鼎詩:從德國「白玫瑰」到中國「人民幣」

鼎詩

標籤:

【大紀元4月29日訊】德國當年在納粹邪惡統治下,處處充斥秘密警察(Geheime Staatspolizei),他們壓迫人民言論、清除異己,更試圖控制人民的思想。然而德國人民一波波反納粹的活動在此期間從未間斷過。二戰後期,在慕尼黑大學就讀醫學院的漢斯‧蕭爾(Hans Scholl)為了德國人民,也為了被德國壓迫的民族,組織起一個國際知名反納粹組織「白玫瑰」(Die Weisse Rose)。該組織發展到約有十個成員。

1943年,德軍第六軍團在史達林格勒遭俄軍圍殲,漢斯利用此一時機鼓吹人民挺身反納粹,並以油漆在牆上漆上「自由」、「打倒希特勒」等字樣,漢斯、蘇菲兄妹並大量印製反納粹傳單,摸黑的把大量的反納粹印刷品被放置在轉角、街口、信箱,並且以白玫瑰組織之名積極聯絡德國各地反納粹組織。儘管納粹政府在街上查獲並阻止數千份反納粹傳單的流通,但傳單還是積極遍佈德國各個重要城市。

就在此時,漢斯兄妹的行動被盯上了。1943年2月18日,兄妹因為在大學裡放置傳單,被工友密報,秘密警察即刻將校園封鎖、回收傳單,並逮捕兩兄妹,最後兄妹兩人以叛國罪處以死刑,並即刻行刑。蘇菲時年僅21歲。漢斯兄妹無畏納粹恐怖鎮壓,挺身維護人類的基本權利,著實令人敬佩。邱吉爾曾稱讚:「白玫瑰在德國政治史上,可視為英雄當之無愧」。德國前總統理察魏茲賽克也表示過:「一個世代的勇氣,又重新決定我們的命運」。

1983年,蘇菲‧蕭爾的姐姐英格‧艾歇‧蕭爾(Inge Aicher-Scholl),根據人民法院的判決書和所蒐集到的相關重要文件寫成「白玫瑰」一書 (The White Rose: Munich, 1942-1943),德國人則將「白玫瑰」的事蹟拍成電影,造成極大迴響。德國人也為此立紀念碑、發行紀念郵票,紀念自由的英雄。隨後,西德的法院平反了白玫瑰組織成員。在終戰60年後,德國人製作了「蘇菲‧蕭爾的最後時光」電影,供世人緬懷這兩位德國青年英雄的事蹟。

然而殘暴的極權統治至今並未歇息。共產極權的幽靈在中共身上還魂,同樣的壓迫自由、人權、民主,槍口對向的是自己的人民。無論是廿年前的血腥鎮壓六四運動,或是十年前開始持續到現在對法輪功修煉團體的滅絕性迫害,中共清除及滅絕異己的恐怖手段從未停止過。「解體中共,結束迫害」,成為中國人當前最重要的一個選擇。

目前,在訊息被中共嚴重封鎖的中國大陸,有許多中國人還在被中共的謊言毒害著,不明中共迫害的真相。許多同情中國人被中共欺騙壓迫的正義之士,積極從事網路、媒體等消息突破封鎖外,在中、港、台兩岸三地的交流往來中,人民幣的流通及使用,已經超出貨幣使用的功用及價值,還肩負著在中共極權統治突破訊息封鎖,傳遞民主、自由及退黨真相的積極功能。

全球退黨服務中心負責人高大維曾表示:從大陸收到的各種反饋中,使用退黨幣的人數在不斷增加,已勢不可擋。他說,貨幣的流量大、周轉快,效果不可估量。如果我們人人都持之以恆的這麼去做,人民幣一定會成為一種廣傳真相的新型好傳媒。

在港台自由社會生活的每個人,都可以承擔傳播真相的責任,除了人傳人,心傳心的傳遞「九評共產黨」戳破中共的邪惡假面外,隨手將大紀元網站上退黨的訊息打印在或是寫在流通的人民幣上,對於兩岸三地民眾是便利可行的良心之舉。

「人民幣上寫真相」是一個非常手段,但對於生活的非常不自由,甚至被中共壓迫的非常痛苦的中國人而言,這個非常的方法,無疑是他們看清事實,退出中共邪黨的一個人生機會。

德國的「白玫瑰」在反納粹的史蹟中繼續綻放;中國的「人民幣」的歷史價值,該是在解體和崩解中共極權上助中國人一臂之力!

(http://www.dajiyua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相關新聞
鼎詩:2009的中國人要選擇什麼?
鼎詩:亂世中的方舟
鼎詩:從奧巴馬「忠實」的意外談兩岸
鼎詩:《魔戒》與聯合國二月審查中國人權現狀
最熱視頻
【新聞看點】習急武統 台軍力增 美議員籲除鱷魚
【微視頻】習近平防螞蟻暴雷?傳楊雄忘帶紅卡死亡
【橫河觀點】中共承認疫苗效差 美軍蔑視遼寧號
【重播】美參院聽證:情報巨頭談中共空前威脅
【新聞大家談】美信息反擊戰 推倒中共防火牆?
【未解之謎】希爾夫婦被外星人綁架的驚悚經歷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