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市的瞬間】元朝重鎮—開平、大都

蒙古大汗與威尼斯商人
蔡大雅
  人氣: 11
【字號】    
   標籤: tags:

在說完杭州的遊歷後,馬可波羅終於提出一個放在心中二十年的疑問,這問題,讓忽必烈既覺得有點啞然失笑,又頗為自豪……

馬可波羅的問話也引起忽必烈的好奇心,他想知道這擱在馬可波羅的心將近二十年的問題到底是什麼,便示意馬可波羅繼續說下去。只聽見馬可波羅說:「我初到開平時,便對開平的印象很深;後來您遷都大都,對大都的印象也是極為深刻的,這是兩座偉大的城市,我很想知道更多關於它們的來龍去脈。」

聽完馬可波羅的問題,忽必烈既覺得有點啞然失笑,又頗為自豪,因為這兩座城市可以被一個見過無數城市的旅人稱讚為「偉大」,表示它們的確不凡,這兩座城市的催生者,正是自己,說它們是因為自己才出現在人世間的,也不為過。一想到這裏,忽必烈得意地說:「以往一向是你告訴我哪個城市如何如何,現在換我告訴你開平和大都的一切了。這兩個城市都是我的都城,開平是我作為藩王的都城,大都則是我當皇帝的京城,它們都是由劉秉忠(西元一二一六~一二七四年)負責設計建造的。」


圖 ◎ 蕭素惠

劉秉忠——元朝的設計師

「劉秉忠原是個出家的修煉人,法號子聰,他博學多才,尤精於易經,至於天文地理、律曆遁甲,無不精通,論天下事如指諸掌,此外他也善於策劃謀略,在我還是藩王的時候,他被雲海禪師帶來見我。他曾上萬言策,提出「治亂之道,繫乎天而由乎人」、「以馬上取天下,不可以馬上治』等道理,主張改革制度、推行漢化政策。」

「我十分器重他,採納了他的意見,令他制定各種典章制度、讓他和郭守敬合編《時憲曆》、規劃建造開平和大都。朕定國號為『元』、建年號為『至元』,乃源於易經中的『大哉乾元』、『至哉坤元』,這正是出自秉忠的建議。」

遵循典範、又符合當代的上都開平

劉秉忠善於「採祖宗舊典,參以古制之宜於今者」,充分表現在典章制度的擬定上,也可以從他規劃設計的兩座都市中得到驗證。作為元帝國前後的首都,開平和大都皆融合了漢文化的宮室建築與蒙古文化的帳篷營地,創造出既遵循傳統典範、又符合當代生活習性的城市。

在上都的選址上,劉秉忠選擇了一處背山面水、放眼一望無際之地,命為「龍崗」,築城三年而成。上都開平的平面為正方形,布局採中土傳統的宮城、內城、外城三重城牆相圍的傳統。外城四周各有一座佛道儒的寺院,內城裏建有官衙及多座寺廟等公家建築。宮城位於全城中央偏北,是宮殿所在,其中除了固定的木結構建築外,也留有大片空地,供蒙古人搭建傳統帳篷。

為了配合蒙古人逐水草而居的生活習慣,城內有多處水澤,散布在外城和宮殿園林之間。各宮殿則圍繞水澤而建,各自成群,沒有採取對稱規律的布局。根據馬可波羅描述,上都的宮殿「是一座巨型的大理石宮殿,所有殿室鍍金,飾以飛禽走獸,並繪上各類花木,工藝精巧美麗。」

忽必烈以大都作為京城後,開平被立為陪都、夏都,每年夏季,忽必烈皆至此狩獵行樂,直到秋後天氣轉涼,才回大都過冬,政府機關也隨著皇帝而遷移辦公地點。後來形成慣例,歷代的元帝都會在每年的春分與秋分間,來到開平避暑。上都開平在元朝末年時遭紅巾軍破陷,焚毀宮闕。明成祖永樂元年撤府,城址遂被廢棄。

自古為各國都城所在地的元大都

元朝首都大都位於今日的北京。早在春秋戰國時代,就有薊國在這一帶建立城池。後來燕國滅薊,遷都於此,改名為燕京。秦統一天下後,將之改為薊縣。漢時為燕國轄地,此後直到隋朝才改名為涿郡。唐朝時改涿郡為幽州,安史之亂時,安祿山在此稱帝,建國號「大燕」,唐朝收復失土後,仍稱幽州。

北宋時,這裏是遼國五京之一的南京析津府(後改為燕京),是在唐朝幽州府的基礎上建立的城市。遼南京有內城外城兩部份,內城在全城西南方,是宮殿區,裏面有廣闊的皇室園林,園中有池,池中有島,島上建有瑤池殿,皇親宅邸則沿著池畔建造。外城為一般居民區,多有寺廟,有些保存至今,如現在的法源寺和天寧寺塔,就是遼國時期的建築。

金滅遼後,納遼南京為金五京之一的中都,後來金遷都於此,在遼南京的基礎上進行大規模的擴建。除了將外城的東、西、南城牆向外遷移外,還增建宮城,使之位於全城正中,中國傳統的方城平面、王者居中的城市設計,重現於這座此後一直成為中國首都的北方城市中。

擴建後的中都,其布局是模仿北宋汴京宮殿的格局和形式,工程十分浩大,使用的材料也非常講究。根據史料記載,金中都的營造使用了八十萬民伕、四十萬兵力,而宮苑擺設的木石,甚至是從宋徽宗在開封近郊的皇家園林裏搬運過來的。

金中都的東北角原本是一處沼澤,京城擴建時將之開鑿為人工湖泊,上築瓊島,周圍建宮殿,就是今日的北海及中南海一帶。

金中都在蒙古攻金時遭到嚴重破壞,以致元世祖忽必烈欲遷都於此,還需避開荒墟般的金國故都,在其東北角另建新城。(待續)◇

本文轉載自《新紀元週刊》第119期【歷史新觀】欄目(2009.04.30~05.06)

原文連結: http://mag.epochtimes.com/121/6301.htm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在一切準備就緒後,包公趁機帶秦嵩來到開封府,一場不能曝光、賣國求利的地下密謀,即將被揭曉……
  • 羿扯開了大弓對準三足鳥射去,素矢的裂帛之音刺穿了天穹,一切停格在這一瞬。火鳥發出一聲哀嚎,在天上劃一道無可挽回,斑斕的,可怕的火弧形,朝地下墜。
  • 千古以來,詩人遙想嫦娥一人在遙遠而冰冷的月裏忍受曠古的孤寂。事實是在皎潔的月裏,永生的嫦娥忙於挖掘她埋沒了太久的創造熱情。沒有人知道其實她非常忙碌。
  • 那些別有用心的詆毀和嫦娥有什麼干係呢?她早已超越了羿白矢的射程,超越了羿的時間。沒有人知道,她以最大的力氣把懲罰扭轉為獎賞,並且把悲哀遺忘。月兒輕盈,載不下悲哀的重量。
  • 高山上,天帝布置下巨大的森林,那是鳥幽深而又輝煌的宮殿。樹是鳥的家園,所以樹冠豐滿,樹幹高入雲霄。廣大的風和雪是天帝遺留在鳥國的備忘錄,把遙遠帶到鳥的身邊,勾起牠們久遠以前的回憶……
  • 在黎明和黃昏,林中群鳥的鳴囀失去了和諧。母鳥坐在巢中,她們刺耳的呼喚持續一整個黃昏,一整夜,叫鳥心焦,魂不守舍。原本寧靜的鳥國不再寧靜。

  • 原本充滿了飛翔和鳴唱的鳥國沉寂了,更多的鳥一頭頭被抬入醫院,像是被吸入遙遠星辰中的黑洞,更多的鳥再也沒有從裏邊出來……
  • 鳥和牠們真實的自我距離越來越遠,對於什麼才是真實,已徹底失去了掌握。真實就懸在牠們自由發揮的嘴上、隨意詮釋的腦子中,那或許是因為真實變得令牠們十分痛苦的緣故。
  • 沒有鳥兒能有幸聽到老鷹辯論的精采內容;禿鷹的辯論可說是兒童不宜……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