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市的瞬間】城市,在想像與真實之間—杭州1

蒙古大汗與威尼斯商人
蔡大雅
  人氣: 5
【字號】    
   標籤: tags:

擁有全天下的忽必烈,晚年卻因病痛及喪妻喪子之痛而終日鬱鬱寡歡,唯有馬可波羅帶著遊歷各地的奇聞和他分享時,才能使大汗暫時擺脫老病的折磨。關於杭州的點點滴滴,就在馬可波羅娓娓道來中展開……

忽必烈(西元一二一五~一二九四年)聽到馬可波羅(Marco Polo,西元一二一五~一三二四年)回到大都,很是高興,他已經三年沒看見這個小夥子了。大元至元二十一年(西元一二九一年),忽必烈特地任命馬可波羅為樞密副使,派遣他到八年前被自己征服的江南去巡視,就是為了要藉由他去瞭解當地的情況。

大汗不是不信任其他人,只是手下的官員在面對皇帝時,莫不戰慄恐懼,經常緊張得說不出話來,不像馬可波羅一樣可以從容自然的稟告任務;而且他還有著敏銳的觀察力和豐富的表達能力,敘述一件物事時,容易使人如身臨其境般的感同身受,是個天生的說故事高手。


圖 ◎ 蕭素惠

忽必烈雖然喜歡讓馬可波羅待在自己身邊,不時聽他說些旅途中發生的奇聞異事,但就一個英明有為的開國君主而言,對於剛以武力征服不久的領土,去深入瞭解當地的風土民情,卻是更加迫切需要的。

擁有全天下的籠中之鳥

忽必烈貴為大汗,擁有廣闊的疆域,卻無法任意踏出京城,甚至大內一步,去視察那名義上全屬於自己的世界。擁有天下的皇帝,一輩子絕大多數的時間都必須待在宮城裏,宛如黃金籠子裏的鳥一般,幾乎沒有自由行動的權利。如果是自幼就生長在鳥籠裏的鳥,因為沒有嘗過自由的滋味,也許會甘於束縛並樂在其中;但對於喜歡遠遊翱翔的鴻鵠而言,皇宮再怎麼金碧輝煌,也不過是個華麗的囚籠罷了。

皇帝之尊與擁有四海之貴,是否值得用生命的自由來換取?這是忽必烈近來一直在思考的問題。他經常派遣馬可波羅去四方巡視,除了想瞭解當地的情況外,也許就是在潛意識裏想為這個問題提出解答,所採取的方法。

長居深宮之中,忽必烈覺得自己好像坐在暗室裏的人,而馬可波羅從旅行帶回來的見聞,彷彿就像為密室開了一扇窗一般,使他能看到外界。雖然外面的世界還是可望不可及,卻總算能夠瞧見它的琳瑯滿目、千變萬化,這對長久以來處於暗室內的人而言,意義非凡。就像窗戶之於房間,具有重要的功能一樣,對忽必烈來說,馬可波羅的敘述,也在不知不覺中擁有了無可取代的意義。

忽必烈微笑的看著馬可波羅走進殿裏來,不禁回憶起他們第一次相見的情景。那是至元五年(西元一二七五年)的事情了。當時才二十一歲的馬可波羅隨著父親與叔父從遙遠的家鄉威尼斯來到中國,來到自己的都城開平,帶著羅馬教宗的書信入宮覲見。當忽必烈第一眼見到馬可波羅時,就很欣賞這個活潑機靈的小夥子。

忽必烈看著馬可波羅的身形與步伐,發現當初那個睜大眼睛、驚訝地四處張望的年輕人,現在已經變成一個沉穩的中年人了。仔細想想,時光也過去將近二十年了,自己雖然身居「萬世永疆」的大內裏,受眾人細心服侍,也抵擋不住歲月的無情消磨,也已經衰老到有時攬鏡自照都快要認不出自己的地步了,更何況一個常年在外出使、四處旅行的人呢。

超越君臣關係的真摯友誼

馬可波羅是隨著樞密使進來的,由於他是副使,依權責不需負責公務上的稟告(那是正使的職責),而且稟奏的也多是些數字上的與例行的事務報告。忽必烈不知是因為對於上呈的報告感到滿意,還是因為看見馬可波羅而高興,顯得十分愉悅,大殿裏的氣氛也連帶的輕鬆起來,一掃近年來籠罩在大內的陰霾沉鬱之氣。

原來忽必烈晚年時飽受肥胖與痛風之苦,因為他的皇后察必與皇太子真金先後逝世,使忽必烈悲痛不已,他暴飲暴食,藉此麻醉自己。過度的縱情飲食損壞了他的健康,精神上的孤寂加上肉體上的病痛,無時無刻地折磨著這曾經意氣風發、不可一世的蒙古大汗。

馬可波羅看在眼裏,既難過又感慨。他與忽必烈相差三十九歲,忽必烈待他很好,而馬可波羅也視之如父般地尊敬著忽必烈。雖然君臣相聚的時間不長,相處起來卻十分融洽。忽必烈總是津津有味地聽著馬可波羅比手劃腳地敘述著他與父叔橫渡歐亞大陸的冒險經歷,以及後來出使中國各地的奇異見聞。

每次旅行,馬可波羅都會給大汗帶回來許多旅行中看到的新鮮的、或稀奇古怪的事情或玩意兒,忽必烈則會提出很多問題,二人就像大孩子一樣,愉悅地聊天、擺弄著旅行的紀念品。這對二人來說,都是一段快樂又珍貴的時光。所以當馬可波羅看到忽必烈飽受苦痛的模樣,心上不忍,決心要盡自己所能,再次藉由介紹這次巡視江南的風光與見聞,來使老人暫時擺脫老病的折磨。

樞密使稟告完畢以後,忽必烈又問了幾句,便宣布退朝,並要馬可波羅隨自己到御書房去——由於旅行的見聞多不涉及公事,自然不宜在朝廷上當眾講說,所以忽必烈在退朝後召馬可波羅到御書房裏去做報告,就成了一向的慣例。

傾心中原文化的大汗

馬可波羅有三年的時間沒過到御書房了,雖然一切陳設都如往常一樣,感覺上還是頗為陌生。這種陌生感忽必烈也有,因為他同樣也很久沒踏入書房來了,天天在酒鄉裏泡著的生活,使他忘記自己曾是個喜歡接觸書籍的人。

忽必烈傾慕中原文化,並十分崇拜唐太宗,經常以之為榜樣,因此早在他還只是藩王的青年時期,就開始留心治國之道,延攬當代名儒與修煉人,如元好問、許慎、劉秉忠等,意欲成就一番豐功偉業。雄才大略的忽必烈在眾文人的支持下逐步推行漢化,其中又以劉秉忠的影響最大,蒙古人逐水草而居,本來沒有城市宮室,也沒有文字書籍,作戰殘暴,對敵人動輒趕盡殺絕,經常被視為野蠻未進化的民族,經過忽必烈推行漢化後,才使這種情形逐漸改變。

只是漢化政策一直受到部份蒙古貴族的反對與抵抗,所以忽必烈經歷過許多波折,如被撤職、解除兵權、兄弟爭奪汗位的內戰等。雖然後來都順利克服了難關,並且成功統一中國,但卻無法避免藩屬的四大汗國逐漸脫離蒙古大汗統治的命運。◇

本文轉載自《新紀元週刊》第114期【歷史新觀】欄目(2009.03.26~04.01)

本文連結: http://mag.epochtimes.com/116/6123.htm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用刑後的秦嵩仍舊不招出其賣國的罪行,於是包公使出一招,讓秦嵩乖乖地道出密謀
  • 「是魚還是鳥?」這是企鵝的終極問題。從破蛋而出的那一天起,直到倒地枯竭而亡,咱們將跺步在這漫天大雪之中,一遍又一遍地追問……
  • 沒有鳥兒能有幸聽到老鷹辯論的精采內容;禿鷹的辯論可說是兒童不宜……
  • 鳥和牠們真實的自我距離越來越遠,對於什麼才是真實,已徹底失去了掌握。真實就懸在牠們自由發揮的嘴上、隨意詮釋的腦子中,那或許是因為真實變得令牠們十分痛苦的緣故。
  • 原本充滿了飛翔和鳴唱的鳥國沉寂了,更多的鳥一頭頭被抬入醫院,像是被吸入遙遠星辰中的黑洞,更多的鳥再也沒有從裏邊出來……
  • 在黎明和黃昏,林中群鳥的鳴囀失去了和諧。母鳥坐在巢中,她們刺耳的呼喚持續一整個黃昏,一整夜,叫鳥心焦,魂不守舍。原本寧靜的鳥國不再寧靜。

  • 那些別有用心的詆毀和嫦娥有什麼干係呢?她早已超越了羿白矢的射程,超越了羿的時間。沒有人知道,她以最大的力氣把懲罰扭轉為獎賞,並且把悲哀遺忘。月兒輕盈,載不下悲哀的重量。
  • 高山上,天帝布置下巨大的森林,那是鳥幽深而又輝煌的宮殿。樹是鳥的家園,所以樹冠豐滿,樹幹高入雲霄。廣大的風和雪是天帝遺留在鳥國的備忘錄,把遙遠帶到鳥的身邊,勾起牠們久遠以前的回憶……
  • 在一切準備就緒後,包公趁機帶秦嵩來到開封府,一場不能曝光、賣國求利的地下密謀,即將被揭曉……
  • 千古以來,詩人遙想嫦娥一人在遙遠而冰冷的月裏忍受曠古的孤寂。事實是在皎潔的月裏,永生的嫦娥忙於挖掘她埋沒了太久的創造熱情。沒有人知道其實她非常忙碌。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