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籍珍藏

中國第一通史:史記(18)

司馬遷;圖:正見網
font print 人氣: 4
【字號】    
   標籤: tags: ,

  召公﹑周公二相行政,號曰“共和”。①共和十四年,厲王死于彘。太子靜長于召公家,二相乃共立之爲王,是爲宣王。宣王即位,二相輔之,修政,法文﹑武﹑成﹑康之遺風,諸侯複宗周。十二年,魯武公來朝。

  注①索隱共音如字。若汲頉紀年則雲“共伯和幹王位”。共音恭。共,國;伯,爵;和,其名;幹,篡也。言共伯攝王政,故雲“幹王位”也。正義共音巨用反。韋昭雲:“彘之亂,公卿相與和而修政事,號曰共和也。”魯連子雲:“韂州共城縣本周共伯之國也。共伯名和,好行仁義,諸侯賢之。周厲王無道,國人作難,王礶子于彘,諸侯奉和以行天子事,號曰‘共和’元年。十四年,厲王死于彘,共伯使諸侯奉王子靖爲宣王,而共伯複歸國于韂也。”世家雲:“厘侯十三年,周厲王出礶于彘,共和行政焉。二十八年,周宣王立。四十二年,厘侯卒,太子共伯余立爲君。共伯弟和襲攻共伯于墓上,共伯入厘侯羨自殺,韂人因葬厘侯旁,謚曰共伯,而立和爲韂侯,是爲武公。”按:此文共伯不得立,而和立爲武公。武公之立在共伯卒後,年歲又不相當,年表亦同,明紀年及魯連子非也。

  宣王不修籍于千畝,①虢文公諫曰②不可,③王弗聽。三十九年,戰于千畝,④王師敗績于薑氏之戎。⑤

  注①正義應劭雲:“古者天子耕籍田千畝,爲天下先。”瓚曰:“籍,蹈籍也。”

  按:宣王不修親耕之禮也。

  注②集解賈逵曰:“文公,文王母弟虢仲之後,爲王卿士也。”韋昭曰:“文公,虢叔之後,西虢也。宣王都鎬,在畿內也。”正義括地志雲:“虢故城在岐州陳倉縣東*(西)**④*十裏。”又雲:“千畝原在晋州岳陽縣北九十裏也。”

  注③索隱國語曰:“虢文公諫曰‘夫人之大事在農,上帝之粢盛于是乎出,人之繁庶于是乎生,事之共給于是乎在’。”事具載國語。

  注④索隱地名也,在西河介休縣。

  注⑤集解韋昭曰:“西夷別種,四岳之後也。”

  宣王既亡南國之師,乃料民于太原。①仲山甫諫曰:②“民不可料也。”

  宣王不聽,卒料民。

  注①集解韋昭曰:“敗于姜戎時所亡也。南國,江漢之閑。料,數也。”唐固曰:“南國,南陽也。”

  注②正義毛萇雲:“仲山甫,樊穆仲也。”括地志雲:“漢樊縣城在兗州瑕丘縣西南三十五裏,古樊國,仲山甫所封也。”

  四十六年,宣王崩,①子幽王宮湦立。②幽王二年,西周三川皆震。③伯陽甫曰:“周將亡矣。④夫天地之氣,不失其序;若過其序,民亂之也。⑤陽伏而不能出,陰迫而不能蒸,⑥于是有地震。今三川實震,是陽失其所而填陰也。⑦陽失而在陰,⑧原必塞;原塞,國必亡。夫水土演而民用也。⑨土無所演,民乏財用,不亡何待!昔伊﹑洛竭而夏亡,⑩河竭而商亡。⑾今周德若二代之季矣,其川原又塞,塞必竭。

  夫國必依山川,山崩川竭,亡國之征也。川竭必山崩。⑿若國亡不過十年,數之紀也。⒀天之所□,不過其紀。”是歲也,三川竭,岐山崩。

  注①正義周春秋雲:“宣王殺杜伯而無辜,後三年,宣王會諸侯田于圃,日中,杜伯起于道左,衣朱衣冠,操朱弓矢,射宣王,中心折脊而死。”國語雲:“杜伯射王于鄗。”

  注②集解徐廣曰:“一作‘生’。”

  注③集解徐廣曰:“涇﹑渭﹑洛也。”駰按:韋昭雲“西周鎬京地震動,故三川亦動”。正義按:涇渭二水在雍州北。洛水一名漆沮,在雍州東北,南流入渭。

  此時以王城爲東周,鎬京爲西周。

  注④集解韋昭曰:“伯陽父,周大夫也。”唐固曰:“伯陽父,周柱下史老子也。”

  注⑤集解韋昭曰:“過,失也。言民不敢斥王者也。”

  注⑥集解韋昭曰:“蒸,升也。陽氣在下,陰氣迫之,使不能升也。”

  注⑦集解韋昭曰:“爲陰所鎮笮也。”

  注⑧集解韋昭曰:“在陰下也。”

  注⑨集解韋昭曰:“水土氣通爲演。演猶潤也。演則生物,民得用之。”

  注⑩集解韋昭曰:“禹都陽城,伊﹑洛所近也。”

  注⑾集解韋昭曰:“商人都韂,河水所經也。”

  注⑿集解韋昭曰:“水泉不潤,枯朽而崩也。”

  注⒀集解韋昭曰:“數起于一,終于十,十則更,故曰紀也。”

  三年,幽王嬖愛曪姒。①曪姒生子伯服,幽王欲廢太子。太子母申侯女,而爲後。後幽王得曪姒,愛之,欲廢申後,幷去太子宜臼,以曪姒爲後,以伯服爲太子。周太史伯陽讀史記曰:②“周亡矣。”昔自夏後氏之衰也,有二神龍止于夏帝庭而言曰:“餘,曪之二君。”③夏帝蔔殺之與去之與止之,莫吉。

  卜請其漦而藏之,乃吉。④于是布幣而策告之,⑤龍亡而漦在,櫝而去之。

  ⑥夏亡,傳此器殷。殷亡,又傳此器周。比三代,莫敢發之,至厲王之末,⑦發而觀之。漦流于庭,不可除。厲王使婦人裸而噪之。⑧漦化爲玄黿,以入王后宮。⑨後宮之童妾既齔而遭之,⑩既笄而孕,⑾無夫而生子,懼而□之。宣王之時童女謠曰:“□弧箕服,實亡周國。”⑿于是宣王聞之,有夫婦賣是器者,宣王使執而戮之。逃于道,而見鄉者後宮童妾所□妖子⒀出于路者,⒁聞其夜啼,哀而收之,夫婦遂亡,礶于曪。曪人有罪,請入童妾所□女子者于王⒂以贖罪。□女子出于曪,是爲曪姒。當幽王三年,王之後宮見而愛之,生子伯服,竟廢申後及太子,以曪姒爲後,伯服爲太子。[一六]太史伯陽曰:“禍成矣,無可奈何!”

  注①索隱曪,國名,夏同姓,姓姒氏。禮婦人稱國及姓。其女是龍漦妖子,爲人所收,曪人納之于王,故曰曪姒。正義括地志雲:“曪國故城在梁州曪城縣東二百步,古曪國也。”

  注②正義諸國皆有史以記事,故曰史記。

  注③集解虞翻曰:“龍自號曪之二先君也。”

  注④集解韋昭曰:“漦,龍所吐沫。沫,龍之精氣也。”

  注⑤集解韋昭曰:“以簡策之書告龍,而請其漦也。”

  注⑥集解韋昭曰:“櫝,匱也。”

  注⑦集解虞翻曰:“末年,王流彘之歲。”

  注⑧集解韋昭曰:“噪,歡呼也。”唐固曰:“髃呼曰噪。”

  注⑨索隱亦作“蚖”,音元。玄蚖,蜤蜴也。

  注⑩集解韋昭曰:“毀齒曰齔。女七歲而毀齒也。”

  注⑾正義笄音鶏。禮記雲:“女子許嫁而笄。”鄭玄雲:“笄,今簪。”

  注⑿集解韋昭曰:“山桑曰□。弧,弓也。箕,木名。服,矢房也。”

  注⒀集解徐廣曰:“妖,一作‘夭’。夭,幼少也。”

  注⒁正義夫婦賣□弧者,宣王欲執戮之,遂逃于路,遇此妖子,哀而收之。

  注⒂正義國語雲:“周幽王伐有曪,曪人以曪姒女焉,與虢石甫比也。”

  注⒃索隱左傳所謂“携王奸命”是也。

  曪姒不好笑,幽王欲其笑萬方,故不笑。幽王爲□□①大鼓,有寇至則舉□火。諸侯悉至,至而無寇,曪姒乃大笑。幽王說之,爲數舉□火。其後不信,諸侯益亦不至。

  注①正義槵遂二音。晝日燃瑩以望火烟,夜舉燧以望火光也。瑩,土魯也。

  燧,炬火也。皆山上安之,有寇舉之。

  幽王以虢石父爲卿,用事,國人皆怨。石父爲人佞巧①善諛好利,王用之。

  又廢申後,去太子也。申侯怒,與繒﹑②西夷犬戎攻幽王。幽王舉□火徵兵,兵莫至。遂殺幽王驪山下,③虜曪姒,盡取周賂而去。④于是諸侯乃即申侯而共立故幽王太子宜臼,是爲平王,以奉周祀。

  注①集解徐廣曰:“佞,一作‘諂’。”

  注②索隱繒,國名,夏同姓。正義繒,自陵反。國語雲“繒,姒姓,夏禹後”。

  括地志雲:“繒縣在沂州承縣,古侯國,禹後。”

  注③索隱在新豐縣南,故驪戎國也。舊音黎。徐廣音力知反。正義括地志雲:

  “驪山在雍州新豐縣南十六裏。土地記雲驪山即藍田山。”按:驪山之陽即藍田山。

  注④集解汲頉紀年曰:“自武王滅殷以至幽王,凡二百五十七年也。”正義按:

  汲頉書,晋鹹和五年汲郡汲縣發魏襄王頉,得古書册七十五卷。

  平王立,東遷于雒邑,①辟戎寇。平王之時,周室衰微,諸侯强幷弱,齊﹑楚﹑秦﹑晋始大,政由方伯。②

  注①正義即王城也。平王以前號東都,至敬王以後及戰國爲西周也。

  注②集解周禮曰:“九命作伯。”鄭觽雲:“長諸侯爲方伯。”

  四十九年,魯隱公即位。

  五十一年,平王崩,太子泄父①蚤死,立其子林,是爲桓王。桓王,平王孫也。

  注①正義音甫。

  桓王三年,鄭莊公朝,桓王不禮。①五年,鄭怨,與魯易許田。許田,天子之用事太山田也。②八年,魯殺隱公,③立桓公。十三年,伐鄭,④鄭射傷桓王,桓王去歸。⑤

  注①索隱在魯隱公六年。

  注②索隱左傳鄭伯以璧假許田,卒易祊。祊是鄭祀太山之田,許是魯朝京師之湯沐邑,有周公廟,鄭以其近,故易取之。此雲“許田天子用事太山田”,誤。

  正義杜預云:“成王營王城,有遷都之志,故賜周公許田,以爲魯國朝宿之邑,後世因而立周公別廟焉。鄭桓公友,周宣王之母弟,封鄭,有助祭泰山湯沐邑在祊。鄭以天子不能複巡狩,故欲以祊易許田,各從本國所近之宜也。恐魯以周公別廟爲疑,故雲已廢泰山之祀,而欲爲魯祀周公,遜辭以求也。”括地志雲:“許田在許州許昌縣南四十裏,有魯城,周公廟在城中。祊田在沂州費縣東南。”按:宛,鄭大夫。

  注③正義子允令公子翬殺隱公也。

  注④索隱在魯桓五年。

  注⑤索隱左傳繻葛之役,祝聃射王中肩是也。

  二十三年,桓王崩,子莊王佗立。莊王四年,周公黑肩欲殺莊王而立王子克。①辛伯告王,②王殺周公。③王子克礶燕。④

  注①集解賈逵曰:“莊王弟子儀也。”

  注②集解賈逵曰:“辛伯,周大夫也。”

  注③索隱左傳曰:“初,子儀有寵于桓王,桓王屬諸周公。辛伯諫曰:‘幷後匹嫡,兩政耦國,亂之本也。’周公不從,故及于難。”然周公阿先王旨,自取誅夷,辛伯正君臣之義,卒安王業,二卿優劣誠可識也。

  注④正義杜預雲:“南燕,姞姓也。”

  十五年,莊王崩,子厘王①胡齊立。厘王三年,齊桓公始霸。

  注①正義厘音僖。
(待續) 轉載 正見網(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我們尊重自己的祖宗,相信我們的祖宗,相信他們不是吃飽了撐的,研究出那麼多學問來。但是我們也不是排外者,外國的好的東西我們決不排斥。但是,對於馬克思以及主義,中共在我們民族已經實踐了一百多年了,我們飽嘗了其邪說給我們帶來的苦果,認識到其超級騙子的高超騙人伎倆,已經看透了他的本質。
  • 大家都看到了,一是鬥,二是騙,這是邪惡的特徵。不管共黨如何像變色龍一樣的千變萬化,概括的說也就是這兩個特徵。
  • 周文王問姜太公:「君王和臣子之禮應該是怎樣的?」
  • 周文王生病在床上休養,把姜太公召來,當時太子姬發也在床邊。周文王說:「啊!天將要放棄我的壽命了,周國的社稷大事就將要託付給您了。現在我很想聽您說說至理明言,好讓我明確的傳給後代子孫啊。」
  • 荊及衡陽維荊州:①江﹑漢朝宗于海。②九江甚中,③沱﹑涔已道,④云土﹑夢爲治。⑤其土塗泥。田下中,賦上下。
  • 周文王問姜太公:「統理國家、治理百姓的一國之君,其所以失去國家和百姓的原因是什麼?」
  • 周文王問姜太公:「如何才能保住國家呢?」
  • “地理志涇水出安定涇陽。”索隱渭水出首陽縣鳥鼠同穴山。說文云:“水相入曰汭。”正義括地志云:“涇水源出原州百泉縣西南鮼頭山涇穀。渭水源出渭州渭原縣西七十六里鳥鼠山,今名青雀山。渭有三源,幷出鳥鼠山,東流入河。”
  • 帝舜謂禹曰:“女亦昌言。”禹拜曰;“于,予何言!予思日孳孳。”皋陶難禹曰:“何謂孳孳?”禹曰:“鴻水滔天,浩浩懷山襄陵,下民皆服于水。予陸行乘車,水行乘舟,泥行乘橇,山行乘琻,行山□木。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