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市的瞬間】上有天堂 下有蘇杭

蒙古大汗與威尼斯商人
蔡大雅
  人氣: 11
【字號】    
   標籤: tags:

馬可波羅娓娓道來他對杭州的認識,岳飛的忠義精神,秦檜等奸臣塑像長跪岳飛墓,杭州旖旎風光,在在引起了忽必烈無限的想像…………

北宋在靖康之難後滅亡,金兵南攻,康王趙構倉皇南逃,在南京應天府(今河南商丘)即位,是為南宋的開國之主宋高宗。金兵窮追不捨,宋高宗四處避難,甚至必須出海漂流,才能躲避金兵的攻擊。杭州也在此時一度被金兵攻陷,直到金兵被岳飛、韓世忠打敗,退回北方後,宋高宗才將杭州定為「行在」(西元一三八年),名義上是臨時性質的陪都,以示自己仍有反攻復國的雄心大志,實質上卻是作為偏安一方的首都,從杭州改名為臨安即可見其端倪。

岳飛精神 長存杭州

岳飛率領的岳家軍原本已經打到開封附近的朱仙鎮了,馬上就可以收復江山了,卻被宋高宗與秦檜以十二道金牌召回,北伐功虧一簣。紹興十一年(一一四一年)除夕,岳飛在杭州大理寺風波亭,被昏君與奸臣以「莫須有」的罪名殺害。同時受難的還有子岳雲、部將張憲。岳飛遇害後,獄卒隗順感念其忠貞節義,將遺體盜出,葬於九曲叢祠旁。宋孝宗接替高宗即位後,為岳飛昭雪,將遺體遷葬至杭州旁西湖西北角的棲霞山麓,至今未變。


圖 ◎ 蕭素惠

「我的文人嚮導——他叫莫臣——告訴我的杭州歷史,到此結束,好像接下來就沒有發生過什麼事了,其實不然,只不過他可能認為這是當下發生的事,不用他說大家也都知道,所以就省略了。接下來發生的大事,就是大汗您征服了南宋,成為杭州的新主人。」

「莫臣一面告訴我杭州的歷史、一面帶我參觀與這些歷史有關的地方,使我印象特別深刻。我們到過西湖邊的岳王墓去,看到墳墓前有四個白鐵鑄成的跪像,許多人圍著雕像拳打腳踢、大吐口水。莫臣解釋,雕像是當年陷害岳飛的奸臣奸婦,百姓對它們的陷害忠良十分痛恨,不知哪個人想出這個主意,雕了它們的模樣,讓它們永遠跪在岳飛墓前求饒。如此做還無法平息百姓的怒氣,於是眾人動輒上前毆打幾下、咒罵幾句來泄恨。」

「據說白鐵鑄的雕像已經被打壞好幾次了,過了不久就必須重新製作。我也上前打了好幾拳,手卻一點都不會痛。」馬可波羅得意地說,一面作出拳擊的樣子。

忽必烈聽得興高采烈,隨聲附和:「痛快!痛快!我也最崇拜英雄好漢,痛恨奸臣走狗。打得好!你打的那幾拳也算是替我打的吧!」二人哈哈大笑,一起舉起酒杯,仰頭喝個精光。在這裡,他們既是君臣、又是知己;既像朋友、又像父子。

水路系統完善 景色優美

「杭州的橋多到令我吃驚的地步。」馬可波羅又將忽必烈的注意力帶回杭州,「我出生在威尼斯,那是一座建立在水上的城市,所以橋很多。我和其他所有的歐洲人都認為,世上再也沒有一個城市比威尼斯擁有更多的橋了。但是我去到杭州,發現那裡的橋比威尼斯還多出百倍千倍來,而且結構精巧堅固、造型與材質更是多樣變化,這才知道,原來我之前所認為是世界之最的,其實根本不算什麼。」

「城市裡的橋多,表示流經城市的河流多,它們有的是天然河道,多數是人工開挖的運河。眾多大大小小的河道組成了一個完善的水路系統,除了提供便利的運輸以外,河道的兩旁種滿了柳樹、花樹,景色非常優美,每當風一來,柳葉輕飄、花香襲人,夾雜著河道上來往的船艄傳來若有似無的歌聲,尤其在清晨薄霧未散,或夕陽餘暉下,更是猶如幻境般美麗。」馬可波羅嘆口氣,下了結論:「南人有句話『上有天堂、下有蘇杭』,果真不假!」

生長在北方大漠的忽必烈,自然對江南的旖旎風光十分陌生,以橋與美景為開場白,的確吸引了他的興趣。然後馬可波羅開始按部就班的介紹杭州:「杭州四周為山水所圍繞,南方是鳳凰山、西邊是西湖、北方有寶石山、東邊則是錢塘江,環境優美宜人。」馬可波羅一面指著地圖比劃、一面介紹杭州的地形:「但由於地理條件的限制,城市平面呈不規則的狹長形,不僅城牆無法筆直,連街道也是蜿蜒分布,和流水曲道參差交錯。」

城內設計講究 文化素養高

「杭州全城分為八廂(城外還有兩廂,廂為當時的行政單位),共有六十八坊。在南宋初年由於戰爭避難的緣故,居民增加得很快,但城市面積因為自然地形的限制而無法擴展,所以城市的人口密度高,居住空間十分擁擠,馬可波羅話接著一轉:「雖然擁擠,民宅在裝飾方面,可一點也不馬虎,即使是普通的建築,在雕梁畫柱的品質與美感上,也都極為講究,顯示出當地百姓具有很好的文化素養。」「此外,由於城內民宅多是木造屋,火災頻繁,所以在每條街道上都建有石製的公共房樓,火災時,附近居民可以將自己的財產家當移至石樓中,以避免遭受火噬。」

「杭州的街道中間是沙石地,供馬車行駛;二側人行道則鋪設石板或磚塊,各寬十步。最外側有明溝,用來收集雨水排入運河。一條御道貫穿南北,形成杭州的軸線。御道的北段,多是官方的手工作坊和倉庫;太學、國子監等文教區則位於靠近西湖的西北方;御道的南段多官署衙門。」(待續)◇

本文轉載自《新紀元週刊》第116期【歷史新觀】欄目(2009.04.09~04.15)

原文連結: http://mag.epochtimes.com/118/6197.htm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儘管身為蒙古帝國的大汗,擁有廣闊的領土,但忽必烈卻只能靠著馬可波羅的描述,拼湊出天下的全貌。一天,忽必烈忽然對杭州有了興趣,隨著馬可波羅的娓娓道來,一個杭州的想像就此開始……
  • 擁有全天下的忽必烈,晚年卻因病痛及喪妻喪子之痛而終日鬱鬱寡歡,唯有馬可波羅帶著遊歷各地的奇聞和他分享時,才能使大汗暫時擺脫老病的折磨。關於杭州的點點滴滴,就在馬可波羅娓娓道來中展開……
  • 用刑後的秦嵩仍舊不招出其賣國的罪行,於是包公使出一招,讓秦嵩乖乖地道出密謀
  • 「是魚還是鳥?」這是企鵝的終極問題。從破蛋而出的那一天起,直到倒地枯竭而亡,咱們將跺步在這漫天大雪之中,一遍又一遍地追問……
  • 沒有鳥兒能有幸聽到老鷹辯論的精采內容;禿鷹的辯論可說是兒童不宜……
  • 鳥和牠們真實的自我距離越來越遠,對於什麼才是真實,已徹底失去了掌握。真實就懸在牠們自由發揮的嘴上、隨意詮釋的腦子中,那或許是因為真實變得令牠們十分痛苦的緣故。
  • 原本充滿了飛翔和鳴唱的鳥國沉寂了,更多的鳥一頭頭被抬入醫院,像是被吸入遙遠星辰中的黑洞,更多的鳥再也沒有從裏邊出來……
  • 在黎明和黃昏,林中群鳥的鳴囀失去了和諧。母鳥坐在巢中,她們刺耳的呼喚持續一整個黃昏,一整夜,叫鳥心焦,魂不守舍。原本寧靜的鳥國不再寧靜。

  • 那些別有用心的詆毀和嫦娥有什麼干係呢?她早已超越了羿白矢的射程,超越了羿的時間。沒有人知道,她以最大的力氣把懲罰扭轉為獎賞,並且把悲哀遺忘。月兒輕盈,載不下悲哀的重量。
  • 高山上,天帝布置下巨大的森林,那是鳥幽深而又輝煌的宮殿。樹是鳥的家園,所以樹冠豐滿,樹幹高入雲霄。廣大的風和雪是天帝遺留在鳥國的備忘錄,把遙遠帶到鳥的身邊,勾起牠們久遠以前的回憶……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