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籍珍藏

中國第一通史:史記(24)

司馬遷;圖:正見網
font print 人氣: 5
【字號】    
   標籤: tags: ,

 十四年,秦饑,請粟于晋。晋君謀之髃臣。虢射曰:①“因其饑伐之,可有大功。”晋君從之。十五年,興兵將攻秦。繆公發兵,使丕豹將,自往擊之。

  九月壬戌,與晋惠公夷吾合戰于韓地。②晋君□其軍,與秦爭利,還而馬騺。,③繆公與麾下馳追之,不能得晋君,反爲晋軍所圍。晋擊繆公,繆公傷。于是岐下食善馬者三百人馳冒晋軍,晋軍解圍,遂脫繆公而反生得晋君。初,繆公亡善馬,岐下野人共得而食之者三百餘人,④吏逐得,欲法之。繆公曰:“君子不以畜産害人。吾聞食善馬肉不飲酒,傷人。”乃皆賜酒而赦之。三百人者聞秦擊晋,皆求從,從而見繆公窘,亦皆推鋒爭死,以報食馬之德。于是繆公虜晋君以歸,令于國,齊宿,吾將以晋君祠上帝。周天子聞之,曰“晋我同姓”,爲請晋君。夷吾姊亦爲繆公夫人,夫人聞之,乃衰絰跣,曰:“妾兄弟不能相救,以辱君命。”繆公曰:“我得晋君以爲功,今天子爲請,夫人是憂。”乃與晋君盟,許歸之,更舍上舍,而饋之七牢。⑤十一月,歸晋君夷吾,夷吾獻其河西地,使太子圉爲質于秦。秦妻子圉以宗女。

  是時秦地東至河。⑥

  注①正義射音石也。

  注②正義左傳雲僖公十五年,秦晋戰于韓原,秦獲晋侯以歸。括地志雲:“韓原在同州韓城縣西南十八裏。十六國春秋雲魏顆夢父結草抗秦將杜回,亦在韓原。”

  注③正義騺音致,又敕利反。國語雲:“晋師潰,戎馬還,濘而止。”韋昭雲:

  “濘,深泥也。”

  注④正義括地志雲:“野人塢在岐州雍縣東北二十裏。”按:野人盜馬食處,因名焉。

  注⑤集解賈逵曰:“諸侯雍餼七牢。牛一羊一豕一爲一牢也。”

  注⑥正義晋河西八城入秦,秦東境至河,即龍門河也。

  十八年,齊桓公卒。二十年,秦滅梁﹑芮。①

  注①正義梁﹑芮國皆在同州。秦得其地,故滅二國之君。

  二十二年,晋公子圉聞晋君病,曰:“梁,我母家也,①而秦滅之。我兄弟多,即君百歲後,秦必留我,而晋輕,亦更立他子。”子圉乃亡歸晋。二十三年,晋惠公卒,子圉立爲君。秦怨圉亡去,乃迎晋公子重耳于楚,而妻以故子圉妻。

  重耳初謝,後乃受。繆公益禮厚遇之。二十四年春,秦使人告晋大臣,欲入重耳。晋許之,于是使人送重耳。二月,重耳立爲晋君,是爲文公。文公使人殺子圉。子圉是爲懷公。

  注①正義子圉母,梁伯之女也。

  其秋,周襄王弟帶以翟伐王,王出居鄭。①二十五年,周王使人告難于晋﹑秦。秦繆公將兵助晋文公入襄王,殺王弟帶。二十八年,晋文公敗楚于城濮。②三十年,繆公助晋文公圍鄭。③鄭使人言繆公曰:“亡鄭厚晋,于晋而得矣,而秦未有利。晋之强,秦之憂也。”繆公乃罷兵歸。晋亦罷。三十二年冬,晋文公卒。

  注①正義王居于泛邑也。

  注②正義韂地也,今濮州。

  注③正義左傳雲僖公三十年,晋侯﹑秦伯圍鄭。杜預雲:“文公過鄭,鄭不禮之。”

  鄭人有賣鄭于秦曰:“我主其城門,鄭可襲也。”繆公問蹇叔﹑百里傒,對曰:

  “徑數國千里而襲人,希有得利者。且人賣鄭,庸知我國人不有以我情告鄭者乎?不可。”

  繆公曰:“子不知也,吾已决矣。”遂發兵,使百里傒子孟明視,蹇叔子西乞術及白乙丙將兵。行日,百里傒﹑蹇叔二人哭之。繆公聞,怒曰:“孤發兵而子沮哭吾軍,何也?”①二老曰:“臣非敢沮君軍。軍行,臣子與往;②臣老,遲還恐不相見,故哭耳。”二老退,謂其子曰:“汝軍即敗,必于殽厄矣。”③三十三年春,秦兵遂東,更晋地,過周北門。周王孫滿曰:“秦師無禮,④不敗何待!”兵至滑,⑤鄭販賣賈人⑥弦高,⑦持十二牛將賣之周,見秦兵,恐死虜,因獻其牛,曰:“聞大國將誅鄭,鄭君謹修守禦備,使臣以牛十二勞軍士。”秦三將軍相謂曰:“將襲鄭,鄭今已覺之,往無及已。”滅滑。滑,晋之邊邑也。

  注①正義沮,自呂反。沮,毀也。左傳雲蹇叔哭之曰:“孟子,吾見師之出,不見其入也。”

  注②正義與音預。

  注③正義殽音胡交反。阨音厄。春秋雲魯僖公三十三年,晋人及姜戎敗秦師于殽。括地志雲:“三殽山又名嶔岑山,在洛州永寧縣西北二十裏,即古之殽道也。”

  注④正義左傳雲:“秦師過周北門,左右免冑而下,超乘者三百乘。王孫滿尚幼,觀之,言于王曰:‘秦師輕而無禮,必敗。’”杜預雲:“王城北門也。謂過天子門不卷甲束兵。超乘,示勇也。”

  注⑤正義爲八反。括地志雲:“緱氏故城在洛州緱氏縣東二十五裏,滑伯國也。

  韋昭雲,姬姓小國也。”

  注⑥正義賣,麥卦反。賈音古。左傳作“商人”也。

  注⑦集解人姓名。

  當是時,晋文公喪尚未葬。太子襄公怒曰:“秦侮我孤,因喪破我滑。”遂墨衰絰,發兵遮秦兵于殽,擊之,大破秦軍,無一人得脫者。虜秦三將以歸。文公夫人,秦女也,①爲秦三囚將請曰:“繆公之怨此三人入于骨髓,願令此三人歸,令我君得自快烹之。”晋君許之,歸秦三將。三將至,繆公素服郊迎,向三人哭曰:“孤以不用百里傒﹑蹇叔言以辱三子,三子何罪乎?子其悉心雪耻,毋怠。”遂複三人官秩如故,愈益厚之。

  注①集解服虔曰:“繆公女。”

  三十四年,楚太子商臣弒其父成王代立。

  繆公于是複使孟明視等將兵伐晋,戰于彭衙。①秦不利,引兵歸。

  注①集解杜預曰:“馮翊合陽縣西北有衙城。”正義括地志雲:“彭衙故城在同州白水縣東北六十裏。”

  戎王使由余①于秦。由余,其先晋人也,亡入戎,能晋言。聞繆公賢,故使由余觀秦。秦繆公示以宮室﹑積聚。由餘曰:“使鬼爲之,則勞神矣。使人爲之,亦苦民矣。”繆公怪之,問曰:“中國以詩書禮樂法度爲政,然尚時亂,今戎夷無此,何以爲治,不亦難乎?”由餘笑曰:“此乃中國所以亂也。夫自上聖黃帝作爲禮樂法度,身以先之,僅以小治。及其後世,日以驕淫。阻法度之威,以責督于下,下罷極②則以仁義怨望于上,上下交爭怨而相篡弒,至于滅宗,皆以此類也。夫戎夷不然。上含淳德以遇其下,下懷忠信以事其上,一國之政猶一身之治,不知所以治,此真聖人之治也。”于是繆公退而問內史廖曰:③“孤聞鄰國有聖人,敵國之憂也。今由餘賢,寡人之害,將奈之何?”內史廖曰:“戎王處辟匿,未聞中國之聲。君試遺其女樂,以奪其志;④爲由餘請,以疏其閑;留而莫遣,以失其期。戎王怪之,必疑由餘。

  君臣有閑,乃可虜也。且戎王好樂,必怠于政。”繆公曰:“善。”因與由余曲席而坐,⑤傳器而食,問其地形與其兵勢盡縱,而後令內史廖以女樂二八遺戎王。戎王受而說之,終年不還。于是秦乃歸由餘。由餘數諫不聽,繆公又數使人閑要由余,由餘遂去降秦。繆公以客禮禮之,問伐戎之形。

  注①正義戎人姓名。

  注②正義罷音皮。

  注③集解漢書百官表曰:“內史,周官也。”

  注④集解徐廣曰:“奪,一作‘徇’。”

  注⑤正義按:黙在穆公左右,相連而坐,謂之曲席也。

  三十六年,繆公複益厚孟明等,使將兵伐晋,渡河焚船,大敗晋人,取王官及鄗,①以報殽之役。晋人皆城守不敢出。于是繆公乃自茅津②渡河,③封殽中尸,④爲發喪,哭之三日。乃誓于軍曰:“嗟士卒!聽無嘩,餘誓告汝。古之人謀黃發番番,⑤則無所過。”以申思不用蹇叔﹑百里傒之謀,故作此誓,令後世以記餘過。君子聞之,皆爲垂涕,曰:“嗟乎!秦繆公之與人周也,⑥卒得孟明之慶。”

  注①集解徐廣曰:“左傳作‘郊’。”駰案:服虔曰“皆晋地,不能有”。正義鄗音郊。左傳作“郊”。杜預雲:“書取,言易也。”括地志雲:“王官故城在同州澄城縣西北九十裏。又雲南郊故城在縣北十七裏。又有北郊故城,又有西郊古城。左傳雲文公三年,秦伯伐晋,濟河焚舟,取王官及郊也。”括地志雲:“蒲州猗氏縣南二裏又有王官故城,亦秦伯取者。”上文雲“秦地東至河”,蓋猗氏王官是也。

  注②集解徐廣曰:“在大陽。”正義括地志雲:“茅津在陝州河北縣﹑大陽縣也。”

  注③正義自茅津南渡河也。

  注④集解賈逵曰:“封識之。”正義左傳雲:“秦伯伐晋,濟河焚舟,晋人不出,遂自茅津濟,封殽尸而還。”杜預雲:“封,埋藏也。”

  注⑤正義音婆。字當作“皤”。皤,白頭貌。言發白而更黃,故雲黃發番番,*(以申思)*謂蹇叔﹑百里奚也。

  注⑥集解服虔曰:“周,備也。”

  三十七年,秦用由餘謀伐戎王,益國十二,開地千里,①遂霸西戎。天子使召公過賀繆公以金鼓。三十九年,繆公卒,葬雍。②從死者百七十七人,秦之良臣子輿氏三人③名曰奄息﹑仲行﹑針虎,亦在從死之中。④秦人哀之,爲作歌黃鳥之詩。君子曰:“秦繆公廣地益國,東服强晋,西霸戎夷,然不爲諸侯盟主,亦宜哉。死而□民,收其良臣而從死。且先王崩,尚猶遺德垂法,况奪之善人良臣百姓所哀者乎?是以知秦不能複東征也。”繆公子四十人,其太子罃代立,是爲康公。

  注①正義韓安國雲“秦穆公都地方三百里,幷國十四,辟地千里”,隴西﹑北地郡是也。

  注②集解皇覽曰:“秦繆公頉在橐泉宮祈年觀下。”正義廟記雲:“橐泉宮,秦孝公造。祈年觀,德公起。蓋在雍州城內。”括地志雲:“秦穆公頉在岐州雍縣東南二裏。”

  注③正義毛萇雲:“良,善也,三善臣也。”左傳雲:“子車氏之三子。”杜預雲:“子車,秦大夫也。”

  注④正義行音胡郎反。針音其廉反。應劭雲:“秦穆公與髃臣飲酒酣,公曰‘生共此樂,死共此哀’。于是奄息﹑仲行﹑針虎許諾。及公薨,皆從死。黃鳥詩所爲作也。”杜預雲:“以人葬爲殉也。”括地志雲:“三良頉在岐州雍縣一裏故城內。”

  康公元年。往歲繆公之卒,晋襄公亦卒;襄公之弟名雍,秦出也,①在秦。

  晋趙盾欲立之,使隨會②來迎雍,秦以兵送至令狐。③晋立襄公子而反擊秦師,秦師敗,隨會來奔。二年,秦伐晋,取武城,④報令狐之役。四年,晋伐秦,取少梁。⑤六年,秦伐晋,取羈馬。⑥戰于河曲,大敗晋軍。晋人患隨會在秦爲亂,乃使魏仇餘⑦詳反,⑧合謀會,詐而得會,會遂歸晋。

  康公立十二年卒,子共公立。⑨

  注①正義雍母秦女,故言秦出也。

  注②正義韋昭雲:“晋正卿士籒之孫,成伯之子季武子也。食采于隨範,故曰隨會,或曰範會。季,範子字也。”

  注③集解杜預曰:“在河東。”正義令音零。括地志雲:“令狐故城在蒲州猗氏縣界十五裏也。”

  注④正義括地志雲:“故武城一名武平城,在華州鄭縣東北十三裏也。”

  注⑤正義前入秦,後歸晋,今秦又取之。

  注⑥集解服虔曰:“晋邑也。”

  注⑦集解服虔曰:“晋之魏邑大夫。”正義仇音受。又作“儏”,音同。

  注⑧正義詳音羊。

  注⑨索隱名貑。十代至靈公,又幷失名。
(待續) 轉載 正見網(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我們尊重自己的祖宗,相信我們的祖宗,相信他們不是吃飽了撐的,研究出那麼多學問來。但是我們也不是排外者,外國的好的東西我們決不排斥。但是,對於馬克思以及主義,中共在我們民族已經實踐了一百多年了,我們飽嘗了其邪說給我們帶來的苦果,認識到其超級騙子的高超騙人伎倆,已經看透了他的本質。
  • 大家都看到了,一是鬥,二是騙,這是邪惡的特徵。不管共黨如何像變色龍一樣的千變萬化,概括的說也就是這兩個特徵。
  • 周文王問姜太公:「君王和臣子之禮應該是怎樣的?」
  • 周文王生病在床上休養,把姜太公召來,當時太子姬發也在床邊。周文王說:「啊!天將要放棄我的壽命了,周國的社稷大事就將要託付給您了。現在我很想聽您說說至理明言,好讓我明確的傳給後代子孫啊。」
  • 荊及衡陽維荊州:①江﹑漢朝宗于海。②九江甚中,③沱﹑涔已道,④云土﹑夢爲治。⑤其土塗泥。田下中,賦上下。
  • 周文王問姜太公:「統理國家、治理百姓的一國之君,其所以失去國家和百姓的原因是什麼?」
  • 周文王問姜太公:「如何才能保住國家呢?」
  • “地理志涇水出安定涇陽。”索隱渭水出首陽縣鳥鼠同穴山。說文云:“水相入曰汭。”正義括地志云:“涇水源出原州百泉縣西南鮼頭山涇穀。渭水源出渭州渭原縣西七十六里鳥鼠山,今名青雀山。渭有三源,幷出鳥鼠山,東流入河。”
  • 帝舜謂禹曰:“女亦昌言。”禹拜曰;“于,予何言!予思日孳孳。”皋陶難禹曰:“何謂孳孳?”禹曰:“鴻水滔天,浩浩懷山襄陵,下民皆服于水。予陸行乘車,水行乘舟,泥行乘橇,山行乘琻,行山□木。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