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點互動】湖北石首萬人抗暴案(2)

【大紀元6月27日訊】(新唐人電視台《熱點互動》節目)主持人:這個死者,就是這位年輕的廚師,像剛剛我們的影片放的,說頭上被釘了四根鋼釘,然後他的下體被捏碎。這裡面知情人士就提到,因為死者他發現了裡面有販毒、吸毒等等的一些事情,可能知道一些內情,所以被滅口了,那麼被滅口了的這個過程可能非常非常殘暴,所以引起了老百姓的不滿。

FLV下載收看
WMV下載收看

那麼這樣子一個事情,我們一般看起來的話,它應該是屬於地方上的惡霸的一個行為,這一個事情省長、省委書記都來了。是因為地方鬧了以後,它包不住它擴大到到省級去了,所以這些人下來。還是說您認為發生這個事情,比如說酒店的老闆,他可能跟縣長有關係,縣長可能跟省長有關係,您的分析是怎麼樣?

橫河:這個事情從一開始是一個地方事件,現在我們可以看到這個地方事件有沒有可能阻止在地方上。因為這有一個問題,這是屬於一個縣一級的事,也就是說從去年開始中共中央有一個決定,就是要怎麼樣讓基層把所有的問題處理在基層。

怎麼處理在基層呢?就是提高基層官員處理突發事件的技巧和能力,所以有3千個縣委書記到北京去培訓,後來又有3千個公安局長到北京去培訓,今年又有3千個檢察院院長到北京培訓。

總記加起來今年培訓的人數將達到上百萬。我們看到現在石首發生的事情就在縣裡面,而且牽涉進去的人有市長,市長之下就是縣長,有縣委書記,有公安局長。

主持人:所以這些人都是應該受過訓的。

橫河:這些人都是受過訓的,但是問題是這些人就是犯案子的人,這些人就是犯了罪的人。就在這場衝突當中他們是犯罪的一方,所以你再訓練,他也不可能不讓這件事情發生,因為這件事情,他,就是當事人。現在我們就可以看到,中共想把所有的事端,用技術巧性的方式,抑制在基層是失敗的。

它也知道基層官員實際上是直接和民眾相衝突的,而且他們的利益衝突已經不是在一點點,已經是非常非常嚴重了,那麼你再培訓也是一樣的,你看這次公安局長他就是永隆大酒店的股東之一,法院院長也是,都是到北京去培訓過的,所以培訓是沒有用的,這就是一個問題。

第二個問題是當這個衝突一旦發生了以後,它就變成了一個,因為這是政權,不管是市長也好,公安局長、政法委也好,公安局長又是政法委書記還兼管「610」,這就是為什麼後來說要害到法輪功頭上去,因為這個公安局長又是管「610」的。

他們自然就會想到,這是一個民眾和中共之間的一種對立,那麼中共也會這麼看,就是到中央它也會這麼看,所以他首先想到的是壓下去。作為一個任何國家來處理的話,永隆大酒店的老闆應該是第一嫌疑人,至少應該拘留起來,給他拘留起來問話,如果說反過來的話,是永隆大酒店的老闆死在一個普通農民舍裡的話,你看先把誰抓起來,一定先把農民抓起來。

它在處理這個案子的時候就沒有按照法律程序做,所以不能怪老百姓朝這個方向想,是因為你自己就朝這個方向做了。這就是為什麼它不能夠去把這個事情限制在縣一級的,它做不到,做不到怎麼辦呢?它不可能再因為縣一級限制不住,所以它就反過來去幫老百姓去限制當地縣一級的官員,它不會這麼做,它一定站在官員這邊。

也就是說這個是逐步升級,升到地委一級,地委一定站在縣一級;再升到省裡面,省一定站在地區一級;升到中央,中央一定站在湖北省委這一邊,它絕對不會站到老百姓這邊。這就是為什麼。鄧玉嬌的案子也一樣。

鄧玉嬌的案子大家都說,好像是網民的力量起作用,一點也沒起作用,因為鄧玉嬌的案子本來應該是本把那三個人抓起來定罪的,現在只是定了一個正當防衛的人,有罪但是釋放,這個案子從司法上是完全失敗的。

主持人:我們今天談的是「湖北石首萬人抗暴案」。剛剛我們在談到這個事情發生以後,它們從其他地區陸陸續續調來了武裝部隊,達到上萬人。很多人都講,我們等一下看一段影片,提到這個事情跟法輪功有關,我們看看這段影片中的民眾怎麼講?

(影片播放)
石首民眾 楊先生:當地跟上面會報說是法輪功。來了好多部隊,真嚇人的。當時準備鎮壓下來就算了嘛!電視報導它說是法輪功。唉哎!哪有什麼法輪功!這件事情主要是為了那小孩死掉太不公道了,人人都起來反抗它們,屍體已經弄到荊州鑑定去了。

不願透露姓名的民眾:目前政府發了唯一的一個公告是致廣大社會大眾的一封公開信,它發這個信服力不高。

石首的一名學生:沒有人煉法輪功,武警官兵一過來就知道了,學校裡面都放假,教室都騰出來讓那些武警,目前武警官兵回去了一部分,他是要進行巡邏,巡三天嘛!
(影片播放結束)

主持人:我們看到這段影片,我這邊有個疑問,我想大家可能都有相同的想法,就是如果說政府要利用這個事情栽贓到法輪功頭上,我想這應該是一個很愚蠢的作法,一般人應該不會相信。為什麼要扯到法輪功?那麼調來了一萬的兵力,是不是跟它講的法輪功事件有關係呢?

橫河:我覺得這個事情很有意思。因為當發生群體事情以後,然後當地的特別是司法部門、政法委也好、公安局長也好,它有特別的一種趨勢就把它拉到法輪功身上,這次是。

鄧玉嬌事件的時候,大家也知道就是當很多民眾自發的到鄧玉嬌家鄉去,然後在那個地方想去了解情況的時候,它們就跟當地民眾散發說外面來的都是法輪功。用這種方式想把當地的民眾和外來聲援的人給分離開來,而且就戴上帽子。這樣抓起來它就好抓。

我們再往回看的時候。在廣安事件的時候,廣安不是有個小女孩,中毒以後,廣安市人民醫院不願治療,不給錢就不治,小女孩就死掉了。死掉以後,民眾非常憤怒的起來的時候,廣安市同樣也把這個案子報導成是法輪功鬧事。所以它有個趨勢。這個趨勢就使這個事件-石首事件,我覺得最值得注意的部分。其實是這個部分。

當它一旦誣陷法輪功以後,它上報。剛才的採訪,有一個採訪到的民眾就是說,來的武警都說我們聽說是法輪功,一來才知道不是這麼回事。所以實際上它們在部隊裡面都進行這樣的宣傳說是法輪功,那就說明一個很嚴重的問題。調動一萬武警,這是中央軍委的決定,大家知道以前部隊調動,武警調動要相對容易一些,部隊調動一個連的兵力,中央軍委一個主席,兩個副主席兩人以上簽名,才能調動一個連。

主持人:就是一個小小的連隊。

橫河:一百多個人,非得中央軍委簽字的。因為軍隊它最怕亂了,它不能亂動的。武警不管怎麼說雖然它讓地方管了。實際上它是中央軍委管的。中央軍委管的武警部隊要調動一萬人的話,也就是說非常清楚的這是一次軍事行動,這個情報就是說它上報的情報說是法輪功在這裡鬧事,這個情報是「假」情報。以前在軍隊裡面提供這樣的假情報是要軍法處死的。戰爭期間是要槍斃。

這一路騙就騙到黨中央了。在以前這叫「欺君之罪」,如果是皇帝的話,叫「欺君之罪」。欺君之罪不是殺頭,是滅九族。現在中央居然可以容忍這樣的欺騙,也就是說一到法輪功的問題上,所有的人都沒有了理智、沒有了情報。

從這件事情我們可以看到,就是在中國的「準」軍事部隊,武警我們算它「準」軍事部隊好了,不算是真正的軍隊,它的情報來源、情報分析,根據情報所做的軍事行動的決定全部崩潰。這件事情真正體現出了,中共的統治真的是到了非常危險的時候,是因為它的整個決策過程、情報系統牽涉到軍事行動的時候全都不靈了。

主持人:唐先生,我們曉得在軍隊最講究的是紀律,還有剛剛講的賞罰要分明,還有情報來源的系統它必須要準確。您認為這是一個常態還是一個特例?如果說這變成一個常態的話,可以顯示出中共在它內部軍隊的管理體系上出了很大的漏洞。


(圖:網易論壇)



(圖:網易論壇)


唐柏橋:這個武警。從鄧小平擔任裁軍!鄧小平很狡猾,當時中國軍隊是世界上最龐大的。然後受到西方國家的譴責,很多的壓力。所以後面他就裁軍,裁了一百萬,一百萬就變成了武警。當時裁軍的時候他們並不清楚,武警主要是做什麼,但是後面慢慢就清楚了。武警主要是用來維持所謂社會治安的,協助公安,維持社會穩定。

現在實際上換一句話說是用來鎮壓人民的,這是在全世界絕無僅有的。它就是赤裸裸的,養了這一百多萬人,用中國老百姓的納稅錢,目的就是為了鎮壓老百姓。

你看武警幹什麼別的事呢?當然還有協助公安去開槍殺人,這種小事情。那個執行死刑的時候,就是武警去。還有的時候有什麼重大案子,如販毒案等等,武警可能配合公安去抓人。除此以外,主要就是這種大規模的群體事件,然後武警出現了。

現在調動武警的時候,它們相當的隨意,只要發生事情一鬧,武警就出來了。實際武警就是軍隊,所以中國很多老百姓沒有搞清楚,說武裝警察。簡稱武警實在就是「武裝警察」的全稱。其實他不是警察,他是軍人啊!

道理很簡單,它真的是「欺世盜名」,西方人不了解以為他真的是警察。「Army Police」完全不是,你看他所有受的訓練,他手上掌握的武器,哪是警察呀!他受的訓練完全都是軍事化的訓練,三年服兵役,然後他們學開坦克,學掃機槍,警察學這個事情做什麼呢!所以他完全是軍事化的訓練和軍事化管理。

主持人:就相當於對美國這邊的SWAT。

唐柏橋:對,武警也不能去結婚的,跟軍隊的紀律是一樣的。但是用這個軍隊化訓練的人,軍隊訓練是什麼目的啊?警察訓練時是說你要幫助老百姓或者是維持。軍隊不是,訓練就是要殺人的,當兵的第一天,我們軍隊訓練就是這樣。

給你上課的人就說,你上去以後,你現在就要開始好好訓練。你訓練的越好,將來死的概率最小;如果你訓練不好,你就會被敵人殺死,因為軍人的目的就是殺敵。訓練的時候,把他訓練成一個殺人的一個機器,然後用來殺老百姓。現在看起來是這樣子。

但是令人欣慰的是現在的老百姓,因為他們被鎮壓,哪裡壓的越厲害,就像彈簧它壓的越厲害,反彈越大。現在的石首,我們應該感到欣慰。一般的武警,就是殺人機器,來鎮壓老百姓,那些婦女們,那些年輕的學生們,居然可以用石頭把他們打的落花流水。這個是在全世界不可思議的。

美國要是真的調動軍隊了,誰也沒有辦法反彈,當然美國現在也不會調軍隊。但是現在中共實際上是想要調軍隊來把他們嚇走。你看那個喊廣播的人,歇斯底里的,那是武警裡面的頭。他說:我奉勸你們,聽從指揮,否則後果自負。你們被一些不明真相的人在那邊煽動等等,實際上他是想把人嚇走,或者鎮壓下去。當然最後的時候下不去,被打。

中共應該看到這一點,如果它再這麼下去的話,明天發生的,就不是在石首這種偏僻的小地方了,很可能就是荊州,再過幾天很可能就是武漢。我們設想一下,這種事情發生在武漢。這個城市10萬人中有7萬人出去了;武漢有8百萬人就算是一半,4百萬人出去的話,你派多少武警來鎮壓。

全湖北武警加起來就算個3萬、5萬,現在150萬武警,三十幾個省,一個省幾萬,2、3萬武警。然後從湖北、湖南、四川再調10萬武警來好了,你對1百萬大眾的話,你淹都淹死了。你看這一次1萬人對付不了7七萬人;如果說70萬人,你要10萬個武警。

如果要再有2、3百萬人的話,你要有多少萬武警,即使全中國武警調過去也沒用,這就是「顏色革命」的力量。現在中國,正在往「顏色革命」的路上在發展。中共現在反而自己還在那裡以為它高枕無憂,實際上它現在已經到死亡的邊緣了。

主持人:從這個案子來看的話,石首這個地方像剛剛橫河先生分析的,它因為是個非常小的地方,雞犬相聞,至少大家消息傳播的很快。能夠在這麼短的時間裡面,聚集了4萬到7萬的民眾,這是這個地方的特質,還是說這是中國的一個群眾運動,已經轉變到這種趨勢,在很多的地方,都可能出現相同的情形。

唐柏橋:它是這樣的,任何一個運動或者是一種趨勢。它都是一種從小到大,從人數少到人數多。然後它有一種示範效應。比方說我們在10年以前,如果你說大概有五十個人以上的罷工或者堵路,在中國已經算特大新聞了。5年以前1千人以下的,就不算新聞了,要1千人以上或者甚至到萬人了。

現在1千人、2千人,你看北京前幾天上訪的遊行,北京是首都,是政治中心,2千人遊行根本就不算什麼新聞了。因為有更大的幾萬人的,不是和平的,是拿石頭砸的。也就是說它有一個發展,示威的發展它有個過程,這個過程也就是一個啟蒙,和一個互相宣傳的一個過程。

老百姓慢慢袪除恐懼心以後,慢慢看到中共是個「紙老虎」以後,老百姓起來的那種比例會越來越高,而地方起來的人從小地方到大地方。為什麼會從小地方到大地方?我也思考過這個問題。主要的原因是什麼呢?有兩個原因:第一個、小地方的人往往它比較容易聚集。第二個、小地方往往難以被鎮壓,比方說一個村莊,可能那個村莊它只有一個派出所或一個村可能一個也沒有,或者一個鎮可能派出所就3、5個人,就是說它人數比較少。你看上海的話你很難聚集,因為上海那個武裝到就壓制了,那個公安和武警。

所以這是一個方面,因為它地方偏僻,要從外地,你看現在大陸其實每天數以百計的村在鬧事。鬧事的時候上面要有縣公安局,縣一級或者至少鎮一級要調公安局來的時候,開車要開幾個小時,那個山坡等你開過來的時候它堵住了。像廣東太石村那些地方它都是這樣的。就說你那個坦克都開不進來。那村民一聽說,廣播一喊,幾千個村民那個頭巾一紮就擋路了。甚至有些人就拿武器罐等等,像這次一樣的。在城裡面就比較難,要對峙著。但是話又說回來,當人民開始越來越不怕的時候,你看這一次石首這樣的,它這種效應的。

去年是甕安,甕安的時候你注意到一個細節沒有,甕安根本沒有對抗,那個公安就跑掉了。等到公安回來的時候,武警回來了,老百姓就沒有反抗了。因為它地方太小,沒有引起衝突,那個時候的人,還沒有今天的人這麼有激情,和對共產黨這麼憤怒。你看就一年的時間發展這麼快。

那時候你知道甕安事件,有兩個訊息:一個是燒縣公安局大樓,在燒之前公安局的人全跑了,等到公安局和武警準備要來鎮壓的時候,老百姓也都跑了,所以沒有發生衝突。但這一次衝突了好幾天,鎮壓、衝突,鎮壓、衝突,所以這種情況。

還有一點我想提醒一下,就是現在有一些人像「五毛黨」,或者一些腦子不清楚的人,在散布一些東西說你這樣子也不行,就是暴民,用石頭來砸。

主持人:就是在網上還是有這樣的觀點。

唐柏橋:也有這樣的觀點,所以我們要這些民主運動的人,稍微要注意規勸他們,我覺得這種觀念是錯的。

主持人:你有什麼樣的看法。

唐柏橋:我舉個很簡單的例子,這次石首的人做了是非常「標準的抗暴」。什麼叫「標準的抗暴」呢?比方說在美國,我們規定了一個人有什麼樣的權利。比方說你不能到我的院子裡,打我的狗、打我的雞,不要說打人了。你抓我的雞和我的狗,本來是件小事。我有寬容的話,我讓你殺一隻雞。

當我要不寬容的話,我要維護我的權利的話,我就有可能拿著棍棍威脅你要你離開。結果你又拿槍來準備打我。我就拿我家的武裝步槍來對付你。然後你又拿著坦克準備來開了。我就拿原子彈,我也要來對付你。這最後的時候是什麼原因呢?因為我要維護我的權利,而你不惜一切代價要侵犯我的權利。而我要用不惜一切代價的來維護我的權利,所以步步升級,所以是你先不仁而我後不義。這種事情無論從那個角度上講,從法律角度上講都是正當防衛。

今天你看石首,它是步步升級的。先要去搶,老百姓起先什麼也不想做,他也沒有去殺政府的人,也沒有去燒政府。他說你要搶屍體,我們想讓這個屍體去公正的化驗,去法院鑑定,這是個他殺、謀殺,而不是自殺,沒有任何的這個暴力行為。而那些公安和武警來打他們、來搶,他們又打回去,然後你們來更多的人,準備來搶。然後我們又更多的人來防止你搶,所以這個過程。你只要不搶,那個老百姓就不至於再過去打。

所以我想最後的時候,這些事情一旦這麼發展下去的話。是全國人民的權利的意識會高漲。然後最後會形成老百姓的勢力會大於這個軍隊的勢力。

主持人:好的,我們現在有一位中國大陸的張先生在線上,我們聽聽看張先生怎麼講,張先生您好。

中國大陸 張先生:去年到今年以來,中國的抗暴事件越來越多了,好像走向暴力,政府用暴力來鎮壓。現在那個老百姓也是開始以暴易暴,那麼會不會對中國未來的發展有些不好的影響。

主持人:好,謝謝張先生。張先生剛剛提到就是現在的民眾好像發展成為一個以暴易暴,那麼他認為這個是比較不好的現象,就是剛剛唐柏橋先生所提到的。

(待續)

(據新唐人電視台《熱點互動》節目錄音整理)


http://www.youmaker.com/

視頻:【熱點互動熱線直播】湖北石首萬人抗暴案(1)

http://www.youmaker.com/

視頻:【熱點互動熱線直播】湖北石首萬人抗暴案(2)(http://www.dajiyuan.com)

相關新聞
【熱點互動】中共的錢不夠花了
石首屍檢認定自殺並火化 高壓下續質疑
林雲海 : 石首「自殺」案  三樓這個高度是個很大的破綻
學大法獲新生 見證功柱奇景
最熱視頻
【重播】川普總統離任儀式 飛抵佛羅里達
【重播】拜登就職美國第46任總統
【西岸觀察】川普告別演講:最好的還在前面
【新聞大家談】川普拜登總統交接八大看點
【新聞看點】蓬佩奧再出重拳 擊打中共考拜登
【秦鵬直播】拜登就職 美國四大考驗剛開始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