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父親和母親(96)

張霜穎
  人氣: 1
【字號】    
   標籤: tags: ,

九十八 大難歸來隔陰陽 萬千叮囑不言中

田尚珍畢竟是田尚珍,她以令人驚訝的速度每天都在變化著。從勞教所回來不久,在功友們的幫助下,田尚珍的記憶就像一個被封存的資料庫,在一個特定的時刻一下子就打開了,她很快地想起了自己的一切。在大家的幫助下,她寫了嚴正聲明公開發表之後,又恢復了她以前的狀態,不但爭分奪秒的學法煉功,還到處去講真相。她說:「耽誤了那麼久,我得把荒廢的時間奪回來。」

她像以前一樣,隔一段時間就去找各級公安人員講真相,她始終認為他們是最著急最需要救度的人。田老太太一次次地給他們送資料,對那些使用誘騙手段送她去勞教,屢次抄她家的警察她照樣一視同仁,毫無怨恨之心,但是由於她的堅定,惡人們對她也是恨之入骨。在寫她的故事時,我正好看到報道,由於惡警和居委會有一次抄家並搶劫了她的私人用品,電腦和通訊錄,田老太太幾次去索要未果,就在今年的三月一日,田老太太被一輛警車惡意撞到在自家大門口。肇事警車企圖逃逸,被門衛當場攔住。

田尚珍當時昏迷不醒,後被送到醫院經診斷,七根胸骨骨折,頭部被撞裂兩處,縫合十多針。一個小時後才慢慢甦醒,田老太太當時就認出了兇手,是前幾天強行搜家的其中一名警察,是自己認識的人。

然而老太太並沒有怨恨他,強忍著巨大的痛苦,只是苦口婆心地警醒他:「你怎麼能做這樣的事。你以後可不能幹這事啊。」惡人自知理虧,低頭不說話。田老太太最近已經身體好轉。在此警告所有繼續作惡的人,善惡有報是天理!那些助紂為虐的人,一步錯,不要再步步錯,從而在天滅中共時成為中共的殉葬品!

田尚珍沒有什麼心眼兒,平日總是樂哈哈的。但一次她同母親談起老伴的死時卻流淚了。」三八年我們兩個就入了共產黨,一輩子啊,我們兩口子那真是為共產黨賣命了一輩子啊,尤其是我那個老頭子,那對黨的忠誠是連一點雜質都沒有啊,他哪兒有自己啊,他就是黨讓幹啥就幹啥啊。結果這個惡黨,硬是讓他到死也沒見著我。讓他看一眼老伴有什麼呀,他們就是不讓看,聽兒子說那老爺子那天回到家氣得一宿都沒睡著,第二天就發起高燒來,幾天之後就喪了命,他真是活活氣死的啊。」田尚珍嘮叨著,老淚縱橫。

田尚珍回家後,和家人一起去給白振山掃墓。那天,天陰陰的,他們一大家子人往山上走,後面還跟了老伴公司的幾個人。大伙的心情都很沉重,白振山性情豪爽,講義氣,他的突然離世讓他的很多老朋友也感到措手不及。田尚珍的心情也和這陰雨天一樣,她那天毫無準備地被誘騙到派出所,一下子做了兩年多牢,根本沒來得及和老伴告別,他就走了。一路上,他的身影時時的出現在田老太太的腦海裡,那麼生機勃勃的一個人,一下子就沒了,叫人還真有點接受不了。

白振山那時雖然也八十多歲了,可是一點也不服老,他精力旺盛,身體強壯,正在忙著辦公司呢,他派的考查隊跑遍全國,不但把家裡的存款花沒了,一個月幾千元的退休金更是一個不剩。田尚珍記得,那天白振山揮著手裡的一摞錢說:「尚珍,這是你的工資,我取出來了,過午給我公司的工作人員買紀念品!」田尚珍著急了,爭執到:「你怎麼可以這樣,你的工資用完了,那就算了,再拿我的錢,我們家人吃什麼?!」說著,田尚珍忙著把錢拿回來,那白振山哪容的她再拿走?「吃什麼?!那就喝西北風吧!」老伴趁機就溜走了,還得意地呵呵笑著。他總是那麼「霸道」。

「他要是能堅持煉功就好了」,田尚珍說,她在路上想起了那次老頭從高處摔下來的事,不由得心裡一酸。他每次都爬了起來,不當回事,他現在是再也爬不起來了。頭一次整整齊齊的一大家子人一起來給老頭子掃墓,儀式還挺多的,孩子們擔心田老太太剛回家,受不得累,先把她送回家了。田尚珍回到家後,一直望著白振山的遺像,想著這老頭子的一輩子怎麼這樣快就到頭了呢,那老頭子從鏡框裡嚴肅的看著她,凝視了她一會兒,而後就衝她笑了一下。田尚珍使勁揉了揉眼睛,果然看到白振山在對著她笑,她還彷彿聽見他說話了,田尚珍真真切切地聽見老伴說:「老田,你煉功我受益,你現在可得好好煉啊!」「是啊,我是得好好煉,你在那邊要是沒有什麼歸宿的話,就來找我。」她自言自語地從床上爬下來,從桌上拿起了那本功友送她的書。她自己已經沒有書了,那些各種版本的書都被公安抄走了,但是,如果想修煉,大法弟子是不會沒書的。她拿起了一個老太太送給她的自己親手做的,裝釘得版版正正的書讀起來 。

讀著讀著,田老太太忘記了難過,忘記了週遭的世界,她沉浸在書裡,憂愁的情緒消失不見了,心中感到極大的安慰。驀地聽到開門聲,一大群人的腳步聲說話聲一下子湧進來。她知道,大家都回來了。想起來那個在北京610工作的兒子也在,她就趕緊想先把書藏起來,別見面第一天就和他吵起來。哪還來得及,那兒子已經站在面前了。「媽,你不用放起來了,你覺得好,就煉吧,我不會管了,我那時做的不對。」田尚珍的眼淚一下子流下來。幾年了,自己不停地對誰都講法輪功好,但是自己家裡就有一個在六一零工作的兒子,今天聽到孩子的這句話,田老太太的心裡真覺得一塊石頭落了地。他的工作是專門迫害法輪功的,他現在終於對法輪功有了正確的認識,那不是一個好的開端嗎,這樣,他不是也擁有了未來了嗎?

真是福無雙至今日至,田老太太正高興著呢,女兒天姝也進來了,笑瞇瞇地看了她一眼,說:「媽,小新上學挺好的,沒受什麼影響,那些小道消息不是真的。媽,你以後再別提什麼斷絕關係的事兒了。」

田尚珍看著自己的親人們其樂融融,心裡也別提多輕鬆了,中午到了,她跑到廚房去看看給大家準備點什麼吃的,隔著玻璃,她竟然瞅見媳婦沈月兒正在看著錄像比劃著動功的動作呢。她感覺湊上前去,沈月兒不好意思的停了下來。小兒子建國在旁邊插話說:「媽,這是你的新功友,她掃完墓開竅了,說人的生命太脆弱了,天災人禍的沒個准,想跟著媽也煉煉法輪功」「好事啊,沒問題!」田尚珍走回到廚房,她心裡真的百感交集,眼淚禁不住地從眼眶中掉下來。她想起了白振山,「老頭子啊,你要是還沒走多好啊,就是到了那邊你也得明白過來啊,可別再同那些邪惡在一起了,我明天就給你退黨,你走好吧!」孩子們都跟著進來了,一個個七手八腳地把田老太太勸了出去,「媽,你別管了,去歇歇吧,這飯當然是由我們來做的。」

過午,建軍要回北京了,臨走前,他更是給了田尚珍一個驚喜,「媽,你老是嘮叨我那六一零的工作,我做了這些年,也看著你修了這些年,媽,我想告訴你,這次回去我不幹六一零了,那真是缺德事,你對我和孩子就放心吧!」田尚珍夢想的這一天就這樣來了,「建軍,這就是你給媽的最好的禮物了!」

背景

父親張興武

67歲,山東濟南教育學院物理教授

母親劉品傑

67歲,濟南半導體研究所退休員工,兩人於1995年開始修煉法輪功後,身心受益,嚴格按照「真善忍」要求自己。1999年7月以後,兩人被降職降薪,數次拘留及抄家。2000年離家出走,四處流浪。2001年1月1日以「宣傳法輪功」為罪名雙雙被判處3年勞教,在勞教所中被迫勞動每天至少17個小時。期間,因為不肯寫「決裂法輪功」的保證書,張興武被連續2個6天6夜不許睡覺連番洗腦,劉品傑被兩次加刑。2003年底出獄後仍然受到嚴重的監視盯梢,不准外遊,不准辦護照。

2008年7月16日晚上10點,濟南市公安局及其下屬單位魏家莊派出所20多名員警在專業開鎖人員的協助下,沒有任何理由破門而入,抄家搶掠,抄走大量私人物品,電腦,印表機各種機器及大量現金,銀行卡,工資卡,同時綁架了張興武、劉品傑。張興武第二天送往濟南看守所,濟南市中區公安分局通知已經內定判刑XX年,此外任何消息無法得知。

辦案主要負責人:
濟南市檢察院聯絡人張曉暉0531-85037729
濟南市公安局市中區反X教大隊長韓延青:0531-82746554
實施綁架派出所:濟南市市中區魏家莊派出所派出所:0531-8615759:所長鍾偉電話:13361012598
張興武被關押看守所:濟南看守所:531-85081900
531-82780056531,531-82795754531,531-85088354(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