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父親和母親(102)

張霜穎
  人氣: 2
【字號】    
   標籤: tags: ,

一零四 難中向內正身心 昭昭佛性喚良知

在幾年時間裡,父母和眾多的警察有了很多「親密接觸」,偶爾也有善良的警察給他們的感覺就像是嚴冬裡的幾縷暖陽。

進入監室前有一個女警在照例登記,當她問到母親時,母親就把自己的經歷敘述了一篇,她在派出所受到怎樣的凌辱以至被強行塞到看守所的情況,母親表明了自己的態度,一個修煉者心中沒有怨恨,但是卻不應該受到這種不公平待遇。那個警察聽了以後很是感動,她低聲地勸慰著母親說:「不要難過,把身體養好點你就可以出去了。」當母親談到家中財物被搶時,她也出主意說:「你們想得太少了,現在把錢放在家裡真是挺不安全的,出去後,如果能把錢要回來,一定要放到銀行裡。」母親點頭表示接受她的好意。

在公檢法第一線的警察幾年來接觸的大法弟子太多了,無論是怎樣一顆鐵石心腸,只要有一點人性在,都會漸漸的被法輪功學員那無怨無悔,修心向善的高尚人格所震動,從而被慢慢地融化。

這樣的警察,母親在看守所遇到過好幾個。那天她剛進監室,就有一個男警跑過來,透過窗口,特意問她說:「你是法輪功嗎?聽說你老伴也在這兒,我幫你瞭解一下情況吧。你們的新年晚會節目我看了,真是太好了!」他說話的聲音很大,一點也不避人。他的眼睛又圓又大,亮晶晶的,臉色紅撲撲的,就是一個純樸憨直的北方漢子的樣子。他說的是07年神韻晚會,因為08年的晚會光盤還沒有出來呢。那警察說完就從窗口消失了,母親聽著他率直的評論,看到他的熱忱,心中都掠過一絲迷惑,這人是警察嗎?真不像,倒像是一個朋友似的。

過了沒多一會兒,他就又出現在了窗口,「呀,我去看了你老伴了,還真是教授呢,他挺好的,有點瘦,但是挺精神的。」他燦爛的笑著,他聲音又低下來對母親說:「不過,我不敢同他說到你,他好像不知道你也被關進來了。」他的圓眼睛上升起了一層薄霧。像是怕勾起母親的傷心事,他又話題一轉說:「你們夫妻關係怎麼樣啊?」他又笑起來,母親看到他一顆真純的心,心情真的很好,就也很開心的說:「我們的關係就像這天氣一樣,是秋高氣爽啊!」那男警察說:「那就是很好啊!」說著,他笑著離開了窗口。

介於警察本身的敏感身份,他們一般不會多表示什麼,但是從一些警察的態度,母親可以很明顯地感到他們的同情和對法輪功迫害的不認同。法輪功被迫害終究是會被大白於天下的,所有害過人的,幫過忙的,做過虧心事的都會有一筆筆的記錄,天理昭昭啊,這是誰也擋不住的,就像誰也擋不住歷史的腳步,不管多麼妄自菲薄的人,在歷史的進程中,他只會成為歷史的一部分,天地歷史早已寫好,之所以悲劇還在上演,也只不過神的悲憫,想多喚醒人心而已。當然如果千呼萬喚換不回,那也是他自己的選擇罷了。

一天,母親的窗口前面來了一個有頭銜的警察,是一個什麼政委,他手裡拿著一個本子,邊記錄邊教訓著,「喂!你是法輪功嗎?」看到母親他立刻憤怒起來:「你們這些人真是!吃著共產黨的飯,卻反對共產黨?」那隔著窗口的臉醜惡地扭曲著。「你說的不對,我們自己辛苦的工作養活自己,我們是吃著自己的飯,我們煉功健身也沒錯,是你們共產黨沒事幹抓我們。而且我們是納稅人,共產黨是靠我們納稅人養活著的。」母親說。「啊,你還挺有詞的,那就繼續待著吧!」那警察一甩本子走了。

「哎呀,你咋那麼傻,惹他幹什麼!他說不好聽的,你也別還嘴啊,他說的我聽不見不就得了。他如果說好的,你就說『謝謝』,幹嘛惹他啊,人家說不能犯小人。」同室那個姓孔的少婦教母親。母親笑說:「謝謝你的好意,我是修煉的人啊,這些事是不能迴避的。」

看守所很大,裡面關著很多人。只要一被關進了看守所,就與世隔絕了,家人朋友是絕對禁止來看望的。父母同被關在一個看守所,卻無法相見,父親自從被帶離了派出所,就無從知道母親的下落了,母親還好,至少知道父親也被關在這裡,也因為如此,母親品嚐著咫尺天涯的苦楚。

如果開了放風的門,母親就能看到父親監室的窗口,但是看不見人,因為看到的是走廊的窗口,而那窗口同他的監室是隔著一道走廊的。「好長時間不見了,你還好吧!」母親問候著父親,心裡隱隱的酸痛。然而母親立刻調整了自己的情緒,母親知道,在那種環境裡,情緒低沉下去是不行的。一個修煉者,一定要有控制自己心的能力,你要把佛法的陽光帶給眾生,心裡就不能裝著黑暗,所以一個正法時期的大法修煉者,是有著很高的心性要求的,心的容量要不斷的加大,甚至慢慢地忘記了自我,一個完全為著別人好的人,才會把佛法的美好展示給別人,才能使眾生感動。母親說,由於自己對心的嚴守,過了一段時間,她再看那個窗口就沒有低沉的感覺了,反爾能夠感到與父親的心意息息相通。

那段日子真是多風多雨啊,手銬奧運在聲嘶力竭的喊著,獨裁者和他的吹鼓手們在雨夜裡編著著他們的神話,那神話的和音是四起的冤聲。煉獄中的母親在喧囂中是那樣的平靜,自己還有什麼地方應該做得更好?自己什麼地方違背了法對自己的教導了嗎?直到她覺得無負於人類和師父的教導時,才放下心來,讓自己的心在無為的狀態中舒展。那時她覺得自己就像在雲中一樣無所羈絆,感覺真是人在牢中,心在方外啊。母親對我說,什麼是幸福啊,幸福是一種能力,是來自心上的,能使自己幸福的人在什麼地方都是幸福的。

母親在看守所裡每天背一講「轉法輪」,動功靜功一樣也沒落下,剩下的時間就用來同大家談法理和修煉的事。看到同室的人都在覺醒,心中就升起一種奇妙的快樂,那邪惡強加的種種痛苦就淹沒在這源源不斷的快樂中了。

背景

父親張興武

67歲,山東濟南教育學院物理教授

母親劉品傑

67歲,濟南半導體研究所退休員工,兩人於1995年開始修煉法輪功後,身心受益,嚴格按照「真善忍」要求自己。1999年7月以後,兩人被降職降薪,數次拘留及抄家。2000年離家出走,四處流浪。2001年1月1日以「宣傳法輪功」為罪名雙雙被判處3年勞教,在勞教所中被迫勞動每天至少17個小時。期間,因為不肯寫「決裂法輪功」的保證書,張興武被連續2個6天6夜不許睡覺連番洗腦,劉品傑被兩次加刑。2003年底出獄後仍然受到嚴重的監視盯梢,不准外遊,不准辦護照。

2008年7月16日晚上10點,濟南市公安局及其下屬單位魏家莊派出所20多名員警在專業開鎖人員的協助下,沒有任何理由破門而入,抄家搶掠,抄走大量私人物品,電腦,印表機各種機器及大量現金,銀行卡,工資卡,同時綁架了張興武、劉品傑。張興武第二天送往濟南看守所,濟南市中區公安分局通知已經內定判刑XX年,此外任何消息無法得知。

辦案主要負責人:
濟南市檢察院聯絡人張曉暉0531-85037729
濟南市公安局市中區反X教大隊長韓延青:0531-82746554
實施綁架派出所:濟南市市中區魏家莊派出所派出所:0531-8615759:所長鍾偉電話:13361012598
張興武被關押看守所:濟南看守所:531-85081900
531-82780056531,531-82795754531,531-85088354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武力制服兩老太 姐妹受騙遭拘禁
  • 財物搶走家門封 上訪申訴公安廳
  • 母親說,到了魏家莊派出所就再也看不見「活人」了,那些穿著制服的警察個個都是面孔僵硬,說話的時候眼睛目不斜視,從來不會看著你。
  • 個連載已經接近一百章了,當初想寫我父母的故事時就是因為去年奧運期間父母的突遭綁架,時至今日,已經八個多月了,父親的音容笑貌依舊在眼前,但是卻又相隔天涯無法相見。
  • 大難歸來隔陰陽 萬千叮囑不言中
  • 五穀不食十八日 悲憤老伴吐血亡
  • 高空跌下人無恙 善心天使為誰忙
  • 魔難重重路難行 鶯飛燕舞心不寧
  • 去年七月十六日晚上十一點鐘, 忙碌了一天的父母快休息了,這時突然有二十多個警察破門而入,綁架了他們,並抄走了大量的私人財務,現金及銀行工資卡。在北京奧運舉辦前夕,中共以此為借口,在全國範圍內綁架了至少幾千名法輪功學員,我的父母不幸也被這次的手銬奧運波及。 母親劉品傑當晚突發中風,左半身完全不能動, 生活不能自理, 儘管如此, 她還是被當地公安局非法禁錮了兩次,共39天,並強行扣除了一萬元保釋金才能夠回家。父親自此之後就與我們音容兩隔。
  • 親朋好友齊上陣 忍淚了斷母女情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