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如何教小孩吃出滋味 不再沉迷垃圾食物

卡羅.佩屈尼

人氣: 9
【字號】    
   標籤: tags:

如何教導小孩吃出滋味,而不再沉迷垃圾食物?

告訴孩子們食材從哪裡來,讓他們能實際觸摸、處理、烹煮、最後再吃下肚裡,這是教導他們關於食物及美味最有效率的方式。引導他們的感覺能力、教他們如何辨識、讓他們能理解、欣賞屬於自己生長區域的產品及傳統烹飪法。教他們關於自己所屬區域的營養文化,讓他們有足夠的知識去選擇,能區別、購買及評估不同種類的食物。

談到關於學校的食物及口味教育,依據慢食協會在義大利、德國、美國、日本經過證實的經驗,孩子們很容易接受和享樂原則相關的教育方式,因為他們對於令人驚奇事物的容納力,以及像白紙一樣的感官能力,讓他們能沒有偏見的接受任何事物。所以,他們會很高興地品嚐不同口味的起士,學習它的生產過程,並區分沒有經過巴氏殺菌法處理的牛奶,與經過巴氏殺菌法處理的牛奶,兩者製作出產品的不同。

但這不是現在孩子們能取得的唯一直接、充滿歡樂、及實用的方法。慢食協會的成功經驗(在澳洲、美國、義大利的經驗)讓學校園圃(School Garden)的觀念崛起。這是指在學校裡挪出一小塊地種植蔬菜,讓學生們學習種植自己食物的活動,讓學生瞭解四季變化的特徵,擷取地球果實去品嚐,烹煮,判斷這些食材,並跟超市裡的產品做比較。他們的感官能力因此變得寬廣,可以領悟涵括地球及生態系統的關係。孩子們能取得那些原是和食物生產密切相關的人才擁有(在鄉村中)的自然知識,因此他們能超越現今飲食環境產生的限制,像是當地飲食模式的改變,農業工業化產品的擴展,家庭料理的消失,速食機構的擴展(這些機構持續不斷的用具有吸引力的廣告,及各式各樣的小玩具討好孩子們)。

關於感官及「土地」的教育迫切需要。我們的教育目標,要從小開始,提供孩子們必須的工具,瞭解真實的世界,找出自己的定位方向。學校若未能教導孩童關於享樂、美食、食物處理、基礎農業及屬於他們自我認同的營養文化,絕對是非常不應該的。

在文化傳統上,對於美食及食物的疏忽起源於學校是不爭的事實,而教育必須持續、終生的,不應該只限於孩童時期所學到的基本毛皮也是事實。從食物的生產及食物的消費,發展出兩個世界的區隔,意味著過去二、三個世代的人,看到了兩者間的臍帶被切斷,這臍帶原本為地球及其產品提供連結,讓任何夠幸運的人可以親眼看到食物生產的不同階段,例如作物的種植、牲畜的豢養、及之後的加工處理。已經二個世代的人在工業產品的陰影下成長,他們不再有能力辨別各式食品,不知道食物是怎麼製造出來的。許多的情況下,他們甚至沒辦法把食材,跟最後的成品聯想在一起。

所以,我們必須要從學校開始,尤其從老師開始。許多老師沒有準備好教導這些科目,他們當中有許多人,便是已經屬於缺乏美食知識的那一代了。因此,新的教育方法必須先傳授給老師,也要傳授給家長,不管年輕或年長的家長,還有那些對美味已經沒有感覺,屬於飲食工業革命後第一代的小孩。我不想怪罪任何人,但是過去五十年間,社會上發生的美食文化滅絕,現在幾乎影響到每一個人了。

追尋放慢腳步,要先從單純的反對開始,反對生活中美味的貧瘠現象,這能讓大家重新找回美味。放慢速度的生活也能讓我們瞭解許多事情,藉由比世界慢的生活腳步,你很快就能接觸到,被現代社會視為「垃圾」的知識精髓,瞭解那些因為被視為慢速,而被排斥的東西。藉由探索放慢腳步的生活,因而能擁有不同的空間,你會接觸到對老一輩人來說記憶中栩栩如生的,但卻被視為次文化的領域,瞭解過去那些尚未變得瘋狂的文明典型,這能指引我們走向好的、乾淨的、公平的生產者傳統。那些經過數個世紀,一代又一代的實證經驗,以及實用的技術留傳下來的傳統。

這種緩慢知識,存在於科學及農藝學的研究,存在於最窮苦的區域裡,以及生態學及美食學領域當中,它們已經快要絕跡。雖然被視為老派的知識,但其實卻是相當現代化的。如果我們能讓這種知識指引一部分的我們,就會更容易瞭解它的現代性。為何要說一部分呢?這是因為速度本身並非沒有用處,但它只有跟宇宙中不同節奏共存時,才會發揮用處。同樣的,我們也要在不同節奏之間建立「不同領域間的對話」。再次套用卡薩諾的話:「緩慢不是速度的過往,而是它的未來。」@

(摘自於《慢食新世界》商周出版)(http://www.dajiyuan.com)

評論
2009-05-18 6:37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