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父親和母親(97)

張霜穎
【字號】    
   標籤: tags: ,

九十九 夜半警匪破門入 平安奧運陷囹圄

這個連載已經接近一百章了,當初想寫我父母的故事時就是因為去年奧運期間父母的突遭綁架,時至今日,已經八個多月了,父親的音容笑貌依舊在眼前,但是卻又相隔天涯無法相見。我與父母不相見已有十五年了,但是時時的電話問候,我從來沒有感到父親離我那麼久,現在八個多月來,不但音容隔絕,而且前途忐忑,中共六一零一意孤行想加重迫害他,八個月來,幾次拖延時間,意圖偽造證據。所以每每想起這段,都令我心碎,父親的故事我也每每不想觸及,一次一次地把它繞過去,但是我一直在鼓勵自己,要拿出勇氣來正視邪惡,盡全力揭露它。我怯懦的不是邪惡的迫害,而是我心中對年邁父母的痛楚。

明月無眠照故人

中秋夜 月兒懸
銀盤如鏡照無眠
自從九九遭魔難
隔岸親人相見難

風兒涼 自憑欄
回憶往昔不覺寒
十載不見心意通
同修大法結善緣

月朦朧 陰雲攔
嫦娥四顧也惘然
今年中秋別樣過
寄語空靈傳一念

月兒圓 人不圓
冷月清輝照高牆
高牆難阻神心志
天塹也能變通途

沐月光 望中原
故鄉深鎖故土茫
末世瘋狂不長久
大法才把世人憐

夜深沉 思故人
寰宇一片亮如銀
心中有法無所懼
內修自省再精進

那是二零零八年七月十六日,那是一個夏夜,和往常沒有什麼區別,我絲毫也沒有感到這天對我和父母來說是個分水嶺。那天的深夜,在我的家鄉,山東濟南,有好幾個善良的人們包括我的父母,被如狼似犬地中共爪牙們擄走了。

那天,父母親像往日一樣送走了他們來訪的客人,正在你一句我一句的說著話;母親突然感到不適,一下子摔倒了,便覺得左半身有些麻木,他們沒有慌,父親照顧母親躺在床上休息。這樣的情況以前發生過,母親通過學法煉功很快身體就恢復了正常。母親感到那不適在慢慢地進展,感到喝水有些困難起來。

已經夜裡十一點了,突然有人粗暴地敲門。父親從門上的貓眼中看到,有無數穿制服的警察如臨大敵似的站在門口。「品傑,警察來了!」父親平靜的對母親說,那時母親想站起來,但是她做不到。只是說:「我們不開門,看他們怎麼樣。」是啊,我的父母都是一介書生,又都接近七十高齡,他們似凶神惡煞般的來二十多個人是要幹什麼呢?!父母都已經退休了,沒有貪贓枉法,沒有攔路搶劫,沒有做任何違法的事情,警察能對他們怎麼樣呢?父母沒有開門,門外的一夥人就如強盜一般,在深夜的居民樓裡叮叮噹噹的砸起門來,夜深人靜,那種大力砸門的聲音真是恐怖極了。

那是一對老人的家啊,那門還是父母兩人在裝修市場轉了小半天買來的,平時母親每早都用專用抹布擦了一遍又一遍。沒想到那天夜裡會被別人用大錘子砸!我真不知道,一對老人,身痛加心痛的母親,在警察大鐵錘的敲擊聲中,是怎麼渡過那分分秒秒。

終於,門上的最後一個鐵圈被嘩啦一聲砸下來了,門中部的鎖孔處,被砸成了一個黑漆漆的圓洞,艱難從床上站起身來的母親看到了自那圓洞射進來的強力手電光的光柱,頃刻間,一夥人就一下子衝進來了,開路的人用大皮鞋咚咚地踹開所用的門,英勇的警匪們很快就衝到臥室,把他們的主要「罪犯」父親挾持起來,癱瘓在床的母親也沒有被放過,被他們從床上扯起來。二十多個警匪加流氓把家裡一陣亂翻,搶劫似的扛了幾大麻袋走,然後把他們雙雙押到派出所。

「我們怎麼了,犯了什麼罪?」母親在派出所對那些人喊,她說話很費勁,也說不清楚,沒有人回答她。過了一會兒,走過來一個警察說:「你們現在家裡沒人,門也開著,你的錢在保險櫃裡不安全,我們幫你保管一下吧!天亮就給你。」癱坐在派出所椅子上的母親哪兒還顧得上保險櫃裡的東西,就糊里糊塗的答應了他們,結果第二天警察就正式通知母親說,扣押了所有的現金,銀行卡,工資卡,因為「那錢是做案資金,需要調查。」

經此驚嚇,母親的左半身完全癱瘓了,她被放在派出所的椅子上一直到第二天。父親和她被分別關押,從那天起,我就再也沒有聽到過父親的聲音了。

企盼黎明

在黑沉沉的夜裡,
我企盼著黎明,
黎明來了,
我又等待著太陽的東昇,
你看哪,那七彩的朝霞,
在燦爛的濺騰,
我看到了那朝霞中的紅,
閃耀著無數大法弟子的真誠,
那中間也有我父母的心。

那退去的墨墨黑夜裡。
有著骯髒的牢城,
我看到幾許高大的身軀
從那裡走來
已經被朝霞塗抹得燦若朗星。

我聽到了牢門的敲擊聲,
振聾發聵 他們拿著神的劍和鐵錘,
正把牢門摧毀
那是我們的同修,正義的律師
和無數心裡發光的人。

我聽見那鐵門破碎的聲音。
快些倒塌吧,
你這人類的夢魘,
你這文明的恥辱……
讓人類在新紀元中歡騰雀躍,

背景

父親張興武

67歲,山東濟南教育學院物理教授

母親劉品傑

67歲,濟南半導體研究所退休員工,兩人於1995年開始修煉法輪功後,身心受益,嚴格按照「真善忍」要求自己。1999年7月以後,兩人被降職降薪,數次拘留及抄家。2000年離家出走,四處流浪。2001年1月1日以「宣傳法輪功」為罪名雙雙被判處3年勞教,在勞教所中被迫勞動每天至少17個小時。期間,因為不肯寫「決裂法輪功」的保證書,張興武被連續2個6天6夜不許睡覺連番洗腦,劉品傑被兩次加刑。2003年底出獄後仍然受到嚴重的監視盯梢,不准外遊,不准辦護照。

2008年7月16日晚上10點,濟南市公安局及其下屬單位魏家莊派出所20多名員警在專業開鎖人員的協助下,沒有任何理由破門而入,抄家搶掠,抄走大量私人物品,電腦,印表機各種機器及大量現金,銀行卡,工資卡,同時綁架了張興武、劉品傑。張興武第二天送往濟南看守所,濟南市中區公安分局通知已經內定判刑XX年,此外任何消息無法得知。

辦案主要負責人:
濟南市檢察院聯絡人張曉暉0531-85037729
濟南市公安局市中區反X教大隊長韓延青:0531-82746554
實施綁架派出所:濟南市市中區魏家莊派出所派出所:0531-8615759:所長鍾偉電話:13361012598
張興武被關押看守所:濟南看守所:531-85081900
531-82780056531,531-82795754531,531-85088354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