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紀元】逃出鳳凰的故事

人氣 73

【大紀元4月4日訊】新聞提要﹕傳說中鳳凰是不死的神鳥,給人帶來光明和希望。而香港鳳凰衛視卻有著「海外的央視」的稱號。

在北京中央電視臺講的話越來越沒有人相信的年代,在民怨沸騰、抗暴四起、中共當局稱為「敏感年」的二零零九年早春,鳳凰衛視突然以學術探討的形式對法輪功進行長篇累牘的誣衊與攻擊,赤膊演出中共處理危機慣用的轉嫁矛盾伎倆。

不過在鳳凰衛視,也有不少員工、甚至高層不願意配合中共喉舌宣傳工作,不願違背良心為中共鎮壓政策擔當宣傳工具,前鳳凰資訊臺新聞總監龐鐘就是其中的一位。鳳凰經歷烈火的煎熬和痛苦的考驗,獲得重生,並在重生中達到昇華,龐鐘出逃鳳凰的經歷,恰似鳳凰涅槃、浴火重生。

逃出鳳凰的故事
文 ◎ 梁珍

傳說中鳳凰是不死的神鳥,給人帶來光明和希望。鳳凰經歷烈火的煎熬和痛苦的考驗,獲得重生,並在重生中達到昇華,稱為「鳳凰涅槃」。

曾經在鳳凰衛視工作,位居資訊臺新聞總監的鳳凰人龐鐘,因為修煉法輪功被江澤民點名,其後出逃鳳凰衛視六年多,現居美國,在一家中文電視臺任新聞總監,回想當初的經歷,真有一種鳳凰涅槃、浴火重生的感覺。

前鳳凰衛視資訊臺新聞總監龐鐘,出逃鳳凰衛視的經歷,有如鳳凰浴火重生。(攝影/戴兵)

「那時候我在鳳凰衛視做新聞,什麼都要受到中共的審批,還差點因為自己的信仰因素——法輪功學員身份,被關進大牢,現在來到自由社會,在獨立媒體工作,完全按照客觀媒體的方式在做,才真正體會到做新聞的樂趣。」

因為「邱震海抹黑法輪功事件」,最近龐鐘首次敞開心扉,對本刊披露他當初離開鳳凰衛視兩個月的驚險經歷。

突如其來的香港媒體曝光

故事要追溯到二零零二年。那是中共鎮壓法輪功三周年左右,媒體一面倒的抹黑,大陸法輪功學員橫遭被關、被抓、被打壓、甚至被迫害致死,有大陸法輪功學員就採用電視插播的形式將法輪功被迫害的真實情況向外播放,一手發動鎮壓的中共前國家主席江澤民對此極其惱怒,於零二年三月甚至在長春下達了「開槍令」對待手無寸鐵的法輪功學員。

隨後,二零零二年七月一日,香港移交中國五周年,江澤民在十六大前最後一次訪問香港,並主持七一慶典儀式,保安工作空前嚴密。在媒體圍繞江出訪前後密集式的報導幾天後,七月三日,多家香港媒體紛紛頭版驚爆一則消息:鳳凰衛視高層證實修煉法輪功。

報導稱,香港鳳凰衛視高層、資訊臺新聞總監龐鐘因牽涉法輪功問題,臨時被調往北京培訓新職員;而為保證回歸五周年慶典直播節目不受任何干擾,鳳凰衛視直播節目取消,改為錄播。據知針對江澤民出訪,尤其擔心出現內地電視臺插播法輪功真相事件,令江澤民及特區政府尷尬,加上法輪功的「明慧網」亦出現過批評鳳凰臺的文章,故有人擔心在內地及台灣收看到的鳳凰衛視亦成為干擾對象。

據了解,內地保安部門經調查後,發現具體負責資訊臺節目的新聞總監龐鐘為法輪功成員,因此在江澤民抵港前將資料轉交鳳凰衛視;據悉鳳凰衛視資訊臺迄今仍未在內地「落地」,管理層希望事件能得到妥善處理,以免影響其「落地」大計。

江澤民親自下令 鳳凰祕密運作

有著二十多年新聞經驗的龐鐘,是鳳凰衛視的開荒牛,早年畢業於華東師範大學,在北京體育大學獲教育碩士學位,九六年被北京選派往香港鳳凰衛視工作前,是北京中央電臺新聞中心常務副主任,因為精通於體育報導,曾經多次獲得國家級報導特別獎等大小獎項二十多項。

建臺以後,他一直在鳳凰管理層工作,擔任新聞總監一職,可謂位高權重。許多重大新聞他都參與策劃,包括「九一一事件」、以及派員去阿富汗採訪,在鳳凰衛視有著極深的人脈。

龐鐘修煉法輪功在鳳凰人所共知。原本喜歡氣功的他,曾經接觸過各種氣功,但他始終有個疑問「身體和道德之間到底有什麼關係」,直到一個偶然的機會,九八年一個朋友介紹法輪功。法輪功堅持「真善忍」的信仰原則,令他如獲至寶,書中也解開了他多年的疑問,原來做好人身體就會變好,人做壞事要遭惡報,這就是為什麼很多人疾病重生的道理。與此同時,女兒突然失明的眼睛頑疾——神經性眼睛痛,也因為煉功奇蹟般的變好,讓龐鐘見識到法輪功的神奇,從此走上修煉的道路。

二零零二年六月二十九日晚上九點,他接到臺裏打來的一通緊急電話,以「去北京培訓幾個星期」名義要他和中文台副臺長潘紅星緊急上北京。龐鐘次日就趕到北京,連續幾天都在北京分臺和記者開會。

對於為何當時被祕密調到北京,龐鐘多年後透露其中原委:「鳳凰高層後來告訴我,因為上面壓下來的,江訪港在香港要保證萬無一失,特別是媒體。因為我是法輪功學員,所以就把我調開了。」

據知六一○小組親自開會,防止香港法輪功學員「搞插播」。因為六一○小組成員李東生曾任前中央電視臺副臺長、廣電部副部長,和當年在北京中央電臺工作的龐鐘非常熟悉,就主動向主管中宣部的六一○副主任丁關根匯報龐鐘的法輪功學員身份,丁又將事件彙報給江澤民後,對方大為緊張。其後江指令丁直接給中聯辦主任姜恩柱打電話,要求處理龐鐘的問題,於是姜恩柱把劉長樂找到中聯辦去,部署了調離龐鐘的計畫,並由鳳凰衛視和中聯辦主動聯繫媒體曝光,以鳳凰衛視不知情為由,撇清關係,將責任全部推在龐鐘身上。

「當時媒體報導稱,我向鳳凰衛視保證不會做傷害鳳凰衛視的事,這個根本不是事實,只是當時鳳凰衛視想向上面交代。所謂插播也是他們隨便找個藉口把我支開。關鍵就是因為我修煉法輪功,他們不信任我。而且同時他們想方設法想要讓我放棄我的信仰。」龐鐘分析道。

酒店密布公安 成功脫逃

在七月三日香港媒體曝光龐鐘煉法輪功的消息的同時,身在北京的龐鐘卻毫不知情,直到下午他接到了香港親戚的電話。

「先是我父親打電話給我,告知我香港媒體已經曝光我的法輪功學員身份,要我小心。然後又是我另外一個香港親戚,告訴我可能回不了香港,她知道我性格倔強,還提醒我萬一有什麼事情,不要和當局頂撞等。」

十多分鐘後,龐鐘又接到鳳凰衛視總裁劉長樂的電話,說有事要找他商量,要他速回旅館——北京友誼飯店。

龐鐘當時正好在探望北京親戚回來旅館的巴士途中,巴士很快就到達了旅館,他下了車,步行往旅館,在接近旅館僅僅二十米的距離,突然直覺告訴他不能進去,他調頭就走。

「因為媒體曝光中共對法輪功迫害手段很邪惡,所以我當時有預感會出事。所以就選擇離開。後來我才知道,當時劉長樂和北京公安部一大幫公安就在酒店裏面,準備抓我。他們當時還搜查了我住的酒店房間,發現了一本《轉法輪》,想以此作為證據扣押我。」

長期從事新聞工作的龐鐘,有著敏悅的頭腦和閱歷。因為隨身帶了證件和錢包,他直奔香港,因為考慮坐飛機要查證件不安全,就臨時從北京火車站買了一張去武昌的票,然後再從武昌坐到廣州,輾轉於次日順利通關回到香港。

抵達香港後,龐鐘給劉打了一個電話。「我說,已經回來香港,有事情你再和我聯繫。劉當時大吃一驚,隨即打電話安撫我,要我在家裏等著。」



關懷中國文化藝術,更關注中國社會民生議題,從中共非法抓捕中脫身,龐鐘貢獻專業給沒有中共操控的美國新唐人電視台。(新紀元資料室)

記者會上拒絕放棄信仰

當晚鳳凰衛視中文臺長王紀言和副臺長就找上門,要龐鐘次日開記者會。「他們說你走了以後,香港媒體都有這個報導,要我開記者會,要我對媒體說,你曾經煉功,但現在不煉了。」

當天記者會來了很多人,龐鐘不願意違背良心說自己不煉,反而講了很多煉法輪功對身體有好處,以及他女兒眼睛因煉功而煉好等等煉功的好處,主持會議的公關部主任很生氣,會議半途中斷,沒有繼續開下去。

因為記者會的「不配合」,鳳凰衛視高層經過一輪密謀後,隨即要龐鐘放大假,並要他回上海探親。龐鐘沒有走,一直留在香港家裏,後來才聽說,中共那邊很不高興,誘騙他去大陸的計畫又落空了。

家人遭脅迫 堅拒轉化

與此同時,鳳凰高層還找到龐鐘太太。「他們對我太太說,要她和我離婚,說這樣對我好,想以此要求我放棄自己的信仰,但遭到我太太的拒絕。」其後龐鐘太太在香港工作的一家中資企業也找個理由炒掉她的工作,令他們一家生活陷入窘境。

兩個星期後,龐鐘又接到一紙調令,要他去深圳分公司半年,半年後才回鳳凰衛視,臺裏甚至幫他在深圳找好了一套高級公寓。已經在鳳凰工作六年的龐鐘,知道此行凶多吉少,但為生活所迫,默默同意了工作的調動,懷著無比複雜的心情離開鳳凰香港總部。

「我在整理資料時,想到鳳凰衛視的同事大家都很熟,包括迫害以後還有兩個人要借《轉法輪》看,好多鳳凰衛視的內部人都看過法輪功的資料,臨走前,我就把十來本法輪功真相材料放到同事的桌子臺面。」

鳳凰發資料 驚動六一○

因為收到法輪功資料,鳳凰衛視炸開了鍋。第二天,龐鐘因為申請大陸工作電話卡回到臺裏,一進辦公室,就有人告訴他公司高層對於收到法輪功資料一事深感不悅,甚至說有人已經向警方報了案。

龐鐘很鎮靜地說:「在香港到處都可以看到法輪功的真相材料,我前幾天還收到法輪功寄的資料,這都是正常的。他頓了頓又說,「這幾本東西是我放的。」

龐鐘此言一出,再次驚動了中共六一○。有人透過鳳凰衛視的中共管道,將龐鐘發法輪功資料一事向上匯報,隨後龐鐘的好朋友告訴他,上面非常惱火,直接下令不准讓他回鳳凰衛視總部工作,要龐鐘直接調到深圳分部工作。

期間龐鐘在等待工作調動過程中,曾經被臺裏派到深圳去處理一些事務,當時工作聚會吃飯,有朋友就告知同臺吃飯的就有國安人員。

也有好心的法輪功朋友提醒他,大陸迫害法輪功學員的黑手已經伸向海外,最近一連發生了好幾例香港法輪功學員進大陸,被深圳國安抓捕的事例,提醒他小心。

思前想後,龐鐘決定離開鳳凰,於是當年八月三十一日不告而別,其後十月份,在朋友的幫助下,離開香港,赴美參與海外獨立媒體——美國新唐人電視台擔任新聞總監一職至今。

相比當初在鳳凰衛視工作,他感到截然不同的兩種氛圍:「雖然鳳凰衛視相比國內媒體,相對還有一些自由度,但也要受到中共很多方面的制約,很多敏感新聞包括西藏問題、法輪功問題、陳水扁的新聞都不能報,讓你備感壓抑。但在新唐人我找到自己的追求,這裏沒有中共的操控,完全是秉承自己的良心在做新聞,我們的報導都是走在第一線,包括SARS我們的報導比中共官方媒體快了三個星期,這和以前是完全不同的。」

龐鐘在新唐人電視台找到秉承良心做新聞的安身之地。(新紀元資料室)

籲鳳凰員工秉承良知

據知和龐鐘一樣因為不願意放棄媒體人求真的原則,而離開鳳凰的人還有不少。據說《世紀大講堂》的前節目主持人阿憶就是因為不願意製作詆毀法輪功的節目,於二零零三年離開鳳凰衛視,在北京大學當過一段時間窮教授。

龐鐘特別呼籲所有鳳凰高層的人了解法輪功真相,秉持良知道德,不要違心的做抹黑法輪功的節目。「邱震海的抹黑法輪功節目一看就是粗製濫造,理論事實都不清,找幾個所謂的專家一談,就這麼登場了,按照正常媒體的播出原則,這樣的節目完全是不應該播出的,對鳳凰的聲譽會有很壞的影響。」

「我呼籲鳳凰衛視高層的員工,對於法輪功的真相,他們在香港都有很多機會能夠接觸到,也知道法輪功是被冤枉的,像阿憶這樣能站出來的還是很少,希望大家在了解真相的時候,不要再做詆毀法輪功的節目。」◇

龐鐘呼籲鳳凰衛視高層了解法輪功真相,不要再做詆毀法輪功的節目害人害己了。(攝影/戴兵)

===============================================================================

劉長樂與鳳凰衛視
文 ◎ 古淳


鳳凰衛視董事局主席兼行政總裁及香港亞洲電視股東劉長樂。(AFP)

解放軍總政治部出身的鳳凰衛視總裁劉長樂,何以在八十年代以中央電臺記者身份移居海外短短四年裏,迅速積聚財富?北京當局的重要稿件何以會直接下達鳳凰衛視,沒有人敢提出異議?

劉長樂,一九五一年十一月出生於上海,現任鳳凰衛視董事局主席兼行政總裁及香港亞洲電視股東。

父親劉向一,早年參加中共,曾任中共蘭陵縣委書記、中央組織部任祕書處長、機關黨委副書記;西北局機關黨委副書記、人事處長;甘肅省人民銀行副行長;甘肅省人事局副局長;中央組織部任辦公廳副主任等職務。

劉長樂一九五三年隨父母到北京,後遷居西安,一九六四年再次遷居蘭州。一九七零年中學畢業後去蘭州製藥廠工作,後駐紮於遼寧錦州的第四十集團軍參軍,擔任指導員職務。一九八零年畢業於北京廣播學院,一九八三年進入中央人民廣播電臺,在軍事部擔任記者、新聞評論員等,編制屬於解放軍「總政治部」。由於劉長樂常陪同楊尚昆等中共高層出國訪問,後提升為該電臺軍事部副主任。

在國內的公開資料中,劉長樂的財富是如此得來的:「劉長樂原來在中央人民廣播電臺幹記者。一九九八年移居海外,一九九零年駐足香港。隨後,劉長樂在石油貿易和房地產業務上掘到了『第一桶金』,然後果斷地在地產經營中急流勇退,避過了此後綿延日久的樓市低迷。」

有人問道:八十年代的中央人民廣播電臺記者竟然有如此豐厚的收入,能夠在移居海外後短短四年裏就從事對資金量要求很大的石油和房地產業務並獲利,實在匪夷所思。

劉迅速積聚財富背後的故事是個謎。然而對於熟悉中共內部運作的人而言,這些其實也並非謎。

劉迅速積聚財富背後的故事是個謎。然而對於熟悉中共內部運作的人而言,這些其實也並非謎。(Getty Images)

劉從石油轉向高速公路建設、房地產、港口設施、酒店、醫院,成為億萬富翁。那時絕大多數中國人的一年收入還不到一千美元。他在北京、香港和加州都有家,兩個女兒也都在美國讀書,一個讀MBA,還有一個讀傳媒大學後在美國的福克斯工作,兩年以後又去讀媒體碩士。

一九九六年三月三十一日,其下屬的今日亞洲有限公司、香港衛星電視有限公司及華穎國際有限公司共同創立鳳凰衛視有限公司。據鳳凰衛視自己介紹:「今日亞洲與中國大陸各界廣泛密切的關係,為鳳凰衛視進入中國市場創造了良好的環境。華穎國際有限公司是中國銀行全資附屬公司,在中國及國際財務運作方面有豐富的經驗,並對於中國市場的開拓有深刻的理解和廣泛的資源。」

據調查,劉長樂控股的今日亞洲控股公司與衛視集團、華穎國際廣告公司按45:45:10的比例出資,共建「鳳凰衛視」,由此可見,劉長樂與中國銀行的下屬公司華穎國際就占了55%的股份,鳳凰衛視實際上是一間中資控股公司。

二零零二年六月十一日,劉長樂收購亞視46%股份,成為最大股東,成為亞視大老闆。這是在九七香港回歸背景下演出的連續劇。

鳳凰衛視主管為中共間諜

二零零五年,香港鳳凰衛視美洲臺主管麥大泓與其兄涉嫌為竊取美國海軍潛艇動力機密文件,被美國聯邦調查局(FBI)收網截捕,人贓俱獲。當時在洛杉磯機場,麥大泓正準備攜帶機密文件離境。二零零八年四月,美國法庭人士說,華裔美籍人士麥大泓因為與他的哥哥麥大智共謀將美國敏感的潛艇技術資料傳遞給中共,被判刑十年。


香港鳳凰衛視美洲臺主管麥大泓與其兄共謀將美國敏感的潛艇技術資料傳遞給中共,被判刑十年。(網絡圖片

據美國聯邦檢察官辦公室公布的消息,麥大泓的哥哥麥大智,於一九八五年六月成為美國公民。被捕前為Power Paragon公司首席工程師,負責研發靜電動力系統(QED),用於製造海軍軍艦。

麥大泓任職於鳳凰衛視美洲臺擔任工程部主管,是鳳凰衛視美洲臺的開臺元老。麥大泓在移民美國之前是中共軍方技術研究人員,一個標準的中共軍人。FBI探員蓋洛德曾出庭作證,在麥大泓的家裏發現麥大泓穿著中共軍服的照片。

為掌握更多的證據,FBI曾在鳳凰衛視洛杉磯公司公開招募員工的時候,安排一位來自中國大陸、中英文都非常流利,又相當漂亮,近乎完美履歷的資深探員前往求職,但該探員尚未與鳳凰衛視主管面談,就被該臺告知已經找到員工,不會錄用該探員。後經調查發現,鳳凰衛視招募的部份員工有著令人質疑的背景,其工作履歷及經驗很差,甚至不能講完整的英文,明擺著有合格的員工不錄用,反而錄用不合格的員工,說明鳳凰衛視錄取人有其特殊的標準。

鳳凰部份骨幹員工的背景

王紀言,鳳凰衛視執行副總裁兼中文臺臺長,是廣播電影電視部研究海外媒體的五人小組成員。曾任北京廣播電視學院電視系主任十年,任常務副院長六年。

邵文光,鳳凰衛視歐洲臺的臺長,是一名地地道道的外交官,中國駐美國的公使級參贊,正局級幹部。

崔強,出任鳳凰公司常務副行政總裁。畢業於上海復旦大學新聞系,在中央人民廣播電臺任職十年,曾任北京天華國際文化藝術有限公司董事總經理。

余統浩,出任鳳凰公司執行副總裁。畢業於中國人民大學國際政治系,中國知名的廣播電視工作者,歷任廣東電臺臺長、珠江經濟臺臺長、廣東省電視臺副總編、中國廣播電視國際經濟技術合作總公司副總經理及中國廣播電視學會理事。加盟後主管廣告業務及市場推廣網絡。

從以上資料來看,鳳凰衛視的確是一個中共官味十足的中資電視臺。

海外的中央電視臺

只要經常上網看海外報刊的網友就知道,鳳凰臺是不播敏感新聞的,即使有那麼一點的經縮小處理的敏感新聞,也是從官方統一的角度和觀點來播的。

由於鳳凰衛視盤踞香港,對中國大陸的觀眾來說,就具有很大的欺騙性。

為了掩飾身份,鳳凰衛視不能播新聞聯播,它也播報美國九一一事件實況,也報導臺灣大選,但絕不讓任何人表達對臺灣獨立的支援,不會採訪一些主張民主改革的異見人士,也絕不報導對有關於中共領導人的負面評論,鳳凰衛視的時事開講等時事類節目的觀點與中央電視臺是保持一致的。劉長樂只是比中央電視臺更善於包裝中共的宣傳,並幫助中共維持它的統治。

例如二零零三年SARS危機期間,該臺是最早收到蔣彥永醫生宣稱中共當局掩蓋疫情的消息的媒體之一,但是未進行任何新聞報導。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開始正式迫害法輪功。兩天以後,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二日,中央電視臺和全國電視臺同時開始播出武漢電視臺攝製的《其人其事》,這是當時中共唯一的反法輪功電視節目。七月二十三日下午,鳳凰衛視的節目主持人竇文濤被鳳凰衛視緊急電話從四川宜賓大型直播現場召回香港。當時臺裏給的指令是「十萬火急進錄影棚趕製上、下兩集關於法輪功的特別節目」。電視臺在六小時的時間內編製了三小時內容與中央電視臺的《其人其事》類似的電視節目《法輪功大起底》。這個節目在七月二十五日上午正式播出,成為早期中共妖魔化法輪功宣傳的重要組成部份。

根據鳳凰衛視該節目主持人竇文濤本人的說法,鳳凰衛視是在一九九九年四月二十五日法輪功學員上訪事件以後開始介入採訪有關法輪功的素材的。這正好和江澤民及中共中央發布一系列關於法輪功問題的講話、文件和批示相吻合。

鳳凰衛視於一九九六年開播,隔年,鳳凰衛視在中國開始播出新聞節目,外傳北京當局的重要稿件會直接下到該電視臺,沒有人敢提出異議。鳳凰衛視在宣傳上也始終緊跟著中共當局的節拍,因此有海外中央臺的封號。

官方色彩日趨露骨

而據香港立法會議員、民主黨主席何俊仁所言,劉長樂作為大財團代表控制香港媒體,用諸如廣告等手段(即用廣告利益給媒體施壓,若不聽話則得不到廣告)左右媒體行為,將政治事件娛樂化(即花邊新聞化),無視異見,與香港政府、北京政府有千絲萬縷的關係。

由於中國民眾對中共當局欺壓百姓的不滿越來越大,近幾年官民衝突不斷加重,再加上退黨大潮以及經濟危機,真是令中共焦頭爛額。中共當局為掩蓋矛盾、轉移民眾視線和焦點,近期,又利用鳳凰衛視開始對在國際社會受到越來越大關注的法輪功進行攻擊謾罵。

資深媒體人、《動向》雜誌總編張偉國說:「為了達到宣傳的效果,完成主子的任務,鳳凰衛視在平時的報導口徑方面,表現出比大陸媒體要開放和自由的樣子,在新聞技巧運作方面越來越精致化,以迷惑觀眾,而且以香港電視臺的名義出現,所以會誤導觀眾認為其客觀。但是卻在關鍵時刻配合中共的指令,講出中共需要的觀點,為中共搶奪話語權奠定基礎,具有更大的殺傷力。」

俗話說,紙總是包不住火的,現在老百姓已經越來越看清了鳳凰衛視的真實面孔。◇

=======================================================================

專家辨析何謂膜拜團體
文 ◎ 古淳


美國精神醫學專家楊景端認為鳳凰造謠恰好提供一個說清什麼是宗教、膜拜團體等關係的好機會。(新紀元資料室)

民怨沸騰,中共當局稱為「敏感年」的二零零九年早春,「海外的央視」鳳凰衛視突然以學術探討「膜拜團體」的形式對法輪功進行長篇累牘的誣衊與攻擊,試圖轉移視線。究竟膜拜團體的特徵為何?且聽專家分辨。

香港鳳凰電視臺「震海聽風錄」欄目三月四日以「邪教的危害及社會的治理」為題召開電視研討會,用學術探討所謂「膜拜團體」的形式攻擊法輪功。

據節目播放的短片介紹,二零零九年一月九日在深圳舉辦的「膜拜團體研究國際論壇」,而此前二零零七年十二月六日在深圳舉行的「膜拜團體國際學術研討會」則是此論壇的前身。

據悉,中國社會科學院世界宗教研究所是國際研討會的主辦方,並用中國社會科學院邪教問題研究中心名義其下在年初召集了針對揭批法輪功的論壇,兩次交流規模皆為二十多人,社科院及國內相關部門占據大半。鳳凰電視臺被制定為該論壇的唯一媒體,以西人專家訪談為主,製作了此文革類節目。

自一九九九年七月以來中共打壓法輪功已近十年,期間炮製過各種罪名,此次以「膜拜團體、有害膜拜團體、破壞性膜拜團體」等概念來抹黑法輪功,還是一個新的說詞。然而美國的精神醫學專家解釋說,法輪功並不符合膜拜團體的幾個基本前提:封閉型組織,以及以暴力對待內部成員。

中共邪黨教主崇拜,精神控制。(新紀元資料室)

專家解釋膜拜團體

美國精神醫學專家楊景端指出,這無疑給學術界提供一個說清什麼是宗教、膜拜團體、有害膜拜團體等關係的好機會。

楊景端說,中共突然熱中膜拜團體研討,目的是用人們對膜拜團體的異議,牽強附會抹黑法輪功,給大陸民眾造成錯覺,好像國際認同中共對法輪功迫害罪名的定義。

「膜拜團體在國際上是指:有一群熱中追隨者的,帶有膜拜性質這樣一個團體,他們有膜拜對象,又常常稱自己是耶穌或代表耶穌,膜拜的對象常常是一個個人;第二,他們加入團體是常常有嚴格的手續和儀式,一旦加入,它要求你放棄你的個人財產和個人的東西,同時與社會環境隔絕,在你加入以後,就會直接受這個團體給予的資訊,同時不再有自己的分析和思考餘地,必須百分之百的接受灌輸給你的東西。」

他說,這樣的團體想退出都非常難,常常受到精神上的、經濟上的制裁和生命威脅。他進一步分析有害膜拜團體特徵除具有膜拜團體一般特徵外,「他還會為了他的信仰殺害別的人、別的生命或殺害自己。」

兩類人士最關注膜拜團體

「關心反對膜拜團體基本上是兩類人,一類是宗教團體,認為自己最正宗,所以通常他把別的稱為膜拜團體;第二類是社會學家和心理學家,他們主要是針對有害膜拜團體,因為這些人會對家人社會造成傷害。」

他說:「中共在打擊迫害任何人時,它首先要使迫害合法,比如右派、反革命、異己份子,現在會說你洩露國家機密、顛覆國家政權等。」

把法輪功說成膜拜,再化成有害膜拜團體,是企圖為中共對法輪功迫害所造下的滔天大罪、反人類罪開脫和辯護。

「法輪功強調『以法為師』,修煉法輪功不存在『拜師』、『供養』等任何形式,只看你能否用『真善忍』作為人思想和行為標準,修煉法輪功沒有手續沒有登記。」

有極簡單的幾項規則:不存錢不存物,沒有任何經濟上的東西;沒有任何組織形式;修煉者不僅不要求脫離社會,相反要求最大限度符合常人社會去學習、工作、生活,年輕人組織家庭;不存在放棄個人財產,修行本身沒有組織,也不用捐錢捐物等。」



修煉法輪功不存在拜師、供養等任何形式,不存錢不存物,不要求脫離社會,只看學員能否用「真善忍」實修心性。(Getty Images)

他指出,一九九九年以前法輪功在大陸已經洪傳七年,法輪功的所有講法、書籍皆在網上公開,周圍也有很多法輪功的修煉者,想了解法輪功是非常容易的事。

中國問題分析家龍延指出,鳳凰衛視此舉實際是替中共轉移視線。他說,中共幾十年暴政,早已造成民怨沸騰。國際金融危機也加深了國內原有的政治、經濟、社會等方面的危機。中共當局把二零零九年稱為「敏感年」,並且成立了專門工作小組。

在這樣的背景下,中共在香港的喉舌鳳凰衛視,突然利用名不見經傳的所謂海外「學者」和國內的所謂「基督教代表」等,對法輪功進行長篇累牘的誣衊,是其處理危機慣用的轉嫁矛盾伎倆,試圖轉移人們的視線,同時延續鎮壓路線。◇

========================================================================

中共宣傳精緻化
文 ◎ 梁珍


香港支聯會主席司徒華表示,由於北京中央電視臺講的話越來越沒有人相信,所以他們更加利用鳳凰衛視來打壓異己。(新紀元資料室)


鳳凰衛視在平時的報導口徑,表現得比大陸媒體開放和自由,以包裝客觀公正的形象。可是關鍵時刻配合中共指令的報導觀點,讓其「海外中央臺」的封號不脛而走。

在香港,提起鳳凰衛視是中共控制的媒體,相信沒有人會覺得奇怪。

香港支聯會主席司徒華這麼評價道:「鳳凰衛視不只是中共資助控制的媒體,而且裏面的主要負責人都有國安背景的。由於北京中央電視臺講的話越來越沒有人相信,所以他們更加利用鳳凰衛視來打壓異己。」

創臺於一九九六年的鳳凰衛視,在大陸擁有很高的收視率,不僅僅幾乎各個鳳凰主持都出書著書,擁有明星般的排場和關注度,鳳凰的很多新聞也被新聞封鎖的大陸民眾當作是香港電視臺的資訊,廣為傳播,令很多大陸民眾深信鳳凰所說的。

現定居於加拿大的前趙紫陽智囊吳國光教授曾經著文,描寫中共政府宣傳手法,其中寫到香港媒體對伊拉克戰爭的報導,當時美軍已經占領了巴格達,海珊倒臺,第二天香港報紙全是頭條,鳳凰衛視卻整晚報導不提一字,只是稱「美軍深入了伊拉克首都的某一部份,遇到了激烈的抵抗」。吳教授稱之為「中共宣傳精緻化」,利用收買滲透的海外媒體為其宣傳,效果就在於:「被騙者不知道被騙。這是中共以前的宣傳所做不到的,現在我們被騙的時候不知道被騙,我們也不認為會被騙。」

究竟鳳凰的新聞是怎樣運作的?到底又是什麼樣的人在操縱鳳凰衛視?

鳳凰新聞 中宣部直接過問

據鳳凰衛視前新聞總監龐鐘披露,鳳凰的新聞全部由中宣部直接監管。很多命令直接下達到鳳凰衛視資訊臺臺長處,由他那邊具體布置。有時候則是由劉長樂直接打電話,表示對某些新聞的意見。

在涉及重大題材方面,鳳凰的尺度被要求和中共高度保持一致。很多涉及敏感題材的新聞,比如陳水扁、達賴喇嘛、法輪功等題材的新聞都禁止報導。記得有一次達賴去到美國,美國記者也去採訪了,但文稿過來後,就一個命令打過來不准出。

還有好幾次七一回歸日,他們報導新聞,也被指令不准報示威抗議內容。

甚至報導中共貪官的新聞也被要求不准報導,包括賴昌星案件,中共當局就下令鳳凰衛視不准報。

去年毒奶粉事件,該臺曾經也報導了毒奶粉專題節目,後來收到中宣部電話明令禁止報導毒奶粉新聞,問責報導只能到質檢總局局長李長江辭職為止。據知有鳳凰傳媒人員不滿有關禁令,所以主動向傳媒透露有關訊息,希望引起外界關注。

鳳凰人 國安掌控

在鳳凰工作的共有三類人,一類是從北京中央電視臺、中央電臺等直接從大陸派出來的所謂媒體人,包括曹景行等;一類是原STAR TV的一班人馬,知名主持人如吳小莉等;還有就是在當地招聘的記者或技術人員。

從大陸派出來的人,基本上都是有國安背景或者被國安掌控。龐鐘憶述,自己當時在中央電臺工作期間,因為工作出色,加上出身良好,一直是中共悉心栽培的對象,一九九一年就被提拔到副教授,九四年還被送到中央黨校培訓一年。其後在黨校期間,廣電部就有人找上門來,說劉長樂組建鳳凰衛視,要兩大臺抽調一些人物過去,結果他就被選上了。

龐鐘表示,當時記得給他辦證過來的就是國安部,而且辦的是單程證。「由此可見,我們這幫人出來,都是被國安部掌控資料的,關鍵時候就會被派以特殊任務,好在後來我因為修煉法輪功,不被他們所信任,後來更因為江出訪事件,還被調離,差點進了大牢。否則中共可能也會要求我做一些小罵大幫忙的節目。」

鳳凰記者 有些兼具收料身份

鳳凰記者不少被直接指為具國安身份。曾經因為揭發周正毅而遭冤獄三年的上海維權律師鄭恩寵就曾經披露,零三年六月他被抓前,香港鳳凰衛視就有一個記者對他採訪兩個小時,詳談東八塊事件和周正毅案件,但採訪事後沒有播出,在他被捕後,電視臺聲稱有關錄像已經銷毀。但鄭恩寵表示,在他被審訊的兩天中,公安多次提到錄像內容,包括對他採訪內容細節的描繪和對他形象的評論,「很明顯他們看過這個錄像。」

他還說,鳳凰衛視一個知名主持人就是共產黨特務,曾經在《亞洲週刊》工作過數年,後來轉到鳳凰衛視後,就以到各地開會名義蒐集情報。

小罵大幫忙的角色

縱觀鳳凰新聞,雖然尺度比中共媒體要放鬆,但都普遍起著小罵大幫忙的作用。比如臺灣李敖和陳文茜經常在鳳凰露面。

著名時事評論員凌鋒曾經這樣點評李敖:「有人問我怎麼看李敖。我看李敖對中共是小罵大幫忙,中共容許李敖『小罵』是想向世界表明中國開放了──像李敖這樣的人也可以在中國發表評論。據我所知,李敖在鳳凰衛視所作《李敖有話說》一集十萬臺幣,不管是統戰部還是安全部出的,反正是中共出的。李敖演講中用不少下流語言,共產黨歡迎他,大家知道,共產黨是寧要『黃』的不要綠的。」

有網友則點評鳳凰是口水臺,低成本製作,「只要能自由接觸自由社會訊息的大陸人,已經學會拒看鳳凰衛視。」

對於中共選擇鳳凰製作攻擊法輪功的抹黑節目,大陸民眾反饋,現在連中共國內的喉舌都不敢如此大肆造謠,作為境外媒體的鳳凰衛視竟然愚蠢到這種地步,令人憎惡,更令人感到可悲。上海民運人士李國濤說,這些中共媒體原來的目的是「小罵大幫忙」,這裏「罵」和「幫」的對象本意都是中共,但現在我們看到,「小罵大幫忙」應當重新定義了,因為它們實際的效果是「幫」了法輪功。

對鳳凰衛視有好感的人也轉變

李國濤表示,從表面上看,鳳凰衛視好像比大陸媒體顯得客觀些,傾向性沒有那麼明顯,但關鍵時刻露出馬腳,這對它們自己是個很大的損害。很多大陸百姓都恨共產黨,現在鳳凰衛視這麼明目張膽的跟著中共走,人們也將怒火轉向鳳凰衛視,指責它助紂為虐,原來對鳳凰衛視還有好感的人也開始轉變,認為鳳凰衛視是非不分,在原則問題上失去媒體應有的客觀立場,並且用如此低劣弱智的手法,等於在侮辱老百姓的智商。還有人說,以後不再看鳳凰衛視的新聞了。


上海著名民主人士李國濤說,從表面上看,鳳凰衛視似乎比大陸媒體顯得客觀些,但關鍵時刻即露出馬腳。(新紀元資料室)

他說:「它們想誣陷法輪功,但從大陸百姓的反應來看,客觀效果適得其反,老百姓更加同情和支援法輪功。人們更加了解到法輪功學員不僅被殘酷迫害而且被惡毒攻擊的冤屈。中共的每個舉動都是為它自己及其幫凶的邪惡作註腳。」◇

本文轉自第113期(2009.03.19-03.25)出版的<<新紀元週刊>>「封面故事」欄目】
http://mag.epochtimes.com/115/1.htm (http://www.dajiyuan.com)

相關新聞
飛鳴:鳳凰衛視指鹿為馬造謠誹謗
鳳凰衛視以境外「客觀」媒體身份行騙 厄運連連
新唐人直播預告:「鳳凰」露出了央視尾巴
訪李國濤:鳳凰衛視「幫」得其時
最熱視頻
【羅廚尋味】 動感牛肉
【現場視頻】湖北恩施慶功舞 喪事當喜事
【現場視頻】宜昌勞務公司 雇人毆打討薪民工
【紀元播報】美參議員要求追究中共責任
【世事關心】習近平為何不拿真金白銀救經濟?
【紀元播報】解析英超球星染病 聯賽暫停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