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國民間傳說:領有神諭的聖女貞德

  人氣: 57
【字號】    
   標籤: tags:

「神是否憎惡法人,我亦全然不知。然而我深信法人一旦有罪,必然會接受懲罰,此乃神的意旨。」

風中之燭的法國

一四二九年五月的某一清晨,在奧爾良城外英軍建築的堡壘之前,出現了一支法國軍隊。身先土卒者係一位高舉聖旗的少女。大旗上畫著最後的審判和百合花。少女腰懸長約一公尺的寶劍,身穿銀白色的鎧甲,頭上無盔,長髮隨風飄盪。

奧爾良城,位於巴黎西南110公里,係法國中部的城市,羅亞爾河流經南側,河寬約三百公尺。自古即為商業繁盛的城市。遠在羅馬凱撤時代,已有不少羅馬商人定居於此,與當地居民發生爭執,以今日的九萬人口來加以推測,十五世紀時人口約近二萬。

當時的法國,以羅亞爾河為界,其北側絕大部分領域不含不列塔尼,都在英國及其盟友布根第黨的控制之下。英方並且宣稱英王身兼法王。法國皇太子被迫離開巴黎,顛沛流離於奧爾良以南的布爾茲(Bourges)城和羅亞爾河畔的小城市。

英軍包圍奧爾良城,自一四二八年十月至一四二九年五月長達七個月之久。索爾斯巴利伯爵統率四千名弓箭手和一千名騎土等五千人馬(依據另一傳說只有四千)。奧爾良市民亦不分老弱婦孺,同心協力。英軍統帥索爾斯巴利伯爵,於開戰二週後即陣亡,然而英軍迅即派遣統帥,奧爾良市民雖驍勇善戰,亦無力扭轉大局‧

英軍在奧城外圍的十個據點,建築各型大小攻城的堡壘。尤其在正對羅亞爾河的南門上所興建的橋頭堡,稱為瞭望臺,極其堅固。它長寬約各三十公尺的小規模建築物,既高且厚的石壁建築,四周並設有戰壕和城牆。

奧爾良的存亡,在戰略上有決定性的地位。此城一旦淪陷,皇太子的「首府」布爾茲將危在旦夕。羅亞爾河沿岸以外的都市,也將會遭受一舉擊潰的命運。果真如此,則法國必定淪人英人手中,皇太子也只有流亡蘇格蘭,別無選擇。

身為皇太子者,此時不得下孤注一擲,決一勝負。然而皇太子缺乏魄力,在宮廷內亦缺乏承擔此一重任的人物。長期的圍困使奧爾良糧食告罄,市民饑餓難耐。

正當此時,出現一位身穿銀白色鎧甲的少女。此女名叫貞娜‧達克(Jeanne d’Arc 簡譯貞德),說服怯懦的皇太子編組大軍,自身騎坐白馬,身先士卒。她激勵並指揮因戰敗而喪失鬥志的法軍,首先攻占東側英軍的堡壘,初次獲勝。奧爾良城門各教堂鐘聲齊鳴,祝賀勝利。

貞德繼續攻占東南的城堡,五月七日攻擊南門正面的特雷爾城堡。在此戰役中,貞德肩膀中矢,然而仍不退縮,一馬當先,攀登城牆,一日之內即攻下此一固若金湯的堡壘。

橫跨奧爾良及其以南,亦即皇太子一黨所擁地區的道路,經此一戰為之暢通。八日後,英軍棄城,向北轉進,於是少女貞德創下歷史上的奇嘖。

此後,遂指定奧爾良城解圍之日(五月八日)為聖女貞德紀念日。在法國各教堂的一隅,都樹有聖女貞德的塑像,每逢祭日,聖像之前燈火通明。巴黎羅浮宮外側,亦有一座金色的貞德馬上英姿的巨像,周圍不時塞滿了來自全國各地奉獻的花圈,充分顯示法國人對一代英雄的景仰。

一九二O年,天主教宣布將貞德列為聖女。奧爾良市自十五世紀以來,年年慶祝五月八日解放日。紀念日當天,在花車上安置聖文貞德塑像,遊行市區。此種慶祝活動甚至在大革命時期依然如期舉行。

巧妙指揮法軍的聖女

聖女用兵如神,確實是史上罕見的少女。聖女誕生於法蘭西東境的小村都雷米(Domremy)。該村位於巴黎東方二百八十公里,已易名為「少女都雷米村」。當地保存了貞德的故居,據傳係貞德聞知神諭的地點,目前在此建有宏偉的教堂。

馬士(Meuse)河溪谷一帶,以風光明媚著稱於世。清澈的溪流上,兩岸翠柳白楊,草木扶疏,羊群低首默默咀嚼,附近盛產葡萄。

貞德乃農民之女,目不識丁。其後雖利用作戰閒暇習字,也僅能署名而巳,毫無閱讀能力。此一農家女,聞悉神諭後,立即前往附近城市佛庫勒 (Vauconlears),對守將展開遊說工作。雖屢遭拒絕,從不氣餒,守將終於派遣二名騎土及二名侍從,此外又請皇太子加派使者二名護送,一行共七人遠赴夕嫩(Chinon)謁見皇太子。

貞德謁見皇太子,私下相告一個秘密。此一秘密真相如何第三者無法得知,但是皇太子卻因此對貞德十分信任,並向其他貴族宣稱深信貞德所言。貞德獲知唯有神才能知曉的秘密,因此不得不相信她是神的使者。

貞德受命後遂前往普瓦泰,接受當時由一流學者組成的宗教調查團的盤問。此次盤問的記錄雖未保存,但是據傳,專家們對貞德極其簡明扼要的回答,十分滿意。

關於貞德的敏捷答辯,並非完全出自皇太子派御用學者的作偽欺瞞世人。稍後貞德為英軍所俘,被誣指為異端,遭受宗教裁判。此次法庭審訊紀錄遺傳至今,但是,她的對話微妙微肖的程度,甚至會令人懷疑一個未曾受過教育的農村少女居然如此有智慧。

一位擔任查問聖凱薩琳(St. CCtherine)和聖瑪格麗特(St.Marguerite)二位天使曾顯靈於貞德面前一事的法官,問她說:「聖凱薩琳和聖瑪格麗特是否憎惡英人,此事閣下是否知悉?」

倘若貞德回答神憎惡英人,效判官將以天使不可能憎恨信仰基督敦的英國人來加以駁斥,足見此一質問居心險惡。對此問題,貞德作以下回答:「此二位聖女愛神之所愛,惡神之所惡。」「神對英人是愛是惡,或者對英人的靈魂作何安排,本人一概不知。本人僅知將英人逐出法蘭西,只要法蘭西不亡,神就會以戰勝英軍為禮品贈予法蘭西。」

「神是否憎惡法人,我亦全然不知。然而我深信法人一旦有罪,必然會接受懲罰,此乃神的意旨。」

貞德解奧爾良之圍以後,襲擊帕提英軍,給予致命的打擊。英軍準備以他們所擅長的弓箭陣迎擊法軍的先鋒,並且為防止騎兵隊攻入,遂在陣前佈署木樁,弓箭部隊列陣以待。貞德觀察敵情,決定暫不發動攻擊,靜待觀變。由於法軍兵力處於優勢,將領遂建議出擊英軍,貞德嚴加拒絕。因為是時貞德認為激勵軍心士氣,才是當務之急。

黎明時分,英軍開始撤退,法國騎兵乘機進擊。英國和布根第聯軍共有二千名陣亡,一千名破俘,英軍一蹶不振,短期內無法重整旗鼓。

一般而言,她的策略十分妥當,每戰皆捷。有一天貞德對來訪的都雷米村民說:「本人無所畏懼,唯恐內部遽變。」

貞德是一位毫無軍事常識的少女。她勉勵法軍英勇作戰,終於擊潰常勝的英軍。英國王室統治法國的妄想既已粉碎,皇太子於是在理姆斯教堂接受加冕,此即查理七世。

以一位少女的力量,居然能改變歷史,可以說是史無前例。

天真爛漫的聖女貞德

根據記載僅知貞德黑眼,髮色濃暗。此外,由古畫和雕刻所見,可以想像她是位圓瞼少女。貞德身穿重達二十五公斤的鎧甲,還能馳騁沙場,身體即應十分魁偉。

貞德在戰場以外的場所卻是位天真無邪的少女。關於此點,曾與貞德接觸過的人在觀點上十分一致。「我常在浴室內邂逅貞德,據我所知,她確是處女,而且極其天真。這種是在戰場以外的場合。然而她一旦手執長槍「馳騁沙場,其英姿無與倫比。」(拉圖爾德夫人的證言)

天真爛漫的處女貞德,在戰場上和兵士朝夕相處,毫無隔閡。在此自稱為「神之使者」的少女面前,男子心中毫無邪念。

聖女貞德的信條直截了當。「對法蘭西此神聖國家挑戰,也就是向耶穌挑戰……。」

火刑臺上高呼「耶穌』的聖女貞德

一四二九年七月,皇太子查理於理姆斯教堂加冕為法王。貞德跪在法王面前,喜極而泣,申致賀意。法王在當年歲暮,任命貞德及其二位兄長為貴族。賜予王室的百合紋章為其族徽。

翌年,貞德於康白尼(Compiegne) 一役中,為布根第黨所俘,以一萬法郎的代價轉賣給英軍。英軍即對貞德進行宗教裁判,以異端之罪名,在盧昂(Rouen)的廣場處以火刑。

法國北部諾曼第地方的盧昂城,即是火刑的地點,如今依然矗立著貞德塑像。十九歲少女,被指控為異端、偶像崇拜、喚起惡魔,以及其他罪名而定罪,慘遭逐出教會。接受火刑的命運。

貞德在炎烈焰中,依然頻呼「耶穌、耶穌」,執行士兵頗為所勤,因此英軍指揮官下令暫時遠離火刑臺。此一行動是為挽回動搖的士氣,藉此證實聖女貞德屍體確實化為烏有,並未為天使拯救升天。英軍將已焚燬的衣物、赤裸的聖女屍體公開在眾人面前,然後再度點火焚燒。

依據傳說,貞德的心臟雖然數次潑油火化,然而始終無法焚燬,傳為奇聞。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2010年4月28日,一支由香港人和土耳其人組成的探索隊在北京宣布,發現了《聖經》中的諾亞方舟的遺蹟,地點在土耳其東部的海拔超過4000米的亞拉臘山。接受專訪時,探險隊成員說:可以99.9%地肯定,所發現的遺蹟就是《聖經》中的諾亞方舟。
  • 聖誕節是一年中最美好的時光之一,到處充滿節日的裝飾、誘人的餐點和美食,還有與親人相處的溫馨時間和很多很多的禮物。但你真的了解聖誕節嗎?這些有關聖誕節的迷思你知道答案嗎?
  • 神話傳說、風土民俗是世界上每個民族的珍貴寶藏。他們或追溯民族的起源,或記錄民間的風俗,這些文化記憶是形成集體潛意識,構成民族特性的重要元素。可惜的是,多數傳說因為只靠口頭流傳漸漸散失。
  • 2012年11月19日,哈默爾恩市的旅遊局職員裝扮成花衣吹笛人,帶領扮作老鼠的孩子在市內走過。(Sean Gallup/Getty Images)
    遊覽德國的哈默爾恩(Hamelin),你只需要「跟著老鼠走」。城內遍布老鼠的形象,真是「以鼠為樂」。每一年有3百多萬遊客到訪此地,為了探尋7百年前一位花衣魔笛手的傳說。
  • 聖誕老人(Fotolia)
    在基督教的故事裡,聖誕樹象徵著亞當和夏娃在人間樂土伊甸園的故事。但寒冬期間沒法找到帶果的蘋果樹,所以就拿松樹代替了。
  • 畫家羅倫佐·婁托,當時便創作了這幅《耶穌誕生》,有史以來第一次畫出了嬰孩耶穌的臍帶,作為聖物缺席時的代替品。如此,信徒們仍然可以在面對畫作時默想「聖物」,虔誠地祈禱......直到30年以後,聖臍帶被找回來為止!
  • 在西方世界的地獄的最底層,關押著三個接受可怕痛苦和絕望懲罰的人:被泡在深水中受盡折磨的坦塔羅斯、無休止將巨石推向山峰的西緒弗斯和被綁在一個永遠燃燒和轉動火輪上的伊克西翁。
  • 山丘之上矗立的佩加蒙古城遺址,見證著偉大的阿塔羅斯王朝及其文化,而這只是亞歷山大大帝通過其西亞和北非征戰所留下的眾多希臘化王國的一個。但它的一些珍貴遺產,目前正匯聚紐約大都會藝術博物館的「佩加蒙與古代世界的希臘化王國」展,向公眾展現著輝煌。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