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籍珍藏

一部智慧的兵書 《六韜》(9)

姜太公 呂望
font print 人氣: 32
【字號】    
   標籤: tags: ,

上賢第九

文王問太公:“身為君王,應當尊崇什麼樣的人,抑制什麼樣的人,任用什麼樣的人,防止什麼樣的人?嚴禁什麼樣的行為,制止什麼樣的習俗?”

太公回答:“身為君王,應該尊崇有才德的人,抑制無才德的人,任用忠誠可靠的人,防止奸詐虛偽的小人。嚴禁暴動的行為,制止奢侈浪費的習俗。也就是說君王要警惕六賊和七害。”

文王說:“請講給我聽吧。”

太公說:“所謂六賊就是:
一、臣子中有人大興土木,修築宮室庭榭以供遊樂觀玩的,這樣會敗壞君王的品德;二、百姓中有人不認真耕種的,任性妄為,好遊俠之事,違背令法,不服從官員管理,這樣會敗壞君王的教化;三、臣子中有結黨營私的,排擠賢能之人,蒙蔽君王視聽,這樣會有損君王的威勢;四、讀書人中有驕傲自大的,標榜自己的節操,自大張狂,在外又廣結諸侯,不尊重君王的,這樣會損害君王的威嚴;五、臣子中有輕蔑爵位,藐視上級,不屑為君王冒險犯難的,這樣會打擊功臣積極立功的意願;六、宗族強大卻互爭侵奪,欺負貧弱的,這樣會損害百姓的生業。

而所謂的七害就是:
一、沒有智謀,只為了獲得賞賜封官,而恃勇逞強,輕率赴戰,企求僥倖成功的,千萬別讓這種人擔任將帥;二、只有虛名而無實才,說話表裡不一,不說人好、只揚人惡的,到處鑽營取巧,千萬別跟這種人共謀大事;三、穿著樸實粗鄙,自稱無所做為,其實是沽名釣譽,這是虛偽之人,千萬別與這種人親近;四、穿戴奇特華麗,好空談善辯,身居簡陋處所,卻喜歡誹謗時俗,這是奸詐的人,千萬不要重用這種人;五、逢迎拍馬屁,用各種手段來求取官位的;魯莽草率不愛惜生命,只求俸祿,不顧大局,或者高談闊論來取悅君王的,這種人千萬別任用;六、從事雕文鏤刻,技巧華奢,因而妨害農業生產的,千萬要加以禁止;七、用騙人的方法,奇技巫蠱或符咒妖言,來迷惑善良百姓的,千萬要加以阻止。

“所以百姓如果不努力從事耕種,就不是好百姓,讀書人如果不忠信,就不是好讀書人;臣子如果不直言進諫,就不是好臣子;官員如果不公正廉潔愛護百姓,就不是好官員;宰相如果不能輔助使國富兵強,協調和處理各種問題,確保君王地位穩固,嚴明賞罰,使民眾安居樂業,就不是好宰相。做君王的就如同龍頭,高瞻遠矚,洞察一切,精細的觀察問題,審慎聽取意見,外表莊嚴肅穆,內心卻隱含不露。使人感覺如天一般高而無窮盡,像深淵一般深而無可測量。所以,君王當怒而不怒,小人就會興風作浪;當殺而不殺,天下就會大亂;當興兵討伐而不討伐,敵國就會強大起來。”

文王說:“說的真是很對啊!”

【原文】

文王問太公曰:“王人者何上何下,何取何去,何禁何止?”

太公曰:“王人者上賢,下不肖,取誠信,去詐偽,禁暴亂,止奢侈。故王人者有六賊七害。”

文王曰:“願聞其道。”

太公曰:“夫六賊者:一曰,臣有大作宮室池榭,游觀俱樂者,傷王之德;二曰,民有不事農桑,任氣遊俠,犯曆法禁,不從吏教者,傷王之化;三曰,臣有結朋黨,蔽賢智,障主明者,傷王之權;四曰,士有抗志高節,以為氣勢,外交諸侯,不重其主者,傷王之威;五曰,臣有輕爵位,賤有司,羞為上犯難者,傷功臣之勞;六曰,強宗侵奪,陵侮貧弱者,傷庶人之業。七害者:一曰,無智略權謀,而以重賞尊爵之故,強勇輕戰,僥倖於外,王者慎勿使為將;二曰,有名無實,出入異言,掩善揚惡,進退為巧,王者慎勿與謀;三曰,樸其身躬,惡其衣服,語無為以求名,言無欲以求利。此偽人也,王者慎勿近;四曰,奇其冠帶,偉其衣服,博聞辯辭,虛論高議,以為容美,窮居靜處,而誹時俗。此奸人也,王者慎勿寵;五曰,讒佞苟得,以求官爵,果敢輕死,以貪祿秩,不圖大事,得利而
動,以高談虛論說於人主,王者慎勿使;六曰,為雕文刻鏤,技巧華飾,而傷農事,王者必禁之;七曰,偽方異伎,巫蠱左道,不祥之言,幻惑良民,王者必止之。故民不盡力,非吾民也;士不誠信,非吾士也;臣不忠諫,非吾臣也;吏不平潔愛人,非吾吏也;相不能富國強兵,調和陰陽。以安萬乘之主,正群臣,定名實,明賞罰,樂萬民,非吾相也。夫王者之道如龍首,高居而遠望,深視而審聽,示其形,隱其情,若天之高不可極也,若淵之深不可測也。故可怒而不怒,奸臣乃作;可殺而不殺。大賊乃發;兵勢不行,敵國乃強。”

文王曰:“善哉!”@*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我們尊重自己的祖宗,相信我們的祖宗,相信他們不是吃飽了撐的,研究出那麼多學問來。但是我們也不是排外者,外國的好的東西我們決不排斥。但是,對於馬克思以及主義,中共在我們民族已經實踐了一百多年了,我們飽嘗了其邪說給我們帶來的苦果,認識到其超級騙子的高超騙人伎倆,已經看透了他的本質。
  • 大家都看到了,一是鬥,二是騙,這是邪惡的特徵。不管共黨如何像變色龍一樣的千變萬化,概括的說也就是這兩個特徵。
  • 周文王問姜太公:「君王和臣子之禮應該是怎樣的?」
  • 周文王生病在床上休養,把姜太公召來,當時太子姬發也在床邊。周文王說:「啊!天將要放棄我的壽命了,周國的社稷大事就將要託付給您了。現在我很想聽您說說至理明言,好讓我明確的傳給後代子孫啊。」
  • 荊及衡陽維荊州:①江﹑漢朝宗于海。②九江甚中,③沱﹑涔已道,④云土﹑夢爲治。⑤其土塗泥。田下中,賦上下。
  • 周文王問姜太公:「統理國家、治理百姓的一國之君,其所以失去國家和百姓的原因是什麼?」
  • 周文王問姜太公:「如何才能保住國家呢?」
  • “地理志涇水出安定涇陽。”索隱渭水出首陽縣鳥鼠同穴山。說文云:“水相入曰汭。”正義括地志云:“涇水源出原州百泉縣西南鮼頭山涇穀。渭水源出渭州渭原縣西七十六里鳥鼠山,今名青雀山。渭有三源,幷出鳥鼠山,東流入河。”
  • 帝舜謂禹曰:“女亦昌言。”禹拜曰;“于,予何言!予思日孳孳。”皋陶難禹曰:“何謂孳孳?”禹曰:“鴻水滔天,浩浩懷山襄陵,下民皆服于水。予陸行乘車,水行乘舟,泥行乘橇,山行乘琻,行山□木。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