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意何處是

文/一竹
  人氣: 1
【字號】    
   標籤: tags:

當連日的春雨凋落了一樹的春花之後,早上一出門,仿佛昨天還春意盎然的小街,一下子沉靜了許多,眼前是一色的綠意。就在這沉靜的瞬間,我忽然對春有了另一種理解:春在給人希望的同時,更多的是對生命的鞭策,對生命的磨礪。就像春風一夜之間吹開了春花,一場凌厲的春雨裏便落紅無數,之後長久於枝頭的就只有綠葉了。短暫的美麗綻放,給了人欣喜與希望,這也許就是春花的使命;但春花於風雨中轉瞬的凋零,仿佛在告訴我們,生命的永恆,在於謙遜與堅韌,這也許就是綠葉的使命吧。「看花應不如看葉,綠意扶疏意味長」啊!

春天實在是太過倉促,當你實實在在體會到她的到來時,她便轉身而去,隱身於夏的鬱綠中了。我忽然明白了古人「惜春常怕花開早」的感歎。其實,多少次也想提筆對春天說一點兒什麼,諸如希望之類的話,然而每次提筆,總覺的有一絲的矯情;因為,春之於我,仿佛總是一種別樣的味道。這種味道,終於在這個春天明瞭於心了!

而青春又何嘗不是這樣呢?

前日友人來訪,因為要尋一些舊的影子,為青春做一個明證,我努力去尋些與青春有關的的日子。竟然發現,點點滴滴,細碎如銀,如泛著月光的平靜湖面,微微蕩漾著漣漪;又仿若一場清夢浸潤在微雨中,讓人在輕觸記憶的那一刻,夢醒時分依舊如夢。

那是青春最美麗的季節,美得足以讓所有浪漫情懷綻放它的花蕾。我們曾一起走過春江之畔,在春雨中去尋那五瓣的丁香;我們也曾在「夕陽別落下」的歌聲中,挽留那「半江瑟瑟半江紅」;我們曾點燃篝火,一起傾聽那夏夜的蟲鳴;我們也曾欣喜於那年的第一場雪帶給我們的其樂無窮……

而這一切,是在我告別了那段歲月的很多年以後的今天,在刻意的翻閱中,回憶起來的。噢,原來我也曾有過如此的青春!只是我的那個青春,就如同這個春天剛剛綻放的一樹春花,美的惹人的眼;卻在連宵風雨中凋落了她所有的絢麗。但那葉子還在,在風雨的摧折中,生命之樹卻更見它的茁壯與堅韌了。

不寫這樣的文字,已經有很多年了,因為我已經尋到了另一種人生,一種比青春更美麗,更有意義的人生——返本歸真。在淒風苦雨中,當我不斷成熟的時候,我知道了,那個曾給了我生命希望的春天,同時也給我準備了一條磨礪我生命的路;讓我漸漸明白,那些曾經青春豔麗的日子,是抵不過風雨侵襲的,而繁華落盡後的淡泊寧靜,那才是生命的本色。

因此我曾寫下了《靜夜思》

(一)
曾經豔陽下的美麗
何如這靜夜裏
把純然的光華
呈給來時的天地

(二)
曾經歷淒風苦雨
怎知不是為虹的華彩
只為在迷濛中
洗去那滿身的塵埃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今天,在中共鬥爭哲學統治下的社會儼然是一個戰場,無論是為自己的生存奔波,還是為追逐名利情,彷彿每個人都使出渾身解數,勾心鬥角,手段迭出。然而如何能讓自己在紛紛擾擾,多災多難而又防不勝防中保護自己,真正擁有一份平安,做個真正快樂的人,恐怕還得尋個上策才好。
  • 為了與你相約
    我曾經是一朵花
    開在你寂寥的窗前
    我曾經是一棵樹
    靜默在你的視線裡
  • 近來,由於中共「兩會」,各地招了許多閒散人員「護桿」,就是看電線桿,說明白點,就是防止法輪功學員把真相傳單貼上去;此前,二零零二年,長春大法弟子成功插播法輪大法真相,恐慌中,中共就曾造出了一個詞“護線”,當然就是防止有人再插播;由此,我又想到了非法關押法輪功學員的勞教所中的“護廊”,大概就是防止有人在走廊中有所交流吧,……看來,中共要“護”的東西還真是不少,然而奇怪的是,這護的是“桿”,是“線”,是“廊”;防的是誰呢?當然防的是人,是善良的老百姓。
  • 一個良心律師因為為民請命而深陷囹圄,遭受慘無人道的酷刑折磨;
    一個正直平和的女人因此而遭受監禁、欺侮、剝奪了自由生活的權利;
    一個花季少女因此而失去校園、失去快樂、失去自由而幾近精神崩潰;
    一個天真的孩子因此在恐怖中度過了初到人間的五個春秋;
  • 多希望
    我的文字
    能叩開你緊閉的心扉
    讓你的世界
    有和風輕輕的吹
  • 沒有看那個粗俗不堪的所謂晚會,但「不差錢」這個詞,我卻經常聽人提起,有趕時髦的,有鄙夷的,有調侃的……甚至有的商家把它用到了廣告詞中,看來,這「不差錢」還真是值得說一說。今天,究竟是誰「不差錢」?別的不多說,一個「房改」就掏空了百姓的錢包,百姓怎能「不差錢」呢?如果說國家「不差錢」,那去年的雪災、地震的損失,奧運的揮霍,金融危機哪一樣不是雪上加霜?
  • 這是我們的土地嗎
    為何我走得是這般小心翼翼
    這是我們的家園嗎
    為何我不能感到溫暖的氣息
  • 現在情況是,誰也不能說中共不喜歡的話,甚至是不要讓中共認為你有說這種話的可能,一旦這樣,那麼中共不會放過你,一定要把你關進精神病院,比如楊佳之母,另外,曝光的被錯誤關進精神病院的人中,有富翁,有普通民眾;也有很有身份的知識份子,甚至還有精神病醫生;今天又有無數的訪民被定義為「精神病」而被關押。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