淺談聆聽神韻音樂的感受

方言
  人氣: 1
【字號】    
   標籤: tags:

【大紀元4月15日訊】說來慚愧,雖然身為中國人,長久以來卻一直對西方的古典音樂很感興趣,可以說樂此不疲。至於我們的傳統民樂,雖然不乏精品,也很喜歡,但大多還是不甚了了,以至於很多時候不得不敬而遠之,這與中共長期愚民統治下傳統文化教育的缺失有很大關係。不過聽神韻的音樂絕對是個例外,準確的說那是一種莫名的驚喜與感動。而她所展現出的內涵不僅高雅純正,而且玄妙無比。
一、中西合璧的交響樂隊

神韻樂團的組成來看,她是以西方交響樂隊的編制為基礎,又適當融入了二胡、嗩吶等民族樂器;同時在音樂創作特別是配器,和聲方面下了很大功夫,使的神韻樂團的演奏聽起來,既保留了中國民樂的傳統韻味,又發揮了西方交響樂在音響效果和音樂表現力方面的固有優勢,聽起來不僅音響豐滿,在一些細節的處理上也非常獨特新穎,正所謂中西合璧,相映生輝。

二、佛道俱全的音樂內涵

同時保留中西方音樂的精華,話雖然說起來很容易,但真要做到這一點非常之難!因為從文化傳承的角度上看,他們之間有著極為不同的歷史淵源。

道家思想對中國傳統音樂的影響

道家思想對中國傳統文化的影響可以說深入骨髓,而且幾乎涵蓋了我們日常生活中的方方面面。就拿傳統音樂來說,受道家思想的影響也是顯而易見的。例如:過去我們講的五音(宮、商、角、徵、羽),包括人體的五臟(肝、心、脾、肺、腎),與道家所說的五行(金、木、水、火、土)都能一一對應起來。另外一些有代表性的民族樂器,如笛子、二胡等,它們所呈現的那種單純,質樸,接近天然的音色,以及在演奏過程中不僅是表現音樂表面的韻律,更有意無意的在表達音樂背後的內涵——所謂「弦外之音」,這與崇尚返本歸真,注重內涵的道家文化是一脈相承的。

再有我們的傳統音樂以獨奏居多,即使是合奏,也不似西方交響樂那樣結構龐雜內容豐富,而且要求演奏者之間配合默契,這與喜歡獨修,喜歡簡單清靜的道家思想都有直接的關係。迄今為止,在中國歷史上與音樂有關的流傳最廣的故事莫過於「高山流水」。據《列子·湯問》記載,戰國時期,晉大夫俞伯牙擅長操琴,而樵夫鐘子期則善於傾聽。伯牙因為子期能聽懂他的音樂而驚喜莫名,並與之結為金蘭;一年後得知子期離世,知音難覓而傷感不已,遂破琴絕弦,終身不復鼓。這段故事在給後人流下「千古知音」佳話的同時,也揭示了一個非常有趣的現象,即:中國的傳統音樂,對於演奏者的修養,包括技藝等各方面的要求往往都很高。而要完全聽懂這樣的音樂,對於聽者的鑒賞力,包括悟性,也同樣要有很高的要求。
其實早在戰國時期,楚人在聆聽「陽春」、「白雪」時的反應就很能說明問題了,所謂的「曲高和寡」即由此而來,這與「道化賢良」的文化影響不無關係。這或許可用來解釋為什麼自古以來「知音」難覓的原因吧!

基督教文明對西方古典音樂的影響

西方人好像很喜歡七,比如西曆的一周就是七天,這大概與《聖經.創世紀》裡上帝造人的記載有關。而他們用的基本音符也是七個,不知這是否只是一種巧合。不過與傳統的中國文化相比,西方世界更多的受到以基督教為代表的佛家文化的影響,這其中也包含他們的音樂。我們都知道西方的音樂源於宗教,除了對神的敬仰讚頌之外,還有對世人的教化與規勸,這是他們音樂文化中最精華的部分。

自文藝復興以來,特別是最近這二百年,西方古典音樂在各方面都有了很大的發展。從音樂體材上看,從伊麗莎白時代出現在教堂的聖詠開始,到文藝復興之後巴洛克時期誕生的歌劇、協奏曲、奏鳴曲以及隨後出現的交響曲等等,不僅音樂體材越來越豐富,即便是單一體材(如交響曲)的表現形式(比如作品的結構,配器等),也越來越複雜多變。

與此同時,隨著樂器的逐漸改善以及演奏技巧的不斷提高,古典音樂的表現力——她的音樂語言,如同西方的古典繪畫一樣,也變的越來越豐富細膩,生動傳神。古典音樂不僅從各地區各民族的音樂中汲取了充足的養分,其表現內容也幾乎涵蓋了人的物質生活(衣食起居),精神生活(知識情感),包括靈魂生活(宗教信仰)的方方面面。前者如至今為人們所熟知喜愛的施特勞斯家族的音樂,在一年一度的維也納新年音樂會中演奏的作品中,大部分描述的正是那個年代維也納人日常生活的各種片斷,有些作品不僅形象生動惟妙惟肖,而且不乏幽默詼諧之處;對於後者,從巴洛克時代的作曲家巴赫,亨德爾到浪漫主義後期的代表人物馬勒、拉赫瑪尼諾夫,眾多的音樂大師們給人類留下了極為豐富的文化遺產。

與「道化賢良」的道家思想不同,以基督教為代表的佛家文化更傾向於對人類的普遍關愛,講「佛光普照」。因此西方的古典音樂,她所面對的聽眾就幾乎涵蓋了西方社會的各個階層,各個領域。上至王公貴族,下到黎民百姓——不分長幼尊卑,無論胖瘦美醜,面對古典音樂這個奇妙世界,每個人都有機會徜徉其中,尋求感情的撫慰與心靈的啟迪。也許這就是過去人們常說的造物主的寬容與慈悲吧!對於不同人的不同悟性,上天會有不同的引領方式,包括音樂。

神韻的慈悲與救贖

隨著十九世紀末西學東漸之風的盛行特別是在五四之後,西方音樂也逐漸的傳入中國,迄今為止,雖然有許多人在音樂方面嘗試著中西合璧,但由於受到各方面條件的限制,鮮有成功者。而中共掌權後特別是在文革期間,搞所謂的「樣板戲」——將西洋樂隊引入中國戲曲——為其洗腦宣傳而拼湊的那些東西,雖然聽上去不倫不類,但在當時的環境下卻毒害了許多中國人,而且至今餘毒未絕。這真是一樁罪惡!

過去中國人講:文如其人,字如其人,畫如其人,其實音樂也是如此。神韻的音樂之所以感人,這與她的參與者們,不斷努力提升自身的藝術修為,特別是道德涵養有很大關係。因為唯有至真至善之人,秉承至誠至善之心,才有可能創造出真正的純善純美的藝術。恐怕這才是問題的關鍵所在,這與佛道兩家的終極理念也是不謀而合。由此反觀中共的所作所為,也就不難理解「為什麼狗嘴裡吐不出象牙」的道理了!

神韻樂團從表面上看是中西合璧,從內涵上講是佛道俱全,這樣的音樂不僅中國人喜歡,外國人也喜歡,真正做到了老少皆宜,雅俗共賞。

其實,有心人不難發現,神韻的確是一種開創。雖然才剛剛起步,雖然路還很遠。因為:她的出現為人類揭示了生命的來源與終極歸宿,她的出現為人類展現了神佛的慈悲與生命的美好,她的出現為人類確立了全新的純善純美的藝術典範,她的出現讓世人在瞭解真相的同時不斷提升著自己下滑已久的道德水準。對於當今的世人,特別是那些長期接受邪黨洗腦的中國人而言,神韻不僅是在恢復中國的傳統文化,更是對生命塵封已久的善良本性的殷切呼喚。許多人之所以在觀看神韻演出的過程中熱淚盈眶,是因為他們生命本性的一面明白,神韻包涵著無量的慈悲與救贖。

──轉自《正見網》(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4月13日晚,蘇曼女士觀看神韻晚會之後讚美說:「(神韻藝術團)是一個美麗的團隊,把他們的傳統舞蹈帶到了卡爾加里,這非常好。(晚會的)舞蹈非常優雅,演員的表演非常好,手的動作很美。」

    她說:「我喜歡晚會中的服裝,很傳統。我還感受到很強的能量。演出中還有非常動人的音樂。晚會的每一方面都讓我陶醉。」

  • 「神韻演員之間的配合如此和諧,同時對舞蹈節奏的把握恰到好處……簡直難以置信!」已退休華裔圖像設計師馬先生觀看了美國神韻巡迴藝術團4月12日在卡爾加里的下午場演出後表示,神韻的每一個節目都非常精彩。
  • 黃炎之後逐利名, 粱膏可使禍福生. 夢中榮華終有盡, 醒來方覺迷失深!!!
  • (大紀元記者林採楓卡爾加里報導)觀看了神韻巡迴藝術團2009年4月13日晚在卡爾加里金禧劇院的第三場演出後,加拿大最大銀行——皇家銀行財富管理副總裁Dave Christie用「驚為天人」形容神韻帶給他的身心震撼。
  • 「我過去是一名專業舞蹈演員,我知道在舞台上做到這一點是多麼的不容易!演員們為此要付出多少艱辛的訓練!但是神韻的演員們都做到了這一點……」前舞蹈演員Magaret Mills女士在觀看了美國神韻巡迴藝術團4月12日在卡爾加里金禧劇院的下午場演出後驚嘆神韻的舞蹈演員們非常出類拔萃,她還認為,中國古典舞非常優秀,能夠表達心靈!
  • (大紀元記者林採楓卡爾加里報導)在中國家喻戶曉的濟公和尚對西方人是否只意味着新鮮和有趣?卡爾加里資深市議員Ric McIver觀看了神韻巡迴藝術團2009年4月13日在卡爾加里金禧劇院的第三場演出後表示,《濟公搶親》的故事啟發人們應該認真傾聽神的警示。
  • 阿爾伯塔省卡爾加里自由黨省議員Dave Taylor的首席執行助理Andrew Macgregor先生觀看了4月12日美國神韻巡迴藝術團在卡爾加里金禧劇院的第二場演出。Macgregor表示,對晚會中呈現的傳統文化感興趣,他對藝術家們對中國東方傳統文化的敬仰和推崇印象深刻。
  • (大紀元記者林採楓卡爾加里報導)身為卡爾加里著名的舞台劇演員,Andy Curtis在25年的演藝生涯中,觀摩並參加過無數大大小小的演出,但在欣賞過神韻巡迴藝術團於2009年4月12日在卡爾加里金禧劇院的第二場演出後,他仍然不禁連聲驚嘆,觀之止矣!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