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父親和母親(99)

張霜穎
【字號】    
   標籤: tags: ,

一零一 財物搶走家門封 上訪申訴公安廳

被抓走的父親沒有了音訊,難中的母親,無家可歸,只好拖著病體暫時蝸居在弟弟的家裡,就這樣半個月間,家人一次次跑到派出所去要鑰匙,回復都是還要抄家搜集證據。抄家要抄半個月,實屬紅朝治下的中國特色。母親行動不便,無法照顧自己,父親行蹤去處更是一無所知,我們姐弟的心情只有沉重二字。

過了半個月,弟弟在分局610和派出所之間的辛苦奔走終於有了些許回復,魏家莊派出所的所長鍾偉心有不甘地用威懾的語氣為難弟弟說:「你們可以來拿鑰匙,但要你媽親自來!」媽媽那時還無法走出家門,而且我們都非常擔心母親的安危,這些中共狼犬對於法輪功學員可以不問理由欲抓欲打,我們怎麼可以又一次把母親送上門去呢?父親還在牢裡,能聽到母親的聲音就是我們最大的欣慰了。所以我和弟弟都決定寧願不回家,也不能讓母親去冒險。

母親知道我們的擔心,她笑著對弟弟說:「我們現在生活在這個虎狼之國,他們想抓我那還不容易?門都可以砸,到你家來也不麻煩啊!頭上三尺有神靈,讓我去看看他的表演吧!」於是母親拉上小姨子傑一起去了派出所,兩個老太太在派出所經歷了一番冷漠與刁難,據理力爭,終於拿到了自己公寓的鑰匙,可以回家了。母親總算有張床可以舒展一下她那久經折磨的身體了。

聽到這個消息,那天我還高興了一陣子,覺得母親像撿了一棟房子一樣。後來回想一下真是覺得不可思議,只是因為是法輪功學員,這些中共警匪就可以無故抓人,抄家,封門,讓你分分秒秒生活中恐懼之中。抄家也不是抄家,和搶劫無忌,看到什麼想要的東西就抓走,這就是披著警服的強盜嘛,一個國家的公安是這樣的素質,怪不得現在人說,中國不是國家,是個強權國寨。

重回到家,看到大門內外的地上滿是被砸得七零八落的那把堅固的防盜門鎖的破損零件,屋裡也是狼藉一片。那把警察要了300元修鎖費的劣質門鎖像個鐵撅一樣豎在那裡,床和衣櫃等能掀開的能撬開的,都像經歷了一場浩劫一樣。好在那張床放平之後看上去還和以前一樣舒適,母親終於可以躺在床上了。

來幫忙的親戚們和母親一起整理好公寓,殘存下來的東西都歸位後,找來修鎖公司,又花了200元,那把鎖才勉強能夠正常工作,修鎖師傅說只能修成這樣了,就先湊合用著吧。母親經歷此劫難,回到家裡,卻發現並不是一切照舊。由於那次砸門的印象太深刻了,母親開始時老是在半夜驚醒,因為她總是隱約聽見又有警察來砸門了,類似的噩夢到現在還不時出現。

抄家搶劫後,母親的生活一下子倒退了好些年,電腦打印機手機等等一切機器都被搶走了,母親的手機只用於和我們聯繫,所以只買了一個每月只有兩元錢話費的電話卡,這也難逃一劫。母親回到家後,我發現無法和母親聯繫。是,我們還有坐機呢,可是那個坐機幾年來一直在派出所的監聽之下,現在在這個敏感時期,我不想同母親說話的時候,黑影處還有一個監聽者。其實現在的中國,被偷窺監聽是怎樣的難以避免,後來我們也就想開了,反正人生就是一台戲,多一個觀眾有時還是好事呢。我們是大法弟子,如果我們的談話能使別人聽得能給他一點啟發,那不也是沒白聽嘛?

母親在家中坐了幾天後,覺得身體恢復的差不多了,可以扶著牆慢慢走路了,她覺得她應該走出去申訴自己受到的不公平待遇。第一步就是應該向那個派出所要抄家清單了,要為他們的搶劫行為留下罪證,母親也不去想他們會不會給,強盜嘛,搶了東西,怎麼肯列個單子給你,那麼他們的醜事不就昭然於天下了嗎?邪惡的派出所抄家經常不給清單,抄去的私人物品他們也經常不予歸還。九九年以來父母家曾被抄過,過後什麼清單也不給,東西也不見了,這次是不是也會如法炮製?但是母親覺得還是要去申訴一下,家已經被抄了,作為這個家的主人,總應該有權利知道在這十五天的抄家運作中,那些禽獸般的警察到底從自己的家中奪走了些什麼。如果可以任由他們隨意掠奪,於情於理於法都是不對的。所以,她雖不願意再見到那些人,還是去了。

走近魏家莊派出所,母親的痛苦回憶驟然打開了,在這裡她最後一次見到父親之後,父親就不知所終了。母親拖著自己的身體,堅強地走進去。裡面的警察面無表情,一個個冷若冰霜。副所長張華在那整理著她的桌子,面對母親的詢問,根本不理不睬。母親來到樓下,想找另外的警察,正好碰到了辦案人員馬永剛,他冷冷地說:「你不用來問了,現在是市公安局處理這事,你去找他們吧!」

母親來到了市公安局的接待室,那個接待窗口的警察一聽是法輪功,臉上立刻換了一副表情,勃然大怒起來,並不停地咒罵。看上去如果不是顧慮他的身份,他就要上前來大打出手了。母親心平氣和地和他說了自己的遭遇,說自己煉功,做遵紀守法的好人沒有錯。但那人根本聽不進去,母親只好默默地回到家中,心裡想著,要去就去最高機關,去省公安廳申訴!不是有人說『閻王好見,小鬼難纏』嗎?對,就去省公安廳!母親心裡打定了主意,

母親在公安機關層層申訴,並一層層上找,直到省公安廳。其實那時的母親,身體機能並沒有恢復正常,她這一次左半身癱瘓非常嚴重,雖然只有幾天她就能夠自己走路了,但她走不了遠路,所以一出門就打出租車。我經常打電話回家找不到她,心裡非常擔心,她一個行動不便的老太太到底每天都在哪裡呢。那時正值北京奧運,各地截防,非法關押司空見慣。中國公安那是上下一團黑,他們哪裡會有閻王那麼公正呢!

背景

父親張興武

67歲,山東濟南教育學院物理教授

母親劉品傑

67歲,濟南半導體研究所退休員工,兩人於1995年開始修煉法輪功後,身心受益,嚴格按照「真善忍」要求自己。1999年7月以後,兩人被降職降薪,數次拘留及抄家。2000年離家出走,四處流浪。2001年1月1日以「宣傳法輪功」為罪名雙雙被判處3年勞教,在勞教所中被迫勞動每天至少17個小時。期間,因為不肯寫「決裂法輪功」的保證書,張興武被連續2個6天6夜不許睡覺連番洗腦,劉品傑被兩次加刑。2003年底出獄後仍然受到嚴重的監視盯梢,不准外遊,不准辦護照。

2008年7月16日晚上10點,濟南市公安局及其下屬單位魏家莊派出所20多名員警在專業開鎖人員的協助下,沒有任何理由破門而入,抄家搶掠,抄走大量私人物品,電腦,印表機各種機器及大量現金,銀行卡,工資卡,同時綁架了張興武、劉品傑。張興武第二天送往濟南看守所,濟南市中區公安分局通知已經內定判刑XX年,此外任何消息無法得知。

辦案主要負責人:
濟南市檢察院聯絡人張曉暉0531-85037729
濟南市公安局市中區反X教大隊長韓延青:0531-82746554
實施綁架派出所:濟南市市中區魏家莊派出所派出所:0531-8615759:所長鍾偉電話:13361012598
張興武被關押看守所:濟南看守所:531-85081900
531-82780056531,531-82795754531,531-85088354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雲遊天地老少行 正念一呼鬼神驚
  • 三次上訪公安廳 訪民紛要護身符
  • 老太被困洗腦班 窗台高喊十一天
  • 親朋好友齊上陣 忍淚了斷母女情
  • 魔難重重路難行 鶯飛燕舞心不寧
  • 去年七月十六日晚上十一點鐘, 忙碌了一天的父母快休息了,這時突然有二十多個警察破門而入,綁架了他們,並抄走了大量的私人財務,現金及銀行工資卡。在北京奧運舉辦前夕,中共以此為借口,在全國範圍內綁架了至少幾千名法輪功學員,我的父母不幸也被這次的手銬奧運波及。 母親劉品傑當晚突發中風,左半身完全不能動, 生活不能自理, 儘管如此, 她還是被當地公安局非法禁錮了兩次,共39天,並強行扣除了一萬元保釋金才能夠回家。父親自此之後就與我們音容兩隔。
  • 高空跌下人無恙 善心天使為誰忙
  • 五穀不食十八日 悲憤老伴吐血亡
  • 大難歸來隔陰陽 萬千叮囑不言中
  • 個連載已經接近一百章了,當初想寫我父母的故事時就是因為去年奧運期間父母的突遭綁架,時至今日,已經八個多月了,父親的音容笑貌依舊在眼前,但是卻又相隔天涯無法相見。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