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市的瞬間】瓦子,南北宋文化的精粹地—杭州 4

蒙古大汗與威尼斯商人
蔡大雅
  人氣: 5
【字號】    
   標籤: tags:

「商業活動興盛的杭州城日夜沒有一刻安靜……」馬可波羅邊向忽必烈講述他在杭州的所見所聞,邊讚嘆杭州的繁榮興盛。人聲鼎沸的杭州市集,彷彿就呈現在他們眼前……

「沿著御道的中段,林立著許多宏偉華麗的建築,有些是大官富戶的住宅、有些是生意興隆的茶肆酒樓或商家,這裏是杭州最繁華熱鬧的地方。與御道交叉的街道口都立有牌坊,上面標示著街坊的名稱。在這些 街道上,則排滿了各式各樣的小型店鋪和手工業作坊。來往的人川流不息,十分熱鬧。」

「杭州的商業活動很興盛,除了路旁的店家、流動的行販外,杭州城內還有十個大型的露天市場供作買賣交易。市場位於廣場上,四周有屋舍圍繞,每個市場都有管理的衙府,負責處理買賣發生的糾紛,並監督市場交易的進行。

毗鄰市場的房屋住商混合使用,臨街一面多是高樓,有販賣各式商品的店面,也有只賣酒的酒樓;後邊則是手工作坊或住家。市場上陳列的貨物琳瑯滿目,只要想得到的,都可以看得到。其中最引人注意的,是新鮮水產的數量。可能杭州人很喜歡吃海鮮,所以市場上有許多魚攤,提供著來自湖河及海上的各類海產。」

瓦子成杭州人的休閒去處

「以前不實行宵禁的時候,城裏幾乎沒有休息和安靜的一刻。商業交易與休閒娛樂在杭州的各個角落,通宵達旦的進行著,例如市集,依照發生的時辰,就有早市、午市、晚市、夜市和鬼市,等鬼市結束後,早市又將開始了。」帶著不可思議的語氣,馬可波羅繼續描述著杭州的脈動:

「杭州城的另一個與眾不同的地方,就是一種叫『瓦子』的場所。」馬可波羅解釋,「瓦子又叫瓦舍,是北宋時出現的一種結合各式聲色表演與飲食聚會的大型娛樂場所。原來北宋的首都開封商業蓬勃發展,帶動了各項娛樂活動的盛行,這些娛樂活動初始並無固定場所,就好像屋頂上的瓦片一樣,聚散十分快速容易,所以宋朝 人就稱這類忽聚忽散的地方為瓦子或瓦舍。這是我那博學多聞的導遊告訴我的。」

「後來娛樂場所固定下來,聚集了越來越多的商家前來設店攬客,瓦子的範圍便逐漸擴大,數量也不斷增多。莫臣告訴我,北宋汴京城裏的瓦子甚至超過五十座,南宋延續北宋的生活習慣,所以在杭州裏,也有二十座以上的瓦子,是兩宋時期從君王到百姓,平時在城裏休閒消遣的去處。據說北宋那個只會畫畫不會治國的皇帝 (宋徽宗),就經常到瓦子去『微服出巡』。」


圖 ◎ 蕭素惠

「瓦子裏通常搭設許多棚子,用來遮蔽風雨。有的棚子大到可以容納數千人,棚子內設有多個勾欄(類似今日的劇場),上演各式的表演節目,幾乎囊括了當代所有 的娛樂活動,諸如小說、講史、散樂、相撲、影戲、雜劇、傀儡、唱賺、踢弄、商謎、說唱、說渾話和學鄉談(類似現代的相聲)、皮影戲、弄蟲蟻、叫果子等。此 外還有酒樓、茶坊、妓院、商店等。除了固定店面以外,還有許多流動攤販,兜售貨物藥品的、算卦的、拍賣舊衣的、剪紙作畫的,不一而足。」

杭州人親切有禮 穿著講究

「從杭州人的休閒娛樂來看,就知道他們喜歡舒適和享樂,個性上比較溫和平順。我觀察各個階層的杭州人,發現他們大都長得眉清目秀,態度親切有禮,平時的穿著也極為講究,衣料多為絲綢制成的,打扮也很整齊乾凈。」馬可波羅補充道:「杭州人很愛乾凈,他們很喜歡洗澡,從小就養成了不論春夏秋冬,天天洗冷水浴的 習慣。他們一天洗一次澡,通常都在吃飯前。城裏有很多浴室,都提供著專門服侍顧客入浴的服務。」

馬可波羅覺得將杭州城的特色已經介紹得差不多了,就開始介紹起杭州的宮城,也就是南宋皇宮的所在地:「御道一直延伸到南端,就連接到位於鳳凰山側的南宋宮 城。南宋的宮城位於杭州南邊,這和我看過的其它漢地城市不一樣。莫臣說,舊皇宮原本是杭州府尹的官衙。當初南宋定都杭州時,因為擔心敵人隨時進攻,所以不 敢營建豪華的宮殿,只在原本的府治基礎上加以增建,作為朝廷議事辦公的殿堂。起初只以二座建築輪流使用,頂多在不同的儀式時,更換大殿名牌而已,規模不大,整體也較為儉樸。」

「南宋後來與金國締結和約,稱臣納貢後,覺得沒有性命之憂了,就開始年年興建園林宮室,風格也越來越奢華精緻,只是格局上多小巧細膩,性質上多為休閒娛樂所用,少了作為帝王之都的磅礡氣勢。」◇

本文轉載自《新紀元週刊》第117期【歷史新觀】欄目(2009.04.16~04.22)

原文連結: http://mag.epochtimes.com/119/6219.htm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在一切準備就緒後,包公趁機帶秦嵩來到開封府,一場不能曝光、賣國求利的地下密謀,即將被揭曉……
  • 羿扯開了大弓對準三足鳥射去,素矢的裂帛之音刺穿了天穹,一切停格在這一瞬。火鳥發出一聲哀嚎,在天上劃一道無可挽回,斑斕的,可怕的火弧形,朝地下墜。
  • 千古以來,詩人遙想嫦娥一人在遙遠而冰冷的月裏忍受曠古的孤寂。事實是在皎潔的月裏,永生的嫦娥忙於挖掘她埋沒了太久的創造熱情。沒有人知道其實她非常忙碌。
  • 那些別有用心的詆毀和嫦娥有什麼干係呢?她早已超越了羿白矢的射程,超越了羿的時間。沒有人知道,她以最大的力氣把懲罰扭轉為獎賞,並且把悲哀遺忘。月兒輕盈,載不下悲哀的重量。
  • 高山上,天帝布置下巨大的森林,那是鳥幽深而又輝煌的宮殿。樹是鳥的家園,所以樹冠豐滿,樹幹高入雲霄。廣大的風和雪是天帝遺留在鳥國的備忘錄,把遙遠帶到鳥的身邊,勾起牠們久遠以前的回憶……
  • 在黎明和黃昏,林中群鳥的鳴囀失去了和諧。母鳥坐在巢中,她們刺耳的呼喚持續一整個黃昏,一整夜,叫鳥心焦,魂不守舍。原本寧靜的鳥國不再寧靜。

  • 原本充滿了飛翔和鳴唱的鳥國沉寂了,更多的鳥一頭頭被抬入醫院,像是被吸入遙遠星辰中的黑洞,更多的鳥再也沒有從裏邊出來……
  • 鳥和牠們真實的自我距離越來越遠,對於什麼才是真實,已徹底失去了掌握。真實就懸在牠們自由發揮的嘴上、隨意詮釋的腦子中,那或許是因為真實變得令牠們十分痛苦的緣故。
  • 沒有鳥兒能有幸聽到老鷹辯論的精采內容;禿鷹的辯論可說是兒童不宜……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