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籍珍藏

中國第一通史:史記(16)

司馬遷;圖:正見網
font print 人氣: 6
【字號】    
   標籤: tags: ,

 武王病。天下未集,髃公懼,穆卜,①周公乃祓齋,②自爲質,③欲代武王,武王有瘳。後而崩,④太子誦代立,是爲成王。

  注①集解孔安國曰:“穆,敬也。”

  注②正義祓音廢,又音拂。齋音札皆反。祓謂除不祥求福也。

  注③正義音至。周公祓齋,自以贄幣告三王,請代武王,武王病乃瘳也。

  注④集解徐廣曰:“封禪書曰‘武王克殷二年,天下未寧而崩’。”皇甫謐曰:

  “武王定位年歲在乙酉,六年庚寅崩。”駰按:皇覽曰“文王﹑武王﹑周公頉皆在京兆長安鎬聚東社中也”。正義括地志雲:“武王墓在雍州萬年縣西南二十八裏畢原上也。”

  成王少,周初定天下,周公恐諸侯畔周,公乃攝行政當國。管叔﹑蔡叔髃弟疑周公,與武庚作亂,畔周。周公奉成王命,伐誅武庚﹑管叔,放蔡叔。以微子開代殷後,國于宋。①頗收殷餘民,以封武王少弟封爲韂康叔。②晋唐叔得嘉谷,③獻之成王,成王以歸周公于兵所。④周公受禾東土,魯天子之命。⑤初,管﹑蔡畔周,周公討之,三年而畢定,故初作大誥,次作微子之命,⑥次歸禾,次嘉禾,次康誥﹑酒誥﹑梓材,⑦其事在周公之篇。周公行政七年,成王長,周公反政成王,北面就髃臣之位。

  注①正義今宋州也。

  注②正義尚書洛誥雲:“我卜瀍水東,亦惟洛食,以居邶﹑墉﹑韂之觽。”又多士篇序雲:“成周既成,遷殷頑民。”按:是爲東周,古洛陽城也。括地志雲:

  “洛陽故城在洛州洛陽縣東北二十六裏,周公所築,即成周城也。輿地志雲‘以周地在王城東,故曰東周。敬王避子朝亂,自洛邑東居此。以其迫厄不受王都,故壞翟泉而廣之’。”按:武王滅殷國爲邶﹑墉﹑韂,三監尹之。武庚作亂,周公滅之,徙三監之民于成周,頗收其餘觽,以封康叔爲韂侯,即今韂州是也。孔安國雲“以三監之余民,國康叔爲韂侯。周公懲其數叛,故使賢母弟主之”也。

  注③集解鄭玄曰:“二苗同爲一穗。”

  注④集解徐廣曰:“歸,一作‘饋’。”

  注⑤集解徐廣曰:“尚書序雲‘旅天子之命’。”

  注⑥集解孔安國曰:“封命之書。”

  注⑦集解孔安國曰:“告康叔以爲政之道,亦如梓人之治材也。”

  成王在豐,使召公複營洛邑,如武王之意。周公複卜申視,卒營築,居九鼎焉。

  曰:“此天下之中,四方入貢道裏均。”作召誥﹑洛誥。成王既遷殷遺民,周公以王命告,作多士﹑無佚。召公爲保,周公爲師,東伐淮夷,殘奄,①遷其君薄姑。②成王自奄歸,在宗周,③作多方。④既絀殷命,襲淮夷,歸在豐,作周官。⑤興正禮樂,度制于是改,而民和睦,頌聲興。⑥成王既伐東夷,息慎來賀,王賜榮伯作賄息慎之命。⑦

  注①集解鄭玄曰:“奄國在淮夷之北。”正義奄音于險反。括地志雲:“泗*(水)**[州]*徐城縣北三十裏古徐國,即淮夷也。兗州曲阜縣奄裏,即奄國之地也。”

  注②集解馬融曰:“齊地。”正義括地志雲:“薄姑故城在青州博昌縣東北六十裏。薄姑氏,殷諸侯,封于此,周滅之也。”

  注③正義伐奄歸鎬京也。

  注④集解孔安國曰:“告觽方天下諸侯。”

  注⑤集解孔安國曰:“言周家設官分職用人之法。”古文尚書序,周官,書篇名。

  注⑥集解何休曰:“頌聲者,太平歌頌之聲,帝王之高致也。”

  注⑦集解孔安國曰:“賄,賜也。”馬融曰:“榮伯,周同姓,畿內諸侯,爲卿大夫也。”

  成王將崩,懼太子釗之不任,①乃命召公﹑畢公率諸侯以相太子而立之。成王既崩,二公率諸侯,以太子釗見于先王廟,申告以文王﹑武王之所以爲王業之不易,務在節儉,毋多欲,以篤信臨之,作顧命。②太子釗遂立,是爲康王。康王即位,篃告諸侯,宣告以文武之業以申之,作康誥。故成康之際,天下安寧,刑錯四十餘年不用。③康王命作策畢公分居裏,成周郊,④作畢命。

  注①正義釗音招,又古堯反。任,而針反。

  注②集解鄭玄曰:“臨終出命,故謂之顧。顧,將去之意也。”

  注③集解應劭曰:“錯,置也。民不犯法,無所置刑。”

  注④集解孔安國曰:“分別民之居裏,异其善惡也。成定東周郊境,使有保護也。”

  康王卒,子昭王瑕立。昭王之時,王道微缺。昭王南巡狩不返,卒于江上。其卒不赴告,諱之也。①立昭王子滿,是爲穆王。穆王即位,春秋已五十矣。

  王道衰微,穆王閔文武之道缺,乃命伯臩②申誡③太仆④國之政,作臩命。⑤複寧。

  注①正義帝王世紀雲:“昭王德衰,南征,濟于漢,船人惡之,以膠船進王,王禦船至中流,膠液船解,王及祭公俱沒于水中而崩。其右辛游靡長臂且多力,游振得王,周人諱之。”

  注②集解孔安國曰:“伯冏,臣名也。”

  注③集解徐廣曰:“一作‘部’。”

  注④集解應劭曰:“太仆,周穆王所置。蓋太禦觽仆之長,中大夫也。”

  注⑤正義尚書序雲:“穆王令伯臩爲太仆正。”應劭雲:“太仆,周穆王所置。

  蓋太禦觽仆之長,中大夫也。”

  穆王將征犬戎,①祭公謀父諫曰:②“不可。先王耀德不觀兵。夫兵戢而時動,動則威,觀則玩,玩則無震。③是故周文公之頌曰:④‘載戢干戈,載櫜弓矢,⑤我求懿德,肆于時夏,允王保之。’⑥先王之于民也,茂正其德而厚其性,阜其財求而利其器用,明利害之鄉,⑦以文修之,使之務利而辟害,懷德而畏威,故能保世以滋大。昔我先王世後稷⑧以服事虞﹑夏。

  及夏之衰也,⑨□稷不務,⑩我先王不窋用失其官,而自竄于戎狄之閑。

  不敢怠業,時序其德,遵修其緒,⑾修其訓典,朝夕恪勤,守以敦篤,奉以忠信。奕世載德,不忝前人。⑿至于文王﹑武王,昭前之光明而加之以慈和,事神保民,無不欣喜。商王帝辛大惡于民,庶民不忍,欣載武王,以致戎于商牧。⒀是故先王非務武也,勸恤民隱而除其害也。夫先王之制,邦內甸服,邦外侯服,侯韂賓服,⒁夷蠻要服,戎翟荒服。甸服者祭,⒂侯服者祀,⒃賓服者享,⒄要服者貢,⒅荒服者王。⒆日祭,月祀,時享,歲貢,終王。先王之順祀也,[二0]有不祭則修意,[二一]有不祀則修言,[二二]有不享則修文,[二三]有不貢則修名,[二四]有不王則修德,[二五]序成而有不至則修刑。[二六]于是有刑不祭,伐不祀,征不享,讓不貢,告不王。于是有刑罰之辟,有攻伐之兵,有征討之備,有威讓之命,有文告之辭。布令陳辭而有不至,則增修于德,無勤民于遠。

  是以近無不聽,遠無不服。今自大畢﹑伯士之終也,[二七]犬戎氏以其職來王,[二八]天子曰[二九]‘予必以不享征之,且觀之兵’,無乃廢先王之訓,而王幾頓乎?[三0]吾聞犬戎樹敦,[三一]率舊德而守終純固,其有以禦我矣。”王遂征之,得四白狼四白鹿以歸。自是荒服者不至。

  注①集解徐廣曰:“一作‘畎’。”

  注②集解韋昭曰:“祭,畿內之國,周公之後,爲王卿士。謀父,字也。”正義括地志雲:“故祭城在鄭州管城縣東北十五裏,鄭大夫祭仲邑也。釋例雲‘祭城在河南,上有敖倉,周公後所封也’。”

  注③集解韋昭曰:“震,懼也。”

  注④集解韋昭曰:“文公,周公旦之謚。”

  注⑤集解唐固曰:“櫜,韜也。”

  注⑥集解韋昭曰:“言武王常求美德,故陳其功于是夏而歌之。信哉武王能保此時夏之美。樂章大者曰夏。”

  注⑦集解韋昭曰:“鄉,方也。”

  注⑧集解韋昭曰:“謂□與不窋也。”唐固曰:“父子相繼曰世。”

  注⑨正義謂太康也。

  注⑩正義言太康□廢稷官。

  注⑾集解徐廣曰:“遵,一作‘選’。”

  注⑿正義前人謂後稷也。言不窋亦世載德,不忝後稷。及文王﹑武王,無不務農事。

  注⒀正義紂近郊地,名牧野。

  注⒁集解韋昭曰:“此總言之也。侯,侯圻;韂,韂圻也。”

  注⒂集解韋昭曰:“供日祭。”

  注⒃集解韋昭曰:“供月祀。”

  注⒄集解韋昭曰:“供時享。”

  注⒅集解韋昭曰:“供歲貢。”

  注⒆集解韋昭曰:“王,王事天子也。詩曰‘莫敢不來王’。”

  注[二0]集解徐廣曰:“外傳雲‘先王之訓’。”

  注[二一]集解韋昭曰:“先修志意以自責也。畿內近,知王意也。”

  注[二二]集解韋昭曰:“言號令也。”

  注[二三]集解韋昭曰:“文,典法也。”

  注[二四]集解韋昭曰:“名謂尊卑職貢之名號也。”

  注[二五]集解韋昭曰:“遠人不服,則修文德以來之。”

  注[二六]集解韋昭曰:“序成,謂上五者次序已成,有不至則有刑罰也。”

  注[二七]集解徐廣曰:“犬戎之君。”

  注[二八]正義賈逵雲:“大畢,伯士,犬戎氏之二君也。白狼,白鹿,犬戎之職貢也。”按:大畢﹑伯士終後,犬戎氏常以其職來王。

  注[二九]正義祭公申穆王之意,故雲“天子曰”。

  注[三0]正義幾音祈。

  注[三一]集解徐廣曰:“樹,一作‘樕’。”駰按:韋昭曰“樹,立也。言犬戎立性敦篤也”。
(待續) 轉載 正見網(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我們尊重自己的祖宗,相信我們的祖宗,相信他們不是吃飽了撐的,研究出那麼多學問來。但是我們也不是排外者,外國的好的東西我們決不排斥。但是,對於馬克思以及主義,中共在我們民族已經實踐了一百多年了,我們飽嘗了其邪說給我們帶來的苦果,認識到其超級騙子的高超騙人伎倆,已經看透了他的本質。
  • 大家都看到了,一是鬥,二是騙,這是邪惡的特徵。不管共黨如何像變色龍一樣的千變萬化,概括的說也就是這兩個特徵。
  • 周文王問姜太公:「君王和臣子之禮應該是怎樣的?」
  • 周文王生病在床上休養,把姜太公召來,當時太子姬發也在床邊。周文王說:「啊!天將要放棄我的壽命了,周國的社稷大事就將要託付給您了。現在我很想聽您說說至理明言,好讓我明確的傳給後代子孫啊。」
  • 荊及衡陽維荊州:①江﹑漢朝宗于海。②九江甚中,③沱﹑涔已道,④云土﹑夢爲治。⑤其土塗泥。田下中,賦上下。
  • 周文王問姜太公:「統理國家、治理百姓的一國之君,其所以失去國家和百姓的原因是什麼?」
  • 周文王問姜太公:「如何才能保住國家呢?」
  • “地理志涇水出安定涇陽。”索隱渭水出首陽縣鳥鼠同穴山。說文云:“水相入曰汭。”正義括地志云:“涇水源出原州百泉縣西南鮼頭山涇穀。渭水源出渭州渭原縣西七十六里鳥鼠山,今名青雀山。渭有三源,幷出鳥鼠山,東流入河。”
  • 帝舜謂禹曰:“女亦昌言。”禹拜曰;“于,予何言!予思日孳孳。”皋陶難禹曰:“何謂孳孳?”禹曰:“鴻水滔天,浩浩懷山襄陵,下民皆服于水。予陸行乘車,水行乘舟,泥行乘橇,山行乘琻,行山□木。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