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市的瞬間】從蠻夷之地到佛教聖地—杭州2

蒙古大汗與威尼斯商人
蔡大雅
  人氣: 5
【字號】    
   標籤: tags:

儘管身為蒙古帝國的大汗,擁有廣闊的領土,但忽必烈卻只能靠著馬可波羅的描述,拼湊出天下的全貌。一天,忽必烈忽然對杭州有了興趣,隨著馬可波羅的娓娓道來,一個杭州的想像就此開始……

蒙古人建立的帝國擁有本次人類歷史中最廣闊的領土。帝國境內的信差馬不停蹄的騎馬,也必須用掉一年的時間才能橫越這片疆域。這遼闊的土地在名義上都屬於蒙古大汗所有,但汗國不再依附宗主國後,忽必烈建立的元朝實際的權力範圍,除了蒙古與中土外,只能達到新疆、西藏等地而已。忽必烈是元朝的開國皇帝,卻也成為大蒙古帝國的末代大汗。

馬可波羅記得大汗的書桌上經常攤著一張大地圖,上面標示著大蒙古國全部的領土範圍,那是忽必烈的天下。他經常對著地圖沉思,當馬可波羅在旁邊時,他會指著地圖上的某一點,詢問馬可波羅是否到過此處,以及當地的情況如何等等問題。

馬可波羅對每個城市或區域的描述,就好像一塊塊拼圖,成為大汗了解他的世界、拼湊出天下全貌的媒介。只有在此時,忽必烈才會覺得,自己所擁有的龐大壯盛輝煌的帝國,不再是一張白紙黑線的地圖,而是一個鮮明真實的世界。

在想像中誕生的城市

馬可波羅到過太多地方了,遠遠超出他所能記憶的程度。他實在無法清楚地記得每個地方的風土人情,所以除非一個城市有什麼特殊的地方,才會印入馬可波羅的腦海裏。不被記憶的城市就好像不曾存在於世界上一樣。但大汗的問話不能不回答,也不能經常以「忘記了」、「不清楚」或「不知道」作為答覆。於是那些處於記憶之外、被遺忘的城市,就藉著想像與在旅途中聽來的關於當地的傳聞,在馬可波羅敘述的當下,再度復活。

不管是想像出來的,還是記憶所及的城市,馬可波羅講來是如此的繽紛奇妙,每次都使忽必烈充滿半信半疑的驚嘆。這種驚嘆與其說是為自己擁有許多不可思議的地方而感到高興,毋寧說是讚嘆著這造物主所創造出來的大千世界。忽必烈崇信佛法,知道人的想像只是空想,而高級生命的想像卻是有力量的,神的一念可以創造出真實的世界與萬事萬物。

忽必烈回想起以前聽馬可波羅敘述時的那種奇妙的感覺,剎那間,時光彷彿又回到從前。他精神一振,步履矯健的走向書桌,順手攤開那張熟悉的大地圖,準確地指著杭州的位置,如往常一樣地開始了他的問話:「馬可波羅,告訴我杭州的情形!」

馬可波羅見到大汗回到他原本熟悉的模樣,又高興、又恭敬的,並且學著南方說書人的語氣,開始了他對杭州的敘述:

「尊敬的大汗,當我作為樞密副使去到杭州時,受到當地官員地隆重接待。他們為了讓我更加了解杭州,派了一個很有學問的當地文人做我的嚮導,告訴我杭州的歷史、在那裏發生的典故傳說,並帶我在杭州城裏四處參觀。在介紹杭州各處的情況以前,讓我先告訴您杭州古老悠久的歷史……」

杭州的歷史

杭州為何叫杭州,有個遙遠的典故,是和遠古治水的大禹有關的傳說。相傳在那大洪水瀰漫的年代,大禹到會稽山會見各地諸侯,是乘著船去的。他棄航(古文為杭)登陸的地方,後來就被稱為「餘杭」或「禹杭」,這也就是杭州地名的由來。

江南在上古時期一向被視為蠻夷之地,到春秋戰國時期,先後為吳越和楚國所有,秦滅楚後設會稽郡。秦始皇巡遊東海時,曾到杭州錢唐。東晉時期梵僧慧理來中國傳揚佛法(西元三二六年),在「仙靈所隱之處」的山下建寺,是為靈隱寺。位於飛來峰的岩洞旁有個「理公塔」,就是埋葬慧理的地方。


圖 ◎ 蕭素惠

跟靈隱寺大有淵源的,還有大名鼎鼎的濟公和尚(一一三零~一二零九年),他因為外表邋邋遢遢、狀似瘋瘋癲癲,所以又被叫做濟癲。濟公和尚是南宋時的人,十八歲在靈隱寺出家。他具有特異功能,經常運用功能來幫助百姓,留下許多傳奇事蹟,十分受百姓敬仰。但他卻受到妒忌他的和尚的排擠,被攆出靈隱寺。濟公在七十九歲時,留下一首偈後端坐圓寂,死後就葬在杭州西南大慈山虎跑泉處,當地建有兩層樓高的濟公塔院來紀念這個奇特的修煉人。

杭州雖然悠久,但遲至隋朝才開始建城,那是隋文帝時期的事情(五九一年)。到隋煬帝時期開鑿江南運河,杭州成為運河的起訖點,從此開始快速發展。到唐朝末年黃巢之亂後,城市進行大規模的擴建,新建的羅城周長達三十五公里。

唐朝建立後,除了為避開國諱,將錢唐改為錢塘外,歷代致力於建設杭州,其中最有名的,就是白居易(七七二~八四六年)在擔任杭州刺史的三年任內,對水利灌溉所作的貢獻。在西湖上,從斷橋延伸到孤山的長堤被稱為「白堤」,就是為了紀念他的功績。

三百五十多年後(西元一零八九年),又有一個大詩人到此擔任知府,就是北宋的蘇軾(西元一零三七~一一零一年)。他也同樣致力於改善水利,也築了一道遍植柳樹和花樹的長堤,這座堤同樣為後人以其名命為蘇堤,來紀念蘇東坡為百姓所作的貢獻。「蘇堤春曉」早在南宋時期,就已經名列「西湖十景」之一了;現在則是「錢塘十景」的其中一景。

在這之前,作為五代十國時期中吳越國的首都,杭州被大力建設,而成為江南的首善之都。吳越歷代君王皆篤信佛法,對建造寺院不餘遺力,使杭州成為佛教聖地,許多至今尚存的佛塔、佛寺,如靈峰寺、六和塔、雷峰塔等,皆為當時所造。◇

本文轉載自《新紀元週刊》第115期【歷史新觀】欄目(2009.04.02~04.08)

本文連結: http://mag.epochtimes.com/117/6156.htm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擁有全天下的忽必烈,晚年卻因病痛及喪妻喪子之痛而終日鬱鬱寡歡,唯有馬可波羅帶著遊歷各地的奇聞和他分享時,才能使大汗暫時擺脫老病的折磨。關於杭州的點點滴滴,就在馬可波羅娓娓道來中展開……
  • 用刑後的秦嵩仍舊不招出其賣國的罪行,於是包公使出一招,讓秦嵩乖乖地道出密謀
  • 「是魚還是鳥?」這是企鵝的終極問題。從破蛋而出的那一天起,直到倒地枯竭而亡,咱們將跺步在這漫天大雪之中,一遍又一遍地追問……
  • 沒有鳥兒能有幸聽到老鷹辯論的精采內容;禿鷹的辯論可說是兒童不宜……
  • 鳥和牠們真實的自我距離越來越遠,對於什麼才是真實,已徹底失去了掌握。真實就懸在牠們自由發揮的嘴上、隨意詮釋的腦子中,那或許是因為真實變得令牠們十分痛苦的緣故。
  • 原本充滿了飛翔和鳴唱的鳥國沉寂了,更多的鳥一頭頭被抬入醫院,像是被吸入遙遠星辰中的黑洞,更多的鳥再也沒有從裏邊出來……
  • 在黎明和黃昏,林中群鳥的鳴囀失去了和諧。母鳥坐在巢中,她們刺耳的呼喚持續一整個黃昏,一整夜,叫鳥心焦,魂不守舍。原本寧靜的鳥國不再寧靜。

  • 那些別有用心的詆毀和嫦娥有什麼干係呢?她早已超越了羿白矢的射程,超越了羿的時間。沒有人知道,她以最大的力氣把懲罰扭轉為獎賞,並且把悲哀遺忘。月兒輕盈,載不下悲哀的重量。
  • 高山上,天帝布置下巨大的森林,那是鳥幽深而又輝煌的宮殿。樹是鳥的家園,所以樹冠豐滿,樹幹高入雲霄。廣大的風和雪是天帝遺留在鳥國的備忘錄,把遙遠帶到鳥的身邊,勾起牠們久遠以前的回憶……
  • 在一切準備就緒後,包公趁機帶秦嵩來到開封府,一場不能曝光、賣國求利的地下密謀,即將被揭曉……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