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籍珍藏

中國第一通史:史記(33)

司馬遷;圖:正見網
font print 人氣: 6
【字號】    
   標籤: tags:

 孝公既沒,惠王、武王蒙故業,因遺册,南兼漢中,西舉巴、蜀,東割膏腴之地,收要害之郡。諸侯恐懼,會盟而謀弱秦,不愛珍器重寶肥美之地,以致天下之士,合從締交,①相與爲一。當是時,齊有孟嘗,趙有平原,楚有春申,魏有信陵。此四君者,皆明知而忠信,寬厚而愛人,尊賢重士,約從離衡,②幷韓、魏、燕、楚、齊、趙、宋、韂、中山之觽。于是六國之士③有寧越、徐尚、蘇秦、杜赫之屬爲之謀,④齊明、周最、陳軫、昭滑、樓緩、翟景、蘇厲、樂毅之徒通其意,⑤吳起、孫臏、帶佗、兒良、王廖、田忌、廉頗、趙奢之朋制其兵。⑥常以十倍之地,百萬之衆,叩關而攻秦。秦人開關延敵,九國之師逡巡遁逃而不敢進。秦無亡矢遺鏃之費,而天下諸侯已困矣。于是從散約解,爭割地而奉秦。秦有餘力而制其敝,追亡逐北,伏尸百萬,流血漂鹵。

  ⑦因利乘便,宰割天下,分裂河山,强國請服,弱國入朝。延及孝文王、莊襄王,享國日淺,國家無事。

  注①集解漢書音義曰:“締,結也。”

  注②索隱言孟嘗等四君皆爲其國共相約結爲從,以離散秦之橫。

  注③索隱六國者,韓、魏、趙、燕、齊、楚是也。與秦爲七國,亦謂之七雄。

  又六國與宋、韂、中山爲九國。其三國蓋微,又前亡。

  注④集解徐廣曰:“越,一作‘經’。或自別有此人,不必寧越也。”索隱寧越,趙人,賈誼作“寧越”。徐尚,未詳。蘇秦,東周洛陽人。呂氏春秋“杜赫以安天下說周昭文君”,高誘曰“杜赫,周人也”。

  注⑤索隱戰國策齊明,東周臣,後仕秦、楚及韓。周最,周之公子,亦仕秦。

  陳軫,夏人,亦仕秦。昭滑,楚人。樓緩,魏文侯弟,所謂樓子也。蘇厲,秦之弟,仕齊。樂毅本齊臣,入燕,燕昭王以客禮待之,以爲亞卿。翟景,未詳也。

  注⑥索隱吳起,韂人,事魏文侯爲將。孫臏,孫武之後也。呂氏春秋曰“王廖貴先,兒良貴後”,二人皆天下之豪士。田忌,齊將也。廉頗,趙將也。趙奢亦趙之將。

  注⑦集解徐廣曰:“鹵,楯也。”

  及至秦王,續六世之餘烈,①振長策而禦宇內,吞二周而亡諸侯,履至尊而制六合,執棰拊②以鞭笞天下,威振四海。南取百越之地,③以爲桂林、象郡,百越之君俯首系頸,委命下吏。乃使蒙恬北築長城而守藩籬,却匈奴七百余裏,胡人不敢南下而牧馬,士不敢彎弓而報怨。于是廢先王之道,焚百家之言,以愚黔首。墮名城,④殺豪俊,收天下之兵聚之咸陽,銷鋒鑄鐻,以爲金人十二,以弱黔首之民。然後斬華爲城,⑤因河爲津,據億丈之城,臨不測之溪以爲固。良將勁弩守要害之處,信臣精卒陳利兵而誰何,⑥天下以定。秦王之心,自以爲關中之固,金城千里,⑦子孫帝王萬世之業也。

  注①集解張晏曰:“孝公、惠文王、武王、昭王、孝文王、莊襄王。”

  注②集解徐廣曰:“拊,拍也,音府。一作‘槁樸’。”索隱賈本論作“槁樸”。

  注③集解韋昭曰:“越有百邑。”

  注④集解應劭曰:“壞堅城,恐人複阻以害己也。”

  注⑤集解徐廣曰:“斬,一作‘踐’。”駰案:服虔曰“斷華山爲城”。索隱斬,亦作“踐”,亦出賈本論。又崔浩雲:“踐,登也。”

  注⑥集解如淳曰:“何猶問也。”索隱崔浩雲:“何或爲‘呵’。”漢舊儀:“宿韂郎官分五夜誰呵,呵夜行者誰也。”何呵字同。

  注⑦索隱金城,言其實且堅也。韓子曰“雖有金城湯池”,漢書張良亦曰“關中所謂金城千里,天府之國。”

  秦王既沒,餘威振于殊俗。陳涉,瓮牖繩樞之子,①甿隸之人,②而遷徙之徒,才能不及中人,非有仲尼、墨翟之賢,陶朱、猗頓之富,躡足行伍之閑,而倔起什伯之中,③率罷散之卒,將數百之衆,而轉攻秦。斬木爲兵,揭竿爲旗,天下雲集響應,贏糧而景從,山東豪俊遂幷起而亡秦族矣。

  注①集解服虔曰:“以繩系戶樞也。”孟康曰:“瓦瓮爲□也。”

  注②集解如淳曰:“甿,古‘氓’字。氓,民也。”

  注③集解漢書音義曰:“首出十長百長之中。”如淳曰:“時皆辟屈在十百之中。”

  且夫天下非小弱也,雍州之地,殽函之固自若也。①陳涉之位,非尊于齊﹑楚﹑燕﹑趙﹑韓﹑魏﹑宋﹑韂﹑中山之君;鉏櫌棘矜,②非錟于句戟長鎩也;

  ③適戍之觽,非抗于九國之師;深謀遠慮,行軍用兵之道,非及鄉時之士也。

  然而成敗异變,功業相反也。試使山東之國與陳涉度長絜大,④比權量力,則不可同年而語矣。然秦以區區之地,千乘之權,招八州而朝同列,百有餘年矣。然後以六合爲家,殽函爲宮,一夫作難而七廟墮,身死人手,爲天下笑者,何也?仁義不施而攻守之勢异也。

  注①集解韋昭曰:“殽謂二殽。函,函谷關也。”

  注②集解服虔曰:“以鉏柄及棘作矛槿也。”如淳曰:“櫌椎,塊椎也。”

  注③集解徐廣曰:“錟,一作‘銛’。”駰案:如淳曰“長刃矛也”。又曰“鈎戟似矛,刃下有鐵,橫方上鈎曲也”。鎩音所拜反。

  注④集解漢書音義曰:“‘絜東’之‘絜’。”

  秦幷海內,兼諸侯,南面稱帝,①以養四海,天下之士斐然鄉風,若是者何也?曰:近古之無王者久矣。周室卑微,五霸既歿,令不行于天下,是以諸侯力政,强侵弱,觽暴寡,兵革不休,士民罷敝。今秦南面而王天下,是上有天子也。既元元之民冀得安其性命,莫不虛心而仰上,當此之時,守威定功,安危之本在于此矣。

  注①集解徐廣曰:“一本有此篇,無前者‘秦孝公’已下,而又以‘秦幷兼諸侯山東三十余郡’繼此末也。”索隱按:賈誼過秦論以“孝公”已下爲上篇,“秦兼幷諸侯山東三十余郡”爲下篇。鄒誕生雲“太史公删賈誼過秦篇著此論,富其義而省其辭。嚀先生增續既已混殽,而世俗小智不唯删省之旨,合寫本論于此,故不同也。今頗亦不可分別”。

  秦王懷貪鄙之心,行自奮之智,不信功臣,不親士民,廢王道,立私權,禁文書而酷刑法,先詐力而後仁義,以暴虐爲天下始。夫幷兼者高詐力,安定者貴順權,此言取與守不同術也。秦離戰國而王天下,其道不易,其政不改,是其所以取之守之者*[無]*异也。孤獨而有之,故其亡可立而待。借使秦王計上世之事,幷殷周之夡,以制禦其政,後雖有淫驕之主而未有傾危之患也。故三王之建天下,名號顯美,功業長久。

  今秦二世立,天下莫不引領而觀其政。夫寒者利裋褐①而饑者甘糟噯,天下之嗷嗷,新主之資也。此言勞民之易爲仁也。鄉使二世有庸主之行,而任忠賢,臣主一心而憂海內之患,縞素而正先帝之過,裂地分民以封功臣之後,建國立君以禮天下,虛囹圉而免刑戮,除去收帑污穢之罪,使各反其鄉里,發倉廩,散財幣,以振孤獨窮困之士,輕賦少事,以佐百姓之急,約法省刑以持其後,使天下之人皆得自新,更節修行,各慎其身,塞萬民之望,而以威德與天下,天下集矣。

  即四海之內,皆歡然各自安樂其處,唯恐有變,雖有狡猾之民,無離上之心,則不軌之臣無以飾其智,而暴亂之奸止矣。二世不行此術,而重之以無道,壞宗廟與民,②更始作阿房宮,繁刑嚴誅,吏治刻深,賞罰不當,賦斂無度,天下多事,吏弗能紀,百姓困窮而主弗收恤。然後奸僞幷起,而上下相遁,蒙罪者觽,刑戮相望于道,而天下苦之。自君卿以下至于觽庶,人懷自危之心,親處窮苦之實,鹹不安其位,故易動也。是以陳涉不用湯武之賢,不藉公侯之尊,奮臂于大澤而天下響應者,其民危也。故先王見始終之變,知存亡之機,是以牧民之道,務在安之而已。天下雖有逆行之臣,必無響應之助矣。故曰“安民可與行義,而危民易與爲非”,此之謂也。貴爲天子,富有天下,身不免于戮殺者,正傾非也。是二世之過也。

  注①集解徐廣曰:“一作‘短’,小襦也,音竪。”索隱趙岐曰:“褐以毛毳織之,若馬衣。或以褐編衣也。”裋,一音竪。謂褐布竪裁,爲勞役之衣,短而且狹,故謂之短褐,亦曰竪褐。

  注②集解徐廣曰:“一無此上五字。”

  襄公立,享國十二年。初爲西畤。葬西垂。①生文公。

  注①索隱此已下重序列秦之先君立年及葬處,皆當據秦紀爲說,與正史小有不同,今取异說重列于後。襄公,秦仲孫,莊公子,救周,周始命爲諸侯。初爲西畤,祠白帝。立十三年,葬西土。

  文公立,居西垂宮。五十年死,葬西垂。①生靜公。

  注①索隱作鄜畤,又作陳寶祠。

  靜公不享國而死。生憲公。

  憲公享國十二年,居西新邑。死,葬衙。①生武公﹑德公﹑出子。

  注①集解地理志雲馮翊有衙縣。索隱憲公滅蕩社,居新邑,葬衙。本紀憲公徙居平陽,葬西山。

  出子享國六年,居西陵。①庶長弗忌﹑威累﹑參父三人,率賊賊出子鄙衍,葬衙。武公立。

  注①索隱一雲居西陂,葬衙。本紀不雲。

  武公享國二十年。居平陽封宮。①葬宣陽聚東南。②三庶長伏其罪。德公立。

  注①集解徐廣曰:“一雲居平封宮。”

  注②索隱紀雲葬平陽,初以人從死。

  德公享國二年。居雍大鄭宮。生宣公﹑成公﹑繆公。葬陽。初伏,以禦蠱。①

  注①索隱二年初伏。本紀此已下居葬絕不言也。

  宣公享國十二年。居陽宮。葬陽。①初志閏月。

  注①索隱四年,作密畤。

  成公享國四年,居雍之①宮。葬陽。齊伐山戎﹑孤竹。

  注①集解徐廣曰:“之,一作‘走’。”

  繆公享國三十九年。天子致霸。葬雍。繆公學著人。①生康公。

  注①索隱著音寧,又音貯,著即寧也。門屏之閑曰寧,謂學于寧門之人。故詩雲“俟我于著乎而”是也。

  康公享國十二年。居雍高寢。葬竘社。生共公。

  共公享國五年,居雍高寢。葬康公南。生桓公。

  桓公享國二十七年。居雍太寢。葬義裏丘北。生景公。①

  注①索隱一作“僖公”。系本雲名後伯車。

  景公享國四十年。居雍高寢,葬丘裏南。①生畢公。②

  注①正義丘,一作“二”也。

  注②集解徐廣曰:“春秋作‘哀公’。”

  畢公享國三十六年。①葬車裏北。生夷公。

  注①正義一作“三十七年”。

  夷公不享國。死,葬左宮。生惠公。①

  注①正義十年,葬車裏。元年,孔子行魯相事。

  惠公享國十年。葬車裏*(康景)*。生悼公。

  悼公享國十五年。①葬僖公西。城雍。生剌②龔公③。

  注①正義*(雍)*本紀作“十四年”。

  注②正義一作“利”。

  注③索隱一作“厲共公”。

  剌龔公享國三十四年。葬入裏。①生躁公﹑②懷公。③其十年,彗星見。

  注①集解徐廣曰:“一作‘人’。”

  注②索隱又作“趮公”。正義十四年,居受寢,葬悼公南也。

  注③正義四年,葬櫟圉氏。

  躁公享國十四年。居受寢。葬悼公南。其元年,彗星見。①

  注①集解徐廣曰:“年表雲‘星晝見’。”

  懷公從晋來。享國四年。葬櫟圉氏。生靈公。諸臣圍懷公,懷公自殺。

  肅靈公,昭子子也。①居涇陽。享國十年。葬悼公西。生簡公。

  注①集解徐廣曰:“懷公生昭子,昭子生靈公。”索隱紀年及系本無“肅”字。

  立十年,表同,紀十二年。

  簡公從晋來。享國十五年。葬僖公西。①生惠公。其七年。百姓初帶劍。

  注①索隱按:本紀簡公名悼子,即剌龔公之子,懷公弟也。且紀及系本皆以爲然,今此文雲“靈公”,謬也。立十六年,葬僖公西。

  惠公享國十三年。葬陵圉。①生出公。

  注①索隱王劭按紀年雲“簡公後次敬公,敬公立十三年,乃至惠公”,辭即難憑,時參异說。

  出公享國二年。①出公自殺,葬雍。

  注①索隱系本謂“少主”。

  獻公享國二十三年。①葬囂圉。生孝公。

  注①集解徐廣曰:“靈公子。”索隱系本稱“元獻公”。立二十二年,表同,紀二十四年。

  孝公享國二十四年。①葬弟圉。生惠文王。其十三年,始都咸陽。②

  注①索隱本紀十二年。

  注②正義本紀雲“十二年作咸陽,築冀闕”,是十三年始都之。

  惠文王享國二十七年。①葬公陵。②生悼武王。

  注①索隱十九而立。

  注②正義括地志雲:“秦惠文王陵在雍州咸陽縣西北一十四裏。”

  悼武王享國四年,葬永陵。①

  注①集解徐廣曰:“皇甫謐曰葬畢,今按陵西畢陌。”索隱系本作“武烈王”。

  十九而立,立三年。本紀四年。正義括地志雲:“秦悼武王陵在雍州咸陽縣西十裏,俗名周武王陵,非也。”

  昭襄王享國五十六年。葬顡陽。①生孝文王。

  注①索隱十九年而立,葬芷陵也。正義括地志雲:“秦莊襄王陵在雍州新豐縣西南三十五裏,俗亦謂爲子楚。始皇陵在北,故亦謂爲見子陵。”

  孝文王享國一年。葬壽陵。生莊襄王。

  莊襄王享國三年。葬顡陽。生始皇帝。呂不韋相。

  獻公立七年,初行爲市。十年,爲戶籍相伍。

  孝公立十六年。時桃李冬華。

  惠文王生十九年而立。立二年,初行錢。有新生嬰兒曰“秦且王”。

  悼武王生十九年而立。立三年,渭水赤三日。

  昭襄王生十九年而立。立四年,初爲田開阡陌。

  孝文王生五十三年而立。

  莊襄王生三十二年而立。立二年,取太原地。莊襄王元年,大赦,修先王功臣,施德厚骨肉,布惠于民。東周與諸侯謀秦,秦使相國不韋誅之,盡入其國。秦不絕其祀,以陽人地賜周君,奉其祭祀。

  始皇享國三十七年。葬酈邑。①生二世皇帝。始皇生十三年而立。

  注①正義酈,力知反。

  二世皇帝享國三年。葬宜春。①趙高爲丞相安武侯。二世生十二年而立。②

  注①正義括地志雲:“秦故胡亥陵在雍州萬年縣南三十四裏。”上文“葬以黔首”也。

  注②集解徐廣曰:“本紀雲二十一。”

  右秦襄公至二世,六百一十歲。①

  注①正義秦本紀自襄公至二世,五百七十六年矣。年表自襄公至二世,五百六十一年。三說幷不同,未知孰是。

  孝明皇帝十七年①十月十五日乙丑,曰:②

  注①正義班固典引雲後漢明帝永平十七年,詔問班固:“太史遷贊語中寧有非邪?”班固上表陳秦過失及賈誼言答之。

  注②索隱此已下是漢孝明帝訪班固評賈馬贊中論秦二世亡天下之得失,後人因取其說附之此末。

  周曆已移,①仁不代母。秦直其位,②呂政殘虐。然以諸侯十三,③幷兼天下,極情縱欲,養育宗親。三十七年,兵無所不加,製作政令,施于後王。

  ④蓋得聖人之威,河神授圖,⑤據狼﹑狐,蹈參﹑伐,佐政驅除,⑥距之⑦稱始皇。

  注①正義周初蔔世三十,蔔年七百,以五序得其道,故王至三十七,歲至八百六十七。歷數既過,秦幷天下,是周曆已移也。

  注②索隱周曆已移,周亡也。仁不代母,謂周得木德,木生火,周爲漢母也。

  言曆運之道,仁恩之情,子不代母而王,謂火不代木,言漢不合即代周也。秦值其閏位,得在木火之閑也。此論者之辭也。正義始皇以爲周火德,秦代周從所不勝,爲水德之始也。按:周木德也,秦水德也。五行之運,水生木,木生火,火生土,土生金,金生水。所生者爲母,出者爲子。帝王之次,子代母。

  秦稱水是母代子,故言若有德之君相代,不母承其子。直音值。言秦幷天下稱帝,是秦德值帝王之位。

  注③集解始皇初爲秦王,年十三也。索隱呂政者,始皇名政,是呂不韋幸姬有娠,獻莊襄王而生始皇,故雲呂政。

  注④正義謂置郡縣,壞井田,開阡陌,不立侯王,始爲伏臘;又置丞相﹑太尉﹑御史大夫﹑奉常﹑郎中令﹑仆射﹑廷尉﹑典客﹑宗正﹑少府﹑中尉﹑將作﹑詹事﹑水衡都尉﹑監﹑守﹑縣令﹑丞等,皆施于後王,至于隋﹑唐矣。

  注⑤正義蓋者,疑辭也。言始皇之威,能吞幷天下稱帝,疑得聖人之威靈,河神之圖錄。

  注⑥正義狼音郎。狼,狐,主弓矢星。天官書雲參伐主斬艾事。言秦據蹈狼﹑狐﹑參﹑伐之氣,驅滅天下。

  注⑦正義上音巨。之,至也。

  始皇既歿,胡亥極愚,酈山未畢,複作阿房,以遂前策。雲“凡所爲貴有天下者,肆意極欲,大臣至欲罷先君所爲”。誅斯﹑去疾,任用趙高。痛哉言乎!人頭畜鳴。①不威不伐惡,②不篤不虛亡,③距之不得留,殘虐以促期,雖居形便之國,猶不得存。

  注①正義畜,許又反。言胡亥人身有頭面,口能言語,不辨好惡,若六畜之鳴。

  注②正義此五字爲一句也。

  注③正義言胡亥藉帝王之威器,殘酷暴虐滋己惡,惡既深篤,以至滅亡,豈其虛哉。

  子嬰度次得嗣,冠玉冠,①佩華紱,②車黃屋,③從④百司,謁七廟。

  小人乘非位,莫不恍忽失守,偷安日日,獨能長念却慮,父子作權,近取于戶牖之閑,竟誅猾臣,爲⑤君討賊。高死之後,賓婚未得盡相勞,餐未及下咽,酒未及濡唇,楚兵已屠關中,真人翔霸上,素車嬰組,奉其符璽,以歸帝者。

  鄭伯茅旌鸞刀,嚴王退舍。⑥河决不可複壅,魚爛不可複全。⑦賈誼﹑司馬遷曰:“向使嬰有庸主之才,僅得中佐,山東雖亂,秦之地可全而有,宗廟之祀未當絕也。”秦之積衰,天下土崩瓦解,⑧雖有周旦之材,無所複陳其巧,而以責一日之孤,⑨誤哉!俗傳秦始皇起罪惡,胡亥極,得其理矣。複責小子,⑩雲秦地可全,所謂不通時變者也。紀季以酅,春秋不名。⑾吾讀秦紀,至于子嬰車裂趙高,未嘗不健其决,憐其志。嬰死生之義備矣。⑿

  注①正義上“冠”音綰。

  注②正義音拂。

  注③集解蔡邕曰:“黃屋者,蓋以黃爲裏。”

  注④正義才用反。

  注⑤正義于僞反。

  注⑥集解公羊傳曰:“楚莊王伐鄭,鄭伯肉袒,左執茅旌,右執鸞刀,以逆莊王,莊王退舍七裏。”何休曰:“茅旌,鸞刀,祭祀宗廟所用也。執宗廟器者,示以宗廟血食自歸。”正義旌音精。嚴音莊。

  注⑦索隱宋均曰:“言如魚之爛,從內而出。”

  注⑧正義言秦國敗壞,若屋宇崩頽,觽瓦解散也。

  注⑨正義日音馹。一日之孤謂子嬰。

  注⑩正義亦謂子嬰。

  注⑾集解春秋曰:“紀季以酅入于齊。”公羊傳曰:“何以不名?賢之也。

  謂設五廟以存姑姊妹也。”正義酅音戶圭反。括地志雲:“安平城在青州臨淄縣東十九裏,古紀之酅邑。帝王紀雲周之紀國,薑姓也。紀侯譖齊哀公于周懿王,王烹之。外傳曰紀侯入爲周士。竹書雲齊襄公滅紀﹑郱﹑鄑﹑郚。”

  又括地志雲:“郱城在青州臨朐縣東三十裏。鄑城在北海縣東北七十裏。郚城在密州安丘縣界。”郱音駢。鄑音訾。按:秦始皇起罪惡,胡亥極,得其理。國既崩絕,箕子﹑比干尚不能存殷,庸主子嬰焉能救秦之敗?以賈誼﹑史遷不通時變,不如紀季之深識也。季,紀侯少弟,不書名,故曰紀季。

  注⑿集解徐廣曰:“班固典引曰‘永平十七年,詔問臣固,太史遷贊語中寧有非邪?臣對,賈誼言子嬰得中佐,秦未絕也。此言非是,臣素知之耳’。”

  【索隱述贊】六國陵替,二周淪亡。幷一天下,號爲始皇。阿房雲構,金狄成行。南游勒石,東瞰浮梁。滈池見遺,沙丘告喪。二世矯制,趙高是與。詐因指鹿,灾生噬虎。子嬰見推,恩報君父。下乏中佐,上乃庸主。欲振頽綱,云誰克補。(待續)

轉載 正見網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周文王問姜太公:「君王和臣子之禮應該是怎樣的?」
  • 周文王生病在床上休養,把姜太公召來,當時太子姬發也在床邊。周文王說:「啊!天將要放棄我的壽命了,周國的社稷大事就將要託付給您了。現在我很想聽您說說至理明言,好讓我明確的傳給後代子孫啊。」
  • 荊及衡陽維荊州:①江﹑漢朝宗于海。②九江甚中,③沱﹑涔已道,④云土﹑夢爲治。⑤其土塗泥。田下中,賦上下。
  • 周文王問姜太公:「統理國家、治理百姓的一國之君,其所以失去國家和百姓的原因是什麼?」
  • 周文王問姜太公:「如何才能保住國家呢?」
  • “地理志涇水出安定涇陽。”索隱渭水出首陽縣鳥鼠同穴山。說文云:“水相入曰汭。”正義括地志云:“涇水源出原州百泉縣西南鮼頭山涇穀。渭水源出渭州渭原縣西七十六里鳥鼠山,今名青雀山。渭有三源,幷出鳥鼠山,東流入河。”
  • 帝舜謂禹曰:“女亦昌言。”禹拜曰;“于,予何言!予思日孳孳。”皋陶難禹曰:“何謂孳孳?”禹曰:“鴻水滔天,浩浩懷山襄陵,下民皆服于水。予陸行乘車,水行乘舟,泥行乘橇,山行乘琻,行山□木。
  • 于是夔行樂,①祖考至,髃後相讓,鳥獸翔舞,簫韶九成,鳳皇來儀,②百獸率舞,百官信諧。帝用此作歌曰:“陟天之命,維時維幾。”③乃歌曰:

      “股肱喜哉,元首起哉,百工熙哉!”④皋陶拜手稽首揚言曰:“念哉,⑤率爲興事,慎乃憲,敬哉!”

  • 不敢怠業,時序其德,遵修其緒,⑾修其訓典,朝夕恪勤,守以敦篤,奉以忠信。奕世載德,不忝前人。⑿至于文王﹑武王,昭前之光明而加之以慈和,事神保民,無不欣喜。商王帝辛大惡于民,庶民不忍,欣載武王,以致戎于商牧。⒀是故先王非務武也,勸恤民隱而除其害也。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