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父親和母親(89)

張霜穎
【字號】    
   標籤: tags: ,

九十一 雲遊天地老少行 正念一呼鬼神驚

林曉在那些日子跟著老太太田尚珍到處溜躂,他們常去濟南仲宮一帶,那裡風景優美,遊客也多,也許是山清水秀吧,那兒的民風也淳樸。當她們向人們講起中共的獨裁和對修煉者的迫害時,很多人都能理解,有的甚至流下了同情的淚水。

她們就這樣信馬由韁的,一路走一路講,倒也自在。累了就坐著休息休息,餓了就吃自己隨身帶的食物。慢慢地,林曉的心裡沒了怕的感覺,見到陌生人,就不由自主地和他們聊起來。

這一老一少經常被別人當成親戚,她們都挺開心的也不辯解。是啊,我們法輪功學員真的就像是一家人一樣。即使以前不認識,只要一談起修煉心得來,馬上心的距離就沒有了。師父教導我們修煉人沒有敵人,還要我們做到無他無我,先他後我。一路上平和靜謐的快樂伴隨著兩個人的旅程,修煉人純淨的心,周圍峰巒疊翠的仙境,風吹過,遠近參差的蒼松翠柏此起彼伏,林曉和田老太太心裡滿溢著淡淡的滿足。中共搞了這麼大的法難,想讓苦難的中國人在末劫時不能得救,這樣歹毒的用心怎麼會實現呢?!大法弟子就是要放下生死,把得救的福音告訴給有緣人呀!「是師父的加持吧,每次我和老田出去講真相時,天氣都是特別晴朗!我走出去不但不害怕,還真想高唱『法輪大法好』的歌呢。」林曉說。

一天早晨,她們在山坡上看見一個放羊的中年漢子。「你在這兒坐著,我去給他講講。」田尚珍對林曉說完,就順著那長滿蒿草的山坡往下疾走。可能坡勢太陡了,老太太突然一腳踩空,瞬間從山坡上滾了下去,林曉在後面著急追哪兒還追得上,眼見著田老太太一路滾下去,好巧正停在那個放羊人的腳邊,把個放羊人真是嚇了一大跳,怎麼憑空滾下來一個老太太。

「哎呀,大娘,你怎麼那麼不小心啊!」那個放羊人說著把她扶起來。「大兄弟,我就是想來找你說句話的,沒想到一下子給摔倒了。」田尚珍爬起來,一邊擦著臉上的血跡一邊說:「你是黨團員吧?」「是啊,還提那些幹什麼?能當飯吃嗎?當年我還當過兵呢,現在混得連飯都吃不上了!」放羊人失落的說。「那就退了吧!共產黨貪污腐化,專門打擊好人,退了你就有福報了,不然,說不定將來還得受它的連累呢!」田尚珍說。「那就退吧!我心早就不在黨裡了,你給我費心退了吧。」田尚珍依照經驗,本來還想說些退黨保命的道理,沒想到這個放羊漢子這麼乾脆,什麼都不用講了,心裡挺高興。那一絲一絲抽痛的臉也不覺著那麼疼了。「你這個人真痛快呀,都不用我講你就明白了。」田尚珍高興的說。「共產黨就是壞嘛!它都自己做了,還不能別人說。你不講我也知道。」放羊人響亮的說。

林曉是母親的老朋友,她人簡單直率,小事心事會跟母親絮叨絮叨,自己的想法,即使覺得不太光彩,她也不會掩飾。她給母親講了她同田老太太一次出去的經歷。

有一天,她們在街上發現一個「反×教」的展覽,展覽是免費的,人們可以隨便的進進出出。田尚珍看見了便對林曉說:「這個展覽一定是誣蔑法輪功的,我們修煉人可得管管。」「那可怎麼管呢?」林曉為難的說,她當然知道這裡面一定是有給法輪功造謠的東西,但是她也看到了門口有警察站崗,而且門前三三兩兩閒逛的人顯然是便衣,大白天的,這些大男人一直在門口遊逛,不進去也不走開。田尚珍根本沒再和林曉說話就徑直走進去了,好像沒看見那些警察和便衣似的,林曉只好也跟了進去。其實林曉有點不想去,她覺得要是自己一個人,一定不會進去的。自己沒有那麼大的勇氣光明正大的阻止這個邪惡展覽,也不會想去接觸那些誣蔑大法的歪理邪說,所以平時就會繞著走的。

那是個不大的房間,在黝黑的牆上掛著幾張誣蔑法輪功的宣傳畫,櫃檯裡放著幾本攻擊法輪功的書籍,裡面收錄的是中共媒體針對法輪功的廣播稿。還有一個講解員,手裡拿著一根棍兒,有一搭沒一搭地講著。看客就是幾個手中提著菜的家庭婦女,東看看西瞅瞅地在小屋裡遊逛著。

林曉正四處觀察呢,就聽著田尚珍的大嗓門了,「呀!小伙子,你怎麼講這個呢?幹這個多不好,法輪功是救人的,你聽信那些人的謊言,這是做壞事啊,對自己沒有一點好處,做了這種事情可是要遭報的呀!」原來田尚珍一進屋就沖那個講解員走去,正站在他的對面說話呢,屋裡裡原本沒人說話,田老太太剛說一句,所有人的視線就都被吸引到她身上來了。那小伙子顯然是太沒思想準備了,木棍兒落在地上也沒覺察到,就這麼楞楞的看著站在面前的這位白髮蒼然的老太太。「我就是煉法輪功的,你看……」田尚珍伸出那雙曾被風濕病折磨過的雙手。

「什麼,什麼!」幾個保安衝過來。「你這老太太還沒王法了呢!」一個胖胖的保安揪起田尚珍的領子就往外拖。:想砸哥們的飯碗啊!」幾個小保安也圍過來,七嘴八舌的邊起哄邊動手。「放手!你們是土匪嗎?」田尚珍一邊掙扎著一邊說,身體被幾個小伙子拉著,一失衡跌倒在地上。她索性就坐在地上,就勢盤起腿來說:「法輪功是高德大法,是度人的,你們別聽遭殃電視台的話了,共產黨是不希望老百姓有好日子過的,你們幫它的忙,就是對不起老百姓,你要是反對度人的大法,那報應肯定是不輕的,等你遭到報應就後悔了!」幾個保安想往外拖她,可是拖不動。「去叫些人來,收拾她!」那個胖子氣勢洶洶的說。一會兒就聽到更多的人到這兒來了,「在哪兒?!搗亂的在哪兒?!」一個保安邊解皮帶邊喊著,從外面走進來。「不許打人!」林曉喊。「嘿,這兒還一個呢,你是她一夥的!」那胖子回過頭向林曉慢慢走過去,凶狠的一把抓住她的手腕,「抓起來,都送派出所!」那胖子大喊。幾個保安架起她們就往外跑。

當跑到距離展覽室有幾百米遠的時候,架著林曉的保安就鬆手了,「算了,扔這兒吧!哥們們回去!」「不是送派出所嗎?怎麼不送了?」一個保安不解的問。「唉,都是些婦女,不過是煉煉功,又沒幹壞事,為難她們幹什麼?」那個看上去是頭兒的人低聲說道:「老太太,你別再去管閒事了,這是遇上了我們,要是別人把你送到派出所,你可就麻煩了。」那個保安走到田尚珍面前叮囑說。「小伙子,你千萬別幹這個活了,我也告訴你,法輪功不是那個展覽上說的那樣,你可別相信那些,你跟著中共一起做壞事你會遭報的!」田尚珍接著他的話說,那人沒說什麼,回頭追他的同伴去了。

第二天,她們兩個又從那個門口經過的時候,看見幾個上小學的孩子們結伴在向裡面走。「不能讓這些孩子上當中毒!」田尚珍心疼起來,她一步跨進那個展覽室大聲說:「那些都是造謠,你們這些孩子還小,中了毒就不好了,法輪功可不像他們畫的那樣,是救人的。千萬不要相信那些話呀!」那個黑胖子撲過來,咬牙切齒的說:「你這老太太又來了,這回可不能便宜你了!」一把把她揪到展覽室的小玻璃門裡。這回林曉沒出聲,她緊張地看著事態的發展,眼睛一眨不眨地盯著那個玻璃門。

田老太太在裡面一直不停地說著,林曉隔著玻璃看見老太太眉飛色舞地給那些保安們講著,還不時地從自己的兜裡拿出一本本小冊子來給他們看。過了大約半小時,有幾個人扛著錄像機忽拉忽拉地跑了進來,開始給田尚珍錄像。那錄像並沒有影響她的情緒,反而使她越講越有勁兒。「中共害死我們八千萬同胞,我說它假、惡、暴有什麼不對啊?」雖然隔著玻璃,但因為田尚珍聲音很大,林曉還是能斷斷續續的聽到一些。

中午11點了,田老太太還在裡面,林曉有些著急了。這時,她看見田尚珍一推門出來了,說:「快到中午了,我就不打擾你們了。」一個保安追出來說,」哎,你這事還沒處理呢?怎麼走了!」他邊說邊忙著攔住老太太。「處理什麼,我是給你們講真相、送福音的,事忙完了,我就要回家了,我們家人還等著我做飯呢?!」田尚珍推開那人的手,拉著林曉就走了。

背景

父親張興武

67歲,山東濟南教育學院物理教授

母親劉品傑

67歲,濟南半導體研究所退休員工,兩人於1995年開始修煉法輪功後,身心受益,嚴格按照「真善忍」要求自己。1999年7月以後,兩人被降職降薪,數次拘留及抄家。2000年離家出走,四處流浪。2001年1月1日以「宣傳法輪功」為罪名雙雙被判處3年勞教,在勞教所中被迫勞動每天至少17個小時。期間,因為不肯寫「決裂法輪功」的保證書,張興武被連續2個6天6夜不許睡覺連番洗腦,劉品傑被兩次加刑。2003年底出獄後仍然受到嚴重的監視盯梢,不准外遊,不准辦護照。

2008年7月16日晚上10點,濟南市公安局及其下屬單位魏家莊派出所20多名員警在專業開鎖人員的協助下,沒有任何理由破門而入,抄家搶掠,抄走大量私人物品,電腦,印表機各種機器及大量現金,銀行卡,工資卡,同時綁架了張興武、劉品傑。張興武第二天送往濟南看守所,濟南市中區公安分局通知已經內定判刑XX年,此外任何消息無法得知。

辦案主要負責人:
濟南市檢察院聯絡人張曉暉0531-85037729
濟南市公安局市中區反X教大隊長韓延青:0531-82746554
實施綁架派出所:濟南市市中區魏家莊派出所派出所:0531-8615759:所長鍾偉電話:13361012598
張興武被關押看守所:濟南看守所:531-85081900
531-82780056531,531-82795754531,531-85088354(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堂堂正正反迫害 點點滴滴做好人
  • 八旬老太神足通 甩脫便衣去無蹤
  • 萬般凌辱不言苦 信師信法過難關
  • 資料撒進派出所 扯下標語轉回家
  • 市中區法院可能覺得,如果開庭時一個家屬也不讓進,那就有點太丟人了,況且以後也容易給人落下口實,所以幾個警察找到我弟弟,一定要他進去。弟弟為人正派,但有些過於老實,法院覺得只有他還是可以容忍的。就這樣他們硬把一張白色的小方紙——旁聽證塞到弟弟手裡。弟弟生來不言不語,但是也本性善良,對法院這種不公正的做法很氣憤,表示也要抗議這種不公正庭審,因為在我們的心裏沒有一個人承認法院的這種暗箱操作是公審,所以大家想用徹底不配合來表示抗議。但表妹宇新說:「你還是去聽一聽吧!姨夫在裡邊呢!他要是看見自己的兒子來了,可能心裏會有些安慰,再說你也可以聽聽,好讓大家也知道他們在裡面都鼓搗些什麼!」就這樣,弟弟在幾個警察的簇擁下進了法院大樓。他一進去,就發現自己被警察控制了,沒想到法院這個大樓裡面的警察居然比外面那個大院子裡的警察還要多。他們讓弟弟坐在走廊的塑料椅子上等待,周圍被警察圍住。弟弟想到窗子跟前看看樓下的妻子,卻立馬被一個警察按住了,他只好眼巴巴地坐了回去。
  • 靈狗當門迎老少 福音送進縣政府
  • 郭晶是位社工,她以社會工作者獨特的眼光,在封城後有意識地持續書寫、思考、細膩的記下自己的日常生活,寫出了城裡人們的恐慌、懼怕、焦慮和堅強……
  • 我不解為何眼前世界如此單純的狀態無法持續永恆?清醒後人們終究會以領土、種族、宗教、國籍、語言,或生存作為藉口,持續爭執甚或戰爭……
  • 北方山區土耳其戰機不時針對藏匿在伊拉克山區的庫德斯坦工人黨(PKK) 土耳其籍的庫德族民兵進行轟炸,郊區婚宴廳裡開心慶祝的亞茲迪難民們正將音量開到最大,通宵跳舞不只是慶祝婚禮——還有活著的那個當下,沒有人知道,明天究竟是否會與今天一樣……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