樂樂夢遊天國世界(二)

大陸法輪功學員口述
  人氣: 67
【字號】    
   標籤: tags: , ,

(接前文)我從上面往下看,看到地球太小了,就像芝麻粒碾碎了那麼大,地球黑乎乎的,如果抓一把地球上的土,裏面全是蛆蟲。我還看見了地獄,地獄比地球大好幾倍。

地獄裏的生命太難看了,它們都在受著各種刑罰,哭叫著,刑具各種各樣,恐怖極了。

一次在屋裏我想仔細看看地獄,荷花姐用荷花簪一劃,展現出地獄:大門口有個大鬼在把守,這個大鬼長得十分醜陋,大鼻子、大眼睛向外突出、大耳朵、大牙齒、大嘴、大鬍子。我倆穿牆而入。地獄是一層一層的,每層外邊都有大鬼在大門口把守。我看到了很多場面。有的地獄裏的小鬼在用燒紅了的針往惡人的眼睛裏或手指上扎。有的小鬼將惡人的舌頭拽出來用像梳子一樣的刑具拉舌頭,舌頭拉下後放在鹽水裏。

還有的小鬼在剝人皮,剝皮時先用刀把肉皮切開一處,接著往下扒,惡人臉部的皮特別厚,皮扒完後就被扔進一個裝滿鹽水和辣椒水的容器裏。有個罪很大的惡人被小鬼用刀削他手指和腿上的肉,一片一片的削,削一片撒些鹽,削一片再撒些鹽,肉削沒了再把他的指骨和腿骨碾碎。有的罪輕的人被放在大蛇堆裏,讓蛇咬他。

我還看見了刀山、火海和油鍋。刀山是刀組成的山,刀尖朝上,有大有小,有高有矮,惡人被小鬼推在刀山上,嗷嗷大叫,幾天後肉爛沒了,就剩下骨頭。火海是火組成的海,裏面的火就像海浪一樣翻騰,罪人被小鬼扔進火海後,瞬間就不見了,連灰都找不著,只聽一聲聲喊叫,罪小的人才下火海,如分贓或小偷小摸等。油鍋很大,裏面的油滾燙滾燙的,小鬼拿著一個底部帶眼的方形容器,上面沒有蓋,只有四根繩,先將惡人放進去,再連人帶容器一起放到油麵燙惡人,一會提出來,然後再放入油麵,再提出來,直至將惡人燙死。最後,小鬼將容器一翻個,把惡人倒入油鍋,一會兒惡人就魂飛魄散。

我們接著往裏走,我看見有一個大柱子,柱子上面有火,小鬼先將惡人的雙手用鏈子鎖上,再將他往柱子上一靠,惡人的身子就被燙出了花,這時柱子上有許多蟲子爬到他身上,吃他的肉。有一層地獄裏有一條窄路,路面插滿匕首,刀尖朝上,惡人由小鬼拖著在上面走,走到路的盡頭時下面是懸崖,懸崖底部插滿了刀,也是刀尖朝上,小鬼讓惡人往下跳,惡人不敢跳,小鬼就推他,推也不跳就見一個閃電把惡人擊下去,摔在懸崖底的刀上。

有一層地獄裏有個門,小鬼拎著惡人將門打開,眼前出現一個萬丈深淵,深淵底部非常潮濕,也很陰暗,小鬼將惡人扔了下去,深淵裏有許多大蟲子,比大象還大,蟲子的爪子長滿了像針一樣的刺,惡人一下來就被這些蟲子用爪子插住,然後,蟲子的頭兒過來用像針一樣的尖嘴扎進惡人的頭頂,吸他的腦漿、血液和內臟,惡人嚎叫一會兒就死了,這時,所有的蟲子張開大嘴,將惡人的軀體吃光,連骨頭都不剩。看到這兒,我感到胸悶、噁心,透不過氣來。

我們繼續往前走,我看見一個地獄裏的小鬼拿著兩把一毫米薄的大斧子,這小鬼長得鋸齒獠牙,眼睛似牛眼大,惡人被綁到一個大柱子上,這個小鬼用兩把大斧子切惡人的肉,直至切死。還有一個惡人被固定在木板上,小鬼用刀將他的前胸切開,掏出他的心和肝,都是黑的,真是狼心狗肺,這惡人使勁嚎叫,然後小鬼把他內臟裏的其餘器官切碎,直至惡人死亡。還有一個大鬼拿著像電鑽一樣的刑具,只見小鬼拽來一個惡人,大鬼用電鑽鑽惡人的頭部,惡人的腦漿立刻噴了出來,噴得大鬼、小鬼和惡人滿臉都是。在有一層地獄裏惡人由小鬼拖來扔進一個大泥潭裏,惡人在泥潭裏掙扎一會兒就不能動彈了,只剩下眼睛還能動時,無數隻小蟲子就爬進他的眼睛和耳朵裏,再鑽進他的心臟,將他的五臟六腑吃光。

一些惡人罪業深重,必須層層受罰,往往是一層的屍首留下或銷毀了,另一層的身體被小鬼提走,進入下一層地獄,然後又一層身體被提走再拖入下一層地獄……。

在常人中做壞事的人比謗佛害佛之人罪輕得多,幹了較多壞事的人與稍有謗佛言語的罪業等同,古時的人們在世時如果罵人過多者,下地獄時要被拉舌頭,現在的人如果在世時只做了罵人的事,死後就不受刑了,因為地獄裏太擁擠,小鬼們忙不過來了。

地獄裏的小鬼們長著尖尖的指尖,腰間圍著破布,身上的皮膚暗淡無光。

我不想再往前走了,就與荷花姐姐往回走。

在回來的路上,看見一顆大樹,樹上掛著三種紙:白紙、黑紙和黑白相間的紙,上面寫滿了人名。白紙上的人是自然死亡的,即壽終的,他們的罪業很小。黑白相間的人要看黑的成分佔多少,黑的比例大,罪業就大,反之就小。罪輕者(一般指未參與迫害大法之人)要先到判官那兒判決,他們還有悔過的機會。如真心悔過還可轉生成人。判斷他們是否真心悔過是由一個大獸來認定的。這大獸大肚子、大嘴,嘴上長滿了肉鬚,大獸爬到想悔過之人身旁,用耳朵貼住他的心臟聽一會兒,如果此人真心悔過大獸就走開,如果說謊大獸就張開大嘴把他吞了,在肚子裏用閃電將他擊死。隨聲附和謗佛之人,因為不是真心謗佛,也給悔過機會。

在黑白相間的紙上,黑的成分多者一般多是謗佛之徒,而黑紙上的人全是迫害大法的邪惡之徒或極少數十惡不赦之人。這些惡人雖說陽壽未到,但小鬼們每天都去索他們的命。(現在兩個黑白無常忙不過來,閻王爺就讓小鬼去助陣捉人)目前小鬼們很忙。每提來一個邪惡之徒,小鬼便拿著通行證,直接送到第一層地獄的大門口,把守地獄大門的大鬼將手中的長矛往地上一戳,他身後的大門就“當”一聲開了,惡徒便被送進去。

後來我實在看不下去了,就與荷花姐姐一蹦,出了地獄。

我們在看地獄時,屋裏的桌子也湊過來看,花兒也過來看。花兒看見小鬼在用刀切惡人,還以為正在做菜。

(待續)

(本文轉載自明慧網)(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老電影院「一元電影票」排隊搶購活動,是否能把觀眾吸回來?
  • 她說:「我覺得自己被美妙的音樂帶動,觸動心靈,就好像飛到天國世界去一樣。我喜愛傳統文化,神韻把中國文化融合在舞蹈與音樂之中,讓演出賦予個性、生動,充滿魅力。」
  • 端午節連續假日即將到來,金門縣警察局今天宣布自27日起,展開一連三天的交通大執法,加強取締行車違規,希望大家快快樂樂吃粽子,平平安安過端午。
  • 貝琪是一位平面和網頁設計師,也是一位長笛演奏者。她表示:整台晚會非常地精美,包括其色彩、音樂、舞蹈和天幕等各個方面。「天幕讓人心馳神搖,太美了。有的時候,我光顧的看天幕了,都忘了看舞蹈了。」天幕上的很多細節,特別是表現天國世界的很多景象,讓她不由自主的想看的更清楚一些。
  • 看起來要色誘孔子並非易事,而戴著現代感十足的古典藍色珠鏈帽也不輕鬆…
  • (大紀元記者王禹奚採訪報導)馬里蘭州蒙哥馬利郡公立學校所有五年級學生於2009年5月20日至22日在斯特拉斯摩(Strathmore)音樂中心觀賞了一場特別的演出,表演是由斯特拉斯摩音樂中心、國家愛樂樂團(National Philharmonic)以及蒙郡公校主辦,負責演出的是皮奧特.加耶夫斯基(Piotr Gajewski)擔任指揮的國家愛樂樂團。
  • 《口是心非》(Duplicity)(近期推出),是茱莉亞羅勃茲從影以來吻戲最多的一部戲。
  • 難得週末無事,天氣又那麼好,約上幾家朋友到湖邊玩玩,還可以順便給小朋友們拍照。於是2位爸爸、2位媽媽、2個baby、4個小男生,外加穆楓(攝影師)浩浩蕩蕩衝向湖邊。

    六月初的加拿大還不是很熱,太陽雖然高照,下午的氣溫才升到二十幾度,但湖邊沙灘上的遊人還真不少,做日光浴的、遛狗的、玩球的、拍照的……當然水中更熱鬧:淺水區戲水的孩子、深水區的摩托艇和帆船,當然還少不了攜子戲水的大雁。

    看到西人小朋友在水中玩的開心,身邊的4個小男生也迫不及待的踢掉鞋子準備下水。為了配合拍照,穆楓也只好下水,這幾塊大岩石西面的水底都是圓圓的鵝卵石,有些表面還有青苔,踩在腳下感覺有些滑,湖水很涼但不刺骨,但決不是多數華人家長可以接受的程度。

    這時就很佩服西人,他們的孩子們就穿著短褲在水裡撲騰,小baby都一樣下水;華人家庭的孩子還沒換下秋冬的長褲呢。

    男孩子們脾性各不相同,千千卷起褲腳就衝下水,3分鐘之內褲子和袖子就濕了;呈呈和樂樂手挽著褲腿慢慢趟水;貝貝就先在水邊徘徊,美其名曰:「我先適應適應。」

    在大家的鼓勵下,貝貝也慢慢下水了,不過他很快就踩到青苔,坐到水中。這次貝貝表現得挺勇敢,幾句安慰鼓勵的話就讓他把眼淚收了回去。

    至於華華,就縮在媽媽懷裡,用小男高音唱出一串「不要、不要、不要……」並用高高翹起的雙腳來表達他堅決不碰水、不離開媽媽懷抱的意願。當然小妹妹就很乖了,外公抱著踩踩湖水,也都沒有問題。後來人家自己坐在地上玩小石頭也一樣很開心。

    很快男孩子們就在叔叔的帶領下在大岩石的東面開始了持續整個下午的「築壩」工程。東邊的水底都是細細的砂石,叔叔是整個「工程」的主力選手加技術總監,手拿一條枯樹枝,很快就挖好了總工程量的80%;千千、呈呈使大力氣挖,但是不太注重結果;樂樂不說話,但是壞掉的地方他都看得到,挖沙的同時都會很小心,不要弄濕褲子。

    看到細砂水壩被水一點點沖毀,家長們在岸上快樂的指點:「要用石頭加在沙子裡面阿……」,「不是放在上面啦,放水壩中間啦……」然後貝貝就會喊:「你們別都傻站著啊,快點挖啊……」,「快點撿石頭啊……」最終還是叔叔撿到一條大樹枝,加在水壩裡面才阻止了水壩的全線崩塌。

    計畫沒有變化快,本來穆楓是打算拍到夕陽西下的,誰知叔叔給男孩子們買了雪糕,在吃出一身雞皮疙瘩之後,今天在湖邊清涼戲水就劃上了句號。於是穆楓只好遺憾的和夕陽說再見了。◇

  • 樂樂是遼寧省某市的大法小弟子,今年11歲,不久前的一個夜晚,她做了一個長夢,夢中她到了天國世界,也稱快樂天國,還見到了地獄。第二天早晨醒來後記憶清晰,本文記錄的是經她口述整理的夢中情節。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