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籍珍藏

中國第一通史:史記(15)

司馬遷;圖:正見網
font print 人氣: 7
【字號】    
   標籤: tags: ,

 武王即位,①太公望爲師,周公旦爲輔,召公﹑畢公之徒左右王,師修文王緒業。

  注①正義謚法:“克定禍亂曰武。”春秋元命包雲:“武王駢齒,是謂剛强也。”

  九年,武王上祭于畢。①東觀兵,至于盟津。②爲文王木主,載以車,中軍。武王自稱太子發,言奉文王以伐,不敢自專。乃告司馬﹑司徒﹑司空﹑諸節:③“齊栗,信哉!予無知,以先祖有德臣,小子受先功,④畢立賞罰,以定其功。”遂興師。師尚父號曰:⑤“總爾觽庶,與爾舟楫,後至者斬。”

  武王渡河,中流,白魚躍入王舟中,⑥武王俯取以祭。既渡,有火自上複于下,至于王屋,流爲烏,其色赤,其聲魄雲。⑦是時,諸侯不期而會盟津者八百諸侯。諸侯皆曰:“紂可伐矣。”武王曰:“女未知天命,未可也。”乃還師歸。

  注①集解馬融曰:“畢,文王墓地名也。”索隱按:文雲“上祭于畢”,則畢,天星之名。畢星主兵,故師出而祭畢星也。正義上音時掌反。尚書武成篇雲:“我文考文王,誕膺天命,以撫方夏,惟九年,大統未集。”太誓篇序雲:“惟十有一年,武王伐殷。”太誓篇雲:“惟十有三年春,大會于孟津。”大戴禮雲:“文王十五而生武王。”則武王少文王十四歲矣。禮記文王世子雲:“文王九十七而終,武王九十三而終。”按:文王崩時武王已八十三矣,八十四即位,至九十三崩,武王即位適滿十年。言十三年伐紂者,續文王受命年,欲明其卒父業故也。金縢篇雲:“惟克商二年,王有疾,不豫。”按:文王受命九年而崩,十一年武王服闋,觀兵孟津,十三年克紂,十五年有疾,周公請命,王有瘳,後四年而崩,則武王年九十三矣。而太史公雲九年王觀兵,十一年伐紂,則以爲武王即位年數,與尚書違,甚疏矣。

  注②集解徐廣曰:“譙周雲史記武王十一年東觀兵,十三年克紂。”

  注③集解馬融曰:“諸受符節有司也。”

  注④集解徐廣曰:“一雲‘予小子受先公功’。”

  注⑤集解鄭玄曰:“號令之軍法重者。”

  注⑥集解馬融曰:“魚者,介鱗之物,兵象也。白者,殷家之正色,言殷之兵觽與周之象也。”索隱此已下至火複王屋爲烏,皆見周書及今文泰誓。

  注⑦集解馬融曰:“王屋,王所居屋。流,行也。魄然,安定意也。”鄭玄曰:

  “書說雲烏有孝名。武王卒父大業,故烏瑞臻。赤者,周之正色也。”索隱按:

  今文泰誓“流爲雕”。雕,鷙鳥也。馬融雲“明武王能伐紂”,鄭玄雲“烏是孝鳥,言武王能終父業”,亦各隨文而解也。

  居二年,聞紂昏亂暴虐滋甚,殺王子比干,囚箕子。太師疵﹑少師强抱其樂器而礶周。于是武王篃告諸侯曰:“殷有重罪,不可以不畢伐。”①乃遵文王,遂率戎車三百乘,虎賁三千人,②甲士四萬五千人,以東伐紂。十一年十二月戊午,師畢渡盟津,③諸侯咸會。曰:“孳孳無怠!”武王乃作太誓,告于觽庶:“今殷王紂乃用其婦人之言,自絕于天,毀壞其三正,④離帿其王父母弟,⑤乃斷□其先祖之樂,乃爲淫聲,用變亂正聲,怡說婦人。⑥故今予發維共行天罰。勉哉夫子,⑦不可再,不可三!”

  注①集解徐廣曰:“一作‘滅’。”

  注②集解孔安國曰:“虎賁,勇士稱也。若虎賁獸,言其猛也。”

  注③正義畢,盡也。盡從河南渡河北。

  注④集解馬融曰:“動逆天地人也。”正義按:三正,三統也。周以建子爲天統,殷以建醜爲地統,夏以建寅爲人統也。

  注⑤集解鄭玄曰:“王父母弟,祖父母之族。必言‘母弟’,舉親者言之也。”

  注⑥集解徐廣曰:“怡,一作‘辭’。”

  注⑦集解鄭玄曰:“夫子,丈夫之稱。”

  二月①甲子昧爽,②武王朝至于商郊牧野,乃誓。③武王左杖黃鉞,右秉白旄,④以麾。曰:“遠矣西土之人!”⑤武王曰:“嗟!我有國頉君,⑥司徒、司馬、司空,亞旅、師氏,⑦千夫長、百夫長,⑧及庸、蜀、羌、髳、微、纑、彭、濮人,⑨稱爾戈,⑩比爾幹,立爾矛,予其誓。”王曰:“古人有言‘牝鶏無晨。牝鶏之晨,惟家之索’。⑾今殷王紂維婦人言是用,自□其先祖肆祀不答,⑿□□其家國,遺其王父母弟不用,乃維四方之多罪逋逃是崇是長,是信是使,⒀俾暴虐于百姓,以奸軌于商國。今予發維共行天之罰。今日之事,不過六步七步,乃止齊焉,⒁夫子勉哉!

  不過于四伐五伐六伐七伐,乃止齊焉,⒂勉哉夫子!尚桓桓,⒃如虎如羆,如豺如離,⒄于商郊,不禦克礶,以役西土,⒅勉哉夫子!爾所不勉,其于爾身有戮。”⒆誓已,諸侯兵會者車四千乘,陳師牧野。

  注①集解徐廣曰:“一作‘正’。此建醜之月,殷之正月,周之二月也。”

  注②集解孔安國曰:“昧,冥也;爽,明:蚤旦也。”

  注③集解孔安國曰:“癸亥夜陳,甲子朝誓之。”正義括地志雲:“韂州城,故老雲周武王伐紂至于商郊牧野,乃築此城。酈元注水經雲自朝歌南至清水,土地平衍,據皋跨澤,悉牧野也。”括地志又雲:“紂都朝歌在韂州東北七十三裏朝歌故城是也。本妹邑,殷王武丁始都之。帝王世紀雲帝乙複濟河北,徙朝歌,其子紂仍都焉。”

  注④集解孔安國曰:“鉞,以黃金飾斧。左手杖鉞,示無事于誅;右手把旄,示有事于教令。”

  注⑤集解孔安國曰:“勞苦之。”

  注⑥集解馬融曰:“頉,大也。”

  注⑦集解孔安國曰:“亞,次。旅,觽大夫也,其位次卿。師氏,大夫官,以兵守門。”

  注⑧集解孔安國曰:“師率,卒率。”

  注⑨集解孔安國曰:“八國皆蠻夷戎狄。羌在西。蜀,叟。髳、微在巴蜀。纑、彭在西北。庸、濮在江漢之南。”馬融曰:“武王所率,將來伐紂也。”正義髳音矛。括地志雲:“房州竹山縣及金州,古庸國。益州及巴、利等州,皆古蜀國。

  隴右岷、洮、叢等州以西,羌也。姚府以南,古髳國之地。戎府之南,古微、瀘、彭三國之地。濮在楚西南。有髳州、微、濮州、瀘府、彭州焉。武王率西南夷諸州伐紂也。”

  注⑩集解孔安國曰:“稱,舉也。”

  注⑾集解孔安國曰:“索,盡也。喻婦人知外事,雌代雄鳴,則家盡也。”

  注⑿集解鄭玄曰:“肆,祭名。答,問也。”

  注⒀集解孔安國曰:“言紂□其賢臣,而尊長逃亡,罪人信用之也。”

  注⒁集解孔安國曰:“今日戰事,不過六步七步,乃止相齊。言當旅進一心也。”

  注⒂集解孔安國曰:“伐謂擊刺也。少則四五,多則六七,以爲例也。”

  注⒃集解鄭玄曰:“威武貌。”

  注⒄集解徐廣曰:“此訓與‘螭’同。”

  注⒅集解鄭玄曰:“禦,强禦,謂强暴也。克,殺也。不得暴殺紂師之礶走者,當以爲周之役也。”

  注⒆集解鄭玄曰:“所言且也。”

  帝紂聞武王來,亦發兵七十萬人距武王。武王使師尚父與百夫致師,①以大卒馳帝紂師。②紂師雖觽,皆無戰之心,心欲武王亟入。紂師皆倒兵以戰,以開武王。武王馳之,紂兵皆崩畔紂。紂走,反入登于鹿台之上,蒙衣其殊玉,③自燔于火而死。武王持大白旗以麾諸侯,諸侯畢拜武王,武王乃揖諸侯,④諸侯畢從。武王至商國,⑤商國百姓咸待于郊。于是武王使髃臣告語商百姓曰:“上天降休!”商人皆再拜稽首,武王亦答拜。⑥遂入,至紂死所。武王自射之,三發而後下車,以輕劍擊之,⑦以黃鉞斬紂頭,縣大白之旗。已而至紂之嬖妾二女,二女皆經自殺。武王又射三發,擊以劍,斬以玄鉞,⑧縣其頭小白之旗。武王已乃出複軍。

  注①集解周禮:“環人,掌致師。”鄭玄曰:“致師者,致其必戰之志也。古者將戰,先使勇力之士犯敵焉。”春秋傳曰:“楚許伯禦樂伯,攝叔爲右,以致晋師。許伯曰:‘吾聞致師者,禦靡旌,摩壘而還。’樂伯曰:‘吾聞致師者,左射以菆,代禦執轡,禦下□馬,掉鞅而還。’攝叔曰:‘吾聞致師者,右入壘,折馘,執俘而還。’皆行其所聞而複。”

  注②集解徐廣曰:“帝,一作‘商’。”正義大卒,謂戎車三百五十乘,士卒二萬六千二百五十人,有虎賁三千人。

  注③正義衣音于既反。周書雲:“甲子夕,紂取天智玉琰五,環身以自焚。”

  注:“天智,玉之善者,縫環其身自厚也。凡焚四千玉也,庶玉則銷,天智玉不銷,紂身不盡也。”

  注④正義武王率諸侯伐天子,天子已死,諸侯畢賀,故武王揖諸侯,言先拊循其心也。

  注⑤正義謂至朝歌。

  注⑥索隱武王雖以臣伐君,頗有臱德,不應答商人之拜,太史公失辭耳。尋上文,諸侯畢拜賀武王,武王尚且報揖,無容遂下拜商人。

  注⑦正義周書作“輕呂擊之”。輕呂,劍名也。

  注⑧集解司馬法曰:“夏執玄鉞。”宋均曰:“玄鉞用鐵,不磨礪。”

  其明日,除道,修社及商紂宮。及期,百夫荷罕旗以先驅。①武王弟叔振鐸奉陳常車,周公旦把大鉞,畢公把小鉞,以夾武王。散宜生、太顛、閎夭皆執劍以衛武王。既入,立于社南大卒之左,*[左]*右畢從。毛叔鄭奉明水,②衛康叔封布茲,③召公奭贊采,④師尚父牽牲。尹佚筴祝曰:⑤“殷之末孫季紂,⑥殄廢先王明德,侮蔑神只不祀,昏暴商邑百姓,其章顯聞于天皇上帝。”于是武王再拜稽首,曰:“膺更大命,革殷,受天明命。”武王又再拜稽首,乃出。

  注①集解蔡邕獨斷曰:“前驅有九旒雲罕。”東京賦曰:“雲罕九旒。”薛綜曰:“旒,旗名。”

  注②集解周禮曰:“司烜氏以鑒取明水于月。”鄭玄曰:“鑒,鏡屬也。取月之水,欲得陰陽之絜氣。陳明水以爲玄酒。”索隱明,明水也。舊本皆無“水”字,今本有“水”字者多,亦是也。若惟雲“奉明”,其義未見,不知“奉明”何物也。烜音毀。

  注③集解徐廣曰:“茲者,籍席之名。諸侯病曰‘負茲’。”索隱茲,一作“苙”,公明草也。言“茲”,舉成器;言“苙”,見絜草也。

  注④正義贊,佐也。采,幣也。

  注⑤正義尹佚讀策書祝文以祭社也。

  注⑥正義周書作“末孫受德”。受德,紂字也。

  封商紂子祿父殷之余民。武王爲殷初定未集,乃使其弟管叔鮮、蔡叔度相祿父治殷。①已而命召公釋箕子之囚。②命畢公釋百姓之囚,表商容之閭。命南宮括散鹿台之財,發钜橋之粟,以振貧弱萌隸。命南宮括、史佚展九鼎保玉。

  ③命閎夭封比干之墓。④命宗祝享祠于軍。乃罷兵西歸。行狩,記政事,作武成。⑤封諸侯,班賜宗彝,作分殷之器物。⑥武王追思先聖王,乃曪封神農之後于焦,⑦黃帝之後于祝,⑧帝堯之後于薊,⑨帝舜之後于陳,⑩大禹之後于□。⑾于是封功臣謀士,而師尚父爲首封。封尚父于營丘,曰齊。⑿封弟周公旦于曲阜,曰魯。

  ⒀封召公奭于燕。⒁封弟叔鮮于管,⒂弟叔度于蔡。⒃余各以次受封。

  注①正義地理志雲河內,殷之舊都。周既滅殷,分其畿內爲三國,詩邶、墉、韂是。邶以封紂子武庚;墉,管叔尹之;衛,蔡叔尹之:以監殷民,謂之三監。

  帝王世紀雲:“自殷都以東爲韂,管叔監之;殷都以西爲墉,蔡叔監之;殷都以北爲邶,霍叔監之:是爲三監。”按:二說各异,未詳也。

  注②集解徐廣曰:“釋,一作‘原’。”

  注③集解徐廣曰:“保,一作‘寶’。”

  注④正義封,謂益其土及畫疆界。括地志雲:“比干墓在衛州汲縣北十裏二百五十步。”

  注⑤集解孔安國曰:“武功成也。”

  注⑥集解鄭玄曰:“宗彝,宗廟樽也。作分器,著王之命及受物。”

  注⑦集解地理志弘農陝縣有焦城,故焦國也。

  注⑧正義左傳雲:“祝其,實夾穀。”杜預雲:“夾谷即祝其也。”服虔雲:“東海郡祝其縣也。”

  注⑨集解地理志燕國有薊縣。

  注⑩正義括地志雲:“陳州宛丘縣在陳城中,即古陳國也。帝舜後遏父爲周武王陶正,武王賴其器用,封其子嬀滿于陳,都宛丘之側。”

  注⑾正義括地志雲:“汴州雍丘縣,古□國。地理志雲古□國理此城。周武王封禹後于□,號東樓公,二十一代爲楚所滅。”

  注⑿集解爾雅曰:“水出其前而左曰營丘。”郭璞曰:“今齊之營丘,淄水過其南及東。”正義水經注今臨灾城中有丘雲。青州臨淄縣古營丘之地,呂望所封齊之都也。營丘在縣北百步外城中。輿地志雲秦立爲縣,城臨淄水故曰臨淄也。

  注⒀集解應劭曰:“曲阜在魯城中,委曲長七八裏。”正義帝王世紀雲:“炎帝自陳營都于魯曲阜。黃帝自窮桑登帝位,後徙曲阜。少昊邑于窮桑,以登帝位,都曲阜。顓頊始都窮桑,徙商丘。”窮桑在魯北,或雲窮桑即曲阜也。又爲大庭氏之故國,又是商奄之地。皇甫謐雲:“黃帝生于壽丘,在魯城東門之北。

  居軒轅之丘,*(于)*山海經雲‘此地窮桑之際,西射之南’是也。”括地志雲:

  “兗州曲阜縣外城即周公旦子伯禽所築古魯城也。”

  注⒁正義封帝堯之後于薊,封召公奭于燕,觀其文稍似重也。水經注雲薊城內西北隅有薊丘,因取名焉。括地志雲:“燕山在幽州漁陽縣東南六十裏。徐才宗國都城記雲周武王封召公奭于燕,地在燕山之野,故國取名焉。”按:周封以五等之爵,薊、燕二國俱武王立,因燕山、薊丘爲名,其地足自立國。薊微燕盛,乃幷薊居之,薊名遂絕焉。今幽州薊縣,古燕國也。

  注⒂正義括地志雲:“鄭州管城縣外城,古管國城也,周武王弟叔鮮所封。”

  注⒃正義括地志雲:“豫州北七十裏上蔡縣,古蔡國,武王封弟叔度于蔡是也。縣東十裏有蔡岡,因名也。”

  武王征九牧之君,登豳之阜,以望商邑。①武王至于周,自夜不寐。②周公旦□王所,曰:“曷爲不寐?”王曰:“告女:維天不饗殷,自發未生于今六十年,麋鹿在牧,③蜚鴻滿野。④天不享殷,乃今有成。⑤維天建殷,其登名民三百六十夫,不顯亦不賓滅,⑥以至今。我未定天保,何暇寐!”王曰:“定天保,依天室,悉求夫惡,貶從殷王受。⑦日夜勞來⑧定我西土,⑨我維顯服,及德方明。⑩自洛汭延于伊汭,居易毋固,其有夏之居。⑾我南望三塗,北望岳鄙,顧詹有河,⑿粵詹雒、伊,毋遠天室。”⒀營周居于雒邑而後去。⒁縱馬于華山之陽,⒂放牛于桃林之虛;⒃偃干戈,振兵釋旅:⒄示天下不復用也。

  注①正義括地志雲:“豳州三水縣西十裏有豳原,周先公劉所都之地也。豳城在此原上,因公爲名。”按:蓋武王登此城望商邑。

  注②正義周,鎬京也。武王伐紂,還至鎬京,憂未定天之保安,故自夜不得寐也。

  注③集解徐廣曰:“此事出周書及隨巢子,雲‘夷羊在牧’。牧,郊也。夷羊,怪物也。”

  注④索隱按:高誘曰“蜚鴻,蠛蠓也”。言飛蟲蔽田滿野,故爲灾,非是鴻雁也。隨巢子作“飛拾”,飛拾,蟲也。正義蜚音飛,古“飛”字也。于今猶當今。

  于今六十年,從帝乙十年至伐紂年也。麋鹿在牧,喻讒佞小人在朝位也。飛鴻滿野,喻忠賢君子見放□也。言紂父帝乙立後,殷國益衰,至伐紂六十年閑,諂佞小人在于朝位,忠賢君子放遷于野。故詩雲“鴻雁于飛,肅肅其羽,之子于征,劬勞于野”。毛萇雲“之子,侯伯卿士也。”鄭玄雲“鴻雁知避陰陽寒暑,喻民知去無道就有道”。

  注⑤索隱言上天不歆享殷家,故見灾异,我周今乃有成王業者也。

  注⑥集解徐廣曰:“一雲‘不顧亦不賓成’,一又雲‘不顧亦不恤’也。”索隱言天初建殷國,亦登進名賢之人三百六十夫,既無非大賢,未能興化致理,故殷家不大光昭,亦不即擯滅,以至于今也。亦見周書及隨巢子,頗複脫錯。

  而劉氏音破六爲古,其字義亦無所通。徐廣雲一本作“不顧亦不賓成”,蓋是學者以周書及隨巢不同,逐音改易耳。隨巢子曰“天鬼不顧亦不賓滅”,天鬼即天神也。

  注⑦索隱言今悉求取夫惡人不知天命不順周家者,鹹貶責之,與紂同罪,故曰“貶從殷王受”。

  注⑧集解徐廣曰:“一雲‘肯來’。”

  注⑨索隱八字連作一句讀。

  注⑩正義服,事也。武王答周公雲,定知天之安保我位,得依天之宮室,退除殷紂之惡,日夜勞民,又安定我之西土。我維明于事,及我之德教施四方明行之,乃可至于寢寐也。自此已上至“武王至于周,自夜不寐”,周公問之,故先書。

  注⑾集解徐廣曰:“夏居河南,初在陽城,後居陽翟。”索隱言自洛汭及伊汭,其地平易無險固,是有夏之舊居。正義括地志雲“自禹至太康與唐、虞皆不易都城”,然則居陽城爲禹避商均時,非都之也。帝王世紀雲:“禹封夏伯,今河南陽翟是。”汲頉古文雲:“太康居斟尋,羿亦居之,桀又居之。”括地志雲:“故鄩城在洛州鞏縣西南五十八裏也。”

  注⑿集解徐廣曰:“周書度邑曰‘武王問太公曰,吾將因有夏之居也,南望過于三塗,北詹望于有河’。”索隱杜預雲三塗在陸渾縣南。岳,蓋河北太行山。

  鄙,都鄙,謂近岳之邑。度邑,周書篇名。度音徒各反。正義括地志雲:“太行、恒山連延,東北接碣石,西北接岳山。”言北望太行、恒山之邊鄙都邑也。又“晋州霍山一名太岳,在洛西北,恒山在洛東北”。二說皆通。

  注⒀正義粵者,審慎之辭也。言審慎瞻雒、伊二水之陽,無遠離此爲天室也。

  注⒁正義括地志雲:“故王城一名河南城,本郟鄏,周公新築,在洛州河南縣北九裏苑內東北隅。自平王以下十二王皆都此城,至敬王乃遷都成周,至赧王又居王城也。帝王世紀雲‘王城西有郟鄏陌’。左傳雲‘成王定鼎于郟鄏’。

  京相璠地名雲‘郟,山名。鄏,邑名’。”

  注⒂正義華山在華陰縣南八裏。山南曰陽也。

  注⒃集解孔安國曰:“桃林在華山東。”正義括地志雲:“桃林在陝州桃林縣西。山海經雲‘誇父之山,其北有林焉,名曰桃林,廣員三百里,中多馬,湖水出焉,北流入河也’。”

  注⒄集解公羊傳曰:“入曰振旅。”

  武王已克殷,後二年,問箕子殷所以亡。箕子不忍言殷惡,以存①亡國宜告。

  ②武王亦醜,故問以天道。

  注①集解徐廣曰:“一作‘前’。”

  注②索隱六字連一句讀。正義箕子殷人,不忍言殷惡,以周國之所宜言告武王,爲洪範九類,武王以類問天道。
(待續) 轉載 正見網(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我們尊重自己的祖宗,相信我們的祖宗,相信他們不是吃飽了撐的,研究出那麼多學問來。但是我們也不是排外者,外國的好的東西我們決不排斥。但是,對於馬克思以及主義,中共在我們民族已經實踐了一百多年了,我們飽嘗了其邪說給我們帶來的苦果,認識到其超級騙子的高超騙人伎倆,已經看透了他的本質。
  • 大家都看到了,一是鬥,二是騙,這是邪惡的特徵。不管共黨如何像變色龍一樣的千變萬化,概括的說也就是這兩個特徵。
  • 周文王問姜太公:「君王和臣子之禮應該是怎樣的?」
  • 周文王生病在床上休養,把姜太公召來,當時太子姬發也在床邊。周文王說:「啊!天將要放棄我的壽命了,周國的社稷大事就將要託付給您了。現在我很想聽您說說至理明言,好讓我明確的傳給後代子孫啊。」
  • 荊及衡陽維荊州:①江﹑漢朝宗于海。②九江甚中,③沱﹑涔已道,④云土﹑夢爲治。⑤其土塗泥。田下中,賦上下。
  • 周文王問姜太公:「統理國家、治理百姓的一國之君,其所以失去國家和百姓的原因是什麼?」
  • 周文王問姜太公:「如何才能保住國家呢?」
  • “地理志涇水出安定涇陽。”索隱渭水出首陽縣鳥鼠同穴山。說文云:“水相入曰汭。”正義括地志云:“涇水源出原州百泉縣西南鮼頭山涇穀。渭水源出渭州渭原縣西七十六里鳥鼠山,今名青雀山。渭有三源,幷出鳥鼠山,東流入河。”
  • 帝舜謂禹曰:“女亦昌言。”禹拜曰;“于,予何言!予思日孳孳。”皋陶難禹曰:“何謂孳孳?”禹曰:“鴻水滔天,浩浩懷山襄陵,下民皆服于水。予陸行乘車,水行乘舟,泥行乘橇,山行乘琻,行山□木。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