樂樂夢遊天國世界(一)

大陸法輪功學員口述
  人氣: 88
【字號】    
   標籤: tags: , ,

樂樂是遼寧省某市的大法小弟子,今年11歲,不久前的一個夜晚,她做了一個長夢,夢中她到了天國世界,也稱快樂天國,還見到了地獄。第二天早晨醒來後記憶清晰,本文記錄的是經她口述整理的夢中情節。

一天在夢中我和同學楊某某划著小船行駛在河面上。我們來到一個美麗的小島,上了岸,看見島上到處是桃花,也有其它樹木開的花,地上的小草綠油油的,一片春天的景象。我們往前走,看見一座用石頭砌成的小屋,我想進去看看,就這麼一想,小屋的門就開了,我們走進去,看到屋子裏的一切物品都是用石頭做成的,如:桌子、椅子、床等,石桌子上有一把石壺和一個石杯子。我有點口渴想喝點水,這時只見石壺自己起來把水倒在石杯子裏,杯子自動飛到我嘴邊,我喝完水後杯子又飛回到原來的地方。

我倆有點累了,想休息一會兒,就躺在了石床上休息。等我醒來時,已是秋天了,屋外的樹上結滿了各種各樣的從未見過的水果,我摘下一個水果,上面長滿了軟刺,剝開後裏面是白色的果實,我吃下後感到清涼爽口。我還看到一種圓形水果,直徑約有5毫米,像果凍一樣軟軟的,特別好吃。這時天要黑了,我們又回到小屋睡覺,等我醒來時發現外面已是冬天了。我到門外一看,雪已下到有我的小腿深了。各種形狀的雪花,有三角形的、正方形的、圓形的,還有菱形的,顏色共有七種,雪花掉在我身上的時候竟變成了一件皮大衣,所以我感到很溫暖。

這時天上下來一個很大很大的正方形雪塊,晶瑩透明,我用手一摸就進入了雪塊的中心,馬上就到了一個美麗的天國世界(從這時起我的那位同學再也沒出現過,我與她分開了)。這裏的人們圍著我,對我非常尊敬,但他們看見我穿著牛仔褲感到很驚訝,因為他們都穿著白色的衣服。

有一個老爺爺,他的鬍子特別長,眉毛也特別長,他對我說:「你曾在這兒呆過,在這裏當過聖女,你當聖女時做的特別好,到現在這裏也沒有找到合適的人選,但你不是我們這兒的,你的層次在高處呢,你是因為要做一件事情從這兒下去的。」這時便顯現出我從這兒下去時的情景:大家都載歌載舞,特別高興的歡送我下去,只見我面前有一個大池子,裏面雲霧繚繞,我就跳下去了。這時老者又對我說:「你是從很高層次來的,因為你要做那件事情,從高處一層一層下來的,最後才到我們這個層次,從這兒下去後一直到現在也沒回來過,你應該回到原來那個地方去看看。」我聽完後就明白了。我說:「我要回去看看。」

這麼一想,我就已經坐在一個美麗的涼亭裏了。這個涼亭是水晶製成的,有很多人前來看我,他們說我是這兒的主,這裏叫快樂天國。其中有一個白鬍子老者帶我去參觀,他指著地上像狗似的、渾身鑲滿寶石的動物對我說:這種動物生下來渾身就長滿了珍珠寶石,閃閃發光。我還看見一種美麗的鳥,渾身金光閃閃,長滿金色的羽毛,老者說:「這是七色鳥。」這時又來了一位老者,他長得很奇怪,有三撇鬍子,他帶我去了他那裏,他指著他家魚缸中的魚說:「這個魚每天都能變化一種顏色,它吐出的水泡過一天就會變成美麗的珍珠,我們叫它七彩水晶魚。」

這時出來一位小神女,對我說:「我帶你隨便溜達溜達。」我立刻答應了,她穿著飛天一樣的衣服,上衣粉紅色,裙子黃色,還有美麗的飄帶,鑲滿珠寶的項圈,頭飾也非常美麗。她對我說:「你的衣服不太好,給你換一下吧。」她讓我伸開手臂,用她的荷花簪對著我畫了幾圈,我馬上穿上了與她一樣美麗的服飾,她又給我打開了天耳,我們一起飛到了城堡裏,我看到了金碧輝煌的宮殿,她說:「這就是你原來住的地方。」我一看這個宮殿在這個天國裏是最高的建築,有四五層樓那麼高,全是由金子建成的,房頂上鋪著金磚,有點像古代建築。平民住的房子比宮殿矮,約有兩層樓高,他們的房子呈七彩色。過了一會兒,我們來到了城堡外的果樹林裏,只見樹上結滿了果子,形狀各異,顏色也不一樣。小神女摘下一個黑色的水果,問我想不想嚐嚐,我點頭同意,她用荷花簪變成一個剝水果的工具,把水果一層層的剝開,出現了一個圓圓的白的果實,讓我吃,我吃完後頓感神清氣爽,渾身舒服極了,我又嚐了幾種水果,非常可口,好吃極了,這裏的水果每一種都有各自的功效。

這時從我們身旁飛過許多提著裝滿水果籃子的小神女,與我在一起的小神女說:「咱們也走吧,給主佛送水果去。」說完她用荷花簪一轉,出來兩隻裝滿水果的籃子,然後我們一人手提一個,趕上了前面的神女們,一路上天空中有許多五彩繽紛的雲,它們時而變化成各種形狀,其中一片雲變成一隻梨飄到我身旁,當時我以為真是一隻梨,就抓在手中想吃,馬上梨子散開了。其它的雲跟我開玩笑,說我真笨,所有的雲都笑了,一些神女也笑了,我也笑了,特別開心。

一會兒就來到了主佛身邊。主佛正在蓮花上打坐,光著腳,主佛好大呀!我們把水果擺在蓮花座周圍,見主佛正打坐,我們沒有打擾。這時有個小小孩,約五、六歲模樣,從主佛腳上一直爬到主佛頭頂,將主佛的頭髮拔下一根,拿在手裏向大家搖手,主佛一摸頭,順手把她碰到地上,大家哈哈笑,小小孩說:「笑甚麼?有甚麼笑的?」一會兒主佛打完坐站了起來,對著我們高興的笑了,這時那個小小孩很頑皮,變化出各種東西逗大家笑,她也笑個不停,主佛伸出大手叫她跳到他的手心裏,對她說:「小嘻勒咪,你怎麼還那麼淘氣?你是最頑皮的。」主佛放下她,又把我接到他手裏,笑著說:「你原來也很淘氣的。」主佛可慈祥了。

主佛忙著辦事,小小孩總去搗亂,主佛說:「你先去找姐姐,過一會兒我給你油炸糖。」小小孩走了,呆一會兒她又回來了,說:「主佛,你也沒給我糖呀!」主佛沒辦法,只好給她了,然後她就不纏著了,這種糖永遠也吃不完,也放不壞。過了一會兒,神女們都飛走了,我和那個小神女也一齊走了。

在回來的路上,小神女指引我看見主佛和一群小小孩(最大的9歲,最小的1歲)玩遊戲。

我們繼續往回走,這時看見一個老太太,小神女說:「這是咱祖母。」祖母正在穿針,不小心針把她的手指扎了,血一出來就變成一個小笑臉,逗得祖母哈哈大笑。祖母一摸被針扎的地方,傷就好了。祖母戴著眼鏡,眼鏡是飾物。我們飛到祖母身邊,祖母看見我們笑了,她的牙覺得他們自己老了,不好意思了,一下子全都轉過身去,在祖母嘴裏調了個個,祖母說:「你們趕快轉回來,不轉回來我就把你們拔下去。」牙又都轉回來了,我們都樂了。

我們繼續往回來,這時小神女告訴我:我是你的小姐姐叫荷花,你叫蓮花,我們還有很多姐姐呢!咱們姊妹十八個,我排在第十四,你排在第十七,你的十五姐叫百合花,十六姐叫梅花,還有一個最小的小妹妹叫櫻花。剛才主佛說的那個最頑皮的小小孩就是十八妹櫻花。你們四個因為去辦一件事下去的。百合花比你大點兒,先下去的,你和梅花也要下去,本來你們三個投生一家,百合花下去時,舊勢力用閃電擊中了她的腳,叫她投到了別的地方,你和梅花本來是孿生姐妹,你們是手拉手下去的,舊勢力又用閃電擊開你們拉著的手,你們一下子分開很遠,馬上來到人世的一刻,你向主佛求救,主佛一揮手,你就來到了你應轉世的地方。

這時荷花用荷花簪給我顯現出我們下來時的情景:舊勢力哈哈怪笑說:「叫你們一個得法就便宜你了,還想都得法?」黑色的影子在狂笑。這時我看見一個女人的大肚子,我拉著梅花從她的肚臍眼往裏鑽,我的一隻腳剛進去,一個閃電把我倆打散,梅花進入了另一個女人的肚臍裏,我大喊一聲:「主佛救我!」然後又回到那個女人的肚臍上,我就鑽進去了。荷花還給我顯現出我們生生世世的母親,長相各異,最後一個層次的母親長得像新疆人,大眼睛,漂亮極了,穿著美麗的服飾。在圖像裏,還出現了十八妹櫻花,因為當時常與她一起玩的小男孩去到另外的天國當主去了,沒人和她玩了,她對主佛說:「我要去找姐姐,我也去辦事。」主佛笑著說:「真拿你沒辦法,你去吧!」小妹妹拉拉裙子也跳下了迷霧般的池子裏,轉世去了。

無論誰往下跳時,都是跳到一個充滿迷霧的大池子裏。

然後荷花又用功能顯現出百合花、梅花和櫻花在人世間的模樣,我全看清了,梅花就是我現在的同班好友王玉(化名);櫻花就是我舅家的小表妹,今年4歲;比我大一點的百合花,我不知道她是誰,不認識,也不知道她住在哪兒。

(待續)(http://www.dajiyuan.com)

(本文轉載自明慧網)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世紀之尾,末劫之初。毒漫四海,惡貫五湖。奸邪當道,遍地狼嚎鬼舞;宵小橫行,滿目民怨人苦。道德難存,人心邪淫滿佈;古風不再,神州煙霾常駐。生靈無望,醉夢遊於故土;地獄有門,依稀見於前路。
  • 老電影院「一元電影票」排隊搶購活動,是否能把觀眾吸回來?
  • 她說:「我覺得自己被美妙的音樂帶動,觸動心靈,就好像飛到天國世界去一樣。我喜愛傳統文化,神韻把中國文化融合在舞蹈與音樂之中,讓演出賦予個性、生動,充滿魅力。」
  • 端午節連續假日即將到來,金門縣警察局今天宣布自27日起,展開一連三天的交通大執法,加強取締行車違規,希望大家快快樂樂吃粽子,平平安安過端午。
  • 貝琪是一位平面和網頁設計師,也是一位長笛演奏者。她表示:整台晚會非常地精美,包括其色彩、音樂、舞蹈和天幕等各個方面。「天幕讓人心馳神搖,太美了。有的時候,我光顧的看天幕了,都忘了看舞蹈了。」天幕上的很多細節,特別是表現天國世界的很多景象,讓她不由自主的想看的更清楚一些。
  • 看起來要色誘孔子並非易事,而戴著現代感十足的古典藍色珠鏈帽也不輕鬆…
  • (大紀元記者王禹奚採訪報導)馬里蘭州蒙哥馬利郡公立學校所有五年級學生於2009年5月20日至22日在斯特拉斯摩(Strathmore)音樂中心觀賞了一場特別的演出,表演是由斯特拉斯摩音樂中心、國家愛樂樂團(National Philharmonic)以及蒙郡公校主辦,負責演出的是皮奧特.加耶夫斯基(Piotr Gajewski)擔任指揮的國家愛樂樂團。
  • 《口是心非》(Duplicity)(近期推出),是茱莉亞羅勃茲從影以來吻戲最多的一部戲。
  • 難得週末無事,天氣又那麼好,約上幾家朋友到湖邊玩玩,還可以順便給小朋友們拍照。於是2位爸爸、2位媽媽、2個baby、4個小男生,外加穆楓(攝影師)浩浩蕩蕩衝向湖邊。

    六月初的加拿大還不是很熱,太陽雖然高照,下午的氣溫才升到二十幾度,但湖邊沙灘上的遊人還真不少,做日光浴的、遛狗的、玩球的、拍照的……當然水中更熱鬧:淺水區戲水的孩子、深水區的摩托艇和帆船,當然還少不了攜子戲水的大雁。

    看到西人小朋友在水中玩的開心,身邊的4個小男生也迫不及待的踢掉鞋子準備下水。為了配合拍照,穆楓也只好下水,這幾塊大岩石西面的水底都是圓圓的鵝卵石,有些表面還有青苔,踩在腳下感覺有些滑,湖水很涼但不刺骨,但決不是多數華人家長可以接受的程度。

    這時就很佩服西人,他們的孩子們就穿著短褲在水裡撲騰,小baby都一樣下水;華人家庭的孩子還沒換下秋冬的長褲呢。

    男孩子們脾性各不相同,千千卷起褲腳就衝下水,3分鐘之內褲子和袖子就濕了;呈呈和樂樂手挽著褲腿慢慢趟水;貝貝就先在水邊徘徊,美其名曰:「我先適應適應。」

    在大家的鼓勵下,貝貝也慢慢下水了,不過他很快就踩到青苔,坐到水中。這次貝貝表現得挺勇敢,幾句安慰鼓勵的話就讓他把眼淚收了回去。

    至於華華,就縮在媽媽懷裡,用小男高音唱出一串「不要、不要、不要……」並用高高翹起的雙腳來表達他堅決不碰水、不離開媽媽懷抱的意願。當然小妹妹就很乖了,外公抱著踩踩湖水,也都沒有問題。後來人家自己坐在地上玩小石頭也一樣很開心。

    很快男孩子們就在叔叔的帶領下在大岩石的東面開始了持續整個下午的「築壩」工程。東邊的水底都是細細的砂石,叔叔是整個「工程」的主力選手加技術總監,手拿一條枯樹枝,很快就挖好了總工程量的80%;千千、呈呈使大力氣挖,但是不太注重結果;樂樂不說話,但是壞掉的地方他都看得到,挖沙的同時都會很小心,不要弄濕褲子。

    看到細砂水壩被水一點點沖毀,家長們在岸上快樂的指點:「要用石頭加在沙子裡面阿……」,「不是放在上面啦,放水壩中間啦……」然後貝貝就會喊:「你們別都傻站著啊,快點挖啊……」,「快點撿石頭啊……」最終還是叔叔撿到一條大樹枝,加在水壩裡面才阻止了水壩的全線崩塌。

    計畫沒有變化快,本來穆楓是打算拍到夕陽西下的,誰知叔叔給男孩子們買了雪糕,在吃出一身雞皮疙瘩之後,今天在湖邊清涼戲水就劃上了句號。於是穆楓只好遺憾的和夕陽說再見了。◇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