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李大立:香港竟然有如此反智的教授!

李大立

人氣: 2
【字號】    
   標籤: tags:

【大紀元6月20日訊】閱香港「明報」今天(6月3日)浸會大學地理系教授周全浩「請從另一個角度去看『六四』」,如果是出自「維園阿伯」,筆者不會感到奇怪,也無興趣辯論。可是居然出自一個大學教授,令我既感到憤怒又感到震驚。憤怒的是在香港這樣每一個人都可以從自身感受到自由的可貴和民主的渴求的地方,居然還有人為鎮壓民主運動的專制統治者叫好!他們怎麼不移民回去大陸享受一下「黨的溫暖」?這種人不是口是心非嗎!震驚的是這個人居然還是一個「大學教授」!筆者很明白對任何事情都有不同的看法,大家可以互相討論。但討論的基礎是講道理,如果為討好當權者而罔顧公理,則失去討論的意義,周教授的言論就是一例。在此,筆者試圖和你講一講道理,看你是否敢公開回答。考慮到大陸人民被封鎖訊息,本文也希望能讓大陸朋友知道即使在香港,民主自由的抗爭也充滿艱難,但從未停止過。

周文一開始就說「今年5月中,在「六四」20週年的前夕,各大報章頭版刊登了趙紫陽在軟禁期間秘密錄音的事宜,看來這是有人精心策劃,引起全世界的注意。尤其在香港,……明顯地有些人認為其「六四」版本乃最完整,並試圖強加諸別人的知識層面上,……看來「六四」的真相遲早應公之於世。」「對於「六四」事件的始末,中國政府多年來採取淡化政策,絕少回應及澄清有關「六四」的報導及演繹,這讓某些人壟斷了「六四」的「真相」。筆者認為將來應該還「六四」歷史的真面目,但這個真面目並非如某些港人所渲染的模樣。」

說得對!為免六四真相被「某些人」壟斷,為免中共政府受冤屈,應該公諸於世!不過令筆者不解的是:既然周教授對六四「真面目並非如某些港人所渲染的模樣」如此有把握,為什麼不要求立即公佈真相,而是「遲早應」和「將來應該」呢?早些公佈出來,不是可以早些打破「某些人」壟斷,早些為中共政府解困嗎?為甚麼還要十年二十年地等下去呢?真相只有一個,難道他可以隨時間改變而改變?若果中共政府殺人有理,為何「採取淡化政策,絕少回應及澄清有關「六四」的報導及演繹」?怕什麼?等什麼?你可以說出個原因嗎?

周文說:「從歷史的長河看,中國六四事件實為「蘇東波」事件中一個重要環節。1989年鄧小平下令清場,引起世界很大迴響。當年聖誕節,柏林圍牆倒塌,戈爾巴喬夫不敢出動蘇聯紅兵到場鎮壓,引致東德倒台。1990年東西德複合,1991年蘇聯倒台。到1990年代中期,俄羅斯 一 片混亂,國內民不聊生,不少人意會到當年鄧小平在「六四」事件上果敢處理是有需要的。若中國未有及時處理,會像蘇聯般倒台嗎?若如是,後果可真不堪設想。 「六四」過後,本港有過百萬人上街遊行,當時一些曾參與遊行的港人,幾年後才知道「六四」真正的影響時,對整件事的看法也有轉變。」「中國在30年改革開放中,正因中央能在1989年「六四」事件果敢處理,經濟在及後20年才得以迅速發展,若當時未能妥善處理「六四」,中國改革開放可能已經夭折,不會有過去30年的「小平中興」局面。」

連周某這樣的人都不得不承認,中國六四事件對摧毀共產專制陣營功不可沒,可惜的是在發生這個運動的源頭,至今卻仍在專制極權統治之下。周教授身為大學教授,未免太孤陋寡聞了。首先,俄羅斯和東歐各國民主化後並非「一 片混亂,國內民不聊生」,他們的經濟都比共黨統治時期好得多,有些東歐國家甚至進入「次發達國家」行列。俄羅斯之所以未如其他東歐國家,恰恰是因為他的民主化不夠徹底:蘇共專制雖然垮臺了,原來的克格勃分子普京竊取了民主化成果,仍然在那裏玩弄手段搞變相獨裁,壓制言論自由,扼殺市場經濟。可以想像,如果俄羅斯像西方國家一樣徹底民主化,他們一定會取得無可限量的成就。說到中國,周教授說香港「不少人意會到當年鄧小平在「六四」事件上果敢處理是有需要的」。請你數一數,除了民建聯馬力、曾鈺成幾個土共,曾蔭權幾個看風使舵的滑頭仔、陳一諤幾個被矇蔽的青年,還有多少人認為鄧小平殺得對?而這一小撮人和你自己也不得不承認的「本港有過百萬人上街遊行」,以及二十年來維園數萬人不滅的燭光相比,到底是誰多誰少?多多少?你計算過嗎?!至於說到「若當時未能妥善處理「六四」,中國改革開放可能已經夭折,不會有過去30年的「小平中興」局面。」更是荒謬透頂!曾蔭權在回答立法會議員質問對六四的看法時,尚且不敢直接回應,只是答非所問地說「國家多方面取得驕人成績,為香港帶來經濟繁榮,相信港人對國家發展有客觀評價。」已經遭到輿論聲討,不得不在一個半小時後向全體港人公開道歉。周教授這番話若敢於當眾演說,我看你作好準備做過街老鼠好了!一,如果當年六四民主要求實現了,中國就不是甚麼「改革開放」的問題了,而是徹底改變不合理的社會制度,一勞永逸地剷除獨裁專制,人民大眾獲得民主自由了,一切社會制度衍生的問題都自然會逐步解決。二,周教授的所謂「30年的「小平中興」局面」,不過是權貴資本主義,少數特權階級貪婪掠奪國家人民財富,廣大民眾生活在「新三座大山」壓迫下,社會道德淪喪,社會矛盾激烈,人民怨聲載道,貧富兩極分化,有什麼好值得炫耀的?這絕對不是中國人民希望得到的。

周文說:「無可否認,『六四』是近代中國歷史的一個傷痛。一個社會的人民萬事以大局為重,會妥協,才是一個成熟的民主社會。看看1963年行刺美國總統甘迺迪事件,華倫大法官成立了一個調查委員會專案徹查。而在美,傳言副總統參與其中亦甚囂塵上。查清後,華倫大法官卻宣佈調查文件要封存50年,看來這牽涉到美國整體利益。當時美國民眾都未有表明要極力追究事情始末及責任,無非是顧全國家利益。」你舉的例子根本就是牛頭不對馬嘴!所有美國發生的牽涉在位總統的大事件,比如「水門事件」、「拉鏈門事件」……無不委任獨立調查官徹底調查公佈結果,交由國會辯論表決,按彈劾總統法處理。周教授所說的「華倫大法官卻宣佈調查文件要封存50年」只是傳聞,從未見諸官方文件;倒是相反,「華倫報告」於翌年(1964年)已公開發表。另據外電報導2006年布殊總統任上,美國重新組成複查委員會,重開調查。更重要的是,甘迺迪遇刺與六四大屠殺是性質完全不同的兩件事,前者是個人事件,後者是集體事件。行刺屬於刑事案件,是在祕密中策劃進行,偵查真相有一定的難度,比如陳水扁「兩彈事件」,雖然請來了美國著名的專家李昌鈺協助偵緝,至今仍未真相大白。而六四則是公開的屠殺,有目共睹,人證物證俱在,鐵證如山。只須彷照台灣處理二二八的方法,公告天下,讓所有受害人親屬登記備案,民間參與公正調查核實,不難水落石出。周教授要求人民大人眾「以大局為重,會妥協」不知是什麼意思?難道人都被殺死了,還不能討一個公道?還要像你一樣對統治者唱讚歌,才算「妥協」?試問如果死者是你的兒女,你也能「以大局為重,會妥協」嗎?

周文說:「『蘇東波』事件令到整個蘇聯東歐集團解體,以美英為首的西方列強得以解除心腹大患。1990年代後期起,美國已有人開始轉移視線,將中國列為假想 敵,某些西方勢力不想中國變得富強。於是不斷找些議題出來,拖中國後腿,『六四』事件成了上佳選擇。每年為『六四』舉辦的紀念活動,成了外國勢力用以掣肘 中國的一個方法。」「有些人受別人聳動,便年年走出來要平反『六四』。這個又怎會是一個成熟的民主社會呢?難道他們未曾想過,某些外國勢力十分喜歡削弱,甚至顛覆其他政權嗎?」「各位可有想過,考慮到香港的特殊政治文化背景,若然紀念『六四』不符合西方國家的利益,那些港人會否如此熱中此項活動?」

這種標準的「陰謀論」中共唱了幾十年,不單大陸人連香港人都耳熟能詳了,筆者也懶得同你辯論,在此只想不客氣地說一聲:周教授很可能不是土生土長的香港人,極可能不過是一個在大陸飲飽了狼奶,到外國拿了一個學位來香港謀生的大陸人,名義上是香港教授,本質和「維園阿伯」沒有什麼分別。周教授的大作通篇充斥了中共的黨八股,沒有飲過中共狼奶的人是很難寫得出來的。香港的報紙若是將周文作為一種意見登出引起討論,彰顯香港的言論自由當然很好,可是若代表該報的主調,就未免太自外於香港人了。香港傳媒的這種「自我審查」愚不可及,只看重眼前利益,忘記了公義真理,到頭來只會撿到芝麻丟了西瓜,政治經濟都得不償失。維園二十萬燭光表達了清晰的民意,這樣的文章,這樣的報紙還有多少人買來看?靠共產黨資助能活多久?「文匯報」、「大公報」殷鑑不遠,擦一時鞋換來一世罵名,「明報」三思!
(寫於09年6月3日,修改於6月8日)
(www.davidyung.blogspot.com)
(首刊於6月18日「觀察」雜誌)(http://www.dajiyua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評論
2009-06-20 3:54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