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林保華:六四在香港20週年

林保華

人氣: 3
【字號】    
   標籤: tags:

【大紀元6月19日訊】由於六四給香港人造成的震撼,每年六四,政壇總會把六四當作話題。

香港主權轉移以後,除了第一年因為立法會泛民議員不能直通而無法出聲外,每年他們都要提出平反六四的動議,在立法會進行辯論。由於那些親共議員當年也都曾經義憤填膺地譴責六四屠殺,因此現在他們轉而為共產黨辯護,就凸顯他們的墮落。由於年年如此,親共議員後來學乖了,在辯論中盡量不發言,以免丟醜,到表決時才投下「神聖一票」,反正他們是多數,提案肯定不會通過。今年也是如此。

曾蔭權管不住嘴巴掀風波

但是今年還掀起另外一個風波,那就是特首曾蔭權管不住自己的嘴巴,對六四說三道四使然。事情是這樣的,5月14日,公民黨立法會議員吳靄儀在立法會答問大會向特首曾蔭權提問,她說,今年是六四事件20週年,20年前曾蔭權只是一個普通政務官,曾為六四動容,她要求曾蔭權清楚交代,是否支持平反六四。這個問題不是今年第一次問他,所以他有備而來,按預先準備好的講稿唸出:「香港人對六四的感受及看法,我是明白的。但事件發生到現時已經很多年了。期間,國家在各方面的發展都得到驕人的成就,亦為香港帶來經濟的繁榮。我相信香港人對國家的發展會作出客觀的評價,這是我的看法。」

吳靄儀聽後責問說:「經濟搞得好,就可以不承認殺人嗎?特區政府為分享利益而埋沒良心?」曾蔭權說,他信賴香港人可作出客觀評價。這時公眾席上一名男子起身抗議說:「現在是問你有沒有良知呀?」曾蔭權一下子被問懵了,沉默片刻回答說:「我的意見就是代表香港人整體的意見,他們的意見亦會影響我的意見。剛才我所說的,就是我感覺到香港人對於現時的看法,這也是我現時的看法。」

這句「我的意見就是代表香港人整體的意見」引起一陣譁然,立刻在立法會內引發泛民議員的抨擊。雖然有親共議員為他緩頰,還是無濟於事。曾蔭權在答問大會結束後,火速與同僚開會商討應付危機,在離開立法會前決定公開道歉說:「我當然明白不同人士對六四事件有不同的感受及看法,我當然不可代表所有議員的意見……我的意見代表香港人的整體意見,的確是用詞有問題,這並非我心裡想講的意思,我絕對無意認為我的意見能夠代表所有香港人的意見。」

網上流傳「曾蔭權不能代表我」

然而一言既出,駟馬難追。社會各界掀起批曾浪潮。民意不可擋,連身為全國人大常委的前立法會主席范徐麗泰也說:「很難想像可以有一個人代表所有香港人,我認為實際上這個是不可能的。」她還表示,有信心中央政府會在適當和有需要的時候,對重提六四作出適當的立場,她說,現時中央對六四事件已經有說法,只是並非無法忘記事件的人所能接受的。

這事情也讓人想起1976年毛澤東翹辮子時,無線電視台的新聞主播劉家傑說,全港市民都流淚而被批得滿頭包。不過,時代到底不同了,現在是網路世界,不像當年還要拗上一段時日,這次馬上就有年輕人製造「曾蔭權不能代表我」在網上流傳,而且製成T恤與頭帶,六四燭光晚會上許多人穿戴,尤其是年輕人。

在六四前夕,共產黨也施展拉攏手段。廣東省安排香港立法會經濟發展與環保兩個委員會在5月中旬聯合訪粵,其中包括四名泛民中的黑名單議員,也就是被沒收回鄉證而不准入境的議員,他們是何俊仁、劉慧卿、李永達、塗謹申、何秀蘭。雖然他們被邀請,但也有許多「捆綁」式限制,被謔稱「雙規」(這是中國對貪汙官員的審查方式)。他們當然感到受侮辱,因此進行抗爭,後來在領隊、立法會主席、中共地下黨員曾鈺成斡旋下,中方做出讓步,但是泛民團員還是帶有23名泛民議員的聯署信交給廣東省副省長萬慶良,請他轉交胡錦濤。信中除提及「平反六四」,亦關注中央對香港有兩個管治團隊,多名議員無回鄉證,以及港人在內地被羈留的法律權益。

民調顯示市民評價六四事件北京有錯

但是中共的拉攏,因為特首曾蔭權急於向中央「交心」的講錯話而完全破功。由於曾蔭權的「失誤」,導致香港大學民意研究計畫於5月19至22日訪問逾千人作民調時,顯示市民對六四事件的評價進一步傾向北京有錯、學生沒錯。68.9%受訪者認為中國政府的處理錯誤,只有12.8%人認為沒錯,前者比去年升了10.9個百分點,後者下跌了2.1個百分點。認為北京有錯的比率,是13年來的新高。還有55.5%人認為北京學生的做法正確,較去年升5.4個百分點,是94年以來新高,認為不正確的有18.9%,上升了3.9個百分點。此外,61.2%受訪者支持平反六四,22.4%反對,前者比去年升了12.1個百分點,後者下跌了4.1個百分點。

民調還顯示,偏向推動中國民主發展多於經濟的受訪者有29%,比去年上升6個百分點;偏向推動中國經濟多於民主發展的受訪者有39%,下跌3個百分點。雖然偏向經濟的仍占多,但兩者的距離是17年來最接近。

這些民調正確反映了現實人們的想法,因此六四前的星期天支聯會組織的遊行,人數達8,000人,是1992年以來的新高;而六四燭光晚會,人數更達15至20萬人的歷史高點。顯然,香港市民要以實際行動對上述民調中認為經濟發展比民主更加重要的看法做一次衝擊。

而中共前總書記趙紫陽錄音講話在六四前出版,還原了當時的部分真相,造成震撼效果,尤其是共產黨統治集團中的兩條路線,也就是並非鎮壓不可。如果按照趙的路線,不但不必殺人,政治上的改革必然比現在積極許多,貪汙腐敗也不會像現在那樣不堪。而經濟改革本來就是趙紫陽的強項。可歎,歷史走錯一步,其代價難以估計。

(林保華部落格http://blog.pixnet/.net/LingFengComment)
(http://www.dajiyua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評論
2009-06-19 1:39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