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筱心情日記:「卡南」考驗記

小筱
font print 人氣: 1
【字號】    
   標籤: tags:

每個週末的清晨,我們會到石門山上煉功。石門山的地形平緩、坡度不大,山路兩旁林蔭茂密,空氣新鮮。不知從何時開始,總有一位男士,帶著他的愛犬來爬山,我與這條黃金獵犬也因而結下了一段有趣的緣分。

清晨的天色猶暗,我們打著手電筒上山。石門山是個觀光景點,爬山的遊客絡繹不絕,而清晨登山者多半是當地的居民,已經習慣在太陽升起前登山。有一天,我正打坐煉靜功時,忽然聽到狗的喘息聲,瞬間一隻大狗已經坐到我懷裏來;我來不及反應,牠活潑而友善的舔著我的臉頰,不斷的舔著。我仍然維持兩手拉開,腰桿挺直的雙盤煉功狀態,我閉上眼睛繼續煉功,內心希望牠快點離開,我認為這樣的友好方式有點過頭。

隨即我聽到前方有人喊著:「卡南!不可以!過來。」想必是大狗的主人,原來這隻黃金獵犬的名字叫「卡南」。我睜開眼,驚見一根登山棍正往大狗身上打。在石門山上,來往的登山客對煉功人是很尊重的。有些爬山客經過我們身旁,會刻意放低聊天的音量,輕輕的走過,並告訴自己的孩子:「打坐非常好哦!你要不要過去跟他們一塊兒靜坐?」卡男的主人想必也是出於他認為不該打擾我們煉功,而處罰卡南。我趕緊說:「您別打牠!不要打牠。我沒關係的。」他的主人向我道歉後將牠帶走了。卡南似乎想留在我身邊,或者牠累了不願意往上爬。可最後仍然忠心的跟著主人走了。

雖然我告訴卡南的主人沒關係,但是第二次,我發現自己開始有點擔心。擔心卡南會不會又將牠那一身長毛往正在煉功的我身上靠。擔心牠又那樣極力的表示牠的友好。可能是我先起了一顆心吧!果然,卡南來了。跟前一次一樣,牠拚命的往我身上靠過來,我幾乎被牠巨大的身體撞倒。我發現內心的恐懼莫名的上升。

第三回,我已經打起很強的念頭,告訴自己不要有所顧慮,如果卡南來了,我就讓其乖乖的坐下。可是我的念頭並沒有起作用,牠是坐下來了,可還是擠到我懷中,我故作鎮靜的給自己打著氣,對牠說:「卡南!坐過去一點!這樣我沒法煉功。」可是牠沒有聽從我。三回下來,我處於鬧心狀態,無法靜下心來煉功。

後來,當我們站著煉動功時,天已經明亮。我意識到有狗兒在我腳邊搖尾巴,睜眼一看,原來是卡南爬好山下來了。我驟然發現:其實牠並沒有我盤腿時想像的那樣巨大啊!我站著看牠,完全沒有了那種「你別再來了!」的忐忑不安,牠看起來很可愛、善良。

奇妙的是,當我不再擔憂卡南猛的衝過來時,牠也就再沒出現過了。我不禁想到,是我自己把眼前的困擾看的太大了。我越覺得眼下的困難很大時,它真的就變得越高大。我自己就變得很小。當我不放在心上時,呵呵!我發現那個「難」變得什麼也不是了!就不會再對我構成任何困擾了。

(歡迎來信索取全部文章電子書。請e-mail到g9200.g9200@msa.hinet.net小筱收)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總是有網友問我:「網絡上通知中獎,以身分證領取電腦和獎金是真的嗎?」我反問對方:「其實你心中是有答案的,否則就直接一頭栽進去了不是麼?也不需要問我囉!」真的假的?其中總有考驗人心的部分。
  • 「萬事皆有緣,恩怨皆有因。」我可以感受你的心情。在這個世上,誰做了什麼將來都得自己償還的,別人錯了,我們也隨波逐流,過後仍然要承擔自己所做的錯事。知道麼?如果你還不能選擇原諒,思想與行為也不要被帶動!仇恨並不能幫助你什麼,只能是把你拖入一個痛苦的深淵,別把自己封閉起來!
  • 家鄉是個小漁村,圖書館位於一座山上的寺院中。我讀高中時在那讀書的時間極多。寺院的大殿,供奉著三尊大佛雙盤而坐。每當我於佛前禮敬合十時,總感到沐浴在佛莊嚴慈悲的場中,內心祥和而寧靜。從寺院外居高臨下,看著山下密密麻麻的房子,遠處港邊的燈塔,燈塔上的鐘,一切彷佛都變得渺小、沈寂而微不足道,山下捕魚的人家,正勤於縫補破網。
  • 第一次學炒菜,是在讀高中時。當時自以為區區一把不到30公分的鍋鏟,何難之有?不就是大火快炒即可上桌。可是看似容易,當我如法炮製的學著母親翻炒時,鍋鏟怎就不聽使喚的?只好給自己找個台階的說:「其實也沒什麼訣竅,就是多加練習嘛!」
  • 打從小學一年級到六年級,我一直在課業上追逐第一名。當時班上第一名不是我就是一位姓曾的男同學。同學們因此老喊我:「曾大嫂」。那時姐姐總是幫我梳著兩條長辮子,每回當我聽到這個稱謂,內心總極度不悅的瞪眼嘟嘴,男同學們便拉扯我的辮子,這事始終令我難以釋懷。
  • 最近常有網友找我要資料。有位網友說 :「我活得無奈,對人生沒什麼目標,學習也不怎麼好,人格普普通通,我想解脫!可是不知道怎麼做?練法輪功能幫助我嗎?能告訴我怎麼練法嗎?」
  • 導演魏德聖描述1945年日據時代結束,日本人都要被遣返回日本,一個日本老師和一名台灣女學生,因為環境的改變,被迫必須分開,整整一甲子的思念;透過7封來不及寄出的情書,串連著其中點點滴滴感人的故事,劇中有爭執、火爆、仇恨,而終至彼此真誠的包容。
  • 我在工作上因為大意出了差錯,造成一些損失。在整件事情上,始終沒有人責怪我,甚至寬慰我:「真好,找到哪錯誤了真好!」我卻因此陷入了自責的深淵,內心十分的內疚。晚上消極的坐在電腦前,怎麼也提不起勁來處理手邊該完成的資料。就在當下,一位朋友找我。告訴我他因為和女友分手,喝了一晚上的酒。
  • 從昨天3月21日開始連續10天,大紀元總社在桃園縣南崁舉辦「大紀元國際攝影大賽得獎作品巡迴展」。我對作品所要表達的主題深感興趣,透過瞭解才知道,原來我們看到的美麗作品,都可能是攝影者等上幾小時、幾天甚或更漫長的時間,等了又等所抓住的真實情感,那份用心的投入,於一瞬間所捕捉的色彩景象,讓我感受到那份可遇不可求的珍貴,也為攝影者祥和等待的心境而感動,是純淨的狀態下才能拍攝出這樣觸動人心的作品。
  • 我常給610、公安局、法院等處打電話。我相信其中有不少善良的人,只因受到國內不實報導的謊言宣傳,被無辜的帶入罪惡中參與迫害。我真的希望能跟他們說說話,把真相與福音帶給他們。有一部分電話都已經是空號,或連上後無人接聽。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