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父親和母親(103)

張霜穎
【字號】    
   標籤: tags:

在看守所裡的時間,母親到時候煉功就煉功,應該學法的時候就背書,什麼都沒有耽誤。她也經常在思索自己修煉的不足。俗話說萬事皆有因,她悟到,這個宇宙是非常智慧的,不同的人都是由不同的神來管的,也就是說在不同層次中的生命,是由不同的法來管的。那麼自己被邪惡勢力找到了借口抓來迫害,那一方面說明了邪惡破壞大法的猖獗,另一方面也是因為自己有了修煉的漏洞才會遭此劫難。如果自己處在一個完全符合對自己這一階段要求的修煉人狀態,也許事情就會是另外一個情形了,即使邪惡想迫害也鞭長莫及了。

母親在那段日子精心清修,反思自己,努力地提高自己的境界,同時進行著反迫害,當她覺得自己進入了真正修煉人的狀態時,她堅信,那鐵門是一定關不住她的。因為宇宙的法理在制約著一切,任何嚴重違反天理的事,都會瞬間蕩盡。因為任何東西都是物質的,當一個生命擁有了超越人的思想,那麼他的生命層次就變了,她的思想就同化於高層的思想。低層的神或有權者就夠不著他了,那也就管不了他了,那麼這個修煉者也就不會有人的痛苦了。所以母親那段生活也是靜謐而美麗的。

母親說,有這樣一段故事,有一個衣著襤褸的道人在一個荒涼的破廟中打坐,秋風颯颯,蚊蠅亂飛,那是怎樣的淒涼,瘦骨嶙峋的道人坐在那裡引來了無數村人的一片唏噓憐憫,可是有一個得道者看後卻哈哈大笑,他指給人們看,原來在飄渺天空中有一場天宮盛宴,那道人正衣著華貴的享受天宮的美味佳餚呢。所以一個人不走進修煉的門很難知其精妙。人們往往不理解,為什麼法輪功學員遭受如此慘烈的迫害也不放棄,一是因為法輪功學員修的是正法正道,一個知道了宇宙法理的人讓他放棄比放棄生命還難,另一個原因就是修煉人身心感受到了身心昇華之後的完全不同境界的圓滿幸福的感受,那是與一個非修煉人無法言說的巨大差別。

「劉品傑,提審!」一個女警叫道。母親隨著她到了值班室,一個警察『啪』的一聲把手銬扔在桌子上,母親見狀立即從那屋子退出來。警察冷冷地說:「戴手銬提審是我們這裡的規定,每個人都得戴!」「我堅決不戴,因為我無罪!我是不應該被關在這裡的,是受迫害被強迫押來的!」母親抗議說。幾個警察齊集門口,還有一個警察舉著手銬看著母親,母親同她們僵持著,在母親的意念中手銬不屬於她的所有空間。「怎麼還不走啊!」那個帶人的警察在遠處喊起來。「這個老太太不肯帶手銬!」值班警察回答。「那就不戴吧!」那人說。拿手銬的警察一聽就收回去了,就這樣母親跟隨警察見到了檢察院來提審的人。

提審時,母親堂堂正正的向檢察院的人訴說了自己的經歷和意見,並說明自己不應該被關在這裡。當檢察院的人聽完母親的申訴後,對母親說:「你是不構成犯罪的,我們會放你回家。」母親說:「我覺得你們做出的是合理的裁決。」母親還同他們談到自己在派出所被打的經過,檢察院的來人聽了回答道:「你不要理派出所,他們有些警察的素質太低了!」

回到監室後不久,有一天晚上來了通知說:「你屋裡今晚要放一個人。」大家立刻猜到是母親,全監室的人都歡騰起來。母親看到幾個已經被關押了好長時間的難友,想到他們的故事,母親的心反而高興不起來。有一個叫沁梅的老太太,把一個紙條遞給母親,「這是我的電話號碼,你回去一定找我老伴,就說是我說的,讓他退黨保命。」母親答應了,可是那紙條卻在派出所隨後對她進行的一連串無理迫害中丟失了。因為有負於朋友之托,母親在過後的日子裡對那事耿耿於懷了好長時間。

釋放那天,母親在幽暗的看守所的階梯上走著,兩邊的門一道道過去了,不論走廊的燈光是否明亮,在母親的眼裡那都是無比幽暗和陰森,她多麼希望鐵門打開,自己的親人從裡面走出來呢?!然而這麼多的鐵門,父親到底被關在哪個鐵門的後面?

終於走過了重重鐵門,可是迎接母親的卻是兩雙冰冷的目光,那是派出所來接她的人。母親的心裡一沉,看不到自己的親屬來接,說明自己不一定真的被釋放,派出所的警察們不甘心就這樣放母親回家。他們包含怨毒的目光說明了一切,他們是來給母親換一個黑牢罷了。

那兩個人,一個是從來沒有同她說過一句人話的所長鍾偉,另一個就是辦案人員馬永剛。他們兩個人參與了整個從頭到尾的綁架事件,這次同樣,大家還是不說話,無聲地向警車走去,路上母親不小心歪了一下,同行的羅小芳扶住了她。她是別的派出所轄區的,和母親一樣,因為中國的奧運,被莫名其妙的帶上了手銬。同行的兩個警察看到羅小芳攙扶著行動不便的母親有些惱怒,羅小芳沒有理睬她,兩個難友就這樣又不知道被送往何方。

警車在暗夜的城市大路上奔馳,兩個警察不說一句話。母親看著他們邪惡的心在吞噬著他們僅存的善良,進而吞噬著那張人皮裡僅存的一點人的東西。母親把臉轉向窗外,看著那向後退去的街景。每個窗口裡都有許多故事,也有許多溫情,但那些和自己離得越來越遠了,她心中有些淡淡的傷感。可是做一個人,除了暫時的喧嘩,一世的紛繁,到頭來又能保有什麼呢?母親不禁想到遙遠天體爆炸的場面,正在演示著末劫的可怖,那爆炸有多少是因為人類中下世的覺者不悟所造成的呢。正所謂地上一個人,天上一顆星,其實何止是一顆星啊,那可能是一個龐大的星系呢!這龐大的星系因為某個人的不悟而在宇宙中永遠的消失了,這不是很可悲的麼?那中間有多少生命被瞬間銷毀啊!母親腦海中忽然浮現一句歌詞,「大法遭魔難,毀的是眾生。」

「下車,你在派出所等著,我們要把你送到一個誰也找不到地方監視居住!」所長鍾偉冷若冰霜的聲音打斷了母親的沉思,母親打了個寒顫,那夜風掃在身上,涼入脾肺,又是一個深秋了嗎?

背景

父親張興武

67歲,山東濟南教育學院物理教授

母親劉品傑

67歲,濟南半導體研究所退休員工,兩人於1995年開始修煉法輪功後,身心受益,嚴格按照「真善忍」要求自己。1999年7月以後,兩人被降職降薪,數次拘留及抄家。2000年離家出走,四處流浪。2001年1月1日以「宣傳法輪功」為罪名雙雙被判處3年勞教,在勞教所中被迫勞動每天至少17個小時。期間,因為不肯寫「決裂法輪功」的保證書,張興武被連續2個6天6夜不許睡覺連番洗腦,劉品傑被兩次加刑。2003年底出獄後仍然受到嚴重的監視盯梢,不准外遊,不准辦護照。

2008年7月16日晚上10點,濟南市公安局及其下屬單位魏家莊派出所20多名員警在專業開鎖人員的協助下,沒有任何理由破門而入,抄家搶掠,抄走大量私人物品,電腦,印表機各種機器及大量現金,銀行卡,工資卡,同時綁架了張興武、劉品傑。張興武第二天送往濟南看守所,濟南市中區公安分局通知已經內定判刑XX年,此外任何消息無法得知。

辦案主要負責人:
濟南市檢察院聯絡人張曉暉0531-85037729
濟南市公安局市中區反X教大隊長韓延青:0531-82746554
實施綁架派出所:濟南市市中區魏家莊派出所派出所:0531-8615759:所長鍾偉電話:13361012598
張興武被關押看守所:濟南看守所:531-85081900
531-82780056531,531-82795754531,531-85088354(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雲遊天地老少行 正念一呼鬼神驚
  • 三次上訪公安廳 訪民紛要護身符
  • 老太被困洗腦班 窗台高喊十一天
  • 親朋好友齊上陣 忍淚了斷母女情
  • 魔難重重路難行 鶯飛燕舞心不寧
  • 去年七月十六日晚上十一點鐘, 忙碌了一天的父母快休息了,這時突然有二十多個警察破門而入,綁架了他們,並抄走了大量的私人財務,現金及銀行工資卡。在北京奧運舉辦前夕,中共以此為借口,在全國範圍內綁架了至少幾千名法輪功學員,我的父母不幸也被這次的手銬奧運波及。 母親劉品傑當晚突發中風,左半身完全不能動, 生活不能自理, 儘管如此, 她還是被當地公安局非法禁錮了兩次,共39天,並強行扣除了一萬元保釋金才能夠回家。父親自此之後就與我們音容兩隔。
  • 高空跌下人無恙 善心天使為誰忙
  • 五穀不食十八日 悲憤老伴吐血亡
  • 大難歸來隔陰陽 萬千叮囑不言中
  • 個連載已經接近一百章了,當初想寫我父母的故事時就是因為去年奧運期間父母的突遭綁架,時至今日,已經八個多月了,父親的音容笑貌依舊在眼前,但是卻又相隔天涯無法相見。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