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張霜穎:沒有父親的父親節

張霜穎

(圖片由作者提供)

人氣: 2
【字號】    
   標籤: tags: , ,

【大紀元6月21日訊】父親節到了,從來沒有在意過這個節日,今天突然看到日曆上的標注,心中隱隱痛了一下。父親自去年七月起突然被抽離了我們的生活,關到了看守所,不知道監牢裡的父親是否意識到今天這個有些特殊的日子呢?

父親一向樂天知命,但對堅守信仰和真理卻從不妥協。因為北京奧運的累及無辜,去年七月十六日深夜,父親被當地專管法輪功的六一零辦公室人員從家裏帶走,第二天即被關進看守所,到今天快一年了,家人從來不被允許探視,父親有如人間蒸發,與我們咫尺天涯。

最後一次有父親的消息,是今年三月三十一日,那一天父親被庭審。母親和家裏人請律師,跑法院,上上下下的奔波,終於等到父親的冤案能夠公開審理了。將近八個月的音容隔絕,無論是媽媽,還是遠隔萬里的我,心中都燃起了一絲希望,希望家人能夠遠遠的看一眼父親以確保平安。然而,中共邪黨豈能容得下一點民眾的企盼,那天一早,準備啟程去法院的母親和其他親屬都被軟禁在家,無法近法庭一步,連聘請的律師也被法院的院長擋在門外。設法逃離警匪堵截,最終到達法院的小姨和她的朋友因為要求旁聽竟被當場綁架,後來齊齊被判處21個月的勞教,到今天都無法知其近況。

這一場「公開庭審」的鬧劇,身為主角的父親卻不能知曉。當被無辜關押260多天的父親頭一次走出看守所,來到法庭上時,竟然看不到一張熟悉的面孔,連前一日特意捎去辯護狀的律師也蹤跡皆無。我怯於揣想年近古稀的父親那一刻的心情,只知道他在法庭上要求為自己做無罪辯護,再一次勇敢的孤身面對。

事後有朋友傳話過來,說看到瘦小的父親在重重警察挾持下被帶到法庭,陰森制服的包圍中幾乎找不到父親的身影,只看到一叢長長的白髮飄零。當我聽到這轉述時,心底慢慢的湮開一絲悲苦。自此,每次想到父親,彷彿就只能看到那記憶中從沒有過的一叢白髮。父親雖然年紀長了,卻一直是英俊瀟灑的, 我的腦海裡怎麼也無法拼湊出有著長長白髮的父親。

在沒有律師和聽眾參加的可笑庭審之後,母親很快收到法院的判決,六十八歲的父親因為堅修法輪功被邪惡的濟南市市中區法院判處了七年徒刑。當我們和律師表示要上訴時,法院的法官們再也不顧臉面,強行阻止律師與父親見面,單方面宣佈著父親的「口諭」,說父親傳話解除律師的辯護資格。律師據理力爭,幾個月間四次往返看守所也無法見到父親取得簽字,我們的上訴石沉大海了。

自從1999年法輪功被鎮壓以後,父親被關押已經不是第一次了。因為父母的堅持修煉絕不妥協,當地的警匪和邪惡610辦公室人員從來沒有停止過對他們的迫害,拘留,抄家,被迫流離失所,三年的勞教直至這次因為奧運被無辜判刑,十年來父母的生活充滿了無法預期的變故,生活在自由世界裡的我也無法脫離陰翳的天空。然而類似我們家的悲劇在大陸已經重複上演了多少次?多少修煉法輪功的家庭被殘害至妻離子散,家破人亡?!更不要說那令人膽戰心驚的活體摘除器官以供移植!年邁的父母幾年間多次音訊皆無,生死不知,作為女兒的我夜不能寐,經常在家人睡著之後暗自垂淚,

我與父母已經分離十五年了,十五年來,我們所有重大的人生歷程都不在彼此的身邊。念舊的我,總是想一廂情願地把時間定格在我們分別的那一刻,幸運的是,在心理上我從來未曾感覺到我們之間的距離。1995年父母走上了修煉的道路,身體,精神狀態的變化使得他們開始了人生另一種全新的旅程,隨著我也開始修煉法輪功,我們短暫的離愁很快就風吹雲散了,生活在我們眼前變成了一副和樂美滿的家庭畫卷,父母和我的心沒有了距離,他們爽朗的笑聲總在我耳邊迴響,同修一部法讓我們的心比以前離得更近。

不管1999年前後政治環境如何變化,父母和生活在中國大陸的千千萬萬的法輪功學員一樣,心態始終是那麼的恬淡祥和。十年來無論發生甚麼樣的遭遇,他們初衷不改,矢志不移,依然懷著巨大的勇氣來修持正法,講清真相。是甚麼讓大法弟子的心,如此無畏與慈悲,是甚麼讓血肉之軀具有鋼鐵的意志?是因為他們心中有著師父的期望,有著救度眾生的誓約。

為了能夠讓更多的世人不枉此生,明晰善惡,法輪功學員無怨無悔地承受著苦難。無論是在地獄磨礪中,還是生活的困苦裡,大法弟子的那份靜謐與安詳,那份淡然的巨大付出,使得他們的週遭籠罩著聖潔的光。那種在巨難中的平靜與祥和,捨棄生死也不能背棄信仰的堅定,使生活在西方社會裏的我,心為之震撼。

我們同修一部法,大陸與海外,千千萬萬的法輪功學員始終站在一起,弟子的心不會隔斷。雖然十年的迫害令我們承受了巨大的災難,但是隨著心中的容量越來越大,大過海天,個人的悲苦再也不是我們的唯一感念。每一天我們都比前一日更加堅定,邪惡的迫害沒有讓我們膽怯,只是讓我們看到了他們的懼怕與軟弱。我不再允許自己因為父母遭受的魔難而消沉難過,師父要我們修成一顆能夠融化鋼鐵的慈悲的心,這樣的心永遠也不會被打倒。

我相信在魔窟中的父親,有著和我一樣的心境,揣想中父親微笑的臉龐慢慢的清晰地展現出來。他波瀾不驚,坐擁寸土,與其他「助師正法」的同修一起,與明白真相的世人一起,與今世的親人一起,等待那一院奇花的美景。

======================================

父親及他的法輪功同修的更多故事,參閱:

【我的父親和母親】

http://epochtimes.com/b5/nf4875.htm

張興武,68歲,山東濟南教育學院物理系教授,1995年開始修煉法輪功,身心受益,從此按照「真善忍」要求自己。1999年7月以後,張興武被降職降薪,數次拘留及抄家,2000年被迫離家出走,四處流浪。2001年1月1日以「宣傳法輪功」為罪名被判處3年勞教。在濟南劉長山勞教所期間,因為不肯寫「決裂法輪功」的保證書,張興武被連續2個6天6夜不許睡覺連番洗腦,並遭受其他酷刑。2003年12月底出獄後仍然受到嚴重的監視盯梢,不准外遊,不准辦護照。2008年7月16日晚接近11點,濟南市公安局及其下屬單位魏家莊派出所20多名警察破門而入,抄家搶掠,抄走大量私人物品及現金,銀行卡,工資卡,同時綁架了張興武夫妻。張興武第二天被送往濟南看守所拘禁至今。2009年 3月31日張興武案件開庭,開庭日法庭外大約70多防暴警察荷槍實彈,散佈在周圍的便衣警察有一百多人,張興武妻子及其他親屬被劫持回家遭軟禁不許旁聽,三名群眾:朱曉東,苗培華(剛出家門走在路上),劉麗傑被當場挾持至派出所,後均被判處一年零九個月勞教。張興武律師不被允許進入法院,只有罷庭抗議,後張興武因「破壞國家法律實施」及「認罪態度不好」被判7年徒刑,張興武親屬要求上訴,法庭通知律師不許上訴。(http://www.dajiyua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評論
2009-06-21 8:47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