇的點擊量都達到了80萬,中共的主要媒體包括《人民日報》,人民網,新華網,中央電視台均沒有否定我們的文章,它一年不否定我們的文章,它就被我們駁倒了一年。」王紅說完喝了口白開水。

「是,它能真正駁倒誰?它能民眾來表決誰的觀點正確嗎?這裡我們呼籲13億人每人隨時在家準備一個月的糧食,如果你家是三口人就準備90斤。一是預防各種災害包括人為的災害,2000以來中國每人每年吃的兩三個月的糧食是進口的,湖廣熟,天下足的光景已經沒有了,因為共產黨把土壤,水破壞,污染了。2009年華北,華中的旱災就使冬小麥完了。二是準備我們在家革命之用。如果一個市,一個省,甚至全國進行三天的在家革命,表達我們的觀點,主要是民眾之間表達,也會有巨大的作用。在我們參與革命/進步,每個人應該清楚我們爭取的是什麼,這就必須清楚一個滿18歲的人的責任和權利,我們
總結如下。

「責任:
1.不幹打人,搶人,騙人等害人行為。
2.如果生小孩,養他到18歲。

「 權利:
1.選舉縣長,省長,總統,議員
2.領取老天給他生活的一份土地,死後不遺傳。
3.領取住房福利
4.領取食品福利
5.領取教育福利
6.領取醫療福利
7.有表達的權利,包括口頭,書面,遊行
8.對於有意侵害這些權利的人有正當防衛的權利,這就包括起義的權利。

我們覺醒百姓對我們的任何主張都呼籲民眾對此進行一人一票的表決。有人說『權利怎麼比責任多得多?』這就是所謂的天賦人權吧。要感謝就感謝老天,對有信仰的朋友就是感謝神,根本上每個人是靠老天給的這份資源在活。」李燕說完喝了口白開水。

「一些人還是覺得民眾爭取民主公平,肯定會被打壓,徒受損失。這看一個人的人生觀了。如果他的主要精力放在如何獲得更高的職位上,你要他講一句公道話都難上加難,他會想,『我這麼說,領導不高興,我這輩子的前途就完了。』這樣的人當然不會起好作用。而如果多數人像我們這樣根本不想要共產黨的任何頭銜,包括官職,職稱,文憑,那當然能發揮巨大的作用。我表達我的觀點是我的權利,你官員,警察不滿,說我兩句,我就算了,如果你對我進行下崗,打,搶/沒收,關等嚴重傷害,你們也知道我們百姓現在是痛苦比快樂,快樂幾乎沒有,我乾脆與你同歸於盡算了,殺一個保本,殺兩個賺一個,像楊佳那樣。2008年在楊佳遇害後,中國過渡政府已授予了他英雄的稱號。中共人員死了,人間少一個壞人;我死了,我是民族英雄。一個人過了30年歲,這輩子很快就完了,是當奴才的一生還是爭取正常的人生完全在各人的決定。只有這樣,我們才能起大的作用。

2009年3月重慶兩天發生三名中共的軍人被殺的事件,其中第一天的一名士兵是在他站崗時,被人用槍打死,搶走了他的81式衝鋒鎗連同裡面的子彈。看來這是反對中共政權的,我們為這樣的人叫好。2007年,2008年發生了三起民眾攻佔中共縣級政權機關的事,民眾都沒有武器。如果他們宣佈成立民主政府,通電全球就是完整意義上的起義了。今天中共說它去哪裏反恐,平亂,就是那裏的民眾起義了。」張軍說完喝了口白開水。

「完全是這樣,今天民眾有了互聯網,手機,電話等現代化通訊工具,一個人只要不想給中共當官,他就能起大的好作用,更不用說他還可以與這個政權的人員同歸於盡了。目前民眾間相互表達的時機已成熟了,除了過去10年來日益增加的講真相,民眾可以在小區,小街遊行,我們一次就進行一兩個小時,不明顯妨礙交通,本身不針對政權,主要是民眾間的相互表達,相互同情,如果這樣中共人員還是要來對我們進行嚴重的傷害,我們真的豁出去了。首先,我們每個人必須明白,我們沒有打人,沒有搶人等害人行為,表達我們的觀點是我們的權利,誰嚴重地妨礙我們的權利,我們絕對有權正當防衛,不管他穿不穿制服。活動的事工應抽籤決定,活動的事宜,包括是否進行,行進路線等一律由相關人員一人一票表決決定。這樣就避免了中共歷來通過打擊幾個領導人而是整個活動失敗的局面。爭取民主公平的活動是可以不需要領導人的,這樣對大家也公平。專制行為才一定要領導,因為這樣它可以不顧民意。

對於共產黨的基層官員包括黨支部書記,班主任,街道主任,基層軍警,我們應爭取,因為除了中共師局官員,都是被壓搾的。他們聽,當然好。不聽,由他們去。如果他們對我們進行嚴重的打壓,我們可以選擇與他們同歸於盡,通電全球,反正現在生活是痛苦比快樂多。對於中共人員,只要他們起民主公平的好作用,我們是歡迎,肯定的。我們已經總體上肯定了胡耀邦,趙紫陽。我們進行活動不需要向中共的警察局申請,申請了它也不會批准。這本來就是我們的權利。若去城市的主幹道遊行,可以採用穿藍色服裝在人行道上單列或雙列行進的方式,這樣並不阻塞交通,也不妨礙誰。在人行道上穿什麼顏色的衣服走路,是我的人權。飯要一口口吃,不要指望活動兩天它就垮臺了。不管共產黨說什麼,它都是為了把屬於民眾的財富劃為己有,我們民眾做的始終是壯大人民力量。它說西方的民主不好。一句話是真理,世界60億人誰說都是真理。現在我講真相還不用嘴講,用錄音機講,我精神不好時,一按放音鍵,照樣講。」劉蔚說完喝了口白開水。

「各位百姓在這裡看到我們講的,就與我們到你家坐下來談兩個小時一樣。如果看到我們講的,你不能行動,不能給一個人講真相,難道我們到你家來你看見我們長得高一點就能行動嗎?好些人就喜歡他在家看著中共把我們祖宗說成兩句話不和就打的流氓的電視劇,吃著西瓜,然後中國就實現民主公平了,可能嗎?如果多數中國人這麼想,13億人就只有被共產黨壓搾一萬年。有人說他需要人來領導。我們講了,爭取民主公平的活動可以不需要領導。同時中國總統伍凡2008年已經向全國人民下達了結束共產黨統治的第二號令,他們又做了什麼呢?有人來領導,不能行動;讓他自己行動,也不能行動。這些人就是要當奴才到底。

今天對於每個人來說,當你看到民主公平信息的時候,應至少把它傳播給下一個人。那將來你對別人對你自己也有個交代,『我告訴了李偉,他也沒有行動。』如果你看了這些信息,一個人也不傳播,讓它在你這裡停止了,那就是共產黨的行為,壓搾你的共產黨就希望那樣。對於我們來說,有人面對面給你傳播這些信息,每次你都應該至少給一個人講。你從網上,廣播知道的有關中國根本制度,重大事件的民主公平信息,每次也應至少給一個人講。」李燕說了完喝了口白開水。

「回到我們上次談的重慶事件。2009年3月19日重慶一士兵在站崗是被殺,81式衝鋒鎗被搶,3月20日重慶又有兩名士兵在一賓館被殺,英雄放出話來,『只殺穿制服的。』事件發生後,親中共的海外媒體被中共允許去現場採訪,回來說這可能是藏獨,疆獨人員干的。一些人因此說中共是否有什麼目的在裡面。我們認為不管中共有什麼目的,是否有目的,現在不知道是13億人中誰幹的,但就算是西藏人,新疆人幹的,又怎麼樣?難道西藏人,新疆人就沒有起義的權利嗎?至於共產黨這多年來說的獨立,並沒有依據。我們沒有看到西藏人,新疆人,台灣人發表過《獨立宣言》。」張軍說完喝了口白開水。

「共產黨自己也不認為重慶事件基本上是西藏人,新疆人幹的。3月19日事件後,中共出動一萬名以上的軍警對位於重慶鬧市區的事發地方周邊戒嚴,挨家挨戶的搜查,五人一組,三人帶槍,同時搜查過往行人的包袋。重慶主城區有人口七百萬,估計上百萬居民被搜查。我們知道重慶沒有藏族人聚居的地方,共產黨搜查的是上百萬的漢人。

3月24日中共又出動300名軍隊到事發地點以南50公里江津,那裏是中共13軍37師的駐地。他們就此事排查師部的人員。據37師駐地的家屬說,『他們先包圍師部,然後幾輛裝甲車從那裏開出去。』中共搜查重慶市民是認為這可能是民眾干的,搜查37師是認為這可能是現役軍人或退伍軍人幹的,親它的海外媒體又說這可能是西藏人,新疆人幹的。」劉蔚說完喝了口白開水。

「其實今天2009年共產黨除了它的局長們,能把那個群體排出在義舉之外呢?老百姓沒有老天給他生活的一寸土地,沒有住房,食品,醫療等任何基本生活的福利,局長們白白霸佔民眾的土地等資源自己去發財,沒有幾個生活不苦的,沒有幾個不恨共產黨的。2009年1月安徽長豐縣一賓館發生火災,四名該縣的領導/官員一死三傷。縣辦公室主任被燒死,縣長等三人從賓館四樓跳下,摔成重傷,妓女裸體逃生,而火災發生時間是晚上12點到1點之間。我老百姓要問晚上12點四名縣官員跑到賓館幹什麼呢?所以消息傳出後,民眾多拍手稱快。2009年2月央視北配樓被燒,民眾也是叫好,一座製造謊言的大樓被燒了有什麼不好?」王紅說完喝了口白開水。

「你就說今天中國人哪些人日子不苦?農民,工人,學生包括研究生,現役軍人,退伍軍人都苦。2009年兩萬名中共的軍官大部份是營團級,投訴總政治部的政策不合理,給他們的8萬元人民幣的復員費沒法讓他們生活。這還是營團級啊,好多人一輩子也當不了的。如我們一再講的,今天中國每一位滿18歲沒有自己住房,食品,教育,醫療四項基本生活的一項或多項的人都是共產黨害的。

就在重慶事件後,2009年3月26日中共在樂山駐軍的一士兵在巡邏時被人砍傷。據當地百姓說,『那士兵背個水壺外出巡邏,碰到人檢查人的證件,被幾個人出手砍傷,是用砍刀砍的。鋼盔都砍破了。』現在四川,重慶的士兵在營門口站崗都穿著防彈衣。其實這士兵你巡邏沒看見打人的事情,就算了嘛,查別人什麼證件,現在老百姓的火氣本來很大,你再沒有理由地查人證件,怎麼好?在民主國家警察是從來不查人證件的,除非有人舉報,或者看見這個人在幹壞事。軍人更不會查證件。」李燕說完喝了口白開水。

「講得對。在中國,好多人根本意識不到哪些是屬於他的權利,只要當局說不準,要檢查,他就照辦了。重慶兩天消滅三名中共士兵,樂山殺傷一名士兵,這些攻擊者都是我們民眾的英雄,這裡我們覺醒百姓向你們致敬,更祝賀你們能有這樣的壯舉。過去這些反抗暴政的人遠遠沒有被充分地肯定,所以老百姓有時甚至把英雄當壞人或者莫不關心。

現在2009年就民眾的覺醒程度來說,中國的確是革命形勢大好。在2007年出現的廣西博白,2008年的貴州甕安,甘肅隴南的當地民眾攻佔中共縣級政權機關後,2009年又出現了上面的事情。就是2009年3月海南又出現了3000名村民的暴動,攻佔了一個鎮政府,派出所。3月還發生了上面3起中國人主動攻擊中共軍人的事件。講真相,傳《九評》,退邪黨的活動持續進行,每一天過去,我們民眾的力量都在增強,共產黨官僚的力量都在削弱。」張軍說完喝了口白開水。

「講得對。這些連共產黨也承認。2008年,2009年共產黨將全國三千個縣的縣委書記和公安局長先後調到北京培訓,學習如何處理突發事件,也就是我們這些人反對它,這在以往是沒有過的。中國的經濟危機在2008年秋天爆發,這是因為中共長期按權分配財富帶來的貧富差距積累的必然結果。按理它不應該再給它那7000萬吃財政的人員加薪了,再加薪必然會進一步人為加大貧富差距,使更多人反對它。但2009年共產黨又給它的軍人大幅度加薪,士兵,士官的工資增加50%。這只能說明共產黨覺得難以控制了,必須先穩住軍隊。

有人說現代民眾的武力根本無法與有機關鎗的軍人相比,所以暴力反抗不現實。不錯,民眾幾乎赤手空拳,中共有無數槍炮。這樣我們民眾與中共軍打陣地戰,指攻佔或防守一個地方的戰鬥,我們會傷亡慘重。但我們民眾可以不與它打陣地戰,而選擇在日常生活中冷不丁與它的基層人員同歸於盡的辦法,反正現在生活是痛苦比快樂多。我們文章講了中共除非戒嚴,否則我們就是過日常的生活,那就是你中共基層的軍警,城管,黨支部書記,班主任,街道主任等人員,也就是你直接壓迫我們的那些人,我們平時都能見到。就算軍警有槍,我老百姓近距離先出手,就用個石塊,他多半就完了。軍警並不是中共媒體裡描繪的武藝高強,楊佳殺死了6名警察,他被共產黨殺害,重慶又殺死了3名軍人,重慶英雄全身而退。看來民眾在日常生活中近距離對軍警攻擊,傷亡還沒有軍警高。其實這一點也不奇怪,因為一米內誰先出手,對方根本沒時間取出他身上的武器。」劉蔚說完喝了口白開水。

「其實對任何人都是這樣,不管是男是女,只要他/她成心要消滅一個人,要與他同歸於盡,一般都能辦到。如果他是為了反對中共政權及其人員,他就是英雄。楊佳是北京人,我們叫他北京英雄。北京英雄,重慶英雄,樂山英雄已經給我們指了一條路,那就是你中共基層的人員欺壓我,這個城市的警察打了我,我就消滅這個城市的一個或更多的警察。這本身就是正當防衛,就是起義。中國總統伍凡已經授予了楊佳英雄的稱號。

還是我們說的,只要一個人不打人,不搶人,不騙人,他就是對的。對於中共的基層人員來說,首先你們應該與我們民眾站在一起,因為你們也是被壓搾的,你們的局長叫你們來打我們,於是他好繼續霸佔老天給我給你生活的一份土地,礦產,自己去發財,完了什麼也不給我們。如果你們繼續有意無意被局長們利用,否定我們爭取公平的言行,你們說我們兩句,我們也可以算了。如果你們有意對我們進行嚴重的傷害,包括打我們,關我們,開除我們,搶劫/沒收我們的物品,包括書籍,我們就可以選擇與你們同歸於盡。我們死了,我們是民族英雄,你們死了,人間少一些壞人。

中共一些人員說吃這碗飯,只能這樣。我們說你們吃飯可以,否定我們,把我們帖的標語撕掉,我們也可以算了,但你們如果還要『立功』,還要讓共產黨給你們碗裡面加兩片牛肉,因而對我們的身體,物品有動作,我們絕對有正當防衛的權利,那就是同歸於盡,反正現在生活是痛苦比快樂多。我們本來就不想這麼安安靜靜地死,你軍警,黨支部書記,班主任一定要撞上來,我看你今天為了多加兩片牛肉,明天可能連吃飯的傢伙都沒了。上海,四川那些想『立功』的軍警就是例子。」王紅說完喝了口白開水。

「說得好。我們上面說共產黨若實行全國軍管也不可怕。這幾十年來,13億人被佔人口不到千分之一的中共局長壓搾,欺壓的重要原因就是一再退讓,最後連身體,物品都可以讓他們侵犯了。2008年江蘇一中學的一名高中生因遲到,被班主任罰跑死亡了。真不知他/她罰跑了這學生多少圈。我們這裡說的也是對全國人民說的。你中共把持了政權,就算我們一時沒有爭取到選舉權,辦報權,但也絕不能退讓到連我們的身體,物品都可以被你侵犯的地步。

同時各位不要誤會我們的意思,我們不是說要民眾成規模地與中共基層的軍警,黨支部書記等人員同歸於盡,而是說在我們沒有打人,搶人等傷害人的情況下,受到他們有意嚴重的傷害,如打,關,開除我們,沒收/搶劫我們的書籍,張貼用的糨糊等時,有反擊的權利。至於我們什麼時候出手,當然是我們認為有把握的時候。對於軍警,城管等每人對民眾的打壓類似,都穿制服,一體化管理的人員來說,民眾可以採取楊佳的做法,就是這個城市或地區的警察打了我,我就消滅這個地方的警察。而對於黨支部書記,班主任,街道主任等人員,他們有相對好的,也有惡劣的,應該是誰侵犯了你的身體,包括體罰,沒收/搶劫了你的物品,包括書籍,你才去消滅誰,而不應去消滅另一個書記或主任。我們民眾要有一點屬於自己的空間,就必須能夠做出事情來。」李燕說完喝了口白開水。

「也就是說我民眾發表我的觀點,包括我認為哪個政黨該下台,我也就是不當官,你把持了政權,我也不來衝擊你的地方政權機關,不消滅你的人員,到此為止。我們要在小區,小街遊行,表演節目,自娛自樂,本身不衝擊你政權,如果這樣你還是要來打壓,我們就只有與你同歸於盡,我們可以做得比博白縣,隴南縣,甕安縣更徹底,那就是宣佈成立民主政府,把藍旗升起來,可以就是一張藍色的床單,把你的紅旗降下來,還通電全球。如果你一點空間也不給我們,有意讓我們感到絕望,我們就只有爆炸了,炸藥就是這麼造的。

我們希望13億人廣泛傳播我們的觀點,一個人給五個人講,在短期如一年內,我們百姓拿回本來屬於我們百姓的一部份空間。為什麼要傳播?因為如果不傳播,中共基層人員明天又會對我們任意打壓,直至侵犯我們的人身,物品,過去幾十年就是這個樣子。我們不要再等了,我們已經等了幾十年了,今天就傳播。其它人不要誤會,我們沒說中國人不能起義,中國人早就該起義了。我們爭取屬於民眾空間的活動絲毫不妨礙民眾起義,我們的行為只會讓起義能受到更多的理解,支持。簡言之,我們爭取在近期內實現我們的表達,愛好,包括信仰上的愛好,不再受中共對我們的身體或物品的侵犯,我們不去衝擊它的政權,以它不來打壓我們的表達,愛好為條件。這是對現在願意做一定讓步的人來說的,如果中共連他們也去打壓,這些人也只有衝擊它的機關,消滅它的人員。對於更有勇氣的人來說,現在當然可以起義了。」張軍說完喝了口白開水。

「有人問我們幹了什麼?第一,我們在講真相了。第二,我們已經在在家革命了。2008年有說共產黨還能統治50年,20年,2年,1年的,那就是2009年垮臺。共產黨什麼時候垮臺?是在這一年

當多數人明白了一個人的責任和權利,
該拿的一定去拿,不該拿的送給我也不要的時候;

當多數人肯定一個人是因為他善良,公平,
而不是他獲得比別人更多的官職,財富的時候。

當多數人否定一個人是因為他打人,搶人,或騙人,
而不是他是平頭百姓,財富比別人少的時候。

當多數人看一個人不是看他的髮型怎樣,衣服怎樣,走路怎樣,
而是看他是否善良,公平的時候。

當多數人看到每個滿18歲的人沒有自己的住房,醫療等基本生活,
不是怪他沒有本事,沒有『好爸爸』,沒有『嫁好』,而是看到政權搶人的時候。

當多數人欣喜的是親友這兩個月又給多少人講了真相,
而不是親友在中共設立的角鬥場裡得了班山前十名,升職漲薪的時候。

我們沒什麼好怕的,爭取民主公平,失去的只是鎖鏈,得到的將是整個世界。我們該說的都說了,路就在每位中國人自己的腳下了。」王紅說完喝了口白開水。

全文完
(http://www.dajiyua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評論
2009-03-30 8:02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