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華:一想起她我就流淚

標籤:

【大紀元5月24日訊】一天在下班騎車回家的路上,突然想起我的婆婆(爸爸的媽媽)已經不在世了,我再也看不見她了,眼淚就嘩嘩的往下流。小時候婆婆撫養過我,我們婆孫感情非常深,但由於迫害,我十年無法回國。怕勾起父母傷心,至今我也沒問父母婆婆具體是什麼時候走的,但心中那份思念還是在不經意間流淌出來,一想起自己未能為她老人家送終,我的眼淚就如同開閘的水庫一般止不住的流。

婆婆一生命運坎坷。幼年時父母雙亡,蘇家的家業全歸了舅舅。在她16歲那年,舅舅隨意把她嫁給了我公公。儘管王家祖上曾是「八府巡按」,但由於與風水先生的一段糾葛而遭了報應。據說這位巡按大人早年默默無聞時曾請風水大師指點迷津。大師找到一塊風水寶地說:「你若按我說的做,我保你青雲直上,但我把天機洩漏給你,我的兩隻眼睛都會瞎的。」巡按大人發誓要像對待自己家人一樣供養風水先生一輩子,但幾十年後兩人鬧矛盾,巡按大人把瞎子趕出了家門。

瞎子為了報仇就教了個徒弟。徒弟成功地說服巡按大人在望溪河上按他的要求建了一座大橋,以保他官位再升一級。橋修好後的一百天,瞎子突然來到巡按家,口中唱到:「橋是彎弓船似箭,箭箭射中王巡按,負義之人龍脈散,兒子兒孫挑煤炭。」巡按大人以為上當了,趕緊派人去拆橋,可橋樁怎麼也拆不下來,毫不容易費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把橋樁拆掉,霎那間整個河水都變成了紅紅的一片。原來這是傷了龍脈了,王家從此一蹶不振,我公公這一輩真就是挑煤炭的。

婆婆不但長得美,而且手非常巧,她繡出的鴛鴦龍鳳不但像活的一樣感覺能動,而且繡花速度非常快,十幾天就能繡出別人幾個月都繡不完的活,一件毛衣,兩天就織出來了。婆婆告訴我,當她嫁到王家時,一看這個家這麼破敗,丈夫這麼無能,烈性的婆婆於是想上吊自殺,幾次繩子捏壞了脖子可人就不嚥氣。後來有了我父親,婆婆再也不想死了,從那以後,她就靠繡花掙錢。她拚命幹活,不久就創下了一份家業,在鎮上大街上修了一套寬寬大大的樓房,這在當時是非常少見的。

1949年以後,婆婆無法再給財主家繡花了,全家只能靠公公在供銷社賣鹽巴、針線等日常用品生活過活。婆婆先後生了九個孩子,只有六個活下來了。遭遇這些生活變故,性格剛烈的她在做月子時生了氣,於是得了肺氣腫,(這是她自己的解釋)。在我記憶中,每天早上婆婆起床後都要咳嗽、大口大口的踹氣,吐很多痰後才能開始一天的生活,但她幾乎一分一秒都沒閒著,幹完別的事她就坐那繡花、衲鞋底。無論她病得多嚴重,她總是默默的承受,從來沒聽她抱怨過什麼,而她對我的關懷卻總是那麼細緻入微。記憶中婆婆從來沒批評過我,但她卻用行動給我做出了示範,讓我學會了做人的自強不息和吃苦耐勞。

婆婆除了手巧,而且很有遠見。爸爸小時候一度很貪玩,小學畢業沒考上初中,那一次婆婆把他從樓上打到樓下,又從樓下打到樓上,從那以後爸爸才開始發奮讀書,最後成了全國不多見的享受國務院津貼的專家。

在我記憶裡,婆婆永遠穿戴得整整齊齊,頭髮一絲不亂地盤在腦後,八十多歲時她的頭髮都是黑黑的,配上白淨的面頰,黑黑的眉毛,大大的眼睛,我能想像她年輕時的迷人風采。那時她每天依然要衲鞋底,我們用不完她就送給別人,至今我還保留著很多婆婆送給我的繡花枕頭和鞋底。

婆婆去世後發生了幾件奇怪的事,讓父親這位馬列主義學者都很震撼。婆婆剛去世後的一天,父親做了個夢,夢見婆婆光著腳朝他走來,並對他說:她們不給我鞋穿!醒來後,父親立即給老家的姑姑打電話,詢問她們給婆婆下葬時的詳細情形。果然姑姑她們由於忙,沒給老人家穿鞋就埋葬了。這事讓父親想了很多,看來人死了並不是真的一切都沒了,好像唯物論也不是放之四海而皆准的真理了。

父親後來趕回老家要找塊風水寶地埋葬婆婆。那天風水先生帶著一大家人去找新墳地,父親走在山坡上,突然腳底一滑,摔倒了。爬起來繼續走,在小山坡上來回轉了好幾圈,也沒找到個好地方。正準備換地方,父親突然腳底又一滑,又摔倒了。爬起來一看,怎麼跟剛才第一次摔倒的地方完全一樣!父親明白了,這是婆婆在指點他,於是叫人從他摔倒的地方挖下來。挖啊挖,不一會就在黑土中看見一個由白色泥土組成的仙女圖案!

風水先生說這是絕佳的風水寶地。一想到婆婆哪怕離去了,也在另外一個世界里默默祝福著我們,我的眼淚就止不住的流了下來……

(http://www.dajiyua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相關新聞
廣東政壇地震新進展 傳美女主持被雙規
王華:四二五的歷史必然性
涉陳紹基案 廣東美女主播潛逃途中被截
廣東貪腐案擴大 能否查辦到底仍然存疑
最熱視頻
【十字路口】中共以疫謀霸風險大 難闖兩大危機
【重播】彭斯就宗教自由講話:強調生命權
【重播】蓬佩奧:自由世界聯合應對中共威脅
【珍言真語】黃偉國:中共孤立 香港成國際焦點
【重播】川普疫情發布會:整體趨緩
【新聞看點】習打壓香港 促蓬佩奧組滅共聯盟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