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澆灌了我夢想的種子

文╱張卉中
原來父親早就接納了她!但她卻無法當著父親的面,表達感激,也無法分享父親為她感到榮耀的喜悅。示意圖。(fotolia)
  人氣: 173
【字號】    
   標籤: tags: , , , ,

自小就很聽話的明芬,到大二時,內心突然有股壓抑不住的渴望,很想休學,到一個沒有人認識她的地方。

明芬的父親是位知名企業家,家中非常富裕,經常開流水席宴客,來者不拒。對於愛女想做的事,他完全無法理解,也接受不了。

在父母的反對下,意志堅決的明芬孤零零的一個人,背上了背包,登機飛到一個完全陌生的國度,就讀藝術學院。臨走前,父親丟給她一句話:「假如日後當乞丐,經過家門都不許進來。」

學藝術要花很多材料費,又忙於趕交不定時得完成的作品,明芬因而無法打工,在異國的生活非常艱困。但畢竟母親心疼女兒,總多少匯點錢給她。每次打電話回家,聽到母親的聲音,唯恐母親說出這樣的話:「受不了,妳就回來吧。」明芬總是噙著淚水,搶著說自己很好。

一路的努力所展露的才華,讓明芬榮獲許多獎項,內心企盼父親以她的成就為榮,但似乎從未獲得接納,甚至當她結婚時,父母都未出席婚禮。

直到父親去世,明芬回台奔喪,並陪伴悲傷的母親。在那段日子裡,母親提起一件事:「不知為什麼,每到妳需要繳學費時,妳爸爸總剛好多給了我一點錢。」

整個世界彷彿瞬間消溶了,只存在無盡的感恩、感動,與無以名狀的遺憾……

原來父親早就接納明芬了!但她卻無法當著父親的面,表達她的感激,也無法分享父親為她感到榮耀的喜悅。@*

責任編輯:王堇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我們常常感嘆人生如夢,人生無常,那生命的深處渴望著心靈的溝通與籍慰。推開這扇門,打開這扇窗,讓我們相遇在心靈之窗。
  • 父親 悲苦人生
    命運的安排真令人情何以堪!二戰中,父親在殖民國的首都東京,保護學生不被敵人(祖國的盟軍)炸死,而台灣被祖國光復後,又在祖國的臨時首都台北,保護學生不被祖國的國軍處決。
  • 他是我的老朋友,但我不知他的來歷,甚至不知道他的本名,他說叫他「禹海」,現在也可以叫他「巴尼度」,是一位布農婆婆為他取的名字,意思是一株又圓又直的大樹。
  • 朱老師二十多年前從香港嫁來台灣,身為知名藝人的妻子,享盡榮華富貴,在失婚的打擊後,有幸成為電台節目主持人,再度做她得心應手的DJ工作,逐步架構了新的價值觀、人生觀,從而走出悲痛。
  • 多雲、陣雨,與日昨相仿。整日在北穹丘素描,直到下午四、五點。我全心沉醉於優勝美地的美景,設法畫下每棵樹、每座岩石的所有線條與特色。
  • 一位曾在湖北沙洋范家台監獄服刑過的人士在疫情下到外地謀生的途中見到「真善忍好」條幅,非常激動,不由想起那些被關押在同一監獄裡的法輪功學員。他們堅定信仰「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令人佩服,卻遭到監獄殘酷迫害。通過和他們接觸,這位人士有機會了解了法輪功並從中受益。如今意外見到這個條幅,一下沖散了疫情帶給他的恐懼、煩惱。
  • 「這裡沒有痛苦,沒有沉悶空虛的時間,沒有對於過去的恐懼,也沒有對於未來的驚慌。群山得神的庇祐,充滿神之美,沒有空間留給微不足道的個人希望或經歷。」——約翰·繆爾(自然作家)
  • 在時間與空間的縱軸上,人有了生命,由是再造續起之生命,延延繁繁裡,即尊尋仰祀,於焉動念法輪。法輪常轉,勤化萬物,蓋育天地,澤沐四方,善之循環遂可不息。
  • 不久前我畫了一幅圖,腦海不由地就隨線條流轉,那是行旅時搭火車從花蓮到台東的窗外所見-一大片一大片望似無垠的黃橙橙油麻菜田。後來在畫作空白處,我臨筆一揮,題上「陽光下的油麻菜田」。
  • 讀國小時,每天穿「皮鞋」沿牛車路到學校,牛車路蜿蜒而行,走到一半,若穿過兩百多公尺的田埂,可以減少一公里左右的行程,雖然農田主人好心的將田埂做得較平常的田埂大三倍。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