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點互動】

從前西藏是「農奴社會」?(3)

人氣 8

【大紀元4月2日訊】(新唐人電視台《熱點互動》節目)主持人:我們談到西藏過去是不是農奴制,還有中共入藏之後西藏的情況,那在中共入藏之後,西藏的體制也好,還有政府的結構,整個社會的結構,發生了怎麼樣的變化呢?

下載收看

陳破空:共產黨在1959年控制西藏之後,搞了一個所謂的民主改革,這個所謂的民主改革,首先就是對西藏的文化、文物進行了大規模的破壞,當時就破壞了西藏的寺廟2,500座,占西藏寺廟的90%,後來文革中又進一步破壞了寺廟。在西藏山區的寺廟,經過了所謂民主改革和文革的破壞,應該說有6千來座的寺廟被摧毀,占西藏寺廟的97%。

按照當過中共人大常委會副委員長十世班禪喇嘛的話說,所謂社會主義的新西藏,就好像剛剛經歷過戰爭,被炮彈摧毀的樣子,千瘡百孔,這是它在宗教上、文化上所做的事情。

而它在經濟上所做的事情,正如剛才加拿大文昭先生所講的一樣,它的人民公社真正成了一個「農奴制」,使老百姓失去了自由,使老百姓完全依附於共產黨,並直接導致了西藏的大饑荒。當時導致西藏的饑荒有多種原因,一個是把中共的大躍進和文革,所謂「公社化」的那一套搬來西藏,而且把西藏的種子、糧食運到內地來支援內地,嚴重的時候,西藏連種子都不剩下,造成了大量的饑荒。

結果班禪喇嘛給周恩來寫「七萬言」上書,他悲憤的說,就連個討飯的碗都沒有,過去西藏從來沒餓死一個人,現在的西藏不僅大量的餓死人,而且有人不僅餓死,全家人死光,他說過去還有一個碗,現在連討飯的碗都沒有。由於他這個「七萬言」上書,中共把這個西藏人公認的活佛關押了十年,這完全是褻瀆神靈。

另外,中共還在政府結構上進行了漢化,它們把西藏的政府結構改造成什麼樣子呢?凡是第一把手都是漢人,所謂的副職才是藏人,而且以黨管政,黨的職務都是漢人,而所謂的行政職務才由藏人當,也就是完全用殖民化的政策來管西藏,就好像當年的日本鬼進入中國或者是過去的殖民地那種情況。

所以中共在政治、經濟、和宗教文化上對西藏進行大規模的摧毀,使西藏真正變成了人間地獄,它過去說西藏是農奴社會,中共不僅沒有把西藏帶更進文明更先進更進步的境地,而把西藏推向了更落後更野蠻,更加荒蠻的深淵,所以中共不僅創下了農奴社會,也創下了世界公認的人間煉獄。

主持人:好。

橫河:我補充一下,所謂民主改革不是真正從59年開始的,其實在這之前,在56年的時候,它就大量派人到裡面去,派人到底下,從它的基層挖起,它首先違背當時西藏和平解放條約十七條,在底下發動農奴進行所謂的土地改革。

正由於它違反了十七條進行土地改革,這才造成後來59年達賴喇嘛和一部分藏人的出走,他們沒有辦法在那裡再生存下去了。因為共產黨它不管訂什麼條約,它不會去履行的,它一定會從底下把你的基礎給挖掉。所以它在西藏搞這個名堂是在56年,也就是中國大陸進行社會主義改造的時候,在西藏也進行試點,有些地區已經開始了。

主持人:那我們知道藏傳佛教文化和其它漢民族的文化是很不一樣的,那麼最近我們看到中共發表了幾個關於西藏的白皮書,說它對西藏的文化、文物,還有西藏的宗教進行了保護,那實際情況是不是這樣呢?

陳破空:這是非常好的問題,首先我要說一句,中共所謂的民主改革,它沒有民主只有暴政;沒有改革只有毀滅,它是打著民主改革的幌子。連中國內地都沒有民主改革,在西藏談得上什麼民主改革呢?這是其一。其二、剛才講中共宣稱它最近發表了一個所謂西藏民主改革五十年的白皮書,號稱它對西藏文化、文物的改革,甚至在前一個白皮書中譴責達賴喇嘛沒有對西藏文物改革做出貢獻。

但是中共在這個白皮書中不打自招的暴露了它一個巨大的漏洞,它說它撥款多少多少億對西藏的文化文物進行修復,「修復」二字就表明了巨大的問題。因為中共所有的撥款都發生在1980年以後,而所有這些撥款是用於修復,這個修復和它撥款的時間恰恰證明了,在此之前它對西藏文化、文物進行了大破壞,文革和所謂民主改革都進行了大破壞。

而1980年,中共領導胡耀邦到西藏視查之後,胡耀邦看到西藏所遭受的浩劫和人民遭受的苦難,一方面向藏人道了歉,另一方面召集了中共的黨政幹部來訓話,其中說了一句話,他說,必須把西藏的狀況恢復到1959年以前的水平,這就證明59年以後不如59年以前,這是其一。胡耀邦回到北京之後所開拓的政策,就是對西藏進行援建,提供援藏的資金和援藏項目,其中就有對文化、文物古蹟的修復。

而中共對於西藏的文化文物的修復案,最大的撥款一筆發生在1989年,就是西藏出了大亂子之後,出於安撫所行的政策。第二筆是在2007年,對布達拉宮進行了修復,是奧運會之前所進行的安撫政策。

這種修復就證明中共本身在西藏進行破壞,而所有的修復就是創造贗品,就像它毀掉中國的黃帝陵、孔廟一樣,它又創造一個假的一個贗品,那已經不是黃帝陵和孔廟了。同樣,它們對西藏所謂的修復已經不是西藏的原貌,而是贗品。

主持人:好,我們有兩位歐洲的觀眾朋友,我們先聽一下德國劉先生的電話,劉先生您請講。

劉先生:我覺得對你們片頭的廣告啊,對那個人感到特別的同情,我認為他們一家啊,從文化大革命時期一直到六四事件、一直到汶川大地震,一直都在死人,非常悲慘,真的讓人特別的同情。

主持人:謝謝您,這麼晚還來電話。那我們現在再接一下匈牙利滕先生的電話,滕先生請講。

滕先生:我啊,我叫滕孟其,孟子的孟、其它的其,今年71歲,在匈牙利布達佩斯行醫。我現在通過新唐人電視台退出共青團。我的眼睛不好,也不會用電腦,兒女們都用電腦,他們都不給我達成這個任務。我從生下來,從懂事起,就被他媽的人家罵狗崽子,我當了一輩子共產黨的狗崽子了,我今天對新唐人電視台《熱烈互動》說西藏的農奴問題。

我是北京人,我住在人民大會堂西門那兒,共產黨在故宮後門弄那個什麼西藏的農奴展覽啦,什麼劉文彩的展覽啊,我經常去看,它弄的那些玩意兒我現在才明白,全是騙人的。什麼劉文彩,現在是好地主,就是救濟窮人的地主。劉文彩的弟弟劉文輝,他是投降的將軍,西藏的農奴根本就沒有這麼回事。關於這個共產黨,剛才有位先生說了,真正的農奴主啊,那是共產黨整的人民公社,在人民公社裡的才是徹底的農奴。

所以說啊,《熱烈互動》這個節目實在太好了(謝謝),我們現在是早晨兩點,我12點就睡不著覺了,就等著看這《熱烈互動》節目。我現在就說這麼多吧。我跟你說啊,我好幾次都沒看見陳破空先生,今天他又上來講演了,我是20年開放雜誌的忠實讀者,陳破空先生在開放雜誌上老發表文章,他把事兒看的徹底透徹,所以我非常讚揚他,他比我小多了,年輕有為。

主持人:好的,謝謝滕先生,謝謝您的誇獎,我們今天因為時間有限,還有其它的話題還沒有講完,希望您今後一直關注我們《熱烈互動》,然後有什麼想法打電話進來。那我們也會幫您在大紀元網站上退出共青團,所以您不用擔心了。那二位對剛才兩位觀眾朋友的說法有什麼要回應的嗎?

陳破空:我首先謝謝滕孟其先生的稱讚,但是我要說的是,我如果能夠寫一點文章,能夠對世人有所幫助的話,都是在滕孟其老先生和很多像滕孟其老先生的民眾的啟發和鼓勵之下,我希望多多得到你們的鼓勵。

事實上是我們是互相鼓勵,我們曾經都受過共產黨的欺騙和桎梏,我曾經像你一樣也是共青團員,甚至當過團支部書記,最後我們都覺醒過來了,我想更多的中國人都會像滕老先生一樣覺醒過來,那麼離中共垮台的日子就不會太遠了。所以,謝謝您老人家。

橫河:我想講兩個事情,一個是剛才有兩位聽眾都談到了劉文采,那麼我就說一下,剛才法拉盛的林先生談到的所有內容都是從《農奴》裡面來的,也就是說他只看這部片子,除此以外他沒有看過別的東西。

但是我相信《農奴》這個片子就跟當初所有中共樹立起來的階級鬥爭的典型一樣,比如第一個是《白毛女》,白毛女在國共最後一次內戰的時候就已經拿出來了,那時候要鼓勵士兵去賣命。以後就是劉文彩,還有一個是《收租院》的群雕、泥雕,這一系列的東西就為中共欺騙民眾打下了基礎。

所以要說起來,漢人和藏人所受的痛苦是一樣的,藏人只不過是有一個區別,他有宗教信仰,他有一個精神支柱,而他所處的地位又是一個獨立居住的西藏高原,由於這些特徵才使得西藏問題看上去很突出。事實上,我們中國大陸出來的人大家想一想,你的親戚朋友有多少沒有遭受類似的痛苦的?很多人現在一想到西藏,就想到西藏獨立的問題,事實上不是的,西藏人只是更不屈服於中共這種統治。

現在講第二個問題,第二個問題就是關於宗教保護的問題。剛才陳破空先生講的很好,講了很多例子來說明中共怎麼樣迫害宗教,那我現在要說,宗教,其實最主要的是精神部分,中共在西藏之所以造成這麼大的民怨,它不僅僅是把寺廟砸了,它還要破壞人們心中的信仰。

因為藏傳佛教和其它的佛教和其它的宗教有一個很大的區別,藏傳佛教有活佛轉世,每一個寺廟都有。他不是只有上面大的活佛,底下還有小的活佛。而所謂的民主改革,也就是從共產黨開始進行社會主義改造以後,把這些活佛都鬥過一遍,然後把人家最高的活佛,達賴喇嘛和班禪喇嘛,一個關了十年,一個趕了出去。然後不停的說人家是獨立份子,拼命這樣去宣傳,實際上它在破壞別人的精神信仰。

它並不是真正的在反對獨立或者說土地怎麼樣,因為共產黨是中國歷史上、近代政府中出賣土地最多的一個政權。它根本就不在乎土地,它真正關心的是要摧毀人家的信仰,而它在摧毀人們的信仰的過程當中,摧毀精神追求的過程當中,它所幹的事情要比它摧毀寺廟要嚴重的多。這就是為什麼藏人要跋山涉水,冒著被打死、凍死的危險逃到印度去接受那裡的教育。

主持人:好,現在烏克蘭孫先生有上線,我們接一下烏克蘭的孫先生電話,孫先生您請講。

孫先生:安娜小姐好,我再簡要的談一點,我感覺藏人身著土紅色的藏袍,裸露右臂,還有他們的哈達,他們的建築和風俗所蘊含的文化涵義,魅力難擋。虔誠的藏人佛教徒一步一匍匐,用身體丈量著大地的長度和高度,不辭千里,歷經千辛萬苦來到聖地布達拉宮時已是衣衫襤褸、鞋底磨穿,其中所蘊含的宗教虔誠的涵義,對西方人來講也是魅力難擋,這決不是中宣部那幫小人所能醜化詆毀得了的。

還有那位被稱為世上最智慧的人物之一的達賴喇嘛,他的那種謙恭隨和和爽朗及不加掩飾的談吐更是魅力難擋。這也不是那位成天胡言亂語,有強烈妄想狂傾向的胡主席,及那位道貌岸然,酷愛表演藝術的總理大人可以比擬的,卸下這兩個頭銜之後,這兩位什麼都不是。而達賴喇嘛即使不是宗教領袖,仍是位睿智的、具有偉大感召力的人,謝謝。

主持人:好,謝謝孫先生。二位對剛才孫先生所說的有什麼回應?

陳破空:孫先生講的很好,我想補充一下,我們中國的黃河和長江主要的發源區是青藏高原,應該說我們對青藏高原,對西藏、西藏人要懷有感恩的心情,中國跟西藏是長期的友好鄰居,漢人和藏人是非常好的兄弟和姊妹。所以我們沒有理由對西藏進行詆毀,對西藏人進行折磨。

另外,剛才孫先生提到宗教虔誠等等,因為中共最近老是宣傳說達賴喇嘛要讓西藏回到過去的農奴時代,我們已經說過沒有所謂的農奴時代,沒有所謂的農奴制,沒有這個概念。

而現在達賴喇嘛在流亡途中,已經完成了他們的民主改革,他們自2001年在漸次的完成,從62年開始提出民主綱領,到90年完成一大部分。2001年直接選舉政府首腦,議會也是直接選舉,而行政、新聞和司法等等都是獨立的,互相監督的,三權分立的。所以流亡藏民在流亡途中就完成了他們的民主改革,而中共控制下的西藏仍然處於被奴役的狀態,這本身就是一個最大的對比。

另外,剛才他提到西藏的哈達,我想藏人不斷的用獻哈達的方式,見了僧人獻哈達,一再獻哈達來表示他們的禮節。他們行禮如儀,這絕對不是一個野蠻的民族,而是一個非常文明有禮貌的民族,這種禮貌和文明程度甚至超過了同時代的漢人,這是我們應該效法和學習的。

主持人:說到達賴喇嘛還有西藏流亡政府,那我們看到在他的流亡地–達蘭薩拉,他們已經建立了民主制度,也有選舉議會、議員這種情況,那麼在中共統治下這幾十年中,您覺得相對於達蘭薩拉來說,它有什麼不同呢?

橫河:這個很簡單,因為共產黨的統治不是漢人的統治,是共產黨統治的那一套東西,把它原封不動的搬到西藏去。它其實是承認西藏有特殊情況的,要不然不會設自治區,但是它實際上卻不讓人自治。

達賴喇嘛和中央政府已經談判了8次了,為什麼一直談不攏?是因為中共當局沒有任何誠意,它沒有誠意的原因,它一直把達賴喇嘛說成是分裂,事實上別人根本就不是要分裂,別人一再的在全世界說他要在一個中國的框架下追求高度自治,也就是說中共的憲法和中國的社會結構允許他存在的,它卻不肯承認。

剛才陳破空先生講的很有道理,我覺得最重要的原因之一是它不能讓流亡政府和達賴喇嘛回去。因為有一個台灣民主政府放在那個地方已經夠它夠嗆了,再搬回另外一個民主政府,放在它的統治之下,你說它怎麼能忍受?大陸的中國人都會起來要求的,既然台灣人可以,西藏人可以,我們為什麼不可以,所以它絕對不敢讓流亡政府和達賴喇嘛回去。

主持人:我們剛才說了這麼多,今天的節目也快結束了,那中共為什麼要弄這麼一個「百萬農奴翻身紀念日」呢?它有什麼用呢?

陳破空:中共的目的是想繼續它過去建立的謊言,看看能不能繼續這個謊言,它要繼續的顛倒是非、混淆黑白。中共建立這個所謂「百萬農奴翻身紀念日」,卻成了它的一個燙手山芋,它不得不增調軍力來看守這個大會,不得不挨家挨戶動員藏人參加,深怕藏人不參加,參加了又怕藏人抗議,深怕這一天出事,事實上本身反映了中共的心虛。

主持人:好,各位觀眾朋友,今天我們的話題是「過去的西藏是不是有農奴制?」希望我們這一期的節目,還有幾位觀眾朋友打電話進來所說的情況和他們所知道的常識,能對您有所幫助,如果您有什麼樣的知識或您知道什麼樣情況,有什麼想法和意見的話,也歡迎您寫我們的反饋郵箱,反饋郵箱的地址是feedback@ntdtv.com。您也可以打我們這個熱線號碼留言,熱線號碼是646-519-2879。那非常感謝各位觀眾朋友您的參與和您的收看,下次節目再見。

(據新唐人電視台《熱點互動》節目錄音整理)


http://www.youmaker.com/

視頻【熱點互動】從前西藏是不是「農奴社會」?(1)


http://www.youmaker.com/

視頻【熱點互動】從前西藏是不是「農奴社會」?(2)(http://www.dajiyuan.com)

相關新聞
中國結核病發病率居全球第二
葉小文 擅長宗教包裝統戰 胡的親信
星雲「達賴中國人」說法 藏人憤慨
加6藏人團體集會 抗議訂「農奴解放日」
最熱視頻
【時事縱橫】北京似現末日景 兩千萬網軍棄五毛
【重播】余茂春博明國會作證:中共經濟野心
【有冇搞錯】阿里巴巴被罰巨款 為什麼很高興?
【橫河觀點】美預測全球未來20年5種可能形態
【新聞看點】拜登摯友會蔡英文 中共軍演發脾氣?
【秦鵬直播】中共被曝脫鉤武器化 左媒成打手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