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說新語】文學篇:奴婢皆讀書

劉義慶
  人氣: 82
【字號】    
   標籤: tags:

《奴婢皆讀書》

鄭玄家奴婢皆讀書。嘗使一婢不稱旨(1),將撻之,方自陳說。玄怒,使人曳著泥中(2)。須臾復有一婢來,問曰:「胡為乎泥中(3)?」答曰:「薄言往愬,逢彼之怒(4)。」

【注釋】
1.不稱旨:不合主人的意思。
2.曳著泥中:言牽令著地受罰。
3.胡為乎泥中:此為《邶風式微》章之詩。泥中本為衛邑,借用泥為水和土之泥。
4.薄言往愬,逢彼之怒:此為《邶風柏舟》章之詩。前去向他傾訴,不料卻趕上他正在發怒。薄,言,亦有以薄為勉,言為我者。愬,同「訴」。

《服虔善〈春秋〉》

服虔既善《春秋》(1),將為注,欲參考同異。聞崔烈(2)集門生講傳,遂匿姓名,為烈門人賃(3)作食,每當至講時,輒竊聽戶壁間。既知不能踰己(4),稍共諸生敘其短長。烈聞,不測何人,然素聞虔名,意疑之。明蚤往,及未寤(5),便呼「子慎!子慎!」虔不覺驚應(6)。遂相與友善。

【注釋】
1.春秋:孔子據魯史修訂而成,為編年體史書。所記起自魯隱公元年,迄魯哀公十四年,共二百四十二年。其書常以一字一語之褒貶寓微言大義。
2.崔烈:漢,安平人,字威考,官至司徒,太尉,封陽平亭侯。
3.賃:傭工。
4.踰己:勝過自己。
5.未寤:言當其未醒之時。
6.應:回應。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張天錫為涼州刺史,稱制西隅,既為苻堅所禽,用為侍中。後於壽陽俱敗,至都,為孝武所器,每入言論,無不竟日。頗有嫉之者,於坐問張:「北方何物可貴?」張曰:「桑椹甘香,鴟鴞(音:吃消)革響,淳酪養性,人無嫉心。」

  • 桓玄義興1還後,見司馬太傅,太傅已醉,做上多客,問人云:「桓溫來欲作賊,如何?」桓玄伏不得起。謝景重時為長史,舉板答曰:「故宣武公黜昏暗,登聖明,功超伊霍。紛紜之議,裁之聖鑒。」太傅曰:「我知,我知。」即舉手云:「桓義興,勸卿酒。」桓出謝過。
  • 陳仲弓為太丘長,時吏有詐稱母病求假,事覺收之,令吏殺焉。主簿請付獄,考眾奸。仲弓曰:「欺君不忠,病母不孝;不忠不孝,其罪莫大。考求眾奸,豈復過此?」
  • 陳元方年十一時,候(1)袁公,袁公問曰:「賢家君在太丘(2),遠近稱之,何所履行?」元方曰:「老父在太丘,彊者綏之所德,弱者撫之以仁,恣其所安,久而益敬。」袁公曰:「孤往者嘗為鄴令,正行此事。不知卿家君法孤?孤法卿父?」元方曰:「周公、孔子,異世而出,周旋動靜,萬里如一。周公不師孔子,孔子亦不師周公。」
  • 王安期為東海郡,小吏盜池中魚,綱紀推之。王曰:「文王之囿,與眾共之,池魚復何足惜?」
  • 陳太丘(1)與友期行(2),期日中(3),過中不至,太丘捨(4)去,去後乃至。元方(5)時年七歲,門外戲。客問元方:「尊君(6)在不?(7)」答曰:「待君久不至,已去。」友人便怒曰:「非人哉!與人期行,相委(8)而去!」元方曰:「君與家君期日中。日中不至,則是無信;對子罵父,則是無禮。」友人慚,下車引(9)之。元方入門不顧(10)。(出自《世說新語·方正第五》)
  • 丞相末年,略不復省事,正封籙諾之。自歎曰:「人言我憒憒,後人當思此憒憒。」
  • 王劉與林公共看何驃騎,驃騎看文書不顧之。王謂何曰:「我今故與林公來相看,望卿擺撥常務,應對玄言,那得方低頭看此邪?」何曰:「我不看此,卿等何以得存?」諸人以為佳。
  • 簡文為相,事動經年(1),然後得過,桓公甚患其遲,常加勸勉,太宗(2)曰:「一日萬機(3)那得速。」
  • 鄭玄在馬融門下,三年不得相見,高足弟子傳授而已。嘗算渾天不合,諸弟子莫能解;或言玄能者,融召令算,一轉便決。眾咸駭服。及玄業成辭歸,既而融有禮樂皆東之歎;恐玄擅名而心忌焉。玄亦疑有追,乃坐橋下,在水上據屐。融果轉式逐之,告左右曰:「玄在土下水上而據木,此必死矣。」遂罷追。玄竟以得免。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